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〇七章 不做傻白甜
    考艺术类院校,是需要有特殊才艺的,所以,不敢说每一个考上艺术类院校的学生都能歌善舞,但至少,都不至于太差劲。

    朱玉琨唱歌就相当不错,跟专业歌手不好比,差距依然是大到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境界,但拿来朋友之间K个歌,还是相当有水准的——当然,《花房姑娘》这首歌里那种率性的感觉,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唱得出来的了。

    朱玉琨唱完了,笑着跟沈甜甜和蒋小雨击掌,然后就笑着说:“该谁了?”却不等人回答,就看向王靖露,道:“我说,小露,还没听你唱过歌呢,我可知道你当初的入学考试,那一手钢琴弹得,据说把咱们邹主任都吓了一跳,你姐又是专业歌手,你唱歌肯定好听……”然后他对大家道:“让小露来一首好不好?”

    “好!”大家群起呼应,连沈甜甜都跟着叫好,要拉王靖露起来。

    当着这些在一起相处了两年的同学,王靖露倒也不怯场,当时就爽快地站起身来,笑道:“唱就唱!”——用多年以前一位师兄留下来并被传颂至今的那句名言来说,表演系的学生那可是“一起学过狗叫的交情”。

    这方面不得不说,戏剧学院、电影学院,尤其是戏剧学院和电影学院的表演系,跟别的学校、甚至别的专业又有不同。

    一是每一届的表演系,招生数都很少,少则二十来个,多了也就三十大几,这么多年来,就没有过一届学生超过四十人的先例。人少。就抱团,就会显得关系更亲密。

    二是表演系新生入学学习表演的第一课。就是释放自我,通俗点说,就是老师要让你学会怎么能够当着无数人去做一些会让你感觉难为情的事情,比如说,动物模拟——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着围成一大圈的老师和同学,去趴到地上学狗叫、学猫走,可是不怎么能够拉下面子来的,但对于表演系的学生来说,这却是学习表演必须的第一步。

    只有过了这一步。将来站到镜头前、站到舞台上,你才能不管当着多少人、不管面前架起了多少台摄像机,都能够抛开一切,全然的进入故事、进入人物。

    而所谓“一起学过狗叫的交情”这句名言,正是来自于此。

    王靖露从茶几上拿起??仄?,顺手先把朱玉琨递过来的话筒放下,然后就选起歌来——KTV这个东西在国内兴起的时间并不算长。不过发展很快,到现在,已经可以做到用??仄餮×烁?,就可以立刻播放的程度了。

    王靖露的嗓音不错,这世界上姐妹俩兄妹俩的天赋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多了去了,但不包括她们王家姐妹俩,王靖露的嗓音很透亮?;刮⑽⒋诺愣奶鹞?。从天赋上来说,丝毫都不比王靖雪差。当然。她虽说学了好多年钢琴,但从来都没有培训过声乐,所以,真唱起来,跟专业级还是没法比的,好在她有多年的钢琴基础在,音准几乎不会出错。

    唱KTV对她来说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其实她喜欢听歌,也喜欢唱歌,只是很可惜,她身边的人,几乎就没有愿意去KTV唱歌的,像李谦,像王靖雪,都不去。他们要唱歌都是直接去录音室,嫌KTV太业余了,所以连带着王靖露也几乎没怎么去过KTV。

    电视屏幕上,廖辽、周嫫、何润卿、刘明亮、赵信夫、飞翔乐队、四大美人乐队等人的头像和名字一一闪过——以前王靖露是铁杆的周嫫歌迷,后来也很喜欢廖辽的专辑,但现在,喜欢还是喜欢,却总也感觉有点不大一样了——光圈在五行吾素的名字上停住,但是想了想,她居然又返回去,选中了四大美人乐队。

    按说摇滚……并不太适合她来唱。

    但她很快就找到一首歌,点了“确定”。

    《Don\'t-Break-My-Heart》。

    巧的是,她才刚选了歌,陆靖友不知道是跟谁说话呢,王靖露只听见他说:“五月份的时候,昌平音乐节我也去了,当时周嫫唱教主的这首歌,好听死了……”

    …………

    “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

    也许是我的错,

    也许一切已是慢慢的错过,

    也许不必再说。

    从未想过你我会这样结束,

    心中没有把握,

    ……”

    她唱的相当好,毕竟这是李谦的歌,她听过不知道多少遍,也独自哼唱过不知道多少遍,虽然……肯定没周嫫唱得好,但不知为何,一曲唱完,她就觉得心里真是好舒服。

    在大家的叫好声中,她笑着走回来,沈甜甜拍拍她的肩膀,关切地看过来,她笑着摇摇头,示意没事儿——没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互动,陆靖友只是说:“果然不愧是歌手世家呀,我觉得你比你姐唱的还好!”

    沈甜甜当场就很不配合地哈哈一笑,“你丫拍起马屁来真不要脸!”

