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三章 生平之大敌
    顺天府,昌平县。

    县城西郊,有一大片空地,据说百余年前,曾是顺朝的兵营,驻扎着负责拱卫京城的一支部队,但后来,这里逐渐废弛,再后来,连老兵营里一些有用的砖木瓦石,都被附近的居民给拆走、盖成了自己的房子,等到政府意识到其实这兵营可以算是一处古迹的时候,这里已经只剩下一点点的断壁残垣,后来,无人搭理。

    一直到新时代的到来,几个做音乐的年轻人一商量,说:我们每年都约个时间,大家一起玩音乐吧,我相信,这个圈子里肯定有很多人,也希望有这么一个每年一次的聚会!

    于是,有了昌平音乐节。

    一个纯地下性质的,最初以摇滚创下招牌,几年后开始兼容民谣,并最终两者并重,在国内乐坛逐渐有了不小知名度的民间音乐节。

    这个音乐节,就选在了昌平县城西边,那一块无人问津、亦几乎没人搭理的空地上。

    每年五月份的第二周,自周五开始,到周日,一共三天。

    最初就是一大群玩音乐的人都跑过来,在这里聚会个一天或两天,你唱你最近的作品,我唱我最近的作品,大家说说笑笑,谈论着音乐,彼此探讨、磋磨、进步。

    单纯,但是快乐。

    后来,开始有了听众。

    当然会有!

    一大帮年轻人,在这里弹吉他、唱歌、表演,最初的第一年,就已经吸引了不少的当地人过来看热闹,再后来。短短几年的工夫,来参加这个聚会的人。越来越多,而随着它的名声逐渐传开,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很多歌迷和音乐爱好者,也跑过来听歌、喝酒、闲聊。

    于是,它开始从一个私下里的聚会,变成了一个公开的音乐节。

    再后来,这个音乐节的最初发起人,有些人不再做音乐了,去做了教师、司机、厨师。又或者别的什么职业,赖以糊口,但还有一些人,尽管一辈子都没有出头,却始终在做音乐,而后来,终于。在谢金顺谢老爷子的支持和帮助下,他们组成了音乐节正式组织方。

    发展到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当下的这个昌平音乐节,逐渐成型。

    至于到了今天,它已经开始对慕名前来听歌的观众收门票了。

    普通观众,二十块钱一张票,三天内可以重复不限次数的随意进出。你可以听歌、喝酒、和朋友闲聊?;蛘摺萱?。

    而如果你想要登台表演,向那么多的歌迷、前来的唱片公司制作人们推广你自己的作品。而你又没有资格收到主办方的出席邀请,那么OK,三百块钱报名费,提前至少一个月报名,然后,你可以得到十五分钟的表演时间,大约也就是三首歌。

    时至今日,昌平音乐节每年都有上百支地下乐队报名,三天时间,已经很紧张了。

    当然,自93年开始,昌平音乐节已经有了晚场,所以,勉强够用。

    而观众……最近几年来,会特意在这三天里跑过来听歌的歌迷和音乐爱好者,总是时多时少,最少时,据说三天时间也就卖出去两万张多一点的门票,最多时,曾经卖出去五万多张门票,当时简直是盛况空前,据说当时那么大的一片空地,人头攒动,近乎摩肩擦踵。

    那是1997年,没错,去年的五月。

    在经历了《廖辽》和《涛声依旧》两张专辑的持续大红之后,在当时,尽管《感恩的心》还没上市,但廖辽在歌坛、在歌迷和音乐爱好者们心中的号召力,却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于是,当主办方公开宣传她将会作为开场表演嘉宾出席的时候,在那个周五,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歌迷们,差一点就挤爆了这片只有一圈围墙的空场。

    而今年,廖辽会来,李谦回来,四大美人会来!

    群情涌动!

