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五〇章 屏幕之外
    青州府某县某乡,李家村。

    一辆光泽鲜亮的捷达车,停在一座一看就是刚翻盖没两年的新院子门口,过往的村民看见了,总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这是混在济南府当老师的李家老大回来了,村民们都知道。

    “哎,好,好,你不用挂念我跟你妈,我们在老家这边挺好的,嗯,初三吧,初三回去,嗯,我知道了,一会儿给你爷爷奶奶说,说你给他们拜年。行了,那你预备吧,好好的啊,你爷爷奶奶都说熬夜也要等着看你上春晚呢!”

    李爸挂断了电话,满脸的笑容,一抬头,正好有人从门口过,此刻正驻足、打量着那辆捷达车。

    李爸见状笑着走过去,上烟,“四哥?!?br />
    那人笑呵呵地接过烟去,看见李爸手里的烟盒,“嚯,好烟??!”李爸笑笑,没说话,只是掏出火机给他和自己都点上烟。

    抽上一口烟,那人又忍不住扭头艳羡地看向捷达车,顿了顿,才问:“听孩儿他娘说,你家小谦今晚要上电视?”

    李爸闻言咧嘴一笑,“嗨,这不嘛,就没法回来过年了。是华夏台的春晚,小谦刚才还来电话,说是晚上十一点半左右?!?br />
    “呦,咱家还真出了个大明星咧!”

    李爸呵呵而笑。

    又聊几句把人送走,李爸迈步回院子里来,正好李妈掀开帘子出来,关心地问:“小谦的电话吧?说什么了?”

    李爸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悠然地道:“没事儿,能有什么事儿!就是说晚上就不打电话了,他的节目不是在十一点半多嘛,怕到时候咱们睡下了?!?br />
    李妈点点头,却又道:“这哪能睡!咱们全家都要等着看他上春晚呢!”

    李爸“嗯”了一声。

    本来今年秋天的时候,他们还决定等到放了年假了,就去到顺天府过个年呢,儿子忙嘛,那就自己凑活儿子喽!再说了,几个儿媳妇、准儿媳妇都是顺天府那边有家有产的,他们两口子也想过去看看。

    结果后来就出了耿乐那码子事儿,李谦随后就决定要上今年的春晚。儿子要上春晚,事情肯定忙得不可开交,李爸李妈就商量了,还是别过去给儿子添乱了,再说了,就是过去了,大年夜也肯定还是落他们两口子呆在房间里看春晚。

    所以思来想去,两口子还是决定回李爸的老家来过这个年。

    人常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李爸李妈当然不觉得自己就怎么富贵了,但托儿子的福,老李家出了个大明星,怎么着也得算是他李书文教子有方了,这是给家族里增光添彩的美事儿,他们俩当然也就想着要回老家来显摆显摆。

    事实上这几年下来,自从李谦卖出了那几首歌开始,李爸是车子也开上了,面子也蹭蹭地涨起来了,要不是他们老两口压着不要,儿子把别墅都给买下了,这该有的里子面子,也差不多算是应有尽有了。

    但别管再怎么有面子,大家都只是感觉到李家那个小子有本事、发财了而已,牛则牛矣,却总还是不免有些隔靴搔痒之感。

    你说李谦多大多大本事,说他手里有家唱片公司,说他一手捧红了多少个大歌星,那都太玄乎,实话说,以李爸的脾性,也不太好意思急赤白脸地自己站出来这么显摆儿子,至于说儿子现如今资产多少,那个倒是够直白、够直接,但可想而知,李爸就更加不屑了!

    但这回不一样了,这回是要上春晚了呀!

    相比起什么开公司啊、捧明星啊之类的,这个可就足够的直观了——老百姓嘛,你跟他说再多,都不如他亲眼看见某个人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

    于是这一回,就连原本并不太愿意跟着李爸回老家过年的李妈,也没有丝毫的反对意见,俩人简单一商量,等到李妈放了年假,买了年货之后直接就开车回了老家——农村闲话传得快,李爸李妈回来之后把李谦要上春晚的事儿一说,没几个小时的功夫,周围一片人家就已经传遍了,等到大年二十九,据说附近好几个村子的人都已经差不多知道了!

    于是,几乎每个人碰见李爸,都要问这么一句,“听说你家小谦要上电视了?”

    没得说,李谦觉得自己心里前所未有的舒坦,腰杆儿挺得笔直,脸膛儿那叫一个红光满面,走路那叫一个虎虎生风,说话那叫一个底气十足。

    当然,老李同志还是很讲究儒家的“谦抑”那一套的,所以,底气越足,他说话就越低调,至于主动夸儿子两句什么的,那是想都不要想的!哪怕是在李谦的爷爷奶奶跟前,他也总是挑自己不满意的说,“这小子快愁死我了,这才刚二十岁,一身的女人债,将来可怎么办?家宅不宁??!”

