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五一章 登台
    任何事情肯定如此,要想大众化,必须通俗。

    春节晚会就是这个道理最集中的体现,甚至于,它做的必须要比通俗更过分一点,因为是面向全民的,是面朝十亿观众的一台节目,所以,它除了必须以通俗的节目为主之外,还要求必须得百花齐放,说白了,就是一锅大杂烩。

    歌曲、曲艺、戏曲、舞蹈、杂技、魔术……等等门类,都照顾到的结果就是,几乎每一年,春晚都会被骂成渣!而事实上,不得不承认,能登上春节晚会的节目,无论是雅俗共赏的程度,还是节目本身的水准,肯定都是很高的了,只是……众口难调,这从来都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不过没关系,反正大家会一边骂一边看,而且明年还会继续一边骂一边看。

    在登上春晚的歌曲作品中,军旅歌手负责的是政治正确、姿态高起,而流行歌手负责的,则是拉拢住绝大部分从十几岁到三四十岁的青年和中年观众。

    所以,明星化不可避免。

    今年的小荧屏,被称为是“三国年”,一部《三国演义》,自六月至今,席卷了全国的各大电视台,所以,在廖辽确定没有独唱之后,没有悬念的,《滚滚长江东逝水》在晚会刚开始半个小时就登场,引来了满堂彩。

    李谦他们在后台候场,这年头,哪怕是华夏台的后台,也还没先进到给每间休息室都配上直播电视,所以,大家聚拢在屋子里,哪儿都不能去,甚至为了避免影响到待会儿的声音发挥,李谦连话都不能多说,只好一边听他们在那里聊天,一边抱着吉他玩自己的。

    不到九点,负责在前面探查消息的孙美美回来打小报告,说郑国风应该是有点怯场,发挥的不是太好,就是不知道播出去的时候,华夏台的导播是不是给修过音,要是没修的话,估计会不大好听。

    九点的时候,李谦起身离开屋子,敲开了玫瑰力量的房间——她们的节目是在九点四十来分,所以考虑到此前郑国风有点怯场导致发挥不好,李谦觉得自己有必要过来给她们几个女孩子打打气。

    结果敲开门进来,李谦把话一说,谢冰和王靖雪还好,尤其是谢冰,比较给面子的一脸感激,双眸如含春水,但孙若璇就比较不给面子了,她闻言居然非但不感动,反而哈哈大笑,“哥,我们是第二次来了,你才是第一次好不好?”

    不得不说,此前李谦还真没想到过这一茬,闻言真的是有点愣住。

    偏偏孙若璇还不顾谢冰的眼神儿,继续展开嘲讽技能,“我们刚才还商量呢,待会儿等下了台准备过去给你打气去!结果你倒好,还来给我们打气?”

    这一次,连王靖雪都忍不住低下头去,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谢冰则是忍不住推了孙若璇一把。

    李谦耸耸肩,很是有点尴尬。

    是的,没错,对于春节晚会的舞台来说,他的确是个新丁,而人家孙若璇她们,却已经是第二次来了,要打气,还真轮不到自己!

    这个时候,谢冰又是好笑又是埋怨地瞪了孙若璇一眼,孙若璇倒是一点儿都不怕,一脸无奈地道:“好吧好吧,知道你是过来给某人送温暖的,要不要我跟小雪出去躲一会儿?”

    谢冰大羞,王靖雪收起笑容,眼眸长久地留在李谦脸上。

    李谦又耸耸肩。

    孙若璇这连珠炮一般的,居然让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最后,他干脆一言不发,举起手做投降状,然后转身出门,留下那房间里一阵哈哈大笑——主要是孙若璇。

    …………

    九点四十二分,玫瑰力量登场。

    作为当下国内在青少年歌迷中最受喜爱的青春女子歌唱组合,玫瑰力量的登场,以及《super-star》那熟悉的节奏,顿时就让电视机前等待许久的年轻人嗨了起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时候,李爸就指着电视屏幕,给李谦的爷爷奶奶解说:“这就是小谦写的歌,《三国演义》,看了吧?”等到《super-star》开唱,李爸又解释,“这几个女孩子,就是小谦一手捧起来的,见了他都是要叫老师的?!?br />
    房间里李谦的几位弟妹都扭头看着李爸,然后又扭头看向电视屏幕,满眼都是小星星,他们当然都知道玫瑰力量,而且基本上都是她们的忠诚歌迷,这时候,李奶奶倒是来了一句,“这个不错,这几个闺女都挺俊的?!比美畎趾呛堑匦?,让几个年轻人一脸吐槽不能的模样。

    而同时间内,廖敏则指着舞台上的玫瑰力量,对廖爸廖妈解说,“看见没有,个子最高的那个,那就是王靖雪,是王靖露的亲姐姐。这人特冷,冰山女神那种,跟王靖露完全不同,不过俩人长得还是有点像的?!?br />
    廖妈一边听一边看电视看得入神,廖爸则是微微抿起嘴唇,似乎是对于李谦总是跟一帮女明星的名字联系到一起,至今仍是不能释怀。

    而在王家,玫瑰力量一出场,王靖露就抱着幼弟,指着屏幕,“找找看,看这些人里有没有认识的?”

