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〇四章 一个平常的清晨
    清晨六点半,王靖露准时醒过来。

    天很热,而且大早上的就有点闷,叫人有一种“快要下雨”的感觉。

    她和李谦差不多,都不太喜欢睡觉吹空调,所以房间里虽然装了空调,但也只是在睡之前开半个小时左右,要睡了,就关上,谁是比较晚睡着的那一个,还要负责起来把房间里的大吊扇也关掉——呼啦呼啦的风扇声,会让人睡不安稳。

    睁开眼睛醒醒神的功夫,她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身边——他的眼皮一动一动的,似乎也快要醒了,昨晚临睡前给他盖好的毛巾被早就已经被踢开,饶是如此,此刻他的额头上、鼻翼处,乃至脖颈上,都有些细密的汗珠,脸上有些异样的潮红。

    王靖露眨眨眼睛,收回目光。

    目光无意间从他身上掠过,看到了已经被他踢到床尾的毛巾被,然后目光又拉回来——他的内裤高高地鼓起来,跟个小帐篷似的。

    又丑又大的一坨。

    王靖露盯着看了一会儿,脸有点红,当然,主要是热的。

    很快,她缓缓地深吸几口气,觉得自己正在越来越清醒,摸过枕头边的手表一看,六点三十三分了,于是就准备起床。

    然而再扭头,他已经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候的他,傻傻的,呆呆的,迷迷糊糊的,像小孩子,每次看见这个时候的他,王靖露总是会觉得他特别可爱,一点不像白天时候那个清醒而沉稳的他。

    于是她支起身子侧过去,笑着伸手点他的嘴唇。

    他眨了眨眼睛,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不过却还是一把抓住她的手,制止了她的捣乱。然后顺势一拉,把她拽过来,搂在怀里。

    隔着一层纯棉的背心,仍能感觉到她胸脯上两团软肉的绵弹——李谦又眨了眨眼睛,觉得身上有点燥——王靖露笑着凑过来,吧唧一声,在他嘴上亲了一下,然后一脸的嫌弃,“咦,好臭。都是酒味!”

    清晨刚醒的第一句话,她的声音带了点软糯的微微沙哑,但是却出奇的好听。

    李谦哼唧了一句不知道什么,似乎是比刚才更清醒了一些,然后,他伸手搂紧了她的腰,另外一只手却熟门熟路地撩开背心。从下边钻了进去。

    规模不大,却软滑弹手,下缘处微微带了些潮热的汗腻,叫人越发心热。

    饶是这种事情早就已经被两人都习以为常了,但王靖露却还是习惯性地在他的手臂上拍了一下,脸上微微带了些羞意,只是并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在他揉搓的时候。她问:“要不你再睡一会儿吧?昨天晚上喝成那样。我起来做饭。做好了再叫你?!?br />
    李谦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手里不舍得停下,却开口道:“不睡了?!?br />
    他抬头看着王靖露,王靖露脸上带笑,也看着他。

    两人安静地对视片刻,然后李谦手臂使力,再次把她拉进自己怀里,自己却往下一出溜,把脑袋整个的埋进她的胸口,深吸一口气,隔着纯棉的小背心,在她胸口吧唧亲了一口。

    王靖露有点痒,就笑着推他,“起床!”

    然后两人一起起床,王靖露先去把米淘出来,烧上水煮上鸡蛋,小米莲子都下了锅,这才到洗手间跟他一起刷牙洗脸——镜子里,俩人都是一嘴白沫子,然后李谦突然停下,凑过来跟她亲了一下,看王靖露一脸嫌弃的表情,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等到收拾完自己,两人都换了一身短袖的运动套装,调好了灶台的火,让小米莲子粥慢慢地煲着,然后就开门一起下去跑步——不管是搁在李谦这个年龄段来说,还是他音乐人的身份来说,他的作息和生活习惯,都规律到了有点不正常。

    天气确实很闷热,小区里有不少人也正在或走或跑地活动身体,不过大多都是老头儿老太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却是很少见——他们或是在赖床,或是已经出门走了。

