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七章 玩够了就回来
    晚七点。

    顺天电影学院后门外,小吃一条街。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根根木棍挑起的“串”字,映红了整条街。

    接到谢铭远的电话时,李谦正跟几个同学躲在拉片室旁边的小图书馆里打扑克,孙玉婷被贴了一脑门的纸条,正急得吱哇乱叫。

    接完电话,李谦甩了牌要闪人,几个人同时不让,尤其是孙玉婷,简直是大怒,强烈要求必须等她报复回来才许李谦离开。见李谦执意要走,又问他干嘛去,听他说是要去后街见个朋友,她才不言语了,可李谦前脚刚一出门,还没走远呢,她就跟人嘀咕开了,“这厮趁那么多票子,请客就可着后街来,抠死了,改天咱们一起宰他一顿!”

    一帮子人唯恐天下不乱,纷纷大声叫好。

    李谦还没走远呢,就有人喊他:“老孙说要领着我们宰你一顿大餐??!”

    他在门外哈哈一笑,就听着身后孙玉婷气急败坏地在那里骂,“你丫真操蛋,哥们儿这是帮大家好不好?这你都得提前告个密,他丫是开唱片公司的,不是开电影公司的,用得着这么拍马屁嘛你!瞅你丫那点尿性!”

    大家哈哈大笑。

    “我那点尿性?姐妹儿,我站着撒尿的!一泡一个坑!”

    “呸!再犯浑抽你丫的??!”

    …………

    离了老远看见谢铭远,李谦就打招呼,俩人见了面,谢铭远见李谦笑呵呵的,就有点好奇地问:“这个时候……你还挺高兴?”

    李谦呵呵一笑。摆手道:“没,我们一帮子同学拉片子呢。不好看,几个人就躲在小图书馆打牌,打得很爽!”

    谢铭远闻言愣了一下。

    站在他自己的角度,设身处地的去想,他显然是不曾想到,以李谦如今的身份、咖位、财富,居然能在这种小事中找到如此的快乐。

    可片刻之后,也不知想起什么了,跟在李谦身后往路边一个小饭店走的时候,他忍不住追问?!坝??”

    李谦哈哈一笑,一边寻了张干净的桌子坐下,一边熟门熟路地招呼老板先给上几个小菜,等坐下了,才道:“不打钱的,贴纸条,哈哈!”

    谢铭远闻言想了想。点点头,然后无声地叹了口气。

    说是街边小店,真的就是街边小店,老刘馄饨饺子馆,招牌不大,卖的东西也简单,不过这条街上的小摊??梢源沤谐缘?。所以其实在谁家坐都行,而老刘家这里。李谦偏爱他的干净整洁。

    等到小菜上来了,李谦问:“喝点什么?啤的?白的?”说话间,又笑着问:“你在家肯定更喜欢喝红酒吧?”

    谢铭远闻言哈哈一笑,“小瞧我!我虽说在法国待过不少年,但当年可也是一口一瓶二锅头的!”

    李谦闻言当即冲老板喊,“老板,两瓶小二!”

    “得嘞!”

    说话间,老板娘已经给拿了两瓶二两装的二锅头来,李谦接过来,递给谢铭远一瓶,两人都拧开了,也不吃菜,先拿瓶口一碰,各自仰头喝了一口。

    酒很辣,入喉如火。

    李谦还好,最近白酒啤酒的,虽说喝得不多,但每个月总归要喝几次,但谢铭远可的确是很久都没喝过白酒了,这一口下去,他辣得挤眉弄眼。

    李谦赶紧摸起筷子,“夹口菜!”

    谢铭远夹了两筷子羊肚儿,放下筷子,却又自己摸起酒瓶来,仰头抿了一小口,咽下去,感慨道:“舒服!好多年没喝过这个了!”

    李谦笑着吃了几筷子菜,放下筷子,陪他又碰了一下,问:“怎么样,你……还好?”

    谢铭远呵呵一笑,先抿了一口二锅头,然后才道:“无所谓好不好的。这几天把手头上的事情能处理的处理掉,处理不完的也交代清楚,然后就离职了?!?br />
    李谦点点头,又问:“准备去哪儿?”

