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八章 一声一幽咽
    首先说个事儿:上一章发出去之后,对结束的部分有点不满意,所以小修小补了一下,添了几句话,订阅早的朋友,和非订阅的朋友,看到的可能是老版本。建议大家可以回头看看。当然,不看也不影响接着往下看。

    ***

    前面说过,《Don\'t-Break–My-Heart》这首歌,是流行摇滚的范畴。而所谓流行摇滚,顾名思义,流行的味道还是比较浓的,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风格的摇滚音乐,相比起重金属、相比起所谓的纯粹的摇滚乐,要拥有着更广一些的受众。

    反映到具体的一张专辑里,那就是在《假行僧》这张专辑上市之后不过三周,《Don\'t-Break–My-Heart》这首歌,就已经先后超越了《假行僧》和《花房姑娘》,登上了中国之声广播电台金曲点播榜的榜首。

    而在随后的一周里,杀上这个榜单第二名的歌曲,也同样是一首流行摇滚,《浪人情歌》。

    所以,哪怕是心里再怎么狂热的喜爱着摇滚的人,也不得不承认,相比之下,摇滚乐,的确是一个相对小众一些的音乐门类——至少是相对于POP流行而言,确实如此。

    而流行摇滚,事实上是使摇滚更加大众化的一条最好的路子。

    如果是唱重金属,周嫫嗓音里的那股子“仙气儿”,估计不行,非但无助于音乐感情的表达,反而有可能会互相抵牾,使得整首歌唱下来不伦不类。但是唱《Don\'t-Break–My-Heart》这样的流行摇滚。真的,周嫫的嗓音。在这首歌里,简直如鱼得水。

    而事实上,在听她唱这首歌的时候,李谦已经忍不住去想:像《Don\'t-Break–My-Heart》这样的流行摇滚,以及像《假行僧》这样偏BLUS方向的摇滚,真的是很适合廖辽和周嫫她们来唱,或许等什么时候闲下来了,可以考虑……好吧,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至少是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真的是很难闲下来了。

    …………

    周嫫一曲唱罢,现场顿时又是一阵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与掌声。

    周嫫笑笑,微微躬身,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下台。

    李谦目送她走出几步,突然道:“呃……这是第四首了!”说话间,他伸出右手。冲舞台下方亮出四根手指。

    周嫫闻言停步,扭头看过来。

    事实上,不仅仅是她,廖辽、曹霑他们,在事先沟通的时候,都知道一点,李谦说过的。计划一共是五首歌——当然。观众们是不知道的。

    所以,尽管明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下台去。但周嫫还是很好奇地止步、看过来,似乎是想要听李谦报出歌名才下台。

    这个时候,一听到李谦说这个,台下顿时就有人大声喊:“再来一首!”

    都是听过现场的人,很多人还是音乐节的???,几乎每年必来,大家自然知道,李谦说第四首了,那意思是,差不多了,不能再唱了。

    于是,当第一个人发声,大家随后就双手括起喇叭,大声地喊着:“再来一首吧!”

    李谦笑笑,略停顿片刻,才又突然开口道:“OK!OK!是要再唱一首的?!?br />
    现场顿时欢声雷动。

    待掌声稍息,李谦又道:“昌平音乐节我们都知道,是摇滚的,也是民谣的,所以,接下来这一首,准备给大家唱一首民谣……”说到这里,他立刻抬起手来,做出一个下压的姿势,道:“请不要鼓掌,谢谢!请不要鼓掌!”

    现场刚刚要热烈起来的掌声,又很快消失。

    两三万人的现场,近乎鸦雀无声,大家都仰头看着李谦。

    李谦道:“要求大家不要鼓掌,是因为我还有些额外的话要说。接下来我要唱的这首歌呢,是一首民谣。准确的来说,应该算是一首情歌。是……一首来自两三千年前的古代爱情诗词,我觉得应该算是那个时候的民谣吧,所以,我给它重新谱写了曲子?!?br />
    说到这里,他突然半转身,看向舞台上的周嫫、曹霑、郁伯俊和廖辽,笑容里带了些歉意,道:“对不起,一直以来都瞒着你们,因为我不确定,自己做得到底好不好,所以……就当是一个惊喜吧,好不好?”

