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二六章 我又来了!
    花店内。

    李谦正在无比努力的兜售自己的白蛇传新编。巧的是,今天自从开门到现在,白玉京的花店居然还没进来一个顾客,因此倒是无人打断。

    “……这个时候白素贞肯定不能看着许仙挨打呀,正在想办法,小青说,有了,我想到办法了,然后,堂上知县大人一扔令牌,底下开打,啪啪的板子打下去,但许仙却一脸茫然,完全不懂怎么回事,而这个时候,全场只有那位知县大人一个人听到有个娘们在叫唤……”

    李谦瞥见白玉京的眉毛动了动,就停下讲故事,道:“我说,你放下书呗,我都说了好一阵子了,也没看见你翻一页!你想说什么,说罢,我知道你肯定是有话说了?!?br />
    白玉京扭头瞥了李谦一眼,并没有依言放下书,反是道:“说完了?十分钟也差不多了吧?”说完了她才放下书,“很抱歉,你没能……”

    李谦赶紧抬手,止住对方的话头,“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诚实的告诉我,咱现在先不说你演不演的事情,你也是演员出身,演过很多戏,我就问你,你自己觉得,作为一个观众,作为一个听故事的人,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拍出来会不会好看?”

    白玉京扭头看他。

    李谦很认真地看着她,目光纯澈。

    有期待,但更多的还是自信。

    打从他昨天走进店里,白玉京就已经敏感地发现,这家伙是一个异常自信的人。偶尔的目光交流,更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从来都是坚定而纯粹。

    顿了顿。白玉京嘴唇微抿,淡然地道:“还行吧?!?br />
    李谦耸耸肩——明明对对方这个答案很不满。明明能感觉到对方应该是很喜欢这个故事,但对方这么说,他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好,那我接着说?!?br />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珠帘哗啦啦响,有人撩开帘子进来。

    白玉京的神情似乎是突然就松了口气的模样,赶紧站起身来,面带职业笑容,“先生您好,请问您要什么花?”

    那人有三十岁上下。一副沉稳的样子,但看见白玉京,他也没能逃脱掉“愣了一下”的命运,然后才回过神来,腰板立刻又挺直了不少,越发沉稳地道:“要一束玫瑰?!?br />
    “您好,请问您需要几朵?”

    “呃。九朵吧?九朵就行?!?br />
    白玉京笑笑,“请稍等?!比缓笞砦苑饺』?。

    对方不苟言笑地点了点头,等白玉京转过身去,那眼里却是突然就开始放光——美女之所谓美,肯定不是只看脸的,背影也好看,才叫真好看。

    李谦突然故意地大声咳嗽一声。

    白玉京似乎察觉到什么。弯腰取花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腰身略略直起,身体也向一侧转了转——那顾客似乎吃了一惊。一扭头,这才发现店里居然还有别人,脸上顿时有些尴尬。

    然而李谦耸耸肩,特正经地跟对方道:“嗨,脸红什么呀,没事儿的,不丢人!她长得漂亮,这还能怨咱们了,对不对?长得漂亮嘛,那咱们就是爱看,对不对?”

    那人别看貌似沉稳,但显然脸皮远没有李谦那么厚,闻言脸上更红了些,颇不自在。

    白玉京取了花,回过身来看了李谦一眼。

    李谦耸耸肩,“我实话实说嘛!”

    白玉京没好气地扭过头去,手上很麻利地把花包好,递过去,脸上的笑容近乎没有,只是很职业化地道:“先生您好,您的玫瑰。收您九十八块钱?!?br />
    那人伸手接花,随后要掏钱才反应过来,“一束玫瑰要九十八?你这花卖的也太贵了吧?”

    白玉京闻言正要说话,冷不防里,李谦突然开口道:“拜托,老兄,花才值几个钱,问题是你刚才看了好多眼,而且是在人家转过身去之后偷瞄,还看得那么猥琐……好吧,就算这个不要钱,你哪怕就为了下次过来的时候能跟人家美女搭讪几句,这时候也得多少打肿脸充一下胖子吧?嫌贵?哎呀……太丢人了,赶紧的!”

