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一四章 我想拍部电视剧
    “灯光OK!”

    “收音OK!”

    “摄影OK!”

    “预备……”李谦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然后大声道:“开始!”

    “啪!”板子一打,摄影机已经转动起来。

    灯光打得柔美,廖辽穿着一身小西装,长发飘飘,眉眼精致如画。

    她的眼眸似无神又有神,略带些迷离地盯着摄像机一侧的目标物,而摄像机则准确地捕捉着她身上透露出来的那一抹忧郁的气质。

    她缓缓地唱:“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

    其实她的表情略有些不太对,太过于忧郁,已经有些近乎幽怨的感觉了,不要说这样一来就会不太符合《女人花》这首歌的感情基调,而且跟廖辽一直以来的形象,也是很不吻合的,所以,这一条是肯定要作废的了——明明刚才说戏、说要求的时候,她表现得还是挺好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边一开始,她反倒是立马找不着调了。

    不过,李谦还是果断地喊,“咔!过了!”

    顿时现场响起一阵掌声。

    就连廖辽自己,这时候也是跟周围的人一样鼓起掌来。

    暑假期间,明湖文化这边有多达三四十首歌曲的MV要拍摄,今天才只是开个头而已,并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事情,但今天,尤其是刚才这个镜头的重要之处在于,这是李谦拿起导筒之后所拍摄的第一个镜头!

    李谦执导,金汉亲自掌镜,郁伯俊、曹霑、褚冰冰、王靖露、王靖雪、谢冰、孙若璇、周嫫、齐洁、孙美美、邹文槐等人悉数到场,见证这一个镜头的诞生。

    不过,懂行的人,尤其是亲自掌镜的金汉当然知道,这个镜头已经瞎了。不过,这毕竟是李谦的第一个镜头,所以,就算是瞎了,也得喊“过了”。

    不过鼓掌之后,他把摄影机交待出去,走过去跟李谦一击掌,却还是笑着道:“不错,像模像样的!就是……”

    顿了顿,他瞥了一眼那边的一大群人,尤其是那一群娘子军,忍不住笑道:“要不要我先帮你处理这边,你去把你家里那几口先弄走???”

    李谦扭头往那边瞥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打不起来!”

    然后也不搭理那边的郁伯俊和王靖露、谢冰以及周嫫,直接招手把廖辽叫过来,问:“怎么了?刚才你的感觉……”

    廖辽笑着耸肩,不等他说完就把他的话打断了,道:“我懂,我懂,其实我觉得应该没问题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到是你导演,我就不知不觉就有点紧张……”

    李谦无奈地看着她,“我才是新人好不好?紧张的那个该是我好不好?”

    廖辽求饶一样的举起双手,“好,好,好,再来一个,我保证不会出错了!”

    李谦点点头,“那你找找感觉!”说话间,他冲全场喊道:“各部门预备!”

    “灯光OK!”

    “收音OK!”

    “摄影OK!”

    李谦举起手臂,正准备喊开始,却只听“噗嗤”一声,廖辽居然笑场了。

    她随后就赶紧很抱歉的举起手来,“对不起,对不起,没忍住……”

    见李谦面色不虞地叉腰站在那里,她忍不住又笑了一下,随后又无比愧疚地道:“我就是……就是看见你导演,觉得特别扭!”

    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当然是很不专业的现场表现,但谁让廖辽本来就不是专业的演员呢,更何况这是李谦第一次执掌导筒,就算有脾气也不能发。

    于是,他就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面色平静地看着廖辽。

    事实上,廖辽笑场了,外头那帮围观的人,尤其是娘子军们,也一个个觉得既新鲜又别扭,不少人也都小声地笑起来。

    但很快,廖辽就笑不起来了。

    因为李谦的脸色虽然平静,但熟到他们之间,当然很容易就能感觉到,李谦已经不太高兴了——别的事情,玩笑就玩笑了,但这里是片场,李谦现在是导演!

    他的脾气就这样,虽然这两年他自己平常的话是越来越少,但熟人拿他开玩笑、打趣,他是一般都不会恼的,更别说廖辽了??梢磺I娴焦ぷ?,那么对他来说,就必须认认真真的,所以在工作中,即便是廖辽,等闲也不敢跟他开玩笑。

    于是,廖辽很快收起脸上的笑意,很认真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调整好,给我一分钟就好!”

