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〇二章 霸道
    八月二十一日,周五,下午。

    华夏电视台办公大楼前,一辆奔驰商务车稳稳地停下。

    格日楞整了整衣服,扭头对李谦道:“那……老板,我下去了哈!”

    李谦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别紧张,就是录一档节目而已,你看,庄美月和赵源他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嘛,保持平静,正常发挥就行了,本来也不要求什么太严的发挥?!?br />
    格日楞笑着点了点头,但看得出来,他还是有些紧张。

    事实上,尽管他是明湖文化三人组中最后一个发专辑的,此前已经有了庄美月和赵源把他们该走的路都走过了一遍,但别人说什么都没用,事情搁到谁身上谁紧张。

    上周一上市之后,格日楞的第一张专辑就拿下了对于新人来说堪称亮眼的成绩,首周24691张的成绩,让他在东观书店的销量排行榜上,仅次于索尼唱片的张畅,坐上了第二把交椅。

    比起一张专辑红遍天下,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玫瑰力量,不管是庄美月、赵源,还是现在的格日楞,都明显差了不少,但对于新人来说,他们已经可以算是爆红了!

    他们三个人的专辑在上市之后拿到的成绩,最好的庄美月,甚至丝毫不逊色于当年廖辽的第一张专辑《廖辽》,而赵源也只是比那张专辑稍逊,等到了格日楞,至少看出货量,他并不会比赵源差到哪里去。作为接连出场的三个新人来说,明湖文化能用一张专辑就把他们三个捧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再次引起了歌坛内部的一片惊叹。

    在连续捧起三位纯粹的新人之后,李谦捧谁谁就大火的说法,就算是正式落地,谁都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了——廖辽、何润卿和玫瑰力量,还都有此前的基础可言,庄美月和格日楞他们可是在出道之前什么都不是的!

    等到经纪人和助理陪着格日楞下了车,李谦叹了口气,对司机道:“待会儿把车开到地下车库等一下吧?!彼低炅?,也不等司机答应,自己也推门下了车。

    有极少数的一些死忠歌迷在网络上提前得知了格日楞今天下午会到华夏电视台来录节目,所以很早地就等在大门入口处了,而果然,格日楞就出现了。

    李谦下了车,目送车子拐走,从另一侧往地下车库去了,就在附近溜达了几分钟,眼见格日楞在给歌迷们签了名之后,在经纪人和助理的护送下进去了,而歌迷们在拿到了签名之后,纷纷心满意足的离开,他这才低着头,迈步进了华夏电视台的大楼。

    因为提前打了电话,冯玉民的秘书已经提前在电梯前等着了,看见李谦过来,那人很客气地过来打招呼,然后带着李谦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华夏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所在的楼层。

    敲开门进去,冯玉民正在忙,但看见是李谦,他一边让秘书泡茶,一边迅速地看完手里的文件,然后摘了眼镜,走过来坐下,笑道:“等着急了吧?”

    李谦笑了笑,指着他的眼睛,不答反问,“开始戴老花镜了?”

    冯玉民无奈地抬手揉揉眼睛,道:“没办法,老话说啊,四十八就花一花,我都多大了!最近这两年就觉得看文件越来越吃力,只好配了一个戴上?;贡鹚?,清楚了!”

    李谦闻言笑起来。

    等秘书泡完了茶出去了,冯玉民才又道:“会,是今天上午开完的,就因为你这部戏,会上大家争辩了很久,台里的领导们,各有各的看法,没有达成统一意见,最后,还是赵副台长拍板,说了几句硬话,其他的台长毕竟都不分管这一块儿,也就没有再多说?!?br />
    李谦点点头,静等下文。

    《新白娘子传奇》是在月初的八月四号就完成了最终剪辑,然后就立刻送审,郁伯俊、冯玉民都帮忙打了招呼,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那边,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审核,发给了准播合格证——当然,即便是最快的速度,也足足花去了七个工作日!

    然后,这边过了审,拿到了播放准许,李谦第一时间就把这部片子交给了冯玉民。到现在,华夏电视台这边总算可以给一个答复了。

    李谦知道,暑期档是肯定错过了,但即便不是暑期档,只要能在华夏电视台这样有影响力的大台拿到一个黄金时段,这部戏该有的吸引力和收视率,并不会就比暑期档差多少的。

    甚至于,他相信华夏电视台这边的眼光,也相信冯玉民的能力,只要最后谈成了,他们应该会给一个不错的时间段来播放的。所以,现在差的,其实就是把条件谈拢罢了。

    冯玉民喝了口茶水,道:“赵台长对你这部剧,还是很欣赏的,我们审剧的时候挨着坐,他还不止一次跟我说,这个小子了不得,唱歌唱歌好,拍戏拍戏好!从故事情节,到人物塑造,再到你这部剧那种特别考究的镜头感和精致的画面,都是一流的水准,还直说,比我们电视剧制作中心这边的水平要高!看完了你这部戏之后,赵台长还催我说,完全可以把《孙策》那部戏交给你来做,大不了做好了我们台里回购嘛!”

