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九十章 周嫫争夺战!
    目前来说,国内能保证每出一张新专辑就必过一千万张销量的歌手,只有一个廖辽。

    五行吾素达到过,但她们并不能保证下张专辑必过,不要说现在的五行吾素已经大换血,即便是没换血之前,她们也保证不了,何润卿的《追梦人》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能达到千万张了,但新专辑是不是能过,还是未知数,赵信夫的上张专辑看形势也就是八百万张左右,过千万张不是没希望,但是要靠漫长的时间来慢慢磨……

    至于周嫫,别看她三周就卖到差不多全国200万张,但一千万张,对于她来说,仍是一个天花板,这张《巫的眼泪》是不是能一步跨过去,虽说尚在两可之间,但至少,业内大多数都认为,她很难跨越——跟赵信夫差不多,八百万张,最多九百万张,大约已经是到顶了。

    但是,还是那句话,赔本都要挖!

    华歌虽说是业内曾经的三大唱片公司之一,但始终都没有培养出过独当一面的超级巨星,好不容易经李谦的手,出了一个五行吾素,但随着司马朵朵去了索尼,谢冰、王靖雪和孙若璇也到明湖文化组成了新的玫瑰力量,黄达仲哪怕再蠢都明白,新的五行吾素只能靠着过去老五行吾素的作品挣点商演的钱了,新专辑想要大红,很难。

    在此前,业界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的时候,靠着多年积攒下来的过人的渠道资源、发行能力,以及大量高水平音乐人的支撑,哪怕是手里并没有撑场面的巨星,华歌依然可以过的逍遥自在,但随着市场的大繁荣。最近几年业界的竞争已经越发加剧,等到最近索尼发生巨变、大肆挖人。这种竞争,已经达到了近乎白热化。

    华歌内部的管理人员、音乐人也好,还是总经理黄达仲也好,他们在这个圈子里生存多年,敏感性哪怕再差,都能察觉到这种变化,更何况,华歌能在没有一个大牌歌手的情况下多年来跻身三大唱片公司之一,内部自然不缺少聪明人。

    所以,哪怕明知道赔钱。哪怕明知道自己跟李谦关系不怎么样,估计连带着,周嫫对华歌的好感度也应该是不高,但他们还是出手了。

    或许,在他们看来,哪怕最终挖不过来,但能给索尼和信达添点乱子。增加他们留人和挖人的成本,也是某种程度上的胜利了。

    但不管怎么说,华歌这一出手,周嫫的行情顿时又看涨到了另一种高度!

    这一潭水,已经被彻底搅混了。

    犹豫了两天之后,信达最终还是选择了退缩——三十首歌六千万的报价,应该真的已经是达到了他们所能接受的极限。再高了。他们就是真的不敢跟了。

    不过这倒也并不怎么令人吃惊,反正这么多年过来。他们从来也就不是一个多有胆魄的公司,而且也从来都不怎么大方!

    当然,尽管价钱上不舍得再加了,但对方对邹文槐的游说却几乎是一刻不停:他们给不了更多的钱,却可以许诺在其他方面给予更多让步。

    比如,他们可以接受只拿20%提成的经纪约——对于唱片公司来说,这基本上就是多少给点、让他们遮遮面子就行的价码了。

    然而很快,渡边和一亲自给邹文槐打过去电话,二十首歌五千五百万,索尼跟了!

    渡边和一再次强调说:“既然我们有优先续约权,那就绝对不会浪费!”

    这就直接宣布了信达的出局,因为他们不可能出更高的价钱了!

    而且随后,渡边和一虽然没有亲自打电话给李谦或齐洁,却还是通过中间人,把自己的意思传递给了齐洁:从索尼出走后加入的那些人,别管有没有竞业协议,索尼都不准备向明湖文化和他们本人去追究什么了,只是希望明湖文化不要在周嫫的事情上出来搅局。

    毕竟谁都知道,以李谦和周嫫之间滚床单的关系,李谦完全可以开出一个让谁都不敢跟的天价来吓退一切人,因为具体双方最终会怎么签约,签了约之后会怎么支付,都是人家两口子之间的私事了,只要周嫫不说,谁都管不着!

    虽然这样会显得很不要脸,但渡边和一是真的很怕李谦会撕破脸皮不要脸这么一回,毕竟即便是如今索尼旗下众星云集,但周嫫和赵信夫,却是他们手里最大的大牌了!