    提前一天,就已经有不少人从远路赶了过来,小小县城里所有的旅馆和酒店都已经爆满,于是大家就都在会场的围墙外和衣而卧。

    五月的天,白天已经很热,晚上的夜风却已经有些冷。有人开了车来,看很多人抱着吉他睡在墙下,就招呼几个哥们进车,一辆车里挤五六个人,大家说着、笑着、谈论着自己的家乡、自己对音乐的热爱,然后在迷迷糊糊中睡去。

    而更多的人,则是在5月12日周五的这一天,一大早,四五点钟就已经起床,收拾好自己之后,就直奔昌平而来。

    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大门打开,八个售票点同时开始卖票。

    不过八点钟,偌大而空旷的会场里,已经开始摩肩擦踵。

    票根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统计,但第一箱门票在昨天晚上收工之前的提前售票期,就已经早早卖光。

    一箱,是一万六千张。

    也就是说,现在涌入了会场的观众和音乐人,少说也有三万人了!

    他们之中,下至十几岁的年轻人,上到五六十岁的大叔大婶。他们之中,或许有警察、公务员、总经理、律师、百万富翁,但肯定也有数之不清的厨师、清洁工、白领阶层、学生、教师、司机、卖羊肉串的、开烩面馆的……等等等等。

    他们有的就住在本地,还有的,可能是在数日之前就已经启程动身。

    今天聚集在这里,他们目标不一。

    有人是为了看到廖辽,听到她的歌唱,有人是为了看到李谦,想听《无地自容》,还有人是想要看到也同样答应了会出席和出场的赵信夫,想再听一声他唱的“你是我的翅膀,你是我所有梦想过的飞翔”,当然,也有很多的地下音乐人、地下歌手和地下乐队。他们是怀揣着梦想而来,想要向更多的人推广自己的作品。甚至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打动哪怕一位来到现场的制作人或唱片公司高管……

    但还有更多的人,只是单纯的因为音乐。

    因为,这是一场音乐的主题狂欢。

    朝阳温柔,人声噪杂。

    …………

    七点半,廖辽出了门。

    波浪长发随意地披散着,上身穿着一件小西装,里面是白衬衫,下身则是一条随性的做旧牛仔裤,脚下穿着一双家常的休闲皮鞋。

    意态懒散,且情绪似乎不大好。

    小助理卫兰赶紧跳下车去。为她拉开奔驰商务车的车门。

    扭头在看,似乎没有别的人出来了。新助理不了情况,问:“廖姐,李总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

    如果是黄文娟,压根儿就不会问这种问题。

    李大老板什么日子会住在哪边,她那里门儿清。

    廖辽脸色一沉,但看了一眼提心吊胆的小助理。随后就又叹了口气——人家才刚上岗,总要慢慢的带出来不是?

    于是她勉强笑了笑,上车,坐好,等卫兰也上了车,直接道:“走吧,就我自己?!?br />
    卫兰这姑娘其实不错。

    同样是来自东北。沈阳府人。大学是在顺天府这边念的对外汉语,大学毕业之后。到一家外企干了小半年,做些收发文件之类的工作,索然无味,于是她毅然辞职,跑到明湖文化这边应聘经纪人,且一眼就被负责主持面试的孙美美和刘梅给相中了。进公司还不到半年,她就又被廖辽给相中了。

    心里有了要把黄文娟推出去的想法之后,廖辽在公司里划拉了一遍,觉得她是最合适的。

    这姑娘有着典型的东北女孩子的大气,同时为人处世又不是细腻圆滑,总之,很让廖辽满意,最近这几天,她开始担任廖辽的助理之后,廖辽对她也是颇多点拨。

    车是廖辽自己买的,作为她的外出活动用车,但司机却是公司的。当然,别管是她自己的还是公司的,其实都没什么差别。

    司机负责开车,助理卫兰坐在副驾上,跟几天前一样,还是有些拘束。

    廖辽自己一个人坐在第二排,座椅很舒服,但她就是忍不住身子拧来拧去,觉得不舒服。

    等到车子驶入一条大道,司机开的越发平稳,卫兰拿着一个大号的文件夹,拧着身子侧过来,道:“廖姐,我这里有您接下来两周的工作和行程安排,都是有关新专辑宣传的,您要不要先看看?”