    小家伙儿眼瞳乱晃,看了半天,本来兴高采烈的,然后,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竟是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吓了大家一跳。

    王爸和陶慧君赶紧手忙脚乱地接过来,王靖露则是有点手足无措,然而片刻之后,因为小家伙一直都在盯着屏幕,等到画面一切换,他很快又“哇”的一声开始哭,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那居然正是王靖雪。

    王靖露愣了片刻,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就连王爸和陶慧君,都是有点哭笑不得的愕然——王靖雪最近一直排练,几乎吃住在电视台,这小家伙来到顺天府之后,也就见过她这个大姐姐两次,却居然记住了不说,关键是,他居然是如此的怕她。

    王靖露笑得快要直不起腰来,“等我姐回来,我一定要告诉她!”

    陶慧君先是瞪了王靖露一眼,旋即自己也笑,“小雪整天冷着一张脸,看看吧,自己的弟弟看见她就吓哭……唉!”

    王靖露笑着去掐小家伙嫩嫩的脸蛋儿,“我家小弟可聪明呢,他知道谁跟他近,你看,他就从来都不怕我,跟我近!”说完又是笑。

    …………

    大年夜,很多地方都有守岁的习俗,而守岁的时候一边闲话家常一边看春晚,也已经逐渐成了几乎是整个中国的新习俗。

    这很有可能是唯一一天能让一些年龄偏大的人也熬过十二点不睡的时候。

    时间缓缓流逝。

    十一点零五分,周嫫起身离开房间,到后台去候场,李谦也陪她一起过去,五分钟之后,廖辽、曹霑、郁伯俊、王怀宇也都到了后台。

    这是廖辽的第四度登台,这是周嫫的第三次登台。

    当然,第一次的时候,是周嫫刚刚开始走都市情歌路线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尽管在圈内已经有惊才绝艳的美誉,但地位有限,上春晚也只是参加了一个大联唱而已,而上一次,她也是跟廖辽合唱,所以,要说独唱,这是她的第一次。

    十一点二十八分,站到升降台上的周嫫缓缓升起。

    这一次,李谦是站在后台的,所以,他能亲耳听到,前面演播大厅传来的掌声,似乎是格外的热烈,甚至,居然还有着在春晚舞台上极为少见的口哨声。

    而事实上,在电视直播的屏幕上,当导播把镜头切到周嫫的上半身的时候,周嫫似乎是被现场的气氛所打动,脸上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没得说,《巫的眼泪》作为周嫫出道以来最受好评、也最火的作品,的确是相当好听,也相当耐听。而周嫫的嗓音,跟廖辽差不多,是属于那种随便唱唱都会很好听的那种——李谦在后台候场,听得很舒服。

    冷不防的,廖辽凑过来,问:“紧张吗?”

    李谦扭头看看她,小声道:“还真有点?!?br />
    廖辽笑笑,偷偷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没事儿的,啊,就跟平常表演一样的,正常发挥就行了?!?br />
    李谦耸耸肩。

    道理当然谁都明白,其实别管是什么舞台,只要正常发挥,就已经足够了,但问题是,这是春晚??!

    前后两辈子,加一起四十年了,干音乐这一行,绝对超过二十年了,这是第一次,李谦要登上春晚了!

    此前,哪怕是排练和彩排,李谦都没觉得有什么异常,毕竟,眼下的他早已不是前世那个落魄的小歌手,以他当下的名气、地位,要上春晚,真的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所以,觉得有必要上,他就直接决定来了。

    然而,到了今天,眼看还有一分多钟就要登台了,他似乎是才突然回过味来,知道自己要上春晚了,要登上那个传说中的大舞台了,然后,刷的一下,心理年龄四十多的大叔了,他居然又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前面周嫫的《巫的眼泪》已经唱到最后的B段了,李谦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扭头跟曹霑、郁伯俊对视一眼,三个人谁也别笑话谁,居然都是一副紧绷绷的状态——好吧,怎么说也是各自圈子里的大佬人物了,在这一刻,大家居然集体露怯了!