    当天,华歌唱片回复邹文槐:他们无力再加价了!

    这就等于是宣告了在这场“周嫫争夺战”中,他们已经主动出局!

    而信达又已经因为价格的关系,在此前就已经出局,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预示着,索尼与周嫫之间的续约,已经接近水到渠成了。

    在周四下午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索尼唱片的一位副总经理笑着表示,周嫫的续约谈判正在进行中,预期会在近日正式签约。

    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周嫫去顺天电影学院摄影系旁听的消息,就在圈内突然传了出来,并且随后,这则八卦新闻很快就出现在了当天的晚报,和当晚不少娱乐类节目中。

    记者们拍到的照片很清晰,天后周嫫衣着朴素,一件米黄色的运动卫衣,外加一条休闲的铅笔裤,头发似乎挽起来了,还特意戴了顶鸭舌帽,不仔细看,简直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在校生,甚至,她还戴了一副眼镜,看起来就更像是一个普通学生了。

    当然,她虽然素面朝天,应该是完全没化妆,但她平常出席活动也基本上是很少化妆的,所以,那副明眸善睐的模样,根本瞒不住人的,谁都能一眼认出来她是周嫫。

    照片里,她跟差不多打扮的李谦手拉着手,正在走出顺天电影学院的校门。

    李谦面带微笑,不过总体来看?;故且蝗缂韧钠骄驳?,周嫫则干脆就是满面笑容。一看就心情很好。而多张照片连起来看的话,据拍到照片的记者说:这位今年已经三十一岁的华语歌坛天后在走路的时候蹦蹦跳跳的,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一样。

    “甚至,”记者说,“她会一边走路一边甩手,说说笑笑的,显得很高兴,很放松,而李谦则正好反过来,像是一个正在宠她、疼她、带她去游乐园玩的大哥哥?!?br />
    这则消息一出来。第二天一大早,顺天电影学院的前门后门,顿时被一大早就蜂拥而来的记者们给堵得严严实实。

    天后周嫫跑到电影学院上学?

    是真的去学习?还是去陪老公?

    那么,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几大唱片公司正在血拼,正在力争周嫫的时刻,周嫫和李谦公然手拉着手去一起上课秀恩爱。是不是在表示什么态度?

    所有人都非常好奇。

    上午九点半,记者们果然就在顺天电影学院的前门堵住了手拉着手的李谦和周嫫。

    两人甚至没来得及跑——看那副淡定的样子,应该是压根儿也没想要溜掉——就被记者们的话筒和照相机给堵住了。

    “呃……没有啊,就是来上学嘛,旁听,我对摄影一直很感兴趣,有机会就来跟着他听听课……”说话间。周嫫还自信地拍拍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掏出一个专业级相机来,在记者群中扫了一眼。指着某个人,笑道:“我这个大概跟他那个型号一样?”

    李谦闻言仔细看了一眼,跟她点了点头。

    咔咔连声,记者们纷纷捕捉下周嫫手里拿着相机开心地笑着的画面。

    而这个时候,周嫫很顽皮地打开自己手里的照相机盖,居然也对准了记者,咔嚓咔嚓地照起来——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真玩意儿,而且看周嫫拍照的架势,似乎也不是什么生手,至少看上去,她跟李谦一起来听课,是真的有意要学学摄影的,并不是虚张什么声势。

    于是,记者们很快就问起来,“嫫嫫,你在索尼的两张专辑都出完了,下一步,你会跟索尼续约吗?还是会夫唱妇随,到教主的公司去?”

    周嫫闻言很轻松地耸耸肩,那副轻快的模样,自内而外,显然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身心轻松,她道:“我现在太贵了,你们也知道,索尼给我开价一首歌275万了!”说话间,她看向李谦,笑道:“他跟我说,他不舍得给我那么多钱!”说罢自己开心地笑起来。

    实话说,记者们多少都有点蒙。

    今天来的这些记者,有很多都是干这一行不少年的老记者了,尤其还有不少,是专门负责周嫫这条线的,堪称是职业的“周嫫研究者”和专业级的“周嫫追踪者”了。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有谁见周嫫这样的有说有笑过?

    偶尔哪天碰上她心情好,能给露个笑模样,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有木有!

