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三五章 激情迸发
    夜,八点整。

    天色早已全黑,大街小巷的路灯早已全部开启,整个顺天府,到处都是一道道流光溢彩的灯光大道。

    顺天府国立第二体育场外,用于照明的大灯,也都开启着。

    但今日,尽管已经时至八点,体育场外的广场上,却仍有许多人流连不去。

    体育场外的大道上,交通秩序仍未恢复正常,一辆紧挨着一辆的车流,正在交通警察的指挥与疏导下缓缓地向前蠕动。

    偶尔间,会有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然后一边满脸惊奇地看着广场上仍在聚集着的那么多人,一边大步跑到入口处——每有这样的人来,总有人眼尖,第一时间就追上去拦住,双手合十地哀求着,喊出五倍八倍、甚至十倍的高价,求购对方手中一张已经迟到的票!

    然而,很少有人会卖。

    事实上,有不少刚才没能抵抗住诱惑,以高价把自己手里的票卖出去的歌迷,在出手之后不久,很快就陷入了无尽的懊悔之中。

    钱花了可以再赚,每一张百元钞票的价值,都是等额的,今天赚的,和明天赚的,并无区别,理论上来说,只要你愿意工作,就总能挣到更多的钱,但廖辽演唱会门票,尤其还是出道以来第一次全球巡回演唱会第一站的门票,却是只有这么一次、只有这么一张的!

    卖了,那就是没了!

    或许,以后是可以花二三十块钱就买到一张现场DVD的,甚至那张DVD是可以反复播放观看无数遍的,但那种感觉,跟现场去听、去看、去投入的演唱会。已经全然不是一回事了!

    狠狠心把票卖掉之后,就直接掉头走人的?;乖虬樟?,反正眼不见心不烦,就算也会后悔,至少没那么严重,但买了票之后又不舍得走、还继续留在体育场外广场的人,可就真的是有点万蛇噬心的滋味了。

    当然,此刻守候在体育场外广场的人,更多的还是从全国各地赶来,却无奈没能买到高价票的普通歌迷。

    说来令人惊奇,在当下国内一个歌手在开演唱会还要百般调研、分析。唯恐票卖不掉的时候,此刻体育场内的演唱会都已经开始了,聚集在体育场外徘徊不肯去的歌迷,居然还有少说万余人!

    失落、沮丧、无奈、苦恼……

    各种各样的情绪,就这样萦绕在这座占地面积很大的广场上。

    而就在一墙之隔的体育场内,节奏已经响起,廖辽的歌声已经响起。

    歌声穿过体育场、穿过门缝。忽忽悠悠的飘出来,在体育场外能够听到的声音,已经是有限了,至于体育场内特意重金聘请大师级人物帮忙调教出来的顶级音响设备的效果,广场上的人,就更是无缘享受的,但即便如此?;故怯泻芏嘣净乖诎Ог固镜母杳?。不知不觉就聚精会神地支楞起了耳朵。

    “是假行僧!”有人小声地跟身边的同伴交流着,同时脸上满是幽怨?!翱上惶迩白?,我听人说,这次演唱会的绝大部分作品,都是教主帮忙全新编曲的!”

    然后,不知不觉的,当体育场内的声音不断地传出来,原本满是怨气的广场上,很多人都先后安静下来,伫立原地,动情地倾听起来。

    尽管声音、声效,甚至都不一定比得上他们带上耳机去听CD和磁带了,但那么多人,却仍是听得津津有味!