    李谦笑笑,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不由得就悄然绷紧了。

    一上来就说好听的……傻瓜都知道后边肯定会有“但是”这两个字。

    果然,这个时候,冯玉民又叹了口气,道:“但是呢……你也知道,我们是华夏电视台,是国家级的电视台,更何况我们还有着全国最强的影视剧拍摄能力,所以,我们对外购的片子,是把控很严格的,台里每年需要那么多部片子,但一年到头,对外购买新剧,却最多也就只有五六部!”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见李谦脸上完全是一副波澜不兴的平静模样,不由得就笑了笑,“你也猜得到,赵台长拍板了,只要条件谈拢了,这部戏就可以拿到一个名额,没问题。就是这个条件嘛……咱们是朋友,我实话实说,估计会不太喜欢?!?br />
    李谦笑笑,一如既往的平静,道:“说说看,我做好了被领导们提携一把的准备了?!?br />
    冯玉民闻言一笑,道:“第一,上午的会上有人说,现在马上就要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要力推新东西,力争跟国际接轨,不能再老是把老套的一些东西搬出来,没人爱看啦!”

    李谦眨眨眼睛,道:“这说的是……唱段?”

    冯玉民点点头,“就是这部剧里的那些演员唱段。赵台长的意思也是支持这种看法,大家都觉得,好好的一部电视剧,故事讲得很棒,人物塑造也很棒,却老是在里面一段又一段的穿插这种对剧情几乎没有什么推动的唱段,实在是太老套了,会让人比较容易出戏?!?br />
    李谦又点点头,问:“所以呢,领导们的意思是……剪掉?”

    冯玉民点点头,“剪掉,然后补几个镜头进来,把那些唱段,直接替换成几句对话就行了。这样还可以把每一集的时间压缩到50分钟到55分钟左右!你要知道,你一集电视剧弄一个小时,会让我们的广告没办法播的,那些广告时间,可是每一分钟都特别贵的!所以,赵台长的意思是,把那些没用的和老套的唱段剪掉,同时再精修一下,把时间长度降到50分钟以内,实在不行,可以修改成四十一集、四十二集什么的,也是可以的?!?br />
    李谦深吸一口气,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平静地道:“领导的意思,我明白了,然后呢?”

    冯玉民见李谦不动声色,心里不由得就叹了口气,但事情还必须接着说下去,于是他道:“第二,你是知道的,我们台里对外购买电视剧,一向都是要求尽量买断版权。我努力地跟赵台长解释了,但赵台长的意思很确定,这部戏,要么不买,要买,就必须全部买断?;奶铩饫锩娴牡览?,其实你也应该懂得的,对吧?”

    李谦笑笑,点头,道:“一旦华夏台播出了,火了,结果版权却不是自己的,只是赚了点广告费而已,华夏台是国内电视台的老大嘛,自身做电视剧的能力又很强,偶尔掏钱向外购买几部剧,这个亏,肯定是不大愿意吃的?!?br />
    冯玉民闻言一笑,也不说什么,彼此心照就是了。

    华夏电视台的作风,向来都是那么霸道,但是没办法,它不但是国内唯一的一家国家级电视台,拥有着无可比拟的庞大的观众群体和强大的政策支撑,同时,它也的确是拥有着迄今为止国内最顶级的电视剧拍摄和制作能力。

    所以,它就是那么霸道,你爱玩不玩!反正缺了任何一个人、任何一部电视剧,它都照样还是它,它的地位都照样是无可撼动的。

    然后呢,就是这样了,你这部戏必须很好,它才会买,然后还要求必须打包买!只要想卖给它,那么,再想像国内当下的那点影视公司制作的电视剧一样,分批次的把首播权、二轮放映权、三轮放映权等等分别出售给各大电视台,是想都别想的。

    如果这部戏火了,要卖,也是华夏电视台自己卖!

    总之,跟它打交道的原则就是,你必须把所有好处全部都让给它!

    不过呢,在把这部电视剧交给冯玉民的时候,李谦心里就已经有预感了,甚至,他也已经提前就做好了这部剧一分钱不挣的心理准备。

    毕竟是生平的第一部戏嘛,只要能做到不赔钱,其实就已经达到了李谦的心理底线。然后,打包卖给华夏电视台,固然会损失很多可能会有的利益,但反过来看,卖给华夏电视台,却又是最稳妥地让这部片子热播起来的一条路子。

    而且,通过华夏电视台那强大的渠道,先把内容输送出去,赢下口碑,然后后续的片子就有了资历和背书,到那时候再慢慢把这部电视剧少挣的钱挣回来,也不算迟。

    也正是因为心里已经提前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不管冯玉民说什么,李谦都能做到八风不动、心境平和。

    这个时候,冯玉民却是一脸作难的样子,最终却还是必须要说:“赵台长的意思,是可以把一套节目的午间剧场给拿出来,做这部戏的首播,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力帮你争取一套节目的晚间黄金剧场,实在不行,我也会尽力帮你拿下电视剧频道的晚间黄金剧场?!?br />
    李谦点点头,不说话了。

    冯玉民又继续道:“我知道你拍这部片子,没少耗费了心力,为此,据说你都快一年没给你们公司的歌手做专辑了,投进去的钱,就更是很大的一笔……三千万有了吧?”