    没人说话,大家只是面面相觑。

    为古人留下的那些诗词谱曲来唱,这在国内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尤其是对李谦来说,就更不应该算是什么稀罕事儿。毕竟,他一手发起了到如今被国内歌坛一致称呼为“中国风”的音乐风格,而且他还写出了《送别》那样放到宋词大家的名作里都不输阵仗的古风歌词。为古诗词谱曲……多大点儿事?

    可是,大家都听得出来,李谦说得很郑重。

    于是,不只是舞台上的几个人,包括全场歌迷,包括此刻正待在后台候场的那些歌手们,以及谢金顺、谢铭远等人,脸上表情都有些郑重。

    而回过身来,李谦又对观众们认真地道:“是的,我不确定自己做的是好,还是不好,他应该算是我的一个试验品。如果这样的作品,能够被大家所喜欢,那么我希望以后,我能够写出更多类似风格的作品,来给大家听?;蛐硎俏依闯?,也或许是廖辽来唱,何润卿来唱,或者……嗯,也有可能给周嫫唱。总之……”

    他顿了顿,无意识地摆一摆手臂,道:“一个不太成熟的思路,一个未必会受欢迎的风格,一首在古代和现代,都会被很多专家解释成同.性.恋作品的古诗,但我作为一个歌者,却只是把它当成一首美好的情诗来对待。幸好。昌平音乐节是一个足够好、也足够宽容的舞台,所以。我敢在这里试一试,唱给你们听。那么……OK!”

    李谦的眼睛余光已经看到工作人员把一尾古琴送了上来,王怀宇起身接过,当场就在舞台上盘膝而坐,古琴横架膝上!

    早在李谦说到是一首被解释为“同.性.恋作品”的古诗时,现场就已经隐隐骚动起来,再也难以维持安静,此时看到工作人员居然送了一尾古琴上来,现场的数万名观众,更是忍不住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起来。

    大家看似都很小声。但几万人一起小声说话,声音照样会很大——

    这到底是一首什么样的作品,看样子,要弹着古琴来唱?

    而且看样子,连周嫫和廖辽都是不知道的?

    此时在后台,当有人嘴快地把消息传过来,现场不少歌手、经纪人。都是面露吃惊之色。而谢金顺和谢铭远父子两个,却是不由得对视一眼,眼中也都立时有些讶然。

    刚才李谦说过的,有一首新作,想要让谢金顺给点评一下,从那个时候起,谢铭远就在寻思李谦的所谓新作品会是什么了。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古琴来做配么?莫非。他要唱古风?可是不对呀,说了的。他是自己新写的曲子!

    “?!?br />
    席地而坐的王怀宇,在全场上下的关注下,试了试琴,确定没问题,只是又稍微调了一下麦克风的收音位置,然后就冲李谦点了点头。

    李谦也笑着点点头,回过身来,道:“那么,OK,下面这首《越人歌》,送给大家?!?br />
    越人歌?

    终于听到歌曲的名字了,但是没有,现场绝大多数人的古诗词学问还没精深到那个地步,所以这个名字一听,顿时觉得好有古意,但是……完全不知道它是哪里来的、谁写的,里面又到底是写了些什么。

    反倒是在后台,不少音乐人一听这个名字,顿时眼前一亮——尤其是作词人,或许没那么熟,但这首可以被称为是中国最早的诗歌的作品,他们至少还是知道的,也有印象。

    比如,谢金顺。

    老爷子的眉毛跳了几跳,没说话。

    谢铭远从小就学习音乐,长大了又四处游学,后来更是在法国定居多年,国文的底子,不免就薄了些,这个时候,他忍不住扭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父子俩眼神儿一碰,谢金顺老爷子小声道:“先秦古诗,出自《说苑》?!?br />
    谢铭远闻言恍然。

    这个时候,舞台上的古琴已经响了起来。

    现场数万人,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在舞台上盘膝而坐的王怀宇。

    古琴声,简单而又清雅,不静下心来,对于很多人来说,根本就听不出其中的美妙之处,不过……还好,哪怕是此前从没听过古琴声音的人,至少也知道这是一种自中国古代很早以前就一直在流传的一种乐器,而且会莫名就觉得弹这玩意儿很高大上。

    琴声悠悠,清冽而绵延。

    数万人屏息静听。

    足足一分钟,古琴声笼罩了整座会场。

    然后,起自微茫处,以一种近乎不能察觉的声线,李谦终于开唱了——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他这一开口,顿时让全场数万观众都目瞪口呆——几乎没有人听过李谦用这么薄、这么低的嗓音唱歌!哪怕廖辽和周嫫都没听过!

