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六六章 六首英文歌
    放眼世界歌坛,从受众的覆盖范围、音乐的影响范围而言,主要分为三大主流,即英语音乐、拉丁语音乐和华语音乐。

    这三种音乐,都可以算是国际性的,只不过相比起英语音乐在全球的强势地位而言,华语和拉丁语的受众,都有着极大的局限性,且越来越弱势。

    而英语音乐的代表性国家,当然是美国和英国,其中尤其以美国为主,而在美国的音乐文化基础上,如果再把加拿大包括进去,整个北美地区,基本上就代表着英语音乐的最主流和最前沿,连英语的母国英国,都有所不如。

    之所以会形成这种格局,首先当然跟北美地区的人口多、经济发达、消费能力强分不开,但还有一个方面,不容忽视,那就是,身为一个多种族的国家,美国人的心态非常之开放,这就使得北美歌坛对各个流派的音乐有着极强的包容性和接受度——如果勉强类比,当下的美国,很有些类似于巅峰时期的大唐王朝。

    在中国,几千年文化的发展,来到现当代,歌坛有好几种音乐流派,是独属于华语的,比如民谣,比如所谓的甜歌,就是只属于中国的,而在美国诞生,并随后被发扬光大、传播到整个世界去、受到整个世界无数歌迷们欢迎,甚至成为美国文化代表的,则有更多,比如灵魂乐,比如蓝调,比如美国乡村音乐,比如嘻哈。

    作为整个世界歌坛的统治者,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加在一起,在音乐的各个西门门类,几乎都拥有着代表性的巨星和传唱度、美誉度极高的代表作品。

    要在这样的一种市场和这样的一种音乐环境下崛起,既容易,又不容易。

    尤其是,这个要崛起的歌手,还是一个来自神秘东方的中国人。

    所以,李谦为廖辽这张全球专辑在英语歌曲方面的选歌,煞费心思。

    首先廖辽唱不好嘻哈,也不是完全不能唱,只是相比之下,她肯定还是更擅长慢歌、抒情歌。所以,嘻哈音乐在她的第一张全球专辑里,还是不要的好。

    然后,R&B,可以翻译成节奏布鲁斯,也可以翻译成节奏蓝调,这是在美国最受欢迎的音乐门类之一,而且也是李谦前世相当喜爱的,所以,这个要有。

    再然后,当然,廖辽的嗓子和她的歌技,放眼世界都是顶级的,而灵魂乐这种极度考验歌手对自己的嗓音、技巧和情感拿捏水准的音乐门类,绝对是最适合廖辽发挥自己超强唱功的音乐门类了,没有之一。所以,这个肯定要有。

    再然后,美国乡村音乐,这是最纯正的诞生于美国,且至今仍然对美国歌坛有着极强统治力的音乐门类,不管是李谦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还是在当下的这个世界,乡村音乐在美国,都是巨星云集的——简单讲,一个外来者,要想在这块市场上站稳脚跟,乡村音乐几乎是必备。

    到这里,好了,一共六首英文歌而已,这就差不多了。

    李谦翻来覆去的寻思、推敲,最终,他帮廖辽敲定了除《My-heart-will-go-on》之外的另外五首作品——

    首先两首,都是来自一代天后惠特妮·休斯顿的作品,一首《I-will-always-love-you》,已经无需多说,而另外一首,也是惠特妮·休斯顿的代表作,叫做《Could-I-Have-This-Kiss-Forever》。

    前者是最经典的灵魂乐,后者则是最经典的英文情歌,而且是对唱。

    如果可能,李谦当然希望滚石唱片能够邀请到流行天王杰里·卡伦来跟廖辽合唱这首歌,而如果请不来,李谦就准备亲自上阵——事实上,要不是考虑到这种对唱的情歌容易给自己家里添乱子,他连邀请杰里·卡伦的想法都不会有。

