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五章 拆台?
    服务员很快过来上了茶,程素瓶道了谢,亲自端起茶壶,为两人一人倒上了一杯,然后却又面带微笑地看着李谦。

    李谦翻开看了看开头,确定无误,连改动都没有,就又翻回第一页去,抬起头来,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程素瓶也笑笑,指着剧本第一页,问:“那个李谦,是这个李谦吧?”

    李谦点点头,合上本子,问:“谁找的你?哪个角色?”

    程素瓶道:“就是那位郁导。王师兄带他来听了一场我的戏,然后他们就找到后台去了,先谈了谈,第二天,他就把本子送到我家里去了。说是想让我出演女主角,葱花?!?br />
    李谦点点头,想了想,问:“那你……答应了?”

    程素瓶闻言笑笑,“这不想听听你的建议嘛!你也是编剧之一嘛!”

    李谦想了想,道:“郁哥,我们关系很好,这个不假。这个本子,也是我跟曹哥一块儿帮他攒出来的。甚至这里边,还有不少戏,是我亲自动笔写的?!?br />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抬头与程素瓶对视了一眼,突然就问:“姐,其实相比起唱戏来说,你更喜欢演影视剧,对吧?”

    程素瓶闻言倒是并没有露出吃惊的样子,只是略想了想,便笑道:“也对,也不对。其实我都挺喜欢的。只不过……现在唱戏就算是我的老本行吧,我也想尝试一下新东西?!?br />
    李谦点点头,“所以,你打算接了?”

    程素瓶闻言又笑笑,“我都毕业好几年了。这是第一部来找我的戏??!……嗯,没错。我想试试,看自己是不是能演得了这种戏?!?br />
    李谦闻言在心里叹口气,有些纠结。

    这部戏,说简单吧,其实并不复杂,但说不简单呢,其实还真不是一部简单戏。

    这故事讲的是民国时期,也就是顺朝已经灭亡了,但新中国尚未成立的那段时期,现代意识正在逐渐进入国内、开始影响到很多人。这个时候,顺天府有位前朝遗老的家里,有个已经卖了身的丫鬟,因为笨手笨脚,伺候不好人,所以被发到厨房去帮厨切菜,大家都叫她“葱花儿”?;旧侠此?。她就是当时的社会上地位最低的那种人。

    她初时懵懂,被府上负责买菜的管家给骗了身子,但管家连娶她做妾都不肯,倒不是因为他怕老婆,主要是因为葱花儿是“奴籍”,只能配给家里的奴才,生下子孙来。继续做奴仆。不过。他却一直都跟葱花儿保持着情人关系,后来还把她介绍给自己一个好朋友。是个账房先生,甚至,在他的介绍之下,葱花儿还跟一个杀猪的睡过,因为那管家想买肉的时候便宜点儿,从中多拿回扣。

    总之,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葱花儿几乎成了底层社会的交际花。

    但葱花儿却很认命,一直逆来顺受,只是央求那管家,让他帮自己说门亲,不要让自己将来再嫁给本家的奴才,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将来也做人家的奴仆。那管家不住口地答应着,说是准备把她说给自己一个远方侄子。

    于是葱花儿一边懵懵懂懂的做着那管家的地下情人,做着那管家手里的交际花,一边憧憬着未来的婚姻。她甚至还特意跑去偷偷瞧了瞧那管家的远方侄子,虽然心里不大相得中,觉得他挺笨的,长得还很黑,但因为那人是自由身,是平民,于是她内心并无反抗的念头,只是想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一套,并幻想着子孙后代不再做人奴仆之后的美好未来。

    但她不知道,那管家只是骗她的。

    他一个负责采买的小管家,哪里有权力把主人的财产给嫁出去?