    谢铭远闻言,抬头看了李谦一眼,然后慢悠悠地夹菜。

    在他看来,李谦这么一问,或多或少应该是在为下一句话铺路:俩人都是在音乐圈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在音乐制作人这个工作来说,做得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此前李谦还没做出那么大事业的时候,他曾经很恳切地邀请李谦去加盟索尼,而现在,李谦创立的明湖文化已是业界大鳄,他却从索尼离职了,恢复了自由身,这个时候,李谦想当然的会提出招徕。

    所以,他一开口就堵死了李谦的话,“哪儿都不去啦,等到孩子放了暑假,我们爷仨就出门,带他们去一趟法国,他们的妈妈也挺想他们的?!?br />
    李谦点点头,又问:“准备回法国定居了?”

    这次谢铭远考虑了一下,才回答道:“也不确定,不过,我挺怀念当年在法国的生活的?!?br />
    李谦又点点头,然后举起酒瓶来,俩人又碰了一下,各自喝一口,放下酒瓶,李谦一边夹菜一边问:“嫂子在法国,还好吧?现在你恢复自由了,去法国,正好跟嫂子复婚!”

    谢铭远抬头看看他,呵呵一笑,“我们俩这点事儿,还真是传遍了??!”说话间吃口菜,放下筷子,道:“晚了!……她已经结婚了?!?br />
    李谦愕然愣住,片刻后,道:“对不起?!?br />
    谢铭远摆摆手,举起酒瓶,又跟李谦碰了一下,这次一大口灌下去,辣得他眉头紧皱,放下酒瓶,他叹口气,道:“那是法国,跟咱们国内可不一样。咱们国内……嗨,扯远了?!?br />
    李谦笑笑,道:“欧美国家女权运动都搞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咱们国内嘛,至少超过一半的女孩子,心里都是认可一夫多妻制的。至少超过八成的女孩子,这里面包括无数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都是发自内心的认可从一而终这个观念的。如果有人做个调查,我想。估计能有九成以上的人,不论男女,都会感觉‘离婚’是一件丢人的事情?!?br />
    谢铭远呵呵一笑,略显颓丧地低下头,不说话了。

    于是,李谦举起酒瓶来,俩人又碰了一下,喝酒。

    一口酒下肚,谢铭远发呆片刻,突然道:“我输了!而且熟得很干净。输掉了整个索尼!”

    李谦一言不发,只是抬头看着他。

    他缓缓地道:“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自知之明,现在还算略有一些。做音乐,我是一流的,虽然比不上你。但是在咱们国内,排前五问题不大。对形势的把握,可以算二流,至少不像黄达仲那种蠢货!但是做管理,人员啊财务啊统筹啊,我连三流都算不上,这些年在索尼。实话说。也是勉力支撑。当初总是觉得,我要回来掌这个舵。我要用索尼这个大平台,做一些事情。到现在几年下来,事情嘛,也做了一点,但最终,我还是斗不过渡边,没能保住老一辈留下来的这点家当啊……”

    李谦抿抿嘴,没说话。

    顿了顿,谢铭远郑重地对李谦道:“渡边这个人,你别看这几年在圈子里没什么动静,但他这个人,其实聪明之极。以后,就是你跟他对棋了,你可要当心!”

    李谦笑笑,还是没说话。

    片刻之后,他举起酒瓶来,“来,喝酒!”

    于是就喝酒。

    酒一多,话就多。不知不觉间,两人聊得越来越开,很多话题都被拉了进来。

    不过还好,两个人都不是来买醉的,所以喝得相对克制,尽管一直在喝,但谁都没过量,始终都保持着清醒。

    牵涉到索尼内部变动的细节,李谦一句没问,谢铭远也一句不提。

    两人之间聊的话题,反倒尽是些李谦在电影学院的生活啊、谢铭远的孩子的学习成绩啊、周嫫这张专辑的制作细节与趣事啊之类的。

    只不过,让谢铭远有些不解的是,这顿酒从头喝到尾,李谦居然连一句要招揽他的话都没有。当然,李谦不提,他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

    一个来小时,两人边吃边聊,各自喝掉一瓶二两装二锅头,又分着喝了第三瓶,李谦要了两碗水饺,一人来上一碗,就算酒饱饭足。一结账,才四十八块钱。

    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堂堂的流行歌坛两大顶尖人物,一个失意之中,另一个请客,俩人坐一起聊了一个小时,连吃带喝,居然才只花了那么点钱!