    在小区里慢慢地跑上十几分钟,就已经是一身大汗,然后两人停下,李谦找了块空地打拳,王靖露就站在一边拿手扇着风看着他。

    等他打完了一套拳,两人又慢慢地走回去,一边走一边聊天。

    昨天是《葱花的爱情》的杀青宴,李谦喝得有点多,不过提前就已经预知了会喝酒,所以他是让公司的司机开车送自己去的,等到吃过了杀青宴,又跟郁伯俊、曹霑、金汉他们几个闲聊了一阵子之后,金汉他们醉得有点撑不住,大家就约定过几天再好好地聚一聚、聊一聊,然后草草地散了场,司机就又负责把曹霑跟他各自送回了家。

    李谦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身上又带了酒意,当然是直接就睡下了,两个人基本上就没说什么话。这个时候王靖露问起来,李谦就说起昨晚喝酒的事情,“素瓶姐也喝了点,不过还好,她毕竟是女孩子嘛,又是那个叫人敬重的性子,没人会硬要敬她酒,比较倒霉的是老郁和老金,他俩没少喝?!?br />
    王靖露就半嗔半怪地说他,“你也没少喝,都快走不稳了?!?br />
    李谦哈哈一笑,道:“老金个家伙,让他手底下那帮伙计给灌得不轻,看我喝着老是没事儿,喝到后半茬,就非得撺掇着要跟我拼酒,唉,丫的,改天非得刁难他一下不行!”

    王靖露就拿眼白他。

    李谦见状就呵呵一笑。

    到了自家楼下要上楼的时候,王靖露想起来一个事儿,就问:“记得上次你俩还聊到金导的新电影的事儿,他又找你要投资了没?”

    李谦一边抬步上楼,一边回答道:“这次没,但是你等着吧,回头把公司里的MV拍完了。他肯定会提的,郁哥的意思是不太愿意给他投资。兄弟归兄弟。生意归生意。按他的话说,老金做摄影指导,做副导演,都是一顶一的,但是你让他自己玩,他玩得太邪!”

    王靖露扭头看着他,认真地听他评价着金汉这位目前在国内电影圈子里褒贬不一的新锐导演,“其实老金不是不懂商业性,他的新戏,本子已经弄出来了。我跟老郁、老曹我们都看过,虽说并不是商业片,但还是可以做的,就算赚不到哪里去,至少不至于颗粒无收,但是没用,圈子里都知道。这家伙是属于那种越拍越有激情的,拍着拍着,好好的一个本子,就能让丫给改的面目全非!等到拍完了,他是玩嗨了,拍出来观众看不懂啊、不喜欢??!”

    王靖露笑笑,正好到了门口。她掏出钥匙开门。两人一边进屋,她一边又问:“那回头他找你的时候。你投不投?”

    李谦叹口气,一边换鞋一边无奈地道:“投??!当然要投!”

    王靖露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赶紧到厨房看了一眼,停了火,然后才探出身子来问:“赔钱也投?”

    李谦正脱衣服准备去洗澡,闻言点点头,无奈地道:“赔钱也投!”

    顿了顿,他把衣服扔进脏衣篓,内.裤也脱下来,扔进去,王靖露瞪了他一眼,红着脸躲回厨房里去,李谦却是浑不在意,只是继续道:“老金的水平肯定是有的,只是……他需要再多赔几部,赔着赔着,就能赚钱了!没办法,将来能拍出好东西的人,往往一开始都是这么赔过来的。再说了,别管票房赔不赔,至少圈里都承认,在国内要说玩文艺、玩情感、玩技术,老金他们这一批人里,他是数一数二的,所以……赔就赔吧!”

    王靖露眨眨眼睛,居然又探出头来,眼神儿在他下身瞟了一眼,然后脸红红地转开目光,笑道:“先洗澡去,出来好吃饭!”

    李谦答应一声就往洗手间走,等他洗过澡出来,早饭已经摆上桌,两碗小米莲子粥,一碟小咸菜,一个馒头,两个白水煮鸡蛋。

    王靖露洗完了锅,拿着浴巾往洗手间走,叮嘱李谦,“你先吃!”

    “嗯!”李谦答应一声,坐到餐桌前,却嫌粥太热,没着急吃,而是重新站起身来,把自己的随身背包拿过来,掏出昨天在去怀柔影视城的路上在车里画的两张分镜头,仔细翻看斟酌了一阵子,拿起铅笔涂涂改改一阵,这才又在右上角写了编号,重新收起来。

    等王靖露冲了个澡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下来,李谦这才抄起筷子开始吃东西,一边吃还一边问:“今天你都有什么事儿?”