    少说一万多的歌迷,居然甚少有人离去,就这么三五一组安静地站在广场上,与广场外紊乱的车流、暴躁的喇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此时,原本还略有些紧张地在外围警戒的近百名顺天府的警察,逐渐留意到广场上这上万歌迷的情绪变化,不少人都缓缓地松了口气。

    但即便如此,带队的人仍是不敢放松,不时用对讲机布置着任务——几乎每隔十几步,就能看到一名正在密切关注着广场上人群的警察。

    国内倒是还没有发生过演唱会内外的暴力事件,但国外,这种事情倒也不稀罕。更何况,就算是不担心暴力事件,这么多人,光是维持正常秩序,这些警察也不算多了。

    而就在这时,在一墙之隔的体育场内,有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

    时至今日,虽然李谦版的《假行僧》上市才不过半年时间,甚至至今在东观书店还每周都保有三四千张的销量,算是仍在热销之中,但这首歌,以及这张专辑中那虽然风格多变,却全部统一在了李谦的声音之下,且无一不是精品的众多摇滚作品,早已成为歌迷们心目中绝对的经典了。

    李谦版本的《假行僧》,唱得飘荡而摇曳,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嘶吼和宣泄,但偏偏,那种放浪情怀的调调,非常的令人着迷,时至今日,半年的时间过去,这首歌不但是全国各地KTV的点播热门,甚至已经有不少职业的或半职业的歌手在各种场合演唱它,甚至在此前的一些歌手的演唱会上,也已经有人在略微调整编曲之后翻唱了这首作品。

    但实话说,任何人去翻唱,都不如廖辽来翻唱显得更加底气十足、且更加令人期待!

    而且这首翻唱,拿来作为廖辽全球巡回演唱会的第一首歌曲……也的确是显得心意十足!

    全新的编曲,不变的风情,廖辽那浑厚而洒脱的声音、轻描淡写地哼唱,跟李谦的路子既不同、又保持着情怀上的高度一致,再加上京剧板弦、琵琶的加入。以及王怀宇那给力的唢呐……

    全场数万名歌迷,听得如痴如醉。

    基本上可以说。这场演唱会,在开场之后的第一首歌,就把绝大部分观众的情绪,彻底拽入了现场的气氛里!

    尤其是,当歌词唱到这里,廖辽突然拔下话筒,扯开了嗓门,她那既浑厚又高亢,充满了爆发力的声音倏然拔高,一下子让全场都嗨了起来——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幽暗的灯光之下,无数观众瞬间涨红了脸膛!

    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奋力地挥舞起手臂!

    而即便是专业级别的听音者,如王南浩,在这一刻,都是不由得就听得浑身发麻。那一瞬间,被这首歌铺垫至此、被廖辽那高亢奔放的爆发高音拉起来的情绪,使得他浑身上下仿佛有电流正在奔涌一般,瞬间就激动地攥起了拳头、咬紧了牙齿!当这爆发一般地呐喊到了第二遍,他甚至也忍不住一下子站起来,在卢悦惊讶的注视下,跟着声嘶力竭地大喊了起来!

    至于陆杰和何娜。以及全场无数的观众们。在此刻当然更是不遑多让,这熟悉的旋律。这高亢的嗓音,瞬间就让无数人的荷尔蒙飙飞起来!

    于是,一段无歌词的唱,很快就演变成了全场歌迷的大合唱!

    而此刻,伫立在场外不肯离去的上万米歌迷,听着从体育场内传出的数万人大合唱,听着那高亢的嗓音,不但也是瞬间就跟着热血奔流起来,此时此刻心内迫切地想要进到场内去享受这一场演唱会、却又偏偏没有票的纠结心理,也越发的严重,也因此,当突然有第一个人放开声音跟着大声唱了起来,很快,似乎是为了宣泄也似,场外的上万米歌迷,竟也跟着大声合唱了起来!

    演唱会仅仅只是第一首歌而已,正常来说,观众们的情绪甚至还没有完全投入进去呢,但偏偏,在廖辽这里,仅仅只是第一首歌,就已经形成了场内场外多达五万观众的齐声大合唱!

    这股声势所形成的内外合力的巨大声浪,一时间覆盖方圆数千米!

    马路上的车流声、喇叭声,周围居民区里的电视机声、对话声,道路两侧人们的谈话声、手机铃声……在这一刻,被全然淹没!