    然而他们一老一少,吃完了抹抹嘴,悠然自得。

    李谦结了账,两人慢悠悠地溜达着往巷子口走。

    谢铭远突然道:“渡边挖甄贞,赚头不大,但你小心李心茹,那个女孩子,会越来越红的,因为她的性格,她的音乐风格,都会越来越合当下年轻人的胃口!”

    李谦哈哈一笑,道:“任性,叛逆,自我?!?br />
    谢铭远点点头,“对?!?br />
    李谦就笑道:“没关系的,我可以随时捧起一个人来打掉她!”

    谢铭远闻言,讶然地扭头看着李谦。

    李谦平静地与他对视着。

    片刻之后,谢铭远无声地摇摇头,笑起来。

    “也对!”他道,“说起这个,国内还真没有什么人能跟你相提并论,我也不行!而且,估计也就只有你有这个底气,可以谁都不挖,也照样不怕这种大阵仗!”

    李谦闻言不置可否,只是哈哈一笑。

    扭头看到巷子口有家小卖部,谢铭远拍拍口袋,然后问李谦,“有钱么?借我点?!?br />
    李谦摸摸口袋,他没带钱夹,倒是有一百来块零钱,就都递给谢铭远,谢铭远接了,走进小卖部,片刻后,居然买了一包烟和一个廉价的打火机出来。

    把剩下的钱还给李谦,他撕开包装抽出一根来,拿打火机点上,深深地抽一口,扭头看着李谦,手里的烟递过去,问:“来一根?”

    李谦犹豫片刻,笑着伸手抽出一根来。

    谢铭远拿打火机为他点上。俩人就站在巷子口的路边,一边看着来往的车辆与远处的霓虹灯。一边慢慢地抽烟。

    谢铭远抽一口烟,吐出来,道:“烟、酒,都是音乐的天敌呀!尤其是歌手的天敌!但最顶级的音乐人,尤其是创作人,却有很多都是无酒不欢,烟抽得就更是厉害!”

    李谦也抽一口,点点头,道:“是??!”

    过了一会儿,谢铭远又道:“齐洁是个人才。你们在东南亚布局这一步,走得很对,花一到两年的时间,拿出一些钱,把东南亚的布局做好,就多了一个稳固的后方,将来你跟索尼打起来。底气也就会更足一些?!?br />
    李谦点点头,“东南亚……其实还不够?!?br />
    谢铭远闻言叹口气,“要是能把咱们的华语音乐打进日本就好了?!倍倭硕?,又加上一句,“要是能打进欧美……哪怕在小众范围内畅销一下也好啊。欧美的市场那么大,稍微畅销一下,那可就是几百万张??!”

    李谦又点点头。道:“我就怕还没等咱们走出去呢。人家就要打进来了?!?br />
    谢铭远扭头深深地看了李谦一眼,没说话?;毓啡?,淡定的抽烟。

    过了一会儿,他才道:“我就知道瞒不过你。渡边的那点心思,日本那边的这步棋,你是肯定能够看透的?!彼究谄?,道:“是??!就怕咱们这边还在内斗,人家已经汹涌而来了!”

    顿了顿,他扭头看向李谦,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不过,这里头没我什么事儿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肯定做的比我好!”

    李谦笑笑,扭头看着他,“输了一把,就准备当神仙去了?真丢得开?”

    谢铭远眼睛眯起,片刻后,他道:“丢得开丢不开的……呵呵,先就这样吧!”

    说话间,一根烟抽完了,他丢了烟头,踩灭了,道:“走了!”

    李谦点点头,“玩得开心点!”