    那人闻言,脸上都快渗出血来了。

    白玉京虽然绷着脸,但仔细看就能看得出来,她的嘴唇、眉毛,都在微微地颤动着——似乎下一刻,她就要忍不住笑出来。

    那人乖乖地取出一张大钞递过去,白玉京熟练地找零,然后道:“欢迎下次再来?!?br />
    等到目送对方离开了,她转身,看着李谦。

    李谦耸耸肩,“你瞧,这我就弄明白了,知道昨天为什么我那一束花也要九十八了!”

    白玉京脸上冷冷的,不说话,走回来。

    直到坐下了,她才突然道:“你平常都是这么贫嘴的吗?廖辽跟周嫫,都喜欢你这个?”

    李谦摇摇头,一本正经地道:“当然不是,她们喜欢我,主要是因为我分别在三千年前和两千四百九十一年前救过她们。她们都是花妖,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白玫瑰?!?br />
    白玉京并没有给出丝毫应有的反应,反而是一脸淡然的拿起书,想了想,才道:“十几年前的时候,我也在顺天府住,像你这样的京油子,爱耍贫嘴的人,我见得也算不少。坦白说,我并不认为你们这样说话就是有什么口才了?!?br />
    顿了顿,她不等李谦说话,就又道:“你的十分钟已经到了,但你没能打动我,我也并不像再出去演戏,所以,你可以走了?!?br />
    李谦耸耸肩,故作轻松,其实心里头大如斗——其实早就该知道的,漂亮如白玉京,刚烈如白玉京,早些年在圈子里的时候红成那样,肯定是什么人都见过、什么事情都经历过的,肯定不会是那么容易就被自己打动的。但是,他却没想到。她居然会水泼不进到这个程度。

    但是顿了顿,李谦还是道:“好,那既然话摊开了说,也好。这个故事,还有很长,但看你的样子,是没有耐心听下去了。现在我只是想说,你的生活,你的花店,我看见了。我在这里呆了一天多,虽然肯定见的不全,但一斑窥豹,大概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其实……你觉得这就叫多清净了?这样就可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当年我卖给了廖辽五首歌,她火了。我在圈子里也算是火了,很多人打电话找我,很多唱片公司想要我的歌,那个时候,我是唯恐自己太过出名,唯恐一旦出名之后就各种麻烦事情,所以。我一直都在尽力地压着。我不求别的,只求让自己出名晚一点。只不过后来……如果你有关注的话也知道,后来我还是被翻出来了?!?br />
    很出奇的,这一次白玉京居然没有打断他,所以李谦得以继续地说下去,“但到了现在我发现,吔,其实没事儿??!是啊,我出名了,干点什么都有人恨不得给我拍下来,拿到报纸上去发表,还得配上几百甚至几千字,其实就说了一个事儿,今天李谦下楼遛狗了!”

    “这种新闻有意思吗?在我看来,这完全就是瞎扯嘛,你那么大一个报纸,多少事情需要报道啊,我一个歌手,音乐人,下楼遛个狗你都要给我拍照上报纸……但读者觉得有意思,很多歌迷就是喜欢看我!但是这对我来说,是烦恼吗?你往小处想,其实挺烦的,干什么都有人知道,这要是偷个鸡,摸个狗,第二天全国人民就知道了?!?br />
    “但你转过来再想想,我也并不会去偷鸡摸狗??!而且想躲开他们,其实办法多得是……所以,我就不烦恼了,到现在,我觉得还挺好,我该干嘛干嘛,压根儿不搭理他们,他们爱拍就拍去!这样他们有工作可做了,能赚到钱了,我也能继续爱干什么干什么,可以继续做音乐,也可以写个剧本拍电视剧,多好?各得其乐!如果我真的躲起来,不想被干扰,那怎么办?难道要我放弃音乐吗?那生活还有什么乐子可言?”

    说到这里,他停住,忍不住道:“喂,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白玉京淡淡地道:“没事儿,你说完了?”

    李谦一摆手,“没呢!”

