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九一章 当我第一次看见你,我看到了爱情。
    6月20日,周日,下午。

    纽约,布鲁克林区,“塞斯克小镇”咖啡馆。

    艾德拉·布洛克久久地看着玻璃窗外淅沥的小雨,湿滑的深色的路面,和撑着雨伞匆忙走过的路人,只有当手中的烟卷烫到了手,他才摁灭烟蒂,端起来,喝一口早已凉掉的黑咖啡。

    这样子的咖啡,本该苦到让人皱眉,但他却似早已习惯,也或是味蕾早已麻木。

    放下咖啡杯,他会为自己再点上一根烟。

    这里不是什么著名的咖啡馆,只是供人休闲小憩的地方而已。

    有人来,有人去。

    还有人只是进来打包两杯咖啡,或者是一份简单的午餐,然后就又匆匆离去。

    咖啡馆里人不多,三三两两地分散在各个角落里,有人在低声闲聊,有人在看杂志,还有人则干脆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最近的几个周末,艾德拉·布洛克都会在下午时候过来,在这家咖啡馆坐上两三个小时,每次来,见到的总是这样的情况。

    而这,也正是他喜欢来这里的原因。

    门口的铃铛再次响起来,布洛克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去。

    窗外正好有女人拉着自己的孩子经过,雨不算大,但孩子很顽皮,与其躲在妈妈的伞下,他看上去更喜欢冲到雨里去蹦蹦跳跳,而他的妈妈,一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女人,一脸无奈的样子。

    这让他想起自己的小时候。

    进来的是两个女孩子,拎着大大小小的纸袋,进门之后,很快就在布洛克身侧的桌子上坐下了,一人点了一杯咖啡——是布洛克最讨厌的卡布奇诺。

    意识到咖啡馆里的人似乎开始变得多了点,布洛克意识到,自己或许该离开了,去到旁边的公园里走一走,或者干脆回家去。

    然而他知道,虽然下着雨,但外面却并不凉爽。

    两个女孩子在邻座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话,布洛克端起杯子又浅浅地啜了一口,弹一弹烟灰,用眼角的余光瞥过去一眼:是两个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其中一个妆容精致,但长得不太漂亮,另外一个倒是不算丑,尤其是她脸上微微的有几点雀斑,看上去显得俏皮而靓丽。

    她们似乎是在讨论今天的收获,嗯,大致就是那些纸袋子。

    布洛克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这时,那个妆容精致的女孩突然扭过头来看向他,“先生,可以把烟掐掉吗?”

    布洛克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她是在跟自己说话,他扭头看过去,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笑了笑,“当然,当然!”顺手掐灭了烟蒂。

    那女孩笑笑,说了声“谢谢”,随后就又扭头跟自己的伙伴讨论起来。

    布洛克知道,自己是真的该走了。

    他讨厌噪杂,讨厌不能抽烟的地方,讨厌努力的精致着其实却像刚刚开始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无处不在显露其笨拙的妆容。

    但是,他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仔细地回味着口中的苦涩,却还是打算再坐五分钟。

    因为他知道,自己几乎无处可去。

    最近这段时间,除了工作,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

    发呆,似乎是唯一可以用来打发时间的方式。

    邻座的两个女孩子一边等着自己的咖啡,一边还在继续清点自己的战利品。

    很快,服务生把她们的咖啡端了过来,两个女孩各自付了钱,但是还没等服务员走远,那个妆容精致的女孩却又突然叫住他,拿出一盒还没有拆封的CD来,“麻烦你,可以为我们放一下吗?我已经等不及想要赶快听到了。拜托!”