    廖辽是第四次上春晚,早已经习惯了春晚的舞台,王怀宇虽然没上过春晚,但他本身就是几乎每周都有演出的,而且还都是档次极高的舞台,所以,他对于春晚,也并不会有太多额外的紧张。

    这个时候,廖辽和王怀宇清清楚楚地感觉出了李谦和曹霑、郁伯俊的紧张,但又临近登台,要做别的已经不合适了,就纷纷地向下压掌,试图通过帮他们调整呼吸,来控制紧张的程度。

    前面,掌声响了起来,并在此夹杂了一些口哨声。

    显然,周嫫的歌已经唱完了。

    李谦拍拍胸口,往下顺气,调整呼吸,努力地控制住气息不乱。

    然而,没用。

    很丢人的是,这会子,他居然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手都似乎有些发抖。

    这一刻,突然就有很多已经渐渐模糊的记忆突然回到眼前。

    那个少年抱着把吉他弹着,指着屏幕对爸妈说:“我将来一定要上春晚!”

    那个留着胡茬的大叔,围着围裙跟女朋友一起在厨房里忙活半天,然后端着饺子上桌,跑去打开一瓶红酒,笑道:“来啦宝贝儿,吃饺子喝酒,看春晚!”

    他蹭蹭鼻子,情绪突然就有点低落。

    掌声渐渐消退,工作人员过来提醒,要登场了。

    李谦收回缥缈的思绪,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第一个跟着工作人员走向出场通道。与此同时,他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返麦,做好了最后一次的检查。

    这时,主持人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摇滚乐,一直是国内歌坛极为重要的一个音乐流派,那么,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我们认识了很多歌坛的新面孔、新声音,其中就有这么一支摇滚乐队,他们之中,有著名导演,有著名编剧,有著名的乐器演奏家,还有著名的歌坛天后,而他们的主唱,更是被歌迷们亲切地称呼为……”

    没等主持人说出那两个字,现场已经有很多年轻的歌迷齐声高喊,“教主!”

    另一位女性主持人笑道:“没错,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为教主!下面,让我们有请四大美人乐队!”

    工作人员手一摆,李谦抓着话筒,第一个走了出去。

    紧随其后,是廖辽,然后是曹霑、郁伯俊,王怀宇负责殿后。

    排练的时候已经演练了不止一遍了,甚至连对话也都是事先背熟了的,这个时候尽管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但毕竟已经是心理年龄四十多的大叔级了,一旦走上舞台,李谦还是很快就把心里的那种紧张的情绪给压制了下去。

    肩并肩站在两位主持人中间,但只有李谦一个人手里是攥着话筒的。

    现场很多歌迷大声地喊着什么,有人鼓掌,也有人吹口哨——不少年龄偏大的观众很是诧异地四下里看,似乎是很纳闷这帮年轻人为什么要那么激动!

    出场的时候,廖辽和曹霑都曾挥手向观众席上的观众们致意,李谦则是一直低着头,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这个时候,站到主持人身边,话筒拿起来,终于,他抿着嘴,冲镜头微微点头,露出了一个笑容。

    电视机前,无数的少女以及少妇,几乎是控制不住地花痴起来——

    “教主好帅!”

    “这羞涩的笑容,好可口!”

    “姐夫,你好帅??!”

    …………

    “教主你好!”主持人笑道。

    尽管已经排练了好多遍了,但听到主持人喊自己“教主”,李谦还是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点点头,“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过年好!”

    就这一句话,现场顿时就又有很多年轻的观众鼓起掌来、吹起了口哨来。

    那些刚才就已经很是有些诧异的观众,这时候心里甚至多多少少已经有了些厌恶的感觉,他们忍不住左右前后地看着,眉头也是微微地皱了起来——春节晚会办了那么多年了,也有现场观众比较激动的时候,但还真是很少会有那么多人同时那么激动的时候,尤其是,居然还频繁地听到有口哨声响起来!

    在很多年龄偏大的人眼中,口哨这种东西,是被称作“流氓哨”的,是小流氓的专属标识!

    于是不知不觉间,恶感隐生。

    而此刻,在千家万户的电视机前,如果说此前还算安静,大家只是守着电视、一边看节目一边闲聊的话,那么从周嫫出场开始,无论是电视机里面,还是电视机前,就显得突然有点“乱”了起来。

    一些非节目的因素,比如电视机里传出的突然变得更热烈的掌声、喊声和口哨声,比如家里的年轻人们突然就坐直了身体、恨不得趴到电视机前去的动作,已经开始影响到了整个家庭看电视节目的情绪和氛围。

    这种情况,在四大美人乐队出场之后,顿时就越发严重起来。

    “看啊看啊,廖辽在拉着教主的手!”

    “喂,媛媛,你在看吗?教主出场啦!”