    李谦什么都没说,就只是点点头,然后坐回监视器后面。

    不知不觉的,连旁观的人那边,大家脸上的笑意也都逐渐收了起来。

    李谦拿起手持的小喇叭,喊道:“全体都注意了啊,刚才的镜头再来一个!各部门预备……”

    片刻之后,廖辽似乎是调整好了自己,扭头冲李谦这边比了个“OK”的手势,金汉跟李谦交换了一个眼神儿,然后看向片场——

    “灯光OK!”

    “收音OK!”

    “摄影OK!”

    “预备……开始!”

    摄影机当即开始转动,工作人员的板子啪的一打,这一次,镜头前的廖辽,果然就比刚才的表现好了很多——歌手拍MV,本来就要求得没那么严格,廖辽又不乏拍MV的经验,只要态度端正起来,当然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第二次的,她缓缓地开口唱:“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

    “咔!过了!”

    …………

    一连拍了四个镜头,花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李谦这才喊了休息,起身冲郁伯俊他们这边走过来。离得老远,郁伯俊就笑嘻嘻地冲他鼓起掌来,等他走过去,就道:“不错呀,第一次就这么像模像样的,不愧是专业学电影的哈!”

    懒得去想他到底是在表扬还是在调侃了,直接转身看向齐洁和王靖露她们,笑道:“我说,你们要是看热闹了,就先撤吧?”

    “切!”

    “就跟谁想看似的,我们早就想走了好不好?”

    “对呀,怕你难堪所以一直忍住没走!”

    大家纷纷忍不住地吐槽,领头的就是褚冰冰和孙美美,郁伯俊和曹霑都听得哈哈大笑。

    今天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廖辽、周嫫、王靖露和谢冰四个人同时出现在了一起,所以,外人或许不懂,但郁伯俊和曹霑可都是早就憋着笑、等着看笑话了。

    不过不得不说,李谦这么轻描淡写的往外赶人,反倒很巧妙的避免了接下来的尴尬。

    而大家也都很懂事,周嫫第一个走人,齐洁、孙美美、邹文槐和王靖露也随后离开,谢冰、王靖雪和孙若璇,也跟她们前后脚。

    到最后,就只剩下郁伯俊和曹霑、褚冰冰留了下来,褚冰冰一脸调.戏的表情,“我说,以后这样的场景估计会越来越多的,你总不能每次都这么打发吧?”

    李谦耸耸肩,摆出一副一视同仁的架势,道:“不招待你们了啊,自便!”然后扭头走回监视器旁。褚冰冰忍不住又“切”了一声。

    …………

    廖辽去年的《感恩的心》,和何润卿去年的《追梦人》,两张专辑的MV碟都是全部外包给金汉来拍摄和制作的,上市之后,销量相当不错,歌迷们看了之后的反响也是很好——金汉的水平,拿来拍MV,绝对是大材小用的。

    今年廖辽的《女人花》,何润卿的《爱的代价》,玫瑰力量的《super-star》,以及三个新人专辑里的各自三首主打歌,都是要拍MV的,这加在一起就已经是近四十首了。甚至现在已经有很多歌迷在网络上强烈要求四大美人乐队的《假行僧》也应该出MV,齐洁很心动,如果要把那张专辑也拍出来,那就是近五十首。

    这近五十首的MV里,李谦只准备亲自操刀三首来练练手,剩下的,就还是都甩给金汉,他自己则担任副导演,从旁观察和学习——前世里虽说没有独立执导过任何作品,但副导演却做过不少次,也独立执导过一些不算太重要的拍摄了,所以,要说执掌导筒,他当然不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再加上此前几年详尽的准备、在顺天电影学院的专业学习,他相信,自己已经可以开始独立的去执导一些东西了。

    只不过,在真的去做之前,他需要给人们留下一点他已经“有了一点点经验”的印象,所以才会跑来执导MV,却并没有指望通过执导这三首MV就真的积攒起太多的经验。

    金汉这些年在圈子里拍了几部电影,虽然都没怎么卖出去,扑街扑到不要不要的,但毕竟他还是拉起了一支相当有技术实力的小团队的,此前拍那两张专辑的MV时,就被他拉了过来开拍,都挣了一把快钱,现在MV又要开拍,李谦当然是直接借用他的队伍。