    …………

    李谦回到家的时候,齐洁也在,正坐在沙发上跟廖辽不知在聊些什么。

    听见门响,廖辽站起身来迎过去,见李谦神志清醒,似乎没喝太多,这才略略放心,笑道:“怎么那么快就结束了?我还以为你们俩得聊到半夜呢!”

    李谦笑笑,“不至于,我们俩说话,很简单,正因如此,反而没有太多需要说的?!?br />
    廖辽闻言当时就撇嘴,一边拿起李谦的鞋子放进鞋柜,一边道:“这就是夸自己聪明呗?”

    李谦呵呵地笑着,扭头问齐洁,“你怎么也那么快结束了?”

    齐洁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见李谦走过来坐下,她顺手就很自然地提起开水壶,拿手试了试温度,给李谦倒了一杯温开水,然后才道:“看人家春风得意的,有什么意思!我当然是打个照面就回来了,不过我把美美留下了?!?br />
    李谦点点头,端起杯子喝水。

    这时廖辽放好了鞋子走过来,道:“听小洁说,索尼这次酒会办的很大,政府部门都来了不少人。在顺天府的唱片公司,大多数都派了重量级人物到场,都很给面子?!?br />
    齐洁应声接道:“索尼摆出的阵仗那么大,大家当然都害怕呀!”

    “阵仗?”李谦扭头看看齐洁,缓缓地道:“我倒是觉得,索尼真正的大阵仗,还没摆出来呢!”

    他这话一说,廖辽和齐洁都讶异地看着他,廖辽首先开口问:“还能有什么?他们还能再去挖谁去?”

    李谦低头片刻,缓缓道:“挖人,只是先把国内的反抗能力给打掉一部分罢了,归根到底,索尼是一家全球性的大企业,他们眼中,不会只盯着国内这几个人的,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要的,应该是国内的市场?!?br />
    廖辽闻言眉头一皱,略有些不解。齐洁倒是好像突然想什么来,缓缓地点了点头。

    不过这个时候,李谦却已经站起身来,道:“不聊了,我还有件大事儿没办呢!”说罢掏出手机,开始找号码,一边找,一边往旁边的钢琴室走。

    齐洁在他身后问:“你问谢铭远了吗?他愿不愿意过来?”

    李谦摆摆手,“没问。时候合适了,我会问的,但不是现在。现在问了也白问!”

    说话间,他已经进了钢琴室,还顺手带上了门。

    齐洁凑过去,小声问廖辽,“他给谁打电话?什么大事儿?”

    廖辽撅起嘴儿,扭头白了齐洁一眼。

    齐洁愣了一下,旋即秒懂。

    …………

    “你在哪儿呢?”

    “应天府。酒店里呢?!?br />
    “什么时候结束宣传?这都两周多了?!?br />
    “我没宣传呀,今天去了雨花台,下午去逛街来着,给你也买了双鞋?!?br />
    李谦愣了一下,问:“谁给你出的点子?邹哥?”

    周嫫道:“也不是,我们都不知道会出这件事,当初安排宣传行程的时候我就跟老邹说好的,少安排一点,时间空出来,我想到处转一转,玩玩?!?br />
    李谦“嗯”了一声,然后道:“邹哥给齐洁打电话,说过索尼和信达给你报价的事情了,你怎么想的?”

    片刻之后,周嫫却不答反问:“那你又是怎么想的?”

    两边都沉默片刻。

    然后周嫫突然开口,却是问:“你为什么不挖我?”

    李谦愕然,“我为什么要挖你?你本来就是我的人呀!”

    “那我去索尼,你也不拦着?”

    “你贪玩嘛,又好耍小性子,就权当去那边玩两年喽!”

    周嫫“嘁”了一声,郑重地道:“你要挖我!”

    李谦摇摇头,“我不挖你!”

    顿了顿,他道:“你要还没玩够,就继续玩,等你玩够了就回来。我不强迫你!”

    电话那头安静片刻。

    然后,周嫫再次开口了,声音低低的。

    她道:“哦,我知道了?!?br />
    ***

    又是五千多字,我真的已经很勤奋了的说!

    再求几张月票呗?(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