    陆靖友知道沈甜甜这个心直口快的性子,也不尴尬,就是耸耸肩。朱玉琨却是笑着道:“小露,你唱那么好,我看干脆你去跟你姐一起唱歌也行啊,你们俩也组个组合,就叫……对,叫TWINS!怎么样?据说你姐可是教主的半个学生啊,现在也是他公司的歌手,你去了,就凭你姐的关系,他也肯定得捧你??!”

    这话说的多少带点暧昧,王靖露就笑着抿了下头发,淡淡地回应,道:“你们别瞎说啊,外头那些八卦都是瞎传的,我姐跟他算是师徒不假,但一直都是合作关系,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朱玉琨闻言赶紧解释,“我当然没那个意思,就是说你姐在音乐圈有人脉嘛,光一个教主是她老师。就足够了!教主是谁,那可是捧一个红一个的大拿。肚子里的好歌简直掏不完!”

    他这么说,王靖露就笑了笑,但是没搭茬。

    这个时候,就连一向话少的童丽丽也忍不住说起来,“对呀小露,这个路不错,就算以后不想唱一辈子歌,至少先捞几首代表作再说,我听人说,做演员的。必须得会唱歌,尤其是最好有几首自己的歌,这样将来才能出去走穴、大把捞钱。你这条件多好啊,去跟你姐说说,让她去找找她老板,我觉得真行!”

    此言一出,大家都一起附和。

    此时。反倒是向来话多到一开口就说不完的沈甜甜,竟是一反常态地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笑着笑着看看王靖露,再看看大家,笑得有些神秘兮兮的,颇有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我都已看穿,但我什么都不说”的装逼感。

    说起了未来的发展、挣钱之类的事情。他们这几个学表演的同学。顿时都来了兴致,也没人去唱歌了。大家就在那里正儿八经地围绕着王靖露需要去唱歌聊了起来。

    不过很快,王靖露就直接表态,“哎呀你们别给我出主意了,我姐跟我说过的,唱歌、做歌手,是很辛苦的,我比较懒嘛,所以我就不去找不舒服了,就踏踏实实研究表演就好了,争取将来能演那么一两个出彩点的角色,就蛮好了?!?br />
    她自己都这么说,那大家自然也就不再多劝,但大家讨论的热情却是丝毫不减,只是顺着王靖露的话,就转到了表演和角色上去了——谁谁谁接了一部戏,导演是谁,哪部戏据说快播了,直接接《三国演义》的班,华夏一套的黄金剧场,大红可期,等等等等。

    话到中间,蒋小雨忍不住问王靖露,“小露,你现在那么红,最近是不是片约特别多?新戏定下来了吗?”

    王靖露摇摇头,道:“还没。倒是有些剧组联系我,还有些是直接找到刘老师那里去的,最近手里倒是有十几个剧本,但我都已经回绝了?!?br />
    “十几个剧本?”这一脸惊讶的,是童丽丽。显然,至今还没接过戏的她,相当羡慕王靖露手里现在能够掌握的资源。要知道,十几份剧本可就是十几个角色??!

    “都推了?”这个几乎失声而出的,是朱玉琨。

    他脸上的震惊,让他看起来会让人以为他的车被人偷了。

    当然,在场的这些人,不止童丽丽和朱玉琨,除了沈甜甜,因为跟王靖露的关系极为亲密,俩人几乎每天都打电话或见面闲聊,所以相对了解一些之外,其他人则是无一例外的都是惊讶无比。

    对于目前才刚结束了大二课程的表演系在校生来说,他们都很清楚片约代表着什么!知道那每一份片约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又是何等重要的机遇!

    “为什么?”朱玉琨问。

    王靖露笑笑,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男朋友不让我接,他说像我以前演的那些花瓶一样的角色,偶尔接一部两部的,反正出道嘛,也没什么,但不能经常接,老是接那种戏的话,我在观众和制片公司心里的形象就会慢慢固定下来,到时候再想去演一些有深度的角色,就反而会很不容易了?!?br />
    “用他的话说就是,”她笑笑,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笑容显得很是甜蜜,“那些傻白甜的角色,有了小乔和明霞这两个,就足够了,再多了,一个都不接了!”

    傻白甜?

    仔细想想,这个总结得倒是蛮形象。

    可问题是,大家都是学这个的,电影电视剧看了无数,再加上老师们的言传身教,以及每天都能听到圈中的八卦,使得他们还没真正入行,就已经早早的开始明白了所谓“戏路”这回事。

    是的,王靖露的男朋友说的没错,但也只是道理上没错而已。

    问题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孩,除了去演那一类的傻白甜角色,通俗点说就是花瓶角色,别的你还想演什么?有什么够分量的制作,会让一个二十岁的女孩来担戏?

    没有!

    别说在国内,就是美国和欧洲的那些独立电影,也很少会以二十岁上下的女性为主要塑造方向——除非是十八禁。

    二十岁,女孩,就想演女主角?想去担戏?

    可能么?

    ***

    手疼的影响就是,一个大章节,必须分成好几段、分成好几天来写。(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