    当然,除了金汉的那几个班底之外,因为《葱花的爱情》正在做后期,所以郁伯俊一向常用的一套班底,也正多数闲着,就业被他顺手给拉了过来,再加上他在顺天电影学院的几个好哥们,这么一套略显有些臃肿的拍摄团队就这么成立了。

    不过还好,虽说有些臃肿,但金汉亲自担任片场的制片人,帮李谦压阵,所以,拍摄一旦进入正确的节奏,就进行得相当顺利。

    只花了一天半,《女人花》的MV所需要拍摄的素材,就已经全部完成了。

    然后就轮到玫瑰力量组合的《super-star》,这个甚至比《女人花》更好拍,因为她们有编舞,只需要在舞蹈中切入一定的场景和故事,就OK了!

    紧随其后,正好何润卿做完了第一轮宣传回到顺天府,李谦跟金汉立马拆开了各自干活,金汉带着他自己的团队继续拍摄廖辽的其它MV,而李谦则带着剩下的人,为何润卿拍摄《爱的代价》的MV——三首歌的MV,李谦尽管只是初掌导筒,却还是只花了四天时间,就全部拿下,然后,把所有人、所有团队都丢给金汉,让他继续带队逐个拍摄,李谦自己则跑去把拍好的几支MV都剪了出来。

    …………

    (这里插一句,请谅解,我实在是不敢写某些段子了,尽管我自己觉得写的已经算是很隐晦,但还是已经被警告过好多次了,所以,中间本来该有的一段,没了,诸位心照即可,脑补随意。)

    夜里九点半,卧室。

    王靖露洗完澡披着浴巾推门进来,却是刚一进来就闻到一股味道,一扭头看到李谦居然在抽烟,不由得就愣了一下,问:“怎么又抽上烟了?”

    李谦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来,反手掐灭了手中的烟蒂,双手抱头躺好,“事后一支烟嘛!”

    王靖露闻言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拉开衣橱找出一身新的睡衣裤,她背对着李谦解开浴巾,把睡衣裤穿上。李谦不经意间瞥见,忍不住道:“天那么热,干嘛还再捂上?”

    王靖露才不搭理他,把衣服穿好,这才到床边坐下,见他的手顺势就要掏进来,她赶紧一把推开,“今天不许再碰我了,不然我就真的动都不能动了?!?br />
    李谦无奈地垂下手,又恢复了两手垫在脑袋下的姿势。

    王靖露看着他,“除了那事儿,别的你都不感兴趣是吧?”

    李谦闻言讶然抬头看看她,笑笑,伸手搂住她,“你呢?不想?”

    王靖露推他一把,笑着嗔道:“平时都好好的,就是一到了床上就变成流氓!”

    李谦笑笑,在她胸口亲了一下,引来她一阵笑嗔,然后就又回身躺好,目光略带些茫然。然后,他侧起身子,抓过了床头柜上那一沓纸。

    那是一份打印好的剧本,挺厚。

    李谦深吸一口气,再次翻开了它。

    作为枕边人,王靖露从傍晚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李谦的心不在焉,这时候见他又拿起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遍的剧本,想了想,就劈手给他夺过来。

    “我陪你聊聊?”

    李谦讶然地抬头看着她,旋即笑道:“好啊,你要聊什么?”

    王靖露也笑笑,道:“不是我要聊什么,是你,你要聊什么?”

    李谦微微张开嘴,两人对视片刻,李谦笑笑,挪开了目光。

    片刻之后,王靖露问:“MV拍的不是挺顺利吗?剪出来不满意?”

    李谦摇头,“都挺好,没什么不满意?!?br />
    “那你今天怎么没精打采的,总是走神?”

    李谦抬头看她,笑道:“刚才我走神了吗?我记得你一个劲儿说‘快死了’、‘快死了’的呀!我刚才精力很集中啊……”话没说完,她就挨了一下。

    王靖露噘着嘴儿,“你就不能认真点儿?”

    李谦摊摊手。

    王靖露想了想,问:“MV剪出来了?”见李谦点头,她就又问:“还没给人看过吧?担心自己拍的不好?”