    当然了,每当李谦的爷爷奶奶和叔叔婶子反过来夸李谦的时候,就肯定是李爸心里最爽的时候了。

    在院子里抽了半根烟,跟李妈念叨了一下李谦电话的内容,正好李谦的二婶端着一盘菜从厨房出来,看见他们两口子站在院子里,就招呼,“大哥,嫂子,进屋啊,咋在外头站着,那么冷!”

    李爸就笑呵呵地回应一句,扭头指使李妈,“你去帮忙端菜去!”李妈答应一声要去,李谦的二婶赶紧道:“不用,你跟嫂子都屋里坐着去!”

    这时候门帘一掀,李谦的二叔、三叔都出来,脸上满满的都是笑容,“哥,嫂子,你们坐着去,让她俩弄就行!”

    说话间进了屋——去年李谦的二叔要翻盖房子,李爸李妈还赞助了一万块钱,现如今这屋里头收拾得干干净净,水泥地也泥得平整,不再像过去那样又黑又小的屋子了,不到天黑都不用开灯。

    李谦的爷爷正在沙发上抽烟、看电视,李谦的奶奶从沙发上回过头来,问儿子,“小谦说没说他上完电视回来不?”

    李爸李妈闻言齐齐愣了一下,这时候,没等李爸开口说话,李谦的爷爷已经开口道:“得叫他回来,这是个露脸的事儿,正好电视上录了像,就叫他回来,到时候我带着你们,到咱祖坟上给老祖宗烧柱香?!?br />
    李妈扭头看向李爸。

    李爸愣了片刻,还是道:“他要回来,我没让他回来?!薄飧鍪露?,李爸还是心里有数的,别说李谦了,连他都不怎么信祖坟那一套,回来一趟露脸是露脸,但实话说,混到李谦这个地步,就连李爸都不觉得回来跟这村子里的乡亲们见个面递根烟就露什么脸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春晚是现场直播的,等他上完了节目本来肯定就已经够累了,要是第二天还得起个大早开车赶回来,别说李妈了,他自己先就舍不得叫儿子遭这个罪。

    当然,话肯定不能落到李谦那里。

    这种事儿,难不住李爸这种文化人,他一边走过去坐下,一边有模有样地道:“你们不知道,上春晚并不是说今天晚上把节目一露就完事儿了,接下来还有的忙呢!人家领导那么照顾,给了咱两首歌的功夫,这是多露脸的事儿?为什么轮到咱身上,轮不到别人身上?一方面当然是小谦有点本事,另外一方面,也是人家领导看重??!哦,完事儿你就跑了?那不合适!”

    李妈听得一愣一愣的。

    李谦的爷爷奶奶也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片刻之后,李谦的爷爷点了点头,郑重地道:“那倒也是,还是领导重要!那就别叫他急着回来了!”

    李爸笑着点点头,正要说话,那边李谦的三婶已经掀开棉帘,笑道:“饺子出锅喽!”

    冬天,黑的早。

    李家一家人吃过了饺子,天才刚刚六点来钟。

    于是,一大家人就坐在客厅里聊着天,等着看春晚开始。

    只不过这个时候,说话的主力军,就已经不是李谦的爷爷奶奶和叔叔婶子了,而是他的几位弟妹。

    李爸是家里长子,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再下面,李谦在他们这一辈里拍老二,二叔家的大姑娘最大,十七岁就已经嫁人,再下面,李谦还有三个叔伯弟弟和一个叔伯妹妹,到现在,小的十三岁,大的都已经十七岁了。

    可以说,他们四个,都正是喜欢听歌,也会崇拜偶像的年龄段。

    而很显然,有那么一个成功的哥哥在,又是个大明星,理所当然的,李谦是他们这帮小家伙心中的第一偶像。

    于是,李谦虽然没回来,但大伯大娘回来了,在最初的生涩感逐渐消退之后,他们几个很快就成了好奇宝宝,各种关于李谦的问题,都纷纷地抛出来,一会儿你问一个,一会儿他问一个——知道的能说的,李爸就说,不知道的或者不能说的,李爸就编,总之,唬得几个小家伙一愣一愣的。

    然后,八点钟很快就到了。

    春节晚会,即将开始。

    …………

    “嗯,嗯,嗯,好,那行,挂了吧!”