    “啊啊啊啊,怎么办?他笑的时候居然和不笑的时候一样帅!”

    这一刻,无数的家长隐隐约约地皱起了眉头。

    …………

    今年很特殊,第一次的,齐洁回到了济南府,陪老爸老妈一起过春节,此时在电视机前,看到李谦出场,以她对李谦的熟悉,很快就敏感地发现了李谦或多或少有些紧张,她不由得就笑起来。

    齐爸爸觉得这是个话题,扭头想跟女儿聊几句,却好巧不巧,正好看到了女儿脸上的笑容,突然就愣了一下,犹豫片刻,把准备好的话题都重新收回去,再次扭头看向了电视屏幕。

    “这小子长得倒真是不难看,能耐也有,就是太花心了点儿?!?br />
    …………

    而远隔重洋,巴黎的下午,谢铭远陪着老爷子看春晚,看到李谦出场,他不由得笑笑,道:“其实他真的是比偶像派还偶像派的,可是却非要做实力派?!?br />
    …………

    陶慧君抱着才两岁的小家伙,指着电视屏幕,道:“看,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以后见了面要叫姐夫?!?br />
    王爸忍不住皱眉,“你别教他这个,叫什么姐夫,小孩子家的,叫哥哥就行?!?br />
    陶慧君扭头瞥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之后又换上笑容,淡然地对小家伙道:“要叫姐夫的,这个不能忘!”笑了笑,又问:“喜欢姐夫吗?”

    小家伙犹豫半天,歪着脑袋盯着屏幕看了一阵,点了点头。

    陶慧君开心地笑了起来。

    …………

    青州府,李家。

    四大美人乐队刚一出场,李妈已经惊喜地道:“呦,小谦出场了?!?br />
    然后,李爸就忙着给李谦的爷爷奶奶介绍,“这几个都是小谦的好朋友,那个胡子拉碴的,叫曹霑,家里特别有钱,比我小三岁,那个叫郁伯俊,是个导演,家里也是大户,还有那个,是个教授,教大学的,叫王怀宇,那个女孩就是廖辽了,现在也算是咱家的儿媳妇?!?br />
    听到前面几个,李谦的爷爷奶奶反应还算一般,听到廖辽,老头儿老太太都坐直了身子,瞪大了眼睛往屏幕上看过去。

    李奶奶道:“这闺女,是挺俊的?!?br />
    …………

    舞台上,主持人等李谦问好毕,就笑着接过话头,问:“据说刚刚完成了新专辑的制作是吗?”

    李谦点点头,“对,前不久刚完成,大年初五,大家就可以买到这张专辑了?!?br />
    主持人又程式化地笑着道:“那今天,来到咱们春晚的舞台,要给观众朋友们带来新歌?”

    李谦又点点头,也很程式化地回答道:“对,是新歌,叫《曾经的你》,希望大家能够喜欢?!?br />
    于是,主持人顺势一摆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同时笑道:“那么,我们有请四大美人乐队为我们带来,《曾经的你》!”

    现场的掌声顿时再次响起。

    尽管现场的观众席有限,年轻的观众就更是为数不多,但偏偏,此刻反映在电视机里,现场的口哨声、呐喊声,甚至丝毫不输给此前廖辽的演唱会。

    掌声中,五个人各就各位,走到了在谈话期间已经布置完成的表演区。

    而此刻,电视机前,很多观众都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屏幕,就连刚才正心不在焉地陪着老爸聊天的肖爱国,这个时候也是不由得掐断了话题,扭头目光炯炯地注视着电视屏幕。

    《曾经的你》,这是那几个小朋友新专辑的名字,想当然耳,肯定是他们的主打歌了,想必会比较重磅——无论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是在乐队内部闲聊的时候,他都理所当然地摆出一副其实不大瞧得上四大美人乐队的姿态,但其实,从当年的大红大紫走过来,且在正火爆的时候毅然决定退出歌坛,肖爱国当然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副高傲的样子,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相对清醒的人。

    所以,事实上在内心深处,对于四大美人、对于李谦这个对手,他比乐队内的其他所有人都要更加的重视!

    而现在,随着前段时间的话题热潮,飞翔乐队跟四大美人乐队的比拼,似乎已经是在所难免,他心里对于四大美人乐队当下马上要公开发行的这张专辑,就更是尤其的看重,和关切。

    由此,他当然很关心这张专辑主打歌的质量和水准。

    …………

    华夏电视台一号演播大厅的现场,终于安静了下来。

    音乐声起。

    王怀宇稳稳地操控着键盘。

    然后,几乎与鼓声同步,镜头前面无表情的李谦突然扫了一把吉他,然后凑近了话筒架,开口唱道:“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

    今天应该会有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