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〇六章 眸光潋滟,熠熠有情
    金鹰大厦,HUNAN卫视办公大楼。

    一大早,谭德章就来到了台里,把此前积累了几天的事情都大致处理了一下,眼看九点二十了,他便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迈步出门,到隔了两间办公室的台长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了一声“请进”,然后推门进去。

    卫明正在拿小毛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擦呀擦的,一抬头,见是谭德章来了,他放下小毛巾,抬手抿了抿不多的头发,笑眯眯地道:“回来啦?”

    谭德章过去,到他对面坐下,脸上一副很振奋的表情,“回来了?!?br />
    卫明又问:“据说你把片子也已经带回来了?”

    谭德章笑了笑,点点头,道:“是,签完了合同,就直接带回来了?!?br />
    卫明笑眯眯地点头,弥勒佛一样,顿了顿,道:“还是你们年轻人做事有魄力呀!接下来把咱们台的节目质量提升上去,可就要靠你们喽,尤其是你!”

    谭德章笑笑,应对自如,“那也离不了您的指导??!没有您给压阵,我可没底气?!?br />
    卫明呵呵地笑起来,似乎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谭德章也笑了笑。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废话,但这种废话,必须经常说、天天说,因为这一遍遍重复的废话里,蕴藏着彼此的定位和认知,是交谈者双方找准自己定位、不断磨合各自作用并摸清对方处事底线的一种方式。

    很没营养,但用处很大。

    片刻之后,卫明再次拿起小毛巾,慢条斯理地擦自己面前的那一小块桌面,高档的红木桌面,被他擦得一尘不染、光可鉴人。

    他一边擦,一边道:“我不行啦,老了,也就是还能帮你们敲敲边鼓,这个话叫,扶上马,送一程,啊哈?呵呵……对了,这个……德章啊,1500万,可是真不便宜呀!别说咱们台,就是全国几十家电视台加起来,包括它华夏台,这也算是破了纪录了,你心里,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顿了顿,他放下小毛巾,道:“我可没有质疑你决定的意思,你也知道的,虽然在电视剧方面,你又这个权力拍板做决定,但牵涉到那么大的数额,估计下次的台长办公会,肯定会有人提出点看法的,到那个时候,我就算是想支持你的决定,也得有点说法不是?”

    谭德章闻言笑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这一千五百万砸进去,短期来看,赔是赔定了?!?br />
    他这话,很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但卫明闻言脸上却是连点表情变化都没有,仍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他,甚至还微微点头,似乎眉间心上,都是一副“我很欣赏你的每句话”的样子。

    这时,谭德章又道:“但是,之所以给出这个价码,主要是我们没时间纠缠了,在我带人过去之前,那边已经邀请了五家电视台,那五家,您是知道的,一向比咱们强势,哪怕同样的价钱,换了谁,都会更愿意选择他们来合作,所以这个时候,我必须快刀斩乱麻,先拿下再说?!?br />
    卫明笑着,微微颌首,不说话。

    谭德章又继续道:“而且,咱们台沉寂了好多年了,这些年的情况,始终是在往下跑,所以连带着,咱们的广告都不如人家值钱,要改变这一切,必须要来一剂猛药。这一部戏,可能是赔的,甚至就算它首播收视率很高,到了第二轮再播,广告涨价了,也还是会赔的,但只要把收视率拉上去了,让全国的观众知道咱们台也是可以经常有一些好看的电视剧的,让广告商们知道咱们台的收视率是很高的,咱们有好东西,那么以后,这个价钱自然就可以慢慢上来!所以,短期的赔一点,是肯定的,但长期来看,我们还是可以赚到钱?!?br />
    听谭德章毫不避讳地提到“这些年一直在往下跑”的时候,卫明的眼眉有着片刻的眨动,但微笑却一如往常,等谭德章说完了,他想了想,点点头,笑眯眯地问:“这部叫什么……《新白娘子传奇》?在你看来,就是这一剂猛药喽?”

    这一次,谭德章犹豫了片刻,但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道:“现在还没播,不瞒您说,这部戏能拿到一份什么样的成绩,我这心里,也是没谱的,但有三点,促使我做了这个决定?!?br />
    卫明闻言眼前一亮,笑道:“哦?说来听听?1500万呀,你这三点,每一点都价值五百万,值钱得很咧!”