    附近两三千米之内,在这一刻,出租车里的司机、乘客,公交车上的司机、乘客、路边的行人、电话亭里正在互诉衷肠的恋人、万家灯火中正在看电视剧、吃晚饭的无数人,被瞬间惊到、下意识地向着这边望了过来!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这大合唱,铺天盖地而来,如洪涛猛浪,如万兽之吼!

    而就在这股壮如伟力一般的众声嘶吼之中,廖辽的声音、借助着顶级音响设备的扩音,飙高到了近乎极限,独出众声之上,高亢而奔放!

    绝绝对对的激情迸发,绝绝对对的热血喷燃!

    足足二三十秒,廖辽的高音在连续爆发了足足三轮之后,终于停下,然而就在歌迷们犹自感觉不过瘾,还想跟着再喊几遍的时候,她的高音一收,声音瞬间下沉,音乐也随之一缓,突然之间,那种飘荡而摇曳的调调,就又回来了!

    廖辽双手抱着话筒,脑袋低垂,带着一抹独特的慵懒与随性,浅浅缓缓地唱着——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

    这种收放之间巨大的张力,实话说,对于心中犹自不觉满足的歌迷而言,简直是硬生生地把心中呐喊与嘶吼的欲.望给憋回去了,但偏偏,廖辽这慵懒的一嗓子唱出来,那种巨大的落差,又瞬间让人感觉浑身一麻!

    激灵灵就是一个寒颤!

    瞬间就高.潮了!

    音乐声中,一首歌干脆利落的收住了。

    世界似乎有了片刻的安静。

    然后,对于体育场外的歌迷,以及在刚才被波及和影响到的附近的人而言,在经过了片刻的安静之后,一瞬间,车流声、喇叭声、话筒里对方的讲话声,以及电视机里男男女女痴痴怨怨的恋情,才又突然一下子回到了面前。

    而对于此刻身处体育场内的数万名观众而言,倏然从冰火两重天的最高潮处跌落,几乎每一个人的脸膛,都是涨红的,几乎每一个人的瞳孔,都比正常情况下要放大了许多,而且几乎每一个人的呼吸,都是那般的急促!

    音乐声已经全然停住,片刻的安静之后,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之中,一声声呐喊由小及大,渐渐的,全场数万名歌迷都加入到了这呐喊声之中去,让这呐喊声,很快就又汇聚成洪涛大浪,震颤了整座体育??!

    “廖辽!——廖辽!——廖辽!”

    然而廖辽不说话。

    追光灯打在她身上,她的身影被现场的摄像机捕捉着,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表情,都清楚地出现在舞台上方的三块大屏幕上,让哪怕是坐在最远处角落里的观众,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

    但这一刻,歌声歇下,她似乎是略喘了几口粗气,舔了舔嘴唇,却丝毫都没有要说点什么,哪怕是开场白的意思,而是喘息略定,就扭头看向侧后方的乐队。

    当目光看到了置身在看谱灯灯光前的王怀宇,她伸手,竖起大拇指。

    这时的王怀宇,已经放下了唢呐,拿起了小提琴,见状冲廖辽笑笑,也翘起大拇指——

    钢琴起。

    小提琴很快加入,吉他随后也进入。

    现场数万名歌迷的掌声、呐喊声,都很快就消歇下来。

    到最后,无数的声音,都收束为一声钢琴。

    不知何时,廖辽手里的话筒已经重新安放到了支架上,此时的她,手扶话筒,在钢琴声落之后准确地掐着气口,再次开嗓——

    “打开这深夜,抚摸寒星光,

    我只想走进圆月亮。

    依旧太寂寞,依旧太凄凉,

    重覆着孤单的飞翔。

    ……”

    现场三四万歌迷,几乎每一个都是廖辽的铁杆粉丝,几乎每个人都对她的所有作品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所以,歌声刚起第一句,大家当时就明白了,甚至有超过半数以上的人,只听前奏就已经眼前一亮!

    那种浑身发麻、热血上涌的感觉,一下子就又上来了!

    因为这是又一首摇滚作品——《回来》!(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