    于是,面对葱花儿的要求,他一直借口推脱着,却偏偏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再后来,消息传来,他那个远方侄子,结婚了。

    葱花儿大怒,觉得自己被骗了,一度拿着刀要杀了那管家。但她是什么人,人家管家是什么人?面对她的菜刀,人家管家一通骂,反倒骂的她畏缩起来。管家告诉她,她只是最下贱的奴籍,这辈子,下辈子,永远都别想自由的嫁人了。

    内心的希冀被扑灭之后,葱花儿越发放荡了。她甚至成了某些人嘴里的“姐儿”,而面对那帮面目丑陋的家伙,她渐渐麻木。

    后来,随着现代社会的自由意识传入,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的观念,也传了进来,甚至这个时候,平常一直都在痛骂革命党的遗老,也摇身一变成了新派人物,开始担任顺天府议员,家里家外,大谈民主、自由。葱花儿渐渐耳濡目染,心里开始有了心思。

    这个时候,机缘巧合之下,她却认识了一个大学生,并且帮他藏到议员家里来,让他逃过了搜捕。然后,没得说,年轻的大学生,满口新思想、新思维,满口家国天下民主自由的,葱花儿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爱上他了。

    于是,她好像是突然又活过来了。

    她开始主动的挣脱束缚,时常溜出去听那个大学生的讲演,两个人频繁接触,然后,两个人终于睡在了一起。为了那一晚,她甚至偷偷的用鸡血弄了块手帕,试图瞒过自己已经不是处。女的事实,而那大学生,也似乎并未发觉。

    然后,那大学生走了,据他说,革命马上要胜利了,他要去参军?;顾档茸约夯乩?,要把她风风光光的娶过门。于是,他走后,葱花儿满心希冀的等着。她过去的情人们,管家,账房先生,先后来挑逗她,她却菜刀相向,吓得那帮人不敢再靠近她。

    但一年多之后,葱花儿已经快20岁了,按照规矩,她被家里的老爷指婚给另外一个下人。葱花儿坚决不同意,义正辞严的跟老爷夫人说民主、自由。老爷大怒,打了她一通板子。并无视她的反对,勒令她嫁人。

    可戏剧的是,第二天,革命军进城了。

    跟葱花儿交好的一个妇人告诉她,说亲眼见的,那大学生坐着吉普车、穿着刮挺的军装,看样子已经做了大官了。葱花儿很高兴,满心期待。

    消息传出去,甚至连府里的大管家都对她另眼相看,而她此前的管家情人。也带着家里的老婆跑来,痛哭流涕的求原谅。大家也都拿葱花儿当个传奇在说。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昭示着,葱花儿一直在追求的民主、自由、爱情,终于要来了。

    而果然,随着城里的局势逐渐安定,革命军入城之后大约十几天的功夫。正当葱花儿望眼欲穿的时候,那大学生果然登门了。

    葱花儿大喜过望,但随后,消息传来,他是来向前议员老爷求婚的,他相中议员老爷的三女儿,忐忑不安的议员老爷大喜过望。当时就答应了下来。且婚期就定在一个月后。

    葱花儿得到消息之后,找到了那大学生所在的衙门。却连对方一面都见不到就被打了出来,但她却每天都去,疯了一样。后来,那大学生出来了,她质问他,对方却冷笑着回答说:你已经配不上我了。

    于是,一个月后,大学生成亲的当晚,葱花儿上吊死了。

    …………

    剧本出来之后,按照郁伯俊的估算,大概要两个小时的时长。

    而且实话说,这个故事本身,并不新奇,也并没有太多的故事张力,再加上注定了要相当冗长的铺垫、缓慢的节奏,都注定了这部片子绝不会成为卖座的大片。

    在人们心目中,甚至在很多在电影圈里混了多年的导演、编剧、制片人看来,那成不了商业大片,好像就只能被称为文艺片了呗?

    其实呢,文艺片可没那么廉价!