    谭德章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也明白这位在台长的位子上坐了十几年的老狐狸正在隐隐地威胁自己,但他夷然无惧,道:“第一,我亲自看到了这部戏,四十集,一集没落下,从头看到了尾??赐曛?,我自己感觉,无论是从故事、从人物塑造,还是从那种特别细腻、特别有美感的画面,还有它那据说是花了很多钱,已经达到了当下国际一流水准的特效,都是远超近几年咱们国内这些电视剧的,甚至我觉得,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我怕我自己没经验,不专业,水准也不够,所以,我很认真地问了购片部的人,而他们的看法,跟我类似。虽然个别人提出一些意见,比如,有人认为中间插.入的那些唱段,很冗余,会有一点打乱的、或者他们叫出戏的感觉,再比如,还有人觉得,一集一个小时,真是太长了。但就这部电视剧的整体质量,大家都认为,是比国内当下的这些电视剧,要了至少一个档次的!”

    听到这里,卫明忍不住插话打断他,笑着问:“那个小伙子据说是正在读电影学院,这个我是知道的,我也知道他写歌唱歌,都是很厉害的,但是,他拍的电视剧也比别人高明了很多?”

    谭德章无比肯定地点了点头,“是真的高明了很多?!?br />
    卫明眯起眼睛,笑了笑,点点头道:“这还真是一桩奇事了,看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是有天才的存在的!”顿了顿,他摆摆手,“我就是随便问问!这五百万,就算是有了,剩下那一千万呢?”

    谭德章笑笑,索性直接道:“第二个五百万,这部剧,拍的是白蛇传的故事?!?br />
    卫明本以为他会有长篇大论,至少也得像刚才那样,仔细烘托介绍一番,但是没想到,这个第二条,居然那么简单。但仔细一想,他却点了点头。

    也对,这是白蛇传的故事。

    中国历代相传,有很多脍炙人口、广为流传的民间传说,其中最著名的,大约就是七仙女,孟姜女,白蛇传,以及梁祝了。这样的故事,既然广为人知,那就证明它是有着强大的受众基础的,故事本身,也是经过了几百上千年的考验,被证明了,是中国的老百姓们喜欢的。

    所以,翻拍白蛇传的故事,仅仅只是故事背景这一点,对比起其它的电视剧故事来说,就已经占了莫大的优势。

    于是,片刻之后,卫明笑着道:“是啊,白蛇传,我记得实际年头里,华夏台当时拍的那一部白蛇,就挺受欢迎的?!?br />
    谭德章闻言笑着点头,道:“不瞒您说,因为知道李谦拍的是白蛇传的故事,所以,去顺天府之前,我还特意让人找来了那一版的《白蛇传》,就是我们一起去的那几个人,先把那部老片子看了一遍。当时看,隔了十几快二十年,仍然觉得挺出色的,但是,当我们看完了李谦拍的这个《新白娘子传奇》,呵呵,我们几个一致认为,老版,可以被忘掉了?!?br />
    卫明闻言神色一动,“哦?这么出色?”

    谭德章笑着点头,“您要不信,回头可以让人给您放放看?!?br />
    卫明闻言想了想,笑着摆手,“我就不看了,长时间看,眼睛熬不住,还是等咱们台里可是播了,我在家里看?!?br />
    谭德章闻言一笑,片刻后,又继续道:“第三个五百万,是因为这部剧的导演,叫李谦?!?br />
    卫明闻言面露不解之色。

    谭德章则笑着解释道:“我并不是说他拍出来的这部片子的好坏,只是说他这个人本身。他太出名了,是最近这几年里,咱们国内最最当红的人之一,偶像派的长相,实力派的才华,再加上他那层出不穷的绯闻,和他平常一贯的低调,都让他成为最受国内娱乐新闻关注的人物之一。同时,也是下自十三四岁,上到三四十岁的这些人群最为关注的明星之一?!?br />
    “所以,光是一条这部电视剧是李谦的导演处.女作,就足以为这部戏引来无数的关注目光了。不管这部戏的口碑是好是坏,首先,这个关注度是有的,有人管这个叫眼球经济,我觉得很有道理,大家只有去关注你了,你是好是坏,都有人在讨论了,才有谈及下一步的可能?!?br />
    “而且,我认为咱们台当下最缺的,也就正是这种关注度。咱们不能继续闷声不响了,要造出动静来,先把大家的目光吸引过来再说!吸引到了大家的注意力,然后再考虑用后续的精彩节目和精彩的电视剧,把这些被吸引过来的人,给留下!”