    李谦想了想,摇摇头,“那倒不是,几首MV而已,就算拍的不好,又能差到哪里去!”

    王靖露闻言眼睛一转,拿起手里的剧本,冲李谦晃了晃,“那,因为这个?”

    李谦深吸一口气,跟她对视片刻,道:“还没找人仔细给估算,我自己粗略的算了算,就算是我用最俭省的方法去拍,尽量少拍废镜头,尽量缩短拍摄时间,尽量减少外出选景,尽量把绝大多数镜头都放到影视城去拍,但是……至少也得两千三百万。而且,只要稍微浪费一点儿,或者某些演员的片酬稍微高一点,就是三千万!甚至三千万都打不??!”

    王靖露看着他,感受着他内心的忐忑,忍不住把剧本放到床头柜上,凑过去,捧住他的脸,一双眼睛清清亮亮的看着他,问:“本子你给曹哥郁哥他们看过了?”

    李谦摇摇头,“还没。过两天吧,等我把这三首MV处理完了,把他们叫到一起看看。到那时候再给他们看?!?br />
    王靖露想了想,道:“要不……这部戏就只投资?找一个你看得上的人,比如金大哥,让他来导,你再看一部戏?”

    李谦笑着摇头,“那怎么行,这部戏从故事,到剧本,再到分镜头,我已经筹划了两三年了,谁我都不会给,我要亲自把它完成!”

    王靖露笑笑,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笑道:“那不就结了,既然要做,那就去做,这是你的梦想??!大不了就是赔掉嘛,你要是变成穷光蛋了还更好,到时候我养你!”

    “呦!”李谦好笑地看着她,“你养我?”

    王靖露骄傲地一昂头,“那当然,我最近可是一口气签了两个合同,一共价值一百多万呢!养你没问题!”

    李谦哈哈一笑,“好,好,真要赔干净了,就让你养我!”

    王靖露也笑笑。

    玩笑归玩笑,她知道李谦心里的担心,于是随后就又开口道:“就算是三千万全赔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你就再回去多给廖姐她们做两张专辑呗!”

    李谦闻言笑笑,点了点头。

    “是啊,你可以接戏,廖辽跟周嫫都能出唱片赚钱,再说了,这三千万都是利润,真赔了就重头再挣就是了!”

    说归说,话说完了,李谦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可是三千万??!

    尽管对自己有着十足的信心,对这个故事就更是信心十足,但临出手之前,他还是忍不住要纠结一下——上辈子他最大的奢望,也就是能拉到一笔八百万的投资去做一部小成本网络剧而已,结果还一直都没拉到过投资。现在突然要拿出三千万来砸一部电视剧,那种心情,真的是既满怀激荡,又心生忐忑。

    不过很快,他扭过头去看向床头柜上那本已经被他自己翻过不知道多少遍的剧本,暗暗地在心里对自己道:“一定行的!这部戏一定行的,我也一定行的!”

    想着想着,他的眼神逐渐地坚定起来。

    扭过头来看着王靖露,他道:“我一定行的!”

    王靖露笑笑,握住他的手,“我也相信你一定行的!”

    说完了,两人会心一笑。

    …………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br />
    画面上,光影波动,何润卿整个人,温情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MV拍摄标准中一条无比重要的原则,被执行得相当讲究:光线要明亮,歌手要漂亮!

    简而言之,和电影电视剧需要通过镜头和画面传递复杂的故事、人物、情感不同,MV的画面基本上就一个要求,那就是要把歌手拍得漂亮!如果在此基础上,还能把这首歌所需要表达的情感表达出来,那就是妥妥的好作品了!

    而这,也正是为什么金汉拍电影,总是会因为画面太复杂、故事讲得太过晦涩而扑街,但拍MV却会被歌迷们一致大赞的重要原因之所在:MV这个题材本身,压根儿就不给金汉炫技的余地,他能在MV里炫的,只有精致的画面!

    歌曲渐至尾声,观影室里的曹霑忍不住扭头跟郁伯俊嘀咕:还不错!