    李谦笑笑,道:“多了。到现在,不算为了它特意成立了一家特效中心的那笔钱,也不算购买设备的钱,单纯只是花在它自己身上的,就已经是三千四百多万,马上接近三千五百万了?!?br />
    冯玉民闻言,脸色越发的不大自然。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在李谦心里边,并不认为这部戏目前花出去的三千五百万,就真的是全都着落在这部戏上了,因为作为开拓者,为这部戏所引进的新设备、新技术,以及特效工作团队耗费巨大的时间和金钱所攻克的那些技术难关,是会被后续的制作所继续使用的,也就是说,这一次的投入,及时是会随着反复的使用,而被一次又一次的把成本摊薄的。

    所以,尽管总投资已经高达国内电视剧行业罕见的三千五百万,每集平均都接近九十万了,但其实,在李谦心里认为,只要能卖出去三千万,这部戏,就不算赔。

    此时,冯玉民继续道:“谦,咱爷俩是忘年交,彼此心里都通透,我别的话也不多说了,我明白你把这部戏交给我,想卖给我们台里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我们台里一贯的做法,所以……”

    李谦摆摆手,笑道:“嗨,你放心,成不成的,跟咱们的交情无关!你就放心说吧,你们台里,能给多少钱?”

    冯玉民犹豫了一下,伸出两根手指,道:“这是我反复争取的结果,最初,台里只肯给一千五百万!当然……别的好处还是有的?!?br />
    顿了顿,他见李谦并没有流露出恼怒的模样,心里这才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毕竟,人家光是做这部戏的成本就高达三千五百万了,如果只是买首播,仗着自己是华夏电视台,地位特殊,所以给个超低价,也不是说不过去,但一张口就是打包买断,却只给出一个注定会让人家赔出很大一笔的数字,这个,实话说,搁谁谁都得生气。

    不过,还好,李谦毕竟还是那个他从最一开始就认识的李谦。

    不管什么事情,不管面临了什么,永远都是不急不躁,淡定沉稳。

    顿了顿,他又继续道:“比如说,赵台长跟我说,只要你愿意接下来《孙策》这部戏,你的演员片酬和导演片酬,你尽管开价,等你拍出来了,台里愿意拿出大资源来力推,当成重点项目来打造!再比如说,你们公司不是要做一档谈话节目嘛,赵台长说了,关系他帮你疏通,开台长办公会的时候,他也会全力支持你,一套节目进不来,但三套节目还是很有希望的?!?br />
    “当然了,还有,比如,你公司里不是正在拍一部电影吗?金汉的片子,对吧?他的片子,我想想都知道,肯定是要赔钱的!不过呢,赵台长的意思是,你们先拿到院线去放,等院线那边放完了,回头的DVD发行,还有电视播放权,他可以做主,我们台里就全都收了,会给你一个相对优惠的价格,力争呢,帮你托个底,让你投资的这部电影,不至于赔钱!”

    他说一条,李谦就点点头,说一条,李谦就点点头,到这时候说完了,他问:“所以,你觉得怎么样?”

    李谦笑笑,道:“赵台长知道的……可真不少??!”

    冯玉民闻言苦笑,复叹息,“唉……行啦,你也知道,你老哥哥我,也就那么大本事,这种事情,我也就只能是帮你敲敲边鼓还行,尽量帮你多争取点别的利益,也就算到顶了?!?br />
    李谦点点头,认真地对冯玉民对视着,道:“冯哥,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好好谢谢你!这部戏从最开始的预备,到过审,再到现在,你帮了我很多呀!”

    说着,他笑道:“最近忙不忙?什么时候有空,咱们约个局?”

    冯玉民笑笑,“咱们喝酒,什么时候不行,我随叫随到!就是……这部片子……”

    李谦笑笑,道:“这样吧,冯哥,你跟赵台长说一声,就说这么大的事情,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所以,给我几天时间吧,好吗?”

    冯玉民闻言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

    感谢感谢感谢……大家的月票太给力了!

    今天必须再来一章!

    然后……不知道大家有玩网游的没有?玩网游的有玩《不.败.传.说》的没有?玩《不.败.传.说》的有听说过【星辰区】燕国那位传说中的“刀盟—刀不耕”的没有?

    那就是俺媳妇啦!

    杜蕾斯有木有,俺不知道,但能领起点币是肯定的!有兴趣的,可以去提前注册个账号神马的,记得名字里加上“刀盟”俩字,还有别忘了【星辰区】燕国,到时候等22号开服了,就组个“刀盟”大军,很多人一起玩,应该蛮有意思,回头等我码字压力没那么大了,指不定也去玩一把,然后……求不虐!要知道,虐新人,是很没有道德的一件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