    不是说不商业,就可以很“文艺”的。

    在李谦看来,除了商业片和文艺片之外,还有一种片子,叫烂片。

    而他和曹霑、郁伯俊三个人捣鼓出来的这个本子,如果落在某些极其牛逼的大导演手里,或许还真的能焕发出活力,真能给拍成震撼人心、甚至拷问人性的文艺片,但是落到只是准备拿它来练手的郁伯俊手里……这家伙此前那么多年,连拍商业片都是很不用心的那一种,你指望他突然转型来拍文艺片,能发挥出多高的水准来?

    所以,就算是不至于被拍成烂片,但在李谦看来,估计也就是普通水准而已。

    原因很简单,剧本本身的穿透力就差了点儿,总觉得还隔着一层、没有完全讲透,而导演的功力,又肯定是也差了点儿……

    如果郁伯俊找了其他演员,李谦事不关己,懒得搭理,但是他偏偏找了程素瓶来演这个“葱花儿”,李谦心里顿时就有点纠结。

    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他抬头与程素瓶对视着,缓缓地道:“这个本子虽说我也有份儿参与,但我还是觉得……姐,要不这个本子,你再考虑考虑?”

    程素瓶闻言,略带惊奇地看了李谦一眼,旋即笑道:“怎么?你作为编剧,跟导演又那么熟,居然对它很没有信心?”

    李谦耸耸肩,不便拆好哥们的台说郁伯俊导演水准不够,他就只好耐心地跟程素瓶分析这个本子的缺陷——这样就是说自己水平不够了。

    总之,在李谦的分析之下,这部片子几乎就一个结果,那就是成为烂片。

    而毫无疑问,去拍一部烂片,除了可以拿到手的片酬之外,对于演员的演艺生涯来说,往往是负面效果多过于正面作用。不光是口碑什么,哪怕演技,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一部片子拍烂了,往往会影响到演员对自己的信心。

    程素瓶一边听着李谦的分析,一边缓缓点头,等到李谦说个差不多了,她想了想,带着些不舍地问:“既然你也知道有那么多不足,就不能想办法再改改?”

    李谦闻言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神仙,我想改,曹哥也想改,郁哥肯定比我俩还想!我们都想把这个本子改的更圆满一点,更具有穿透力一点,但是……我们水平有限??!”

    程素瓶闻言一笑,真的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安抚李谦,道:“别这么说。你才多大?大学还没毕业呢,就已经写出了那么多好歌,做出了那么多专辑,现在不光学着摄影,甚至连剧本都能写到这个水平,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说到这里,她想了想,道:“毕业这么些年,净忙着唱戏了,其实看完了这个本子,我倒没瞧出你说的那些来,觉得还挺不错的。不过……既然你都那么说了,那我就再考虑考虑?!?br />
    说完了,她抬起手腕看看表,笑道:“坐这儿说了半天了,饿了吧?走,姐请你吃饭去!谢谢你这么向着我,连自己好哥们的台都给拆了?!?br />
    李谦闻言笑笑,一边随口应了一声“好”,一边又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手上剧本的名字,然后才心情复杂地把本子还给程素瓶。

    实话说,这个本子里至少有小一半是李谦的心血,别管水准如何,但他真的是下了很大心力的。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他又怎么会愿意自己说自己的作品就算拍出来也是烂片呢?他难道不希望自己的本子能更好一点?

    不过再想想……嗨,算了,自己从原本的一个三流演员、小小的副导演,到现在不但可以自己独力写剧本了,而且已经写到了当下这个成色,其实进步已经很大了。现阶段来说,也已经应该知足了,不是么?

    …………

    晚上一起吃过饭,看着程素瓶开车走了,李谦才上了自己的车,开车回去。

    在谢冰身上折腾了两回,谢冰又累又困,很快就沉沉睡去了,李谦却仍是精神的要命,一点睡意都没有。

    一口气熬到半夜十二点多,仍是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李谦索性穿上衣服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喝了,然后就来到工作室,打开电脑,进到自己的邮箱里,把《葱花的爱情》的文档,又下载下来,从头看了起来。

    ***

    月初加更一章,求一下大家手中的保底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