    这一番论断,听得卫明频频点头,等谭德章说完了,他呵呵地笑道:“说得好啊,管他出来之后口碑是好是坏,先让大家注意到咱们再说!德章啊,你这个观点,我是支持的!”

    顿了顿,他又一脸严肃地道:“最近这半年,台里有各种风言风语,说什么的都有,我都知道!我现在是逢人就说,每次讲话我都会一再强调,咱们台现在必须要变革了,我是支持变革的!社会大潮滚滚向前,那么多兄弟电视台,大家都挖空心思的去做好节目,我们不能甘于人后嘛!”

    谭德章闻言笑了笑,八风不动,笑道:“是啊,正是您的支持、鼓励和肯定,才让我们这些人,有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卫明笑着点点头,抬手摩挲着自己稀少的头发,顿了顿,他道:“这样,我看你这个思路啊,是可行的。你这1500万花出去了,虽然咱们暂时还不知道结果,但是,咱们既然要变革,那当然要先把步子迈出去,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所以,等到下次台长办公会,你放心,我是支持你的!”

    谭德章闻言,脸上露出一副感激不已的模样,点头道:“多谢卫台长?!?br />
    卫明点点头,道:“既然片子都已经到了台里了,那就抓紧时间安排播,档期该停的就停一下,能推的就往后推,都要优先为这部大戏让让路?!?br />
    谭德章闻言点头,“是,我已经让下面着手安排腾出档期了,他们的意思,是可以安排到8月25号,也就是下下周的周三,正好现在这部剧周二结束,原定的那部生活片,往后让路?!?br />
    卫明点点头,“这个可以,我同意?!?br />
    顿了顿,他又部署道:“台里的事情,怎么提前宣传到位,你来安排,省里的各家报纸电台什么的,我来帮你打招呼,全省联动嘛,咱们自家人,还是要支持下自家人的,先让省内的兄弟媒体们都活动起来,鼓吹起来,把声势造起来。另外,拍摄方那边,你也可以联系一下,李谦那个小伙子,还是很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这是他的作品嘛,让他过来参加个综艺节目什么的,也帮着宣传宣传,这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嘛!”

    谭德章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道:“是?!?br />
    顿了顿,虽然他早已打听清楚,甚至还亲自探过李谦的口风了,知道他是不可能过来参加什么综艺节目的,不过这个时候,为了避免生出指节,他还是道:“我尽力去办?!?br />
    卫明笑着点了点头。

    按说到了这个时候,事情已经谈完,双方的态度已经达成了一致,以谭德章的行事风格,他肯定是马上就要告辞离开了,但是偏偏,这一次,他却并没有着急离开。

    卫明看了他一眼,笑着问:“德章啊,还有别的事情?”

    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

    但谭德章居然点点头,直接道:“还有件事情,我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br />
    卫明闻言眼睛一眯。

    谭德章是什么人,他是很清楚的。

    就比如当下这件事,在当下国内的电视剧电视台这个圈子里,顶多不会超过三四百万就可以拿下一部制作精良的电视剧的首播的大环境下,他却是敢不跟任何人打招呼,甚至都不跟自己商量一下,就敢直接拍板一千五百万买下一部电视剧!

    换了别人,谁有这个胆量,谁有这个气魄?

    所以,能让他如此慎重其事的事情,那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事!

    单仅仅只是眉头微微一皱的功夫,不等谭德章察觉,卫明已经大气地一挥手,“有事尽管说!”

    谭德章道:“就在事情谈定之后,我跟李谦单独找了一个地方,喝了几杯,聊了聊。从他口中,此前曾经听到过一些风声的事情,就算是有了准信儿了?!?br />
    顿了顿,他道:“李谦亲口承认,他的那家明湖文化,最近的确是在准备策划和制作两档节目,一个是一档谈话类节目,据李谦说,类似于美国的那种脱口秀,主持人已经确定了会是玫瑰力量组合中的孙若璇,而且,据说顺天电视台对这档节目很看好,双方的合作正在稳步推进?!?br />
    “另外一个,则是一档大型的音乐类选秀节目,据说,目前也正在跟顺天电视台和华夏电视台接触,希望能达成合作。但据他亲口说,因为那两家电视台都有各自类似的综艺节目,所以,目前谈得并不是太顺利?!?br />
    说到这里,谭德章眼中的光芒渐盛,继续道:“李谦跟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两档节目的创作宗旨和风格,听完之后我觉得,咱们很有必要把这两档节目,都给他争取过来!”