    然后他又继续道:“以上这些话,我的意思就一个,躲起来不见人,那是小孩子的把戏,做一行,就有做这一行的苦恼,如果你不喜欢,那就说不着,当演员嘛,来钱快,但限制大,现在你愿意为了自由去放弃挣钱,那OK,没有什么不对,甚至值得激赏!但如果那是你的热爱呢?你这就是等于在逃避了,对不对?”

    说到这里,他见白玉京脸上连一丁点儿表情都没有,就叹了口气,有些要泄气的样子,扭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二胡,拿起来,道:“这部戏,我准备了三年了,从一开始的构思大纲,到写剧本,再到一遍遍的修改,然后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一张一张的亲手把分镜头脚本也给画出来,我有信心我一定能拍好它!”

    “现在,我要开始做这个项目了,有人被我说服了,看到了我付出的努力之后,他们选择相信我,但还有很多人,他们甚至连一个小小的机会都不给我,我想跟他们见个面,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人家连见都不愿意见我?!?br />
    “是,等到新学期开学,我才读大三,只是一个摄影系的大三学生而已,虽然我做音乐好像挺好,但没几个人会认为我做电视剧也一样能做好。但是我喜欢这个,我就是要做!而且我发誓我一定要做到让那些拒绝了我的人后悔的地步!我要做好它,要把它做成精品!”

    “这很难,我知道这很难,但一件事情如果没有丝毫难度,就像你现在这样,每天九点多骑个车子过来打开门,整理一下鲜花,然后卖花,这样倒是不难,但是,有意思吗?”

    听到这里,白玉京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冷冷地道“你自己认为没意思的事情,不代表别人也认为没意思。以你的才华和地位,似乎不该这样轻易诋毁别人的爱好吧?”

    谁知这一刻,李谦的眼神却突然锐利起来,刀子一般地刺过来。

    “可问题是,你真的是就爱这个吗?”

    白玉京讶然,片刻无语。

    李谦缓缓地道:“我虽然只认识你这两天,但我看得出来,其实通过你以前做事的思路也能看得出来,你性格刚烈、锐利,只是……”

    说到这里。李谦突然停下,叹了口气,似乎再也没有说下去的兴趣了。

    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地道:“国家在发展,经济在进步,制度也在进步,像你当年遭遇的事情。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近乎没有了。因为传媒越来越发达,别管你是什么人,敢胡来,明天就让你在全国臭大街……当然,说起来,这里面有很大一份功劳要记在你头上!”

    说到这里。李谦居然又叹了口气。然后,他一伸手。掏出自己的名片来,递过去。

    “这是我的名片。我本来没有名片的,到了这里之后,临时找一家店现做的,就是为了见了你之后方便自我介绍?!?br />
    说话间,见白玉京只是看着自己,并不伸手接,李谦突然伸手抓过她的手,把名片拍到她手里——白玉京吃了一惊,正要抽回手来的时候,李谦却已经松开了,而她手里,也已经多了一张名片。

    白玉京低头看向自己手中,那名片是素白的,印刷显得挺粗糙,上面更是简单到只有一个名字,然后就是手机号码和QQ号码。没有吓死人的名头、职称,甚至连单位都没写。

    “打扰了你不短时间了,就这样吧,我实在不是一个擅长说服别人的人,也做不到他们说的那种‘不要脸’和‘死缠烂打’,所以,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我得说,我对你真的是无计可施了。我的名片,给你留下,回头你要是想通了,记得随时打这个电话找我,如果能找到其她合适的演员来演白娘子的话,这部戏大概会在九月初开拍,如果找不到……”

    顿了顿,他露出一抹苦笑,道:“总之,我至少等你到八月底!”