    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这简简单单的一嗓子,起的风轻云淡,收到一个“流”字的时候,已经近乎无音,只余唇齿间一点气息,再配以古琴的飘摇,简直清气四溢。

    也就是这两句,让后台的不少歌手,尤其是谢家父子俩,都听得顿时就露出一副吃惊的神色。尤其谢老爷子,脸上本来的沉静与寡淡,似乎在顷刻间便已经消失无踪,此刻的他,罕见地露出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要知道,他从十几年前就一直在大力提倡古风,虽然收效甚微,连他自己的多番创作与尝试,都最终以不被音乐界和流行歌坛所认可而告终,但提倡古风,提倡从中国古典文化里挖掘出更深层次的美,来丰富当下的歌坛,甚至借由歌曲的形式,把中国古典文化、把东方文化向全世界推广,却一直都是老爷子念念不忘的。

    也正因此,当李谦的那首《送别》一出,老爷子也顾不得索尼跟华歌是商场对手了,当时就激动地写了一篇稿子,对这种中国古风类的作品,大加赞赏!等于是主动为李谦和当时的五行吾素组合站台、撑腰!

    而现在,这位在音乐中浸润一生的老者,只一耳朵就听出来,这首《越人歌》,不但歌词是绝对正宗的古典诗词,就连曲子,都似乎是按照古典的路子在走,甚至……有可能……老爷子忍不住激动地想:他会不会完全按照“宫商角徵羽”来谱曲?

    是的,国外的音乐,是按照1、2、3、4、5、6、7,都瑞米发骚拉西,这七个音来定音阶的,但在中国古代的音乐传承中,却一直都是“宫商角徵羽”这五音。

    成语中所谓“五音不全”,便来自于此。

    说白了,这才是最纯正的中国文化!

    当此时刻,老爷子怎能不激动!怎能不期待!

    而此时,李谦已经继续唱道:“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br />
    他的发音很轻,也很清。不过,依赖当下先进的科技,依赖着一场靠谱的收音和扩音器材,当然,也依赖现场歌迷如此的安静——即便是再怎么清的唇齿音、再怎么轻、轻到似乎只剩一口气的音,都清清楚楚地送到了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当然,歌词实在是太古风了,有歌词本可看还好,看字索意,就不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但当下听现场,又是新歌,当然没有歌词本可看,所以,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对里面的很多句子,都是完全迷糊的。

    今夕何夕,今日何日,这个懂,没问题。

    得与王子同舟……也大概齐能听明白。

    但是,对于不熟悉、不知道原诗的人来说,“搴舟中流”这四个字,实在是连这四个字是哪四个字都想不明白。

    不过还好,即便是字面意思都没听懂,却并不足以成为欣赏这首歌、这个曲子、以及这首古诗的障碍——至少,大体的意思,是可以猜得出来的。

    更何况,李谦唱得如此动情!

    面对这样一首幽咽动情的好歌,此刻的昌平音乐节现场,数万人都刻意地收敛起一切的声息,努力捕捉音响中传递出的每一个细微的气息,于无声之处,感受它那飘摇而来的美。

    而此时,天可怜见……

    周嫫和廖辽看向李谦的眼睛,简直都亮得像太阳!

    ***

    有两点备注要说:

    第一,谭盾先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过一张实验性的专辑,叫《九歌》,很实验,绝大部分人,不太容易喜欢上,不过感兴趣的,还是可以去听听??梢运?,在那个时期,谭盾还处在探索期,而等到他为《越人歌》谱曲,为电影《夜宴》配乐的时候,其实他的这个探索、这种方向,已经相对成熟了。

    第二,除了腾格尔和周迅版本的《越人歌》,还有刘杨的版本。如果你以前没听过这首歌,可以先听前二者的版本,各有韵味。如果你已经听过那两版,且挺喜欢,那就推荐你再去听听刘杨的版本。而本文中李谦所演绎的版本,更贴近刘杨的风格,不像腾格尔发力那么猛。在我的理解中,这也应该是最近乎古人意蕴的一种表达方式。

    最后,诚恳的求几张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