    王靖露擦干净头发,一边起身去换衣服,一边道:“甜甜,还有小雨他们非得要我请客啊,只好请客呗,上午一起去逛街,中午吃饭,然后,下午估计要去唱歌?我也不知道,她们都很闹的,尤其是童丽丽!”换完了一套宽松的夏天睡衣,她过来坐下,没有喝粥,就先问:“你今天忙不忙?”

    李谦想了想,道:“忙倒是不忙,你姐她们的专辑做的差不多了,上午我想去录音室盯一会儿,有首歌,她们做了两版了,我都不太满意。然后……嗯,继续画分镜头,才做了不到三分之一,要是今年开拍的话,就得抓紧了?!?br />
    王靖露一边听一边低头喝粥,等他说完了,就点点头,“那你就别管我了,我们就是几个同学瞎玩儿,你还是该忙忙你的去!”

    李谦有些讶异地抬头看看她,“真的?不用我陪着了?”

    王靖露端起碗——过去十几年养成的习惯,吃饭的时候,她基本上是不会说话的,但自从跟李谦住到一起,一起吃,一起玩,一起睡,慢慢的这个习惯就被李谦给带没了,只有回到妈妈那里去吃饭的时候,她才会重新找到“食不言”的规矩——喝了一口粥,道:“不用了,你肯定跟他们玩不到一起去的!”

    李谦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他本来是打算陪她一天的,管她是要跟同学们小聚,还是去逛街呢,总之是陪她玩一天,不过王靖露既然说不需要,他想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那些事,就决定还是继续去忙——她说的也有些道理,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逛街聊天吃饭,除非是他跟自己的某个女人,否则,他的确是不太感兴趣。

    吃过早饭,两人就要各自换衣服出门,王靖露把李谦从卧室里推出去,结果内.裤还没提起来呢,他就鬼头鬼脑地打开门钻进来了,王靖露一边笑着拿眼神儿瞋他,一边赶紧把小内内提溜起来,见他开始丢掉浴巾穿衣服,瞥过去一眼,忍不住笑着推他一把:“丑死了!还老是露!”

    “自己家嘛!”李谦嘟囔了一声。

    王靖露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顿了顿,突然放低了声音,问:“她……怀上了吗?”

    李谦愣了一下,摇摇头,然后道:“反正上个月没?!?br />
    王靖露就低下头,片刻后抬起头来,帮李谦理了理领子,然后道:“上周过去吃饭,我妈问这些事情,我没忍住,跟她说了,她……她就又催我们结婚了?!?br />
    说到这里,她目带希冀地看着李谦,然而等李谦讶然地抬头看过来时,她却是赶紧躲开目光——李谦想了想,抓住她的双肩,与她对视片刻,道:“没事儿,你妈知道就知道吧,你也别当回事。至于什么时候结婚,我还是那句话,咱们不急,什么时候你想结婚了,咱们再结婚,别有压力,咱们的时间长着呢!”

    王靖露看着他,片刻之后,点了点头,笑起来。

    “就是……”李谦目光一垂,手跟着就摸了上去,“这个事儿是不是……”

    王靖露有点羞,但俩人同一张床上都睡了那么久了,该见的不该见的,其实早都看光了,自然不可能像刚住到一起的那些日子一样那么怕羞。

    于是顿了顿,她问:“就那么……想???”

    “想??!”李谦义正辞严地道:“当然想!”

    只要俩人都回这边住,那就天天都能看见,却偏偏一直都没吃……实话说,这也就是他真的不缺这个,要不然,早憋不住了。

    可话又说回来,能憋住,不代表不想??!

    王靖露的脸慢慢红起来,却忍不住又问:“那她们三个呢,就喂不饱你?”

    “呃……”李谦很认真地想了想,露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道:“其实不饿,就是嘴馋!”

    王靖露忍不住捶了他一下,狠狠地瞪他一眼,却又忍不住羞羞地笑起来。

    顿了顿,她放低了声音,眼神儿躲躲闪闪的,似乎连看着李谦的勇气都没有,只是道:“今天我们要一起吃饭,明天……我没事儿!”

    李谦闻言眉头一挑,“太好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