    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廖爸直接把手机撂到了茶几上。

    廖妈急得瞪眼,忍不住就道:“你跟他说话,就不能客气点儿?和软点儿?你瞧你那张脸拉得……那什么口气那是?别管你高兴不高兴,大丫头喜欢人家,宁愿给人家做小老婆,你管得住???以后她就是人家的人了,你动不动给人家摆个冷脸,你这不是给闺女找难受呢嘛!”

    廖爸扭头看看廖妈,忍不住就想瞪她,下意识地往另外一边瞥了一眼,见二敏正陪小子玩得高兴,姐弟俩是少见的亲热,似乎是也没怎么关注这边,他才压低了声音,道:“你懂个屁,我让那小子怕着我点儿,这才是疼闺女!”

    顿了顿,他又道:“怎么着?你的意思,我闺女给他当小老婆了,就得我也仰着脸儿看他?一家子都给他当小老婆?告诉你,那样人家就更看不中你!你个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

    廖妈的眼睛眨了几眨,似乎是觉得廖爸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就没好气地摆摆手,“行行行,你有道理行了吧?就你精!”

    顿了顿,白了廖爸一眼,她又忍不住凑上来,问:“哎,他都跟你说啥了?”

    廖爸闻言想了想,道:“说什么……回头闲一点儿的时候过来看咱们……你瞧瞧这个话说的,心不诚你知道吗?咱们是谁?是他什么人?那是岳父岳母!那还非得闲了才能过来呀?今年就算了,特殊情况嘛!可过年回不来也就回不来吧,平常就不能过来住两天?去年一年,他都没过来打个照面!”

    说到这里,顿了顿,廖爸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模样,不屑地道:“不就是上个春晚嘛,咱家大丫头都上过好几次了!多稀罕似的,还得打个电话把亲朋好友通知个遍?小家子气!……”

    廖妈白了他一眼,“行了!你!不就是老不过来看你让你觉得没面子嘛!至于嘛,跟个小孩子似的,也不怕叫你闺女儿子看见了笑话你!”

    “我……”廖爸有点着急,但闻言想要反驳,却做贼心虚一般,下意识地扭头往外边看了一眼,然后才故作不在意地突然转了话题,“你听这个二敏回来说的,把他夸到天上去了都!花了我十几年钱,还是白给,都没说夸我一句,过去给人打了几个月工,挣那点儿破工资,人家就成恩人了,成偶像了!”

    廖妈彻底让他给气笑了,站起身来,拉他,“行了,快开始了,看电视去!我把酒都给你烫好了!”

    廖爸一摆手,甩开廖妈,“不看,有什么好看的!”

    廖妈瞪眼,“真不看?”

    廖爸不吭声。

    廖妈眼睛微微眯起,跟廖辽憋主意的时候一模一样的,然后,她突然小声道:“你闺女可是也要出场的!还有那个叫周嫫的,你就不想看看?”

    廖爸扭头看看她,无声地站起身来。

    这个时候,客厅里,廖敏突然道:“妈,我已经去周嫫那边探过一次路了,她住羊圈胡同,我已经能找到她家了,等过完年回去,我准备找时间去她那边看看去,看她到底有多厉害,一个老女人,能把我姐夫迷成那样!”

    廖爸廖妈闻言齐齐愣在那里。

    “别!”廖爸下意识地道。

    “姑奶奶,你省省吧!”廖妈道。

    顿了顿,廖爸叹口气,“都是小老婆,打什么打!打死一个,你姐也当不了正宫娘娘!”

    廖敏听见这个,顿时就眼前一亮,然后兴奋地道:“你们不说我还想不起来,我见过那个王靖露啦!”

    廖爸廖妈闻言,不由得对视一眼,然后赶紧走过去坐下,廖妈道:“说说,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她跟你姐姐关系咋样?”

    廖敏笑笑,突然伸出手来。

    廖爸廖妈齐齐一愣,然后廖爸很自觉地伸手掏出钱夹来,整个的拍到了廖敏手上,廖敏利落地打开,把现金尽数抽出,空钱包还回去,在沙发上盘腿坐好,一边看看屋里的挂钟,发现离晚会开始还有十几分钟,一边做好了长谈的准备,开口道:“她长得很漂亮,特别乖巧、特别招人疼的那种女孩……”

    …………

    厨房里的袅袅香气传出来,王爸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地看着电视,不时地看向王靖露姐弟俩,偶尔叮嘱一声,“你小心点儿你弟弟,别磕着!”