    不过再想想,实在不行,回头就给周嫫和谢冰也各自写一首对唱情歌就是了。

    因为……还是那句话,有了《My-heart-will-go-on》傍身的廖辽,已经不需要什么“提携”了。

    然后,提及李谦印象中那个时空的欧美歌坛,尤其是2000年前后的欧美歌坛,还有两个人,是肯定跳不过去的,那就是玛丽亚·凯莉,和仙妮亚·唐恩。

    前者是R&B天后,后者是乡村天后。

    玛丽亚·凯莉的作品,李谦思来想去,最终选择了《Through-the-rain》。

    在另外那个时空,这是一首颇有争议的作品。它出现在玛丽亚·凯莉的一段低谷期之后,算是她开启新一段巅峰的一首作品。歌词的内容很励志,这个没问题,而且当时玛丽亚·凯莉也的确是正陷入很多的负面新闻之中,所以以这首歌来鼓励他人,也鼓励自己。但是,这首歌一经面市,就遭到了很多专业人士的质疑,大家当时纷纷批评她太过炫技。

    实话讲,另外那个时空2000年前后的玛丽亚·凯莉,其歌唱技巧已经炉火纯青,而这首歌在气声和华丽的高音之间的自如切换,也的确是展现了她对声音、对气息的过人的掌控能力,之所以被批评为炫技,虽不能说全部是冤枉,却肯定还是多多少少受到了此前她那些负面新闻的拖累。

    而且受业界很多批评声音的影响,这首歌虽然在欧洲疯狂地收割各种排行榜的第一名,在美国本土的成绩,却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但是,在李谦看来,这首歌本身,是肯定没有问题的,绝对是一首好歌。

    而且要知道,此时的廖辽,跟另外那个时空里玛丽亚·凯莉的情况,可是截然不同的。

    根据滚石唱片、明湖文化和《泰坦尼克号》制片方的三方协议,《My-heart-will-go-on》这张专辑,将会在《泰坦尼克号》正式上映五周之后,才可以发行上市,因为在此之前要上市的《泰坦尼克号电影原声碟》中,《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的制片方,是有分成的,而廖辽的这张个人专辑,也同时收录了《My-heart-will-go-on》这首歌,却只是明湖文化和滚石唱片在分账,所以,当然,他们肯定是要求这张专辑要为电影原声碟留出一段时间的独占销售期。

    所以,可以预想,李谦甚至是可以确定,到那个时候,《My-heart-will-go-on》这首歌,肯定已经是借着大船的东风火遍世界了,而廖辽,虽然在欧美歌坛还只有这么一首歌,却肯定已经走红。而且,考虑到她原本亚洲天后的身份,来自东方神秘古国的身份,估计到时候,欧美的歌迷,乃至全世界的歌迷,都会对她个人,有着极其浓厚的探究欲。

    所以,作为欧美歌坛的新人,而且是一个已经带着很强的好感度和认可度的新人,当廖辽的新专辑上市,《Through-the-rain》固然的确是有一定的炫技的成分,却绝对不会是失分项,只会成为加分项——对待新人,大家总是好奇的,也总是相对宽容的。所以到那个时候,如果李谦的推测没错的话,即便是专业的欧美乐评人,也只会对这首歌里所展现出来的廖辽的强大唱功表示赞叹,而广大的歌迷,则会更多地关注这首歌里所展现出来的励志精神。

    至于廖辽能不能驾驭得住这样一首歌……对于廖辽的嗓音和唱功,李谦从来都是信心十足,而且在他前后两世二三十年所听过的少说几百上千个歌手的声音中,他还真不觉得有谁的声音是可以绝对超过廖辽的——尽管,李谦心里很清楚,廖辽的嗓音特点,使得她的音域类型和声音特点处在惠特妮·休斯顿和玛丽亚·凯莉两者之间,却更偏近于惠特妮·休斯顿的那个路子,但是,以她现在的实力,驾驭住这首歌,问题不大。