    像塞斯克小镇这样的咖啡店,并不是那些高端的地方,但店里还是有自己的音响系统,布洛克甚至知道他们会在下午四点半左右,开始放一些舒缓的钢琴曲,据说有人喜欢听着那样的钢琴曲来吃一份牛排,据说那样会让这家店里的牛排吃起来更加的鲜嫩多汁。

    但布洛克尝试过,真的,他为这样的搭配而皱眉不已。

    店里提供的牛排还算可以,但音乐就是纯粹的噪音了——事实上,布洛克是一个很喜欢音乐的人,他相信自己的音乐鉴赏能力,更相信那些钢琴曲和小提琴曲本来都是很棒的艺术作品。

    但是,在这里,吃着牛排,听着那些钢琴曲,他就是会感觉糟透了。

    服务员接过那个女孩递过来的CD,看了一眼,“哦……LIAO!没问题,谢谢你们,让我也可以听到她的这张专辑,事实上,我也正打算去买一张来听,她的声音很棒,不是吗?”

    邻座的两个女孩纷纷道谢,那服务生点点头,等女孩子打开包装,他取出CD,拿上离开了。

    布洛克很为他的泡妞本领而着急。

    端起咖啡杯,他又喝了一口,事实上,这杯咖啡已经所剩不多。

    “我或许真的该走了!”他心想。

    这个时候,店内的音响突然有了声响。

    似乎是很舒缓的音乐。

    布洛克撇撇嘴,皱了皱眉头。

    就在此时,一个女声响了起来——她一开口,布洛克的眉头就突然皱的更深了。

    竟然是一种他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不过,这个女孩的声音很好听,潺湲如流水一般,细细流淌,温润而平和。只是,这样的曲子,似乎和她口中吐出的语言一样,也有些陌生。

    这时,一首歌似乎唱到了一半,间奏的工夫,他听到隔壁座位的那个长了雀斑的俏丽的女孩子说:“这歌词真美!LIAO唱得真好!这就是中国的音乐么,真好听!”

    听到“中国”这个词,布洛克脸上下意识地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的,那个女孩子唱的是中国话,他当初在那家技术服务公司做客户经理的时候,手下就有一个中国人,他就会讲这种神奇的语言。布洛克记得,自己当时还特意跟他学会了“我爱你”这三个字的读法,然后,听到自己用六个国家的语言说出“我爱你”的时候,爱丽丝激动地流泪了,然后答应了自己的求婚。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他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让那种浓重的苦涩洗礼过自己的每一个味蕾。

    当这首潺湲如流水的中文歌曲唱完了,隔壁座的那个长了雀斑的女孩子满腹感慨地道:“好想知道这些汉字是什么意思的,我想,它一定比翻译过来的版本更加的动人?!?br />
    她的伙伴,那个妆容精致的女孩子笑着,用一种听起来很别扭的腔调念起来,“看它的标注,我想它应该是这么念的——被、遗、忘、的、时、光!”

    “哇哦!”雀斑女孩由衷地赞叹,“莉莉,相信我,你很有学习汉语的天赋!”

    布洛克下意识地撇了撇嘴。

    这时候,第二首歌已经开始了。

    在这首歌里,那个被邻座的女孩称呼为“LIAO”的女孩子,很明显是展现出了她迥异于刚才的声音技巧——和刚才那首充满了特殊韵味的东方式音乐不同,这是一首很棒的乡村音乐!

    旋律动人,她的声音精致且舒畅——

    When-I-first-saw-you,,I-saw-love.

    当我第一次看见你,我看见了爱情。

    And-the-first-time-you-touched-me,I-felt-love.

    当你第一次触碰我,我感受到了爱情。

    And-after-all-this-time,,you’re-still-the-one-I-love.

    而到了现在,你仍然是我唯一爱的人。

    Looks-like-we-made-it.

    看来我们成功了。

    Look-how-far-we’ve-come-my-baby.

    看看我们已做了多远,宝贝。

    We-mighta-took-the-long-way.

    我们可能走了远路。

    We-knew-we’d-get-there-someday.

    但我知道我们有一天一定会到达。

    They-said,“I-bet-they’ll-never-make-it“.

    有人说:“我打赌他们不会永远在一起?!?br />
    But-just-look-at-us-holding-on.

    但是他们看到我们一直在坚持。

    We\'re-still-together-still-going-strong.