    卫明闻言摩挲着自己前额的头发,略略沉吟片刻,道:“脱口秀……嗯,这个大概就是一个主持人,去邀请一些娱乐明星,大家坐下一起插科打诨,对吧?”

    谭德章点点头,“大致是这样的,但我听李谦说,这个节目其实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辣评一些娱乐新闻,用他的话说,叫吐槽。他给我举了两个例子,我觉得挺有意思?!?br />
    卫明想了想,笑道:“这种节目我是知道的,制作成本不高,主要是靠稿件的质量和主持人的发挥,嗯,玫瑰力量的那些小女孩……能行吗?”

    少见的,谭德章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但随后,他的眼神就重又坚定下来,认真地道:“我跟李谦接触了这么一次,他给我的感觉是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我很看好他策划的这一档节目,就冲他这个人?!?br />
    卫明略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心里讶异:以谭德章的高傲冷峻和一贯认真,居然会因为看好一个人,而看好他策划的节目?更何况这个人还从没有过综艺节目方面的成功先例?

    但聊到现在,他能感觉到,对方似乎的确是分外看重李谦那个人,于是,也就不多问,想了想,道:“关于这一点,你可以写出一个策划案来,下次台长办公会上,咱们认真讨论一下,也听一听其他人的意见,如果大家都觉得可行,那就上!”

    这个说法就有些……似乎是不太支持了。

    不过谭德章并没有再坚持什么,略停顿片刻,他又道:“这个节目,不够大,影响力来说,就算是做得太火,也不可能太大,所以,它是属于那种小快灵的,就算跟明湖文化合作一起做,虽然投资不需要太大,但收益也有限,所以,熬一熬也可以,但是那档音乐选秀类节目,我觉得,是咱们一定要力争拿下的!”

    顿了顿,他又额外加了一句,“顺天电视台和华夏电视台会犹豫,是因为他们台本身就有类似的节目,但咱们可没有。而按照李谦的构思,我能感觉得到,这个节目一旦打出来,它的影响力,可就是全国性质的。而且,虽然只是简单一聊,但我觉得,李谦的那些个想法,再加上他手中那家明湖文化手里所掌握着的强大的音乐资源、歌手资源,如果咱们台能跟他联手去做,这个节目,很有可能会成为接下来咱们台的一个王牌!会帮助咱们大幅度地提升影响力!”

    “音乐类选秀节目……唔……”卫明沉吟片刻,道:“那就这样,你那边先形成一个策划案,做一份提案出来,咱们再具体看看,好吧?哦,对了,这档节目如果要做,应该会是投资比较大的吧?”

    谭德章闻言,强自压制住内心的不满,点了点头,坦然地道:“如果要做,就算是咱们跟明湖文化合作,他们出音乐资源、出明星,咱们台负责组织和拍摄,然后,后续的制作,大概是双方合作,总投资,预估要投入个两三千万。甚至有可能会更高?!?br />
    卫明闻言皱了皱眉头,“嗯,这个投资……很高??!”

    顿了顿,他道:“德章,我知道你心里着急,想要多做些事情,抓紧时间做些事情,但是呢,有些事情,是不能急的,一旦错了,想回头都难呀!那么大资金的投入,咱们作为决策者,可必须要慎之又慎呀!先做提案吧,好不好?做出提案来,咱们慢慢讨论,慢慢论证,好吧?”

    谭德章欲言又止。

    卫明已经又继续道:“至少,咱们先看看这部戏播出之后效果如何再定,总是应该的吧?”

    谭德章闻言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是的,他做事情,可以凭借自己的直觉,去选择相信某个人,但要想说服他人,尤其是动辄牵涉到数千万投资的一档如此的“大节目”,要说服别人投下赞成票,那么显然,他必须向别的人也证明,那个人,和他出品的东西,不管是音乐、唱片、电视剧,还是综艺节目,都是一样可信的!

    于是,想了想,他道:“那么……好,我先做提案和策划,然后,等电视剧播出之后,咱们再讨论?!?br />
    卫明闻言满意地点点头,“对嘛!这才是稳妥的做法!”

    尽管心中有所不满,但谭德章知道,不管是形势所迫也好,还是单纯只是出于对自己背后所代表的强大力量的敬畏也好,卫明坐在台长这个位子上,虽然也会时不时想要压自己一下,但毕竟,他总体还算是支持自己的,所以这个时候,他还是笑着回了一句,“您是咱们台的定海神针呀,只要一天您没点头,就算是让我做,我也没底气不是?”