    廖辽抬头看她一眼,伸手接过来。

    可是不行,看不下去。

    平?;共痪醯迷跹?,甚至于,如果换个人,她也能平静待之,可是这会子,一想到他会开着车带着她去,而自己却要一个人做司机开的车过去,她就觉得好丢脸。

    简直不能忍!

    不会开车?路痴?

    拜托,你不会叫司机开车?

    你会买不起车?雇不起司机?再说了,你的公司不会给你派车?

    当然了,按照大家当下形成的默契,周四晚上是属于她的嘛,那就正好喽,周五一早起来过去参加音乐节,他当然就顺便捎上她了。

    但是……不行!

    如果是换了别人,她或许不在意,顶天了一笑而过。

    王靖露,那个是没得抢。再说了,那丫头虽然漂亮之极,但毕竟还是年纪太小了点儿,还不懂女人是怎么成为女人的,再加上李谦又那么看重、那么的护着,给她的感觉,那就好像只是一个被李谦护着的小妹妹一样,所以,带给她的压力,就有,也有限。她反倒是更愿意多尊重她一点,也跟李谦一样,把她当个小妹妹一样的宠着,也就是了。

    至于谢冰……那丫头漂亮也是真漂亮,唱歌么,也还行,而且目前也相当红。但是那个丫头,太老实了,说不上傻,就是老实。是属于那种甜甜的、乖乖的的小女生。

    总之,一点都不会让人害怕和警惕。

    但是,她不同!

    从知道她们两个人之间关系的那一刻起,这辈子到现在都没怕过人、也没紧张过什么人的廖辽,居然霎时间就感觉心里寒气直冒!

    尽管此前接触不多,但女人之间的直觉,却让她第一时间就清楚地知道:那才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对手!

    无论是音乐、唱歌,还是男人。

    她那副冷冷淡淡中的小妩媚,那充满了文艺范儿的小味道,甚至于她那女人到了没法再女人的声音……简直是生平之大敌!

    如果是别的男人,她倒也不屑于非得去跟她争什么,或者别什么苗头。天底下别的东西不好说,裤裆里别着枪的爷们,多了去了。就算是要求长的得帅一点,得会唱歌,得会弹琴,等等等等,条件再苛刻,国内十几亿人呢,随便一划拉,一大把。

    但是李谦不一样。

    他可是天底下只有一个的那种男人。

    所以,事情一出来她就明白了:她跟那个女人,估计得撕一辈子了!

    想了想,她还是没忍住,掏出电话来,打过去。

    “喂,你们到哪儿了?”

    “呃……还在吃饭?你们昨天晚上折腾到几点?”

    前排的司机老王微微一笑,低下头。

    卫兰听得有点脸红,也低下头。

    “没有?嘁!信你才怪了!”

    “我?我已经在路上了!我想跟你一起过去,我不想你俩一起,我自己却单独过去,丢死人了?!?br />
    “我就吃醋,我就耍小脾气!”

    “啪啪!”,她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拍打驾驶座的座椅靠背,置气一般地道:“王哥,调头,去羊圈胡同。羊圈胡同,知道么?”

    …………

    二十多分钟之后,羊圈胡同到了。

    亲眼看到面前的这条并不算宽敞的老式胡同,廖辽突然又拍拍前面的座椅,“停车!王哥,停!算了,不进去了!”顿了顿,她叹口气,深深地看着那胡同,道:“在外面等着!”

    说话间,电话打过去,刚一接通,她就说:“我就在胡同外面呢,开的是那个商务车,让她一起过来吧,你也别自己开车了,坐得下?!?br />
    几分钟之后,一男一女拉着手,从胡同深处逐渐走入视线。

    看清自家老板,再看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卫兰下意识地就是一怔。

    然后,她第一时间扭头看向自家廖姐。

    今天的周嫫,上身穿一件小西装,里面是白衬衫,下身是一条水洗的牛仔裤,脚下穿着一双休闲皮鞋。

    甚至她的那双皮鞋,也是磨砂的!

    此时的廖辽,表情简直精彩之极。

    丫的,居然跟她撞衫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