    郁伯俊笑笑,点点头。

    《爱的代价》结束了,画面渐暗。

    李谦早已起身预备好了小拷贝,等到播放停止,他当即便把下一首MV换了上去。

    和前面两首已经上市不同,接下来这首歌,在当下来说,还是绝对的机密,而且是价值几千万的商业机密,所以可想而知,打从一开始,这首歌的MV就是不适合当着很多人播放的,甚至连拍摄的时候,所有参与拍摄的人,都是签了保密合约的。

    而此刻的小型放映厅里,也的确是只坐了几个人。

    李谦、齐洁、曹霑、郁伯俊、谢冰、王靖雪、孙若璇。

    画面一拉开,劲爆的音乐随之而起。

    郁伯俊的注意力还停留在画面上,但曹霑却是直接被音乐给吸引走了全部的注意力。

    银幕上,三个女孩子衣着靓丽,劲歌热舞,美不胜收。

    再一次的,李谦这个导演,把凸显歌手、塑造歌手的功效发挥到了极致,而不惜成本的高品质电影级摄影机、电影级胶片的使用,也让画质远超普通MV的清晰标准,从而让光亮的越发光亮,美丽的越发美丽。

    劲歌热舞之中,MV结束了,银幕画面彻底暗了下来。

    片刻之后,李谦打开了灯。

    他趴在椅背上,看着房间里的几个人,笑着问:“怎么样,给点评价吧?”

    曹霑第一个发言,却是问:“她们几个的专辑做完了没?样碟先给我一份!”

    李谦点头道:“回头我给你!你先说说这三段我拍的怎么样?”

    曹霑想了想,道:“歌是肯定没问题,路线跟她们三个的形象,还有过去五行吾素的那一套,太贴了,大火没得说!MV嘛,这东西有什么可评价的?哦……非要说的话,我觉得镜头拍得挺漂亮,你的剪辑……也不错,把歌曲旋律该有的张力,基本给出来了!”

    郁伯俊早就忍不住,已经“呵呵”地笑起来了。

    等曹霑说完了,他笑道:“老曹这张嘴,比我还损!”说完了,他想了想,道:“MV拍成这样,我就一句话:你这两年大学学摄影,真的是没白学,像模像样的!”然后又忍不住问:“回头我开下部戏,你真的不考虑去给我扛一把?”

    李谦笑笑不语,只是扭头看向齐洁。

    齐洁摊摊手,“别问我,我不是技术派,我也不是艺术家!我就是个商人!只要你们觉得OK,那我就负责去跟人签合约,把它生产出来,然后铺货,开始卖!呃……好吧,我觉得挺好的,画面漂亮,她们三个更漂亮……别的,还有什么?”

    李谦无奈地苦笑着摇头。

    这个时候,孙若璇已经着急地举起手来,然而李谦却摆摆手,“行啦,马屁就不要了!”

    孙若璇愣了一下,居然无比配合地“哦”了一声,甜甜地笑着,“那我就不多说了?!被八低炅?,她自己先哈哈地笑起来,谢冰和齐洁也随后笑起来。就连王靖雪,都让他们俩这一说一过给逗得抿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

    李谦拍了拍椅背,道:“好了,那就这样吧,各自忙各自的去吧!”

    于是大家说说笑笑间纷纷起身离开,临离开前,谢冰还给了李谦一个暖暖的眼神儿,而李谦也招手叫住了她——本来李谦已经准备剪完MV就陪她到济南去找医院做个检查的,结果前两天,她那迟到了足足十几天的生理周期突然就不期而至了。咨询过医生之后,对方认为是过度的节食和过量的舞蹈训练导致的内分泌紊乱。

    等其她人都走了,李谦低声叮嘱谢冰去自己办公室先把茶泡上,然后才招呼曹霑和郁伯俊到自己的办公室喝茶。

    三个人进了办公室,谢冰的茶正好冲出来,倒好三杯茶,她很乖巧地一一送到曹霑和郁伯俊面前,还乖巧地主动叫“曹哥”、“郁哥”。

    曹霑和郁伯俊都把茶接过去了,谢冰这才起身离开。

    到底为什么非要让谢冰过来冲这一壶茶,还亲自把茶递到手上,谢冰没问,李谦没说,曹霑和郁伯俊也是心知就好,大家都没言声。

    等谢冰走了,李谦起身拿过打印好一式两份的两个剧本递过去,道:“我想拍部电视剧?!?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