    卫明闻言呵呵地笑了起来。

    …………

    顺天府,明湖文化,艺术总监办公室。

    何润卿悠闲自在地在沙发上坐着,纤纤素手,嫩绿茶芽,不过片刻,淡青泛着微黄的茶汤,带着袅袅的蒸汽,在办公室里缓缓飘散开来。

    “嗯,好的,好的,那行,好,好!”

    一连串的应答之后,李谦挂了电话,回去沙发上坐下,笑道:“那位谭副台长的电话,播出日期定了,8月25号,周三,应该正好是学生们还没开学,赶上了一点暑期的尾巴?!?br />
    何润卿笑笑,把茶杯往他身前推了推。

    李谦端起来,细细地吮了一口,长长地“嗯”了一声,一听就知道是满意的赞叹。

    何润卿笑了笑,自己也端起面前的那杯,抿了一口,道:“那正好,我还差一场成都府的,到时候演唱会也结束了,我总要歇几天,正好闷在家里看电视剧?!?br />
    李谦笑着点点头,说了声“好”,又品一口茶,忍不住赞叹道:“要论冲茶,我喝过的这么多次茶之中,只有你冲的最有感觉——细腻,温润?!?br />
    何润卿闻言一笑,“你爱喝就好,什么时候想喝了就给我电话,我给你冲?;蛘?,你就直接去我家里,想喝多少次喝多少次?!?br />
    李谦笑笑,随后又无奈地叹口气,“我倒是想啊,可是咱们都太忙了!唉……”

    说话时,他低着头,并没有看到何润卿似乎有话说,顿了顿,就又继续道:“像你,接下来要做新专辑吧?然后,我看谭德章对超级女声这个节目,很有兴趣,他做事情又相当有魄力,所以我估计,这档节目,十有八九是要跟他们合作了,如果明年要办这个节目,你是肯定要过去撑场面的,到那个时候,一忙就是大半年……”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向何润卿,眼神中隐隐有些歉意,问:“你不会怪我把你指使得团团转吧?要是你觉得……”

    何润卿摆摆手,笑道:“你知道的,我是个闲不住的人?!?br />
    顿了顿,她又抿嘴一笑,道:“再说了,那时候我过来找你,死活都要签过来的时候,我就说过,有什么活儿,你尽管指使我,我绝对听话!不怕累,不怕忙!”

    李谦的目光与她对视片刻,然后,略有些逃避一般地转开了目光,缓缓地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他道:“你接下来这张专辑,我帮你做!”

    顿了顿,他又带了些刻意地,开口解释道:“我想给你加入一些爵士的风格,再加入一些民歌的混搭……总之,争取帮你再做出点新高度来!”

    说完了抬头看去时,何润卿面带微笑,点了点头。

    眸光潋滟,熠熠有情。

    李谦下意识地转开视线,又道:“接下来呢,只要那档节目开了,明年你就别做专辑了,那档节目虽然时间跨度会比较长,但对你来说,并不需要太多突破性的东西,又是在湖南那边做,你就权当是一边忙工作,一边回家小住半年吧?!?br />
    何润卿又笑,点点头,道:“好?!?br />
    顿了顿,她主动开口,问:“你晚饭有着落了没?”

    李谦下意识地就想说有个局等着呢,但抬起头来目光一碰,他嗫喏片刻,摇了摇头。

    何润卿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放下杯子,拿上包,站起身来,道:“这个茶不要放太凉了,喜欢喝就要趁烫嘴的时候喝,才最有滋味,一旦放凉了,就会发涩。我现在就去买菜,晚上到家里来吃饭!”

    说完了,她也不等李谦回话,只是冲他笑了笑,然后扭头走向门口,打开门,出去了。

    等门关上了,李谦抿抿嘴,端起茶杯,哧哧溜溜地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放下杯子,咽下肚,叹了口气。

    最近一直都跟分开多日的小露在一起,其实今天晚上,他本来是准备去谢冰那边的。

    但如果晚饭跑到何润卿家里去吃……等吃完了,该去哪边?

    ***

    明天下午1点,目前最热的国战游戏《不.败.传.说》就要开测了,想支持作者的朋友可以来玩一下,到时候在游戏【星辰区】燕国找到我,到时候一起去抢国王、打天下,应该是件乐事。

    对了,在下【刀盟—刀不耕】是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