    可今天呢?

    今天她非但没有躲避记者,而且从头到尾都是面带笑容,甚至无比罕见地主动说起笑话来了——越是经验丰富的人,越是被吓得不轻!

    不过好吧,这肯定是周嫫,不会有假的!

    而且关键的是,大新闻已经到手了!

    不知道多少人,在那一瞬间就已经把标题都想好了,就叫“周嫫笑称李谦抠门,已决定续约索尼”——既切合当下热点,又有大八卦,一准儿吸引眼球!

    咔咔咔,不少人拍照。

    又有人问:“那这么说,你是确定了会续约索尼了对吗?”

    周嫫耸耸肩,笑意不减,“没有啊,我新找了一份工作,最近一两年,可能不会出专辑了吧?我也不知道,反正最近没有跟任何公司签约的打算了?!?br />
    刷的一下,不少人都愣住了。

    大家几乎是同一时刻想到:不会吧?周嫫又要玩退出歌坛?

    她的任性,可是有过先例的!

    不过很快,也不等记者们再问什么,李谦已经主动开口解释道:“明湖文化那边最近人力一直有些紧张,正好嫫嫫说她有点累,我就让她过去给我帮忙,帮忙监制个专辑什么的?!?br />
    人群安静片刻,然后突然就“嗡”的一下。

    “我靠!”

    “晕!”

    “不是吧?”

    “这就还是要跳槽??!”

    “这是暗度陈仓!”

    刷的一下,无数的话筒和录音设备蜂拥而上!

    …………

    当天,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娱乐圈。

    索尼唱片,总经理办公室。

    “咱们是有优先续约权的,完全可以去法院告他们,他们这是侵权!”有人道。

    渡边和一闻言点点头,然后冷静地看向另一边的法律顾问,那位律师摊摊手,道:“没用。咱们公司当初跟周嫫签下的合约,是三年,或两张专辑,是‘或’,但不是‘且’,也就是说,事实上,在结束了第二张专辑的宣传周期之后,她就已经自由了。这个日期,咱们再怎么拖,也顶天了只能拖三个月,没有宣传周期长达四个月的说法?!?br />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所谓的优先续约权,肯定是跟着这份合约来的。这是一份歌手合约,那只要她去明湖文化那边不是做歌手,不出专辑,就不算违约。按照合约规定,如果她在结束第二张专辑之后不续约,那么只要拖上一年,一年之后,这个优先权就会过期失效了。按照现在的情况说,等到明年五月,她就会彻底自由?!?br />
    无人回应。

    办公室里坐了七八位索尼唱片的高层,却都出奇一致地保持了沉默。

    过了一会子,渡边和一面色平静地问:“那岂不是说,她只要暂时不签约,那么就算在明湖文化那边开始准备新专辑、开始练歌、录音,都完全没问题?等到优先续约权一到期,她第二天就跟明湖文化签约,第三天就出专辑,也没问题?”

    律师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只要咱们能找到确切的证据证明她的新专辑是在咱们的优先续约期内制作完成的……事实上,如果他们敢把步骤压那么紧的话,几乎都不需要咱们去搜集什么证据,只需要在业内随便找几个职业音乐人证明:三五天之内不可能做出一张专辑来,那他们的官司就会输定了?!?br />
    “再说了,一张专辑牵涉那么多,光是后期处理、封面拍摄、印刷、磁带和CD的灌制,就不是他们一家能做完的,必要时,法院可以随时要求各相关公司出具与其合作的相关时间表,到那个时候,只要咱们一告,他们就输定了?!?br />
    渡边和一闻言先是点点头,随后却又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自己这边找法律顾问一问就明白的事情,明湖那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既然知道,顶多就是多拖延半年的事情,他们又怎么可能留出这样的把柄?

    所以……算了!

    不就是一个周嫫嘛!

    接下来谁输谁赢,还要走着看呢!

    ***

    据说明天我们县城的整个东半部都要停电,春季检修线路,所以,我会尽力提前存稿,但不完全保证能够真的写够一章!提前周知,勿怪!当然,请相信,我会尽力码字的,力保不断更!

    然后,月末了嘛,还是求一下月票,手里还有月票的同学,麻烦投一下。

    最后哭个穷:博瑞上市了,哈弗降价了,CS75也降了,然而我一辆也买不起……(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