    至于仙妮亚·唐恩的作品,李谦则是为廖辽选择了《You’re-still-the-One》。

    毫无疑问,作为乡村音乐届的一姐的扛鼎作品,仙妮亚·唐恩的第三张个人专辑《Come-on-over》就是以这首歌为主打的,而那张专辑,光是在美国就销量过2000万张,全球销量更是超过4000万张,是美国,以及另外那个时空整个世界音乐史上女歌手专辑的最高销量保持者。

    而且,单说这首歌本身,也是帮仙妮亚·唐恩一举拿下了格莱美奖“最佳乡村音乐女歌手”和“最佳乡村音乐歌曲”两项大奖的。

    所以,这首歌的分量,可想而知。

    惠特妮·休斯顿,席琳·迪翁,玛丽亚·凯莉,仙妮亚·唐恩,四大天后,五首歌……这正是李谦费尽心思为廖辽选定的五首歌,只是,谈判到最后,决定这张专辑必须有六首英文歌,于是,李谦只好继续在自己的记忆中划拉,最终,他决定拿出一首艾丽西亚·凯斯的作品,《No-one》。

    公告牌的五周连冠,格莱美奖的“最佳R&B女声”和“最佳R&B歌曲”两个大奖,都无可争议地证明了这首歌的出色!

    而且,虽然时间提前了好几年,但这首歌的R&B曲风放到当下,也丝毫不会感觉突兀,正是处在那种“略有一点新潮,但只比别人领先了半步”的最妙的状态。

    然后,这样的六首歌加在一起,李谦有充足的信心可以做到,让廖辽在欧美市场一炮而红!

    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即便是没有大船的东风可借,李谦觉得,就凭这六首歌,就凭廖辽的实力,这张专辑要是不大卖,就简直是没有天理了!

    当然,虽然歌肯定是没问题,虽然廖辽的唱功也肯定是没问题,但真的做起来,事情却显然不会是如此简单的,单单只说是唱法上的练习,对于廖辽来说,就是一大难题。

    嗓音能够驾驭得了,和能够驾驭得好,不是一个概念。

    平常听歌时跟着欧美的唱片哼唱,有人可以模仿时的唱法,和需要自己独特的唱腔、一切都要自己去揣摩、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时的唱法,又肯定是不一样的。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李谦和谢铭远突然一下子闲了不少,而廖辽,反倒是收起了玩心,全然地投入到了新的挑战中去了。

    3月中旬,忙里偷闲,谢铭远回了一趟法国,处理他在那边的一些资产,然后就准备彻底离开那里了,而李谦则回国了一趟,约了大师兄方少白一起,特意往老师程云山老爷子家里去了一趟,三个人合计了一下要录制《说唱脸谱》和《钗头凤》的事情,老爷子没有二话,当场表示,录制这两首歌所需要的京剧这一块的乐师、将来拍MV所需要的京剧演员,由他亲自负责向一帮老朋友打招呼,保证是京剧圈子里的最高级别配备,如有需要,他甚至愿意为了将来的MV亲自出镜。

    搞定了这些事,又把《钗头凤》的歌本给师兄方少白留下一份,同时大致把录制这首歌的时间定在四月中旬,然后,李谦就只在顺天府呆了三四天,甚至都没时间去《在路上》在甘肃的片场探个班,就又坐飞机赶回了洛杉矶。

    而这一次,跟随李谦同时飞过去的,还有孙美美。

    可想而知,接下来,当廖辽的这张专辑正式上市,她在欧美地区有了名气之后,各种各样的经纪事务,必然会一下子就多起来,欧美这一块儿的经纪事务,当然可以签约给专门的经纪公司,但到那个时候,李谦很怕廖辽连直接跟经纪公司对接的时间都没有。

    所以,深思熟虑之后,考虑到公司的经纪部这一块儿,由邹文槐负责坐镇已经足够,新人们也是可以逐渐慢慢带出来的,毕竟那是自己的地盘,所以,李谦就把孙美美带了过来,准备让她来做廖辽在欧美地区的私人助理,全面襄赞廖辽在欧美的一切事务。

    ***

    推本书,叫《文娱神话》,话说,我最近也书荒,大家去看过之后,如果好看,记得回来到书评区言语一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