    我们仍在一起,很坚定。

    …………

    布洛克下意识地低下头。

    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爱丽丝时的情形——天可怜见,她当时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头发乱糟糟的,全然没有那一头漂亮金发该有的柔顺和光泽,褐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无奈和苦恼,她的白衬衫上,似乎是刚淋上一大杯咖啡,狼狈极了。

    但是,布洛克记得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像平常那样,下意识地去关注那湿透的衬衫底下的胸/罩的颜色和款式!

    当自己看见她,看见那个长着一头金发的、鼻翼点缀着几颗俏皮的雀斑的女孩时,就像这歌词里在最开始所说的那句话一样——当我第一次看见你,我看到了爱情。

    是的,那是他生平以来唯一一次的怦然心动。

    那感觉,完全的超越了自己在七岁的时候得到的自己的第一个滑板,在十七岁时第一次摸到了一个女孩的胸.部,然后操.了她,也完全的超越了自己拿到人生第一辆车时候的激动与亢奋……

    见鬼的是,他真的相信自己遇到爱情了。

    是的,那传说中的爱情。

    那个女孩子动情地唱着——

    “They-said,“I-bet-they’ll-never-make-it“.

    有人说:“我打赌他们不会永远在一起?!?br />
    But-just-look-at-us-holding-on.

    但是他们看到我们一直在坚持。

    We\'re-still-together-still-going-strong.

    我们仍在一起,很坚定?!?br />
    布洛克端起咖啡杯,缓缓地喝了一口。

    放下杯子,他决定要起身离开。

    窗外有一对恋人正共撑一把伞,相拥着走过小雨淅沥的街道,女孩的笑容甜美而纯净。

    布洛克愣住,下意识地摸出烟来,但想到邻座的两个女孩,他深吸一口气,又收了起来——“好吧,再坐一会儿?!彼?。

    这时,隔了几张桌子之外,突然有人道:“见鬼!这音乐棒极了!我爱它!”

    布洛克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咖啡杯。

    邻座的两个女孩相视一笑,那个妆容精致的女孩探出头去,冲着那边道:“嘿,哥们,这是LIAO的新专辑,一个来自中国的女孩子!你可以去附近的音像店买到这张专辑,它刚上市,很容易买到!不过,我觉得你该抓紧点,据说它卖得很好!”

    那边的座位上,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黑人哥们扭过头来,很认真地道:“谢谢!我知道的,那个泰坦尼克女孩!My-heart-will-go-on!我知道她,我喜欢她!”

    顿了顿,他又道:“这张CD是你们的对吗?我想先听完它再去买,你知道的,每次我们听到好的音乐,总是不忍心半途中断!”

    那个妆容精致的女孩笑着点头,“是的?!?br />
    简短的几句对话之后,他们不再说话,各自回头喝着咖啡听歌。

    布洛克深吸一口气,伸手掏出钱夹来,取了一杯咖啡钱,道:“贝克……嘿,哥们,再来一杯黑咖啡?!薄餐蝗幌胍颜庹抛暝僮吡?。

    对于他们所说的那个来自中国的LIAO,他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人,《泰坦尼克号》他倒是听说过的,毕竟那部电影现在那么火,想不听说都难,但是泰坦尼克女孩么?

    唔,那艘沉没的大船上上演的动人的爱情故事……居然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女孩被称为泰坦尼克女孩?这很有意思不是吗?

    当这首动人的《You’re-still-the-One》结束了,很快,一个连布洛克都感觉有些熟悉的旋律,响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邻座的两个女孩毫不掩饰自己对这首歌的喜爱,脸上纷纷露出期待和陶醉兼有的表情,而那个黑人伙计也不由得地感慨,“哦……My-heart-will-go-on!我爱死它了!”

    ***

    我很努力的想要把这一段写好,我也希望我已经写好了,因为这一段写的真的是很慢!接下来的两到三章,估计会更慢!

    马上就周一了,如果没有月票的话,给张推荐票好不好?

    当然,月票越多越好哈!只是别忘了顺手把推荐票也投了就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