    说完了,他站起身来,最后跟白玉京对视一眼,笑了笑,然后拎着二胡,扭头走了出去。

    …………

    亲眼看他走远了,到了路的那边,背影略显落寞地渐渐消失于视线之外,白玉京脸上的表情放松下来,但抬手看看手里的名片,却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其实,他说的道理,她是明白的。

    其实,七八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倒真的是挺怀念当初拍片子的那些时光的,偶尔一个人闲极无聊又无书可看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复出拍戏的事情。

    其实,他的真诚、真挚,尤其是他对这部戏,对这个故事的热爱,还是通过了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尤其是通过他给自己讲这个故事的过程,都清楚地让自己感知到了的。

    但是……

    手里攥着那个名片,她愣怔良久。

    有人撩开珠帘进门,她头也不抬,道:“对不起,今天不做生意了,请到别家店去买吧!”轻轻松松就给打发走了,自己却仍是拿着那张名片看个不住。

    但内心纠结许久,最终,她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最后还是把手里的名片用力一团,远远地冲着垃圾桶丢了过去。

    很小的一声响动,那名片准确入筐。

    她拍拍手,站起身来,看上去好像是浑身为之一轻的感觉,似乎已经摆脱了什么。

    在店里自己缓缓地踱步片刻,她的神情也是一点一点地回归正常状态。

    此时又有客人进店,她问清了客人所需,手脚麻利地取花、包花,熟练地做完了一单生意,然后才回到躺椅上坐下,拿起书来。

    只是,片刻之后,她却又心烦意乱地把书放下,扭头看向那个垃圾桶。

    终于,她起身,走过去,拨开那些剪掉的玫瑰花枝,把那已经被折成一团的名片捡出来,展开,深吸一口气,“啪”的一声拍到柜台上,自己安慰自己道:“指不定哪天真的想演戏了,还可以多一个渠道?嗯,先留着吧,怎么说他也是为了我大老远跑过来的,人家给的名片,就算没用,留着,也是一种最起码的尊重嘛!”

    安慰自己的理由找到了,她在柜台上瞄了一圈,最后拿起招财猫来,把名片往它身下一放,然后把招财猫镇上去,然后拍拍手,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再坐回去时,她的心情已然欢快了不少。

    只是,这回也就刚看了没几页书,她就忍不住突然跳转了思路:他其实真的相当有才华,尤其是这个故事,改编的相当有趣,但是,如他自己所说,他本来就已经饱受打击了,为了拍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一路过来也是不容易,现在又被自己打击了一下,会不会……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就又叹了口气。

    反正自己也不会接,不管态度怎么委婉,到最后结果还不是一样会打击到他?再说了,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他人都已经被自己给打击走了!

    难不成还真让自己给他打电话去?说我想好了,我愿意复出?

    她想了又想,自己果断地摇头,喃喃地道:“不会的,不会的,真的不能在演戏了!就算要演戏,也不能找他,他真的太年轻了,故事再好,谁知道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说话间,她心里却忍不住想:“或许……下次吧,说不定他这次的戏就成了呢?那么好的故事啊,说不定就真的火起来了呢,那样的话,如果他下部戏还想让自己来演,那就……”

    但旋即又忍不住嘟囔出声来,“胡思乱想什么呢!这跟他红不红没关系,说退出了,就是退出了,说不演,就是不演!”

    嘴里头嘟嘟囔囔的,心里头也乱七八糟的,她下意识地抬手看表,突然发现居然已经十一点半了!

    回头一想,她居然记不清今天上午一共卖了多少花了,不由就苦恼地拍拍自己的额头,又想着李谦已经走了这件事,心里越发的有些烦恼,就索性丢开书,站起身来,“算了,回家!”

    于是她起身,搬出自行车来,把自行车往店外一放,回身就要去拿钩子拉卷帘门,却感觉视线之内有个人突然站到了面前。

    她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吓了一跳。

    “嗨,你好,我又来了!我叫李谦,是特意过来找你的,我最近有部戏要开,其中有个角色,我觉得真的是很适合你,所以想请你出演。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吃顿饭,让我跟你说说这部戏?”

    白玉京定定地看着他,有心想问“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但思之再三,这句话到底也没问出口。

    李谦见她不动不说话,就疑惑地看着她。

    片刻之后,白玉京眸光一转,伸手指着那边的小吃街方向,面容清冷,口气也同样冷冷地,道:“那里有家河南烩面,我去吃过两次,还挺好吃的?!?br />
    李谦打个响指,一脸认真,“太好了,英雄所见略同!河南烩面也是我的最爱!”(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