    王靖露答应一声,然后继续拿小玩具引着自己才两岁多的小弟弟玩。

    毕竟是两口子,陶慧君决议在顺天府定居了,王爸拧不过她,一个人孤单的日子也过腻歪了,眼看要过年了,就干脆带上儿子和保姆,到顺天府这边过年。

    只是可惜,大女儿和女婿都要去上春晚,就算过来了,也吃不上一顿团圆饭。

    不过么,王家几个人心里,还都是挺高兴的。

    这是王靖雪第二次上春晚,而且跟上一次时在华歌唱片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不一样,这一次,她是签约在了自家妹夫的公司,不光是她自己,连王爸王妈心里都是踏实的——别的事儿搁一边,至少在事业上来说,跟着李谦混,肯定是没错的,这不,新组合玫瑰力量又大红大紫了,而且看上去似乎比过去的五行吾素还要更加的火!

    不一会儿,陶慧君解掉围裙,端着菜出来,保姆也跟着往外端菜,一边端菜,陶慧君一边问:“刚才是小谦来的电话?”

    见王爸点了点头,她又问:“说什么了都?”

    王爸道:“没什么,就是打个拜年电话呗,说是明天过来给咱们拜年?!?br />
    陶慧君点点头,一边放下菜转身往厨房走,一边忍不住道:“你瞧瞧,这就看出人是不是聪明了,李谦还知道打个电话,反倒是小雪那丫头,连个电话都不知道打回来!”

    王爸闻言不由得道:“待会儿节目完了就回来了,又不是多远的路,有什么好打电话的?”

    陶慧君没搭腔,只是叹了口气。

    王靖露脸上的笑容不知不觉收了起来,才两岁多的小弟弟活蹦乱跳的,对新家表示很喜欢,对小姐姐给自己买的各种玩具,也是一副乐不思蜀的大爱模样,这时候就在王靖露的身边蹦蹦跳跳的,但不知怎么,王靖露心里却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了——小家伙很敏感,尽管玩得正开心,却还是很快就直觉地察觉到了自己的小姐姐有点不开心了,于是,他脏兮兮的小手伸过来,大大的眼睛黑亮黑亮的,终于忍住了没有看向自己的新玩具,而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小姐姐。

    王靖露冲他笑笑,搓搓他的小手,“咦,这是谁的小手啊,怎么那么脏?马上就要吃好吃的了,那个人要不要洗洗手呢?”

    小家伙夸张地点了点头。

    王靖露笑着一把抱起他来,走向洗手间,“走喽,我们洗手去喽!”

    等到他们姐弟俩洗了手回来,一桌子饭菜已经上桌,另外还有几盘饺子,满桌子热气腾腾的,香气扑鼻。

    大家都坐下,陶慧君正发筷子,王爸怀里正抱着儿子,拿筷子沾了酒喂他,却又突然想起来,问:“小露,上次电话里你说你们买了一块地在建房子,怎么样了?”

    王靖露笑笑,道:“基建还没完呢,要想住进去呀,估计要到明年年底了!”

    王爸点点头正要说话,陶慧君抬头看看挂钟,突然道:“哎呀,马上就要开始了,赶紧的,??仄髂??”

    …………

    酒盅端起来,啪的一碰,一饮而尽。

    放下酒盅,肖爱国抄起酒瓶,先给老爸倒上,然后才给自己倒上,儿子在旁边坐,嘴里的饺子还没咽下去,就呜呜咽咽地说:“我也要喝!”

    肖爱国夹个饺子扔进嘴里,扭头瞥他一眼,“喝个屁!”

    那小子牛,腰一挺,眼一瞪,“那你就给我倒一杯屁!”

    一屋子人哄堂大笑。

    肖爸爸道:“成,有点意思,跟你小子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整天闷不吭声,关键时候憋出来一句,让你气死又笑死!”

    说话间,他招手,“孙子,过来,爷爷给你喝!”

    肖爱国的老婆赶紧一把搂住,“爸,可不敢给他喝,他才多大,喝酒烧坏了脑子怎么办?”

    肖爸爸不以为然地伸手一指肖爱国,“这位,七岁就偷我酒喝,好家伙,半瓶儿啊,烧刀子那可是,喝完了那一觉睡的!……你觉得他脑子不好使了?”

    老爷子这么说了,肖爱国的老婆就有点不太好意思拦着了,偏偏他儿子又是个大胆儿的,爷爷叫过去喝,那就过去喝,而且老头儿递给他杯子,他是真喝,一口,就把一盅酒给灌下去了。

    一家子人都惊奇地看着他。

    小家伙儿挤眉弄眼吐舌头,“嘿嘿,真难喝!”

    肖爸爸哈哈大笑。

    肖爱国也笑笑,那感觉,还真就跟看着当年小时候的自己差不多。

    就在这时,电视机那边传来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拿起酒瓶正要给老爷子满上,却下意识地扭头看了过去。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全球的华人华侨、海外同胞们,大家……过!年!好!”

    ***

    月初,有月票的顺手给两张,没有也不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