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〇九章 她要红了
    上午九点半,西安府。

    一如往日的,白玉京在家里吃过早饭之后,骑着自己的单车慢慢悠悠地往自家的花店去,一路沿途,不时有人跟她打招呼。也有不少路人,下意识地看过来一眼,就再也转不开眼睛,一直到目送她骑车走出很远,仍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她的打扮,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爽。

    露趾高跟凉鞋,月白色七分裤,收腰白色短袖衬衫,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一副清汤挂面的邻家女孩装扮,但偏偏就是那么的漂亮。

    而且,要说起来,其实她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但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年淡泊名利的关系,又或者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总之,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给人的感觉,离少妇都还有段距离,当下来说,妥妥的微熟御姐一枚。

    到了花店开了门,她简单地把昨晚临走前收拾过的又收拾了一遍,然后拎着浇水壶给各个花盆、花瓶里浇水,等忙活完这每天例行的一套,再看时间,已经又是九点半了。

    开门二十分钟,一单生意都没有。

    但她却并不着急,拿起一本书回到躺椅上坐下,翻到昨天折了角的地方,继续往下看。

    这是前段时间李谦从顺天府给她寄过来的,是一部武侠小说,书名叫《碧血?!?,一共两本,上下部,作者叫金镛。她花了四五天的时间,如今下部都已经看了一半了。

    应该说,谈不上什么新意,书里那种半真半假的历史演义、野史的风格,也谈不上新鲜,不过故事还挺好的,人物塑造也很有特点,所以,她还算挺喜欢的。尤其是拿来打发无聊的时间,更是绝对足够了。

    只是,金镛这个名字,有点陌生。

    勉强看了几页,她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书,有些心神不定地重又站起身来——看了几页也是白看,书上写的什么,她完全都没看进去,脑子里似乎充满了什么别的东西,已然把她的全部心神,都给吸引走了。但偏偏,当她试图去抓,却又感觉什么事情都没有。

    说到底,都是那条短信的惹的祸。

    他问:准备好了吗?

    她答:准备什么?

    他说:8月25号,湖南首播,你要红了!

    她犹豫良久,回复说:我红过。

    是的,她当然红过。

    玉女这个称号,此前已有,并不是专门为她白玉京而起,但自从有了白玉京,玉女这个称号,已经不再会被按到别人头上了——至少在当时是那样。

    在当时,她曾是国内影视圈大名鼎鼎的第一美女!

    而现在,时隔多年,虽然走在大街上,她仍是最吸引所有人目光的那一个,甚至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些当年的观众认出她来,但她毕竟已经淡出多年了,放到娱乐圈来说,哪怕你再漂亮,哪怕你曾经再怎么红,那么多年不露面,想让大家还都记得你,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她并不觉得日子难过,现如今守着这样一个小花店,虽然几乎不挣钱,甚至一年的帐盘下来,往往还会多多少少的赔进去一点,但生活平平淡淡的,真的是很好,当年攒下的一些钱,虽然不算多,但支撑这样的日子,足以到死了。

    除了偶尔会有一点戏瘾,特别想演戏,特别怀念当年在镜头前演戏的日子之外,她本来的确是打算就这么一辈子到老的,或许某一天,会遇上一个特别想嫁的人,那就稀里糊涂的嫁了也说不准,柴米油盐的日子,她也并不反感,但如果遇不上,那也就是如此罢了,反正她自己一个人生活的也蛮好,只是要经常在爸妈的念叨里煎熬一下。

    但是现在,似乎这一切马上就要被改变了。

    去年,她没能管住自己内心里想演戏的那只魔鬼,也或者说,是没能顶住对方的死缠烂打,最终还是出去演了他那部《新白娘子传奇》。

    戏演得很过瘾,虽然她还并不至于觉得这个角色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但拍摄期间,即便是她自己过去看自己刚演过的镜头,都不由就觉得,李谦的眼光很准,自己似乎的确是挺适合来演白素贞这个角色的,虽然自己的个性,其实跟电视剧里的白素贞压根儿不是一个路数的。

    然后,过完了戏瘾,她婉拒了李谦的挽留,也婉拒了那些老朋友让她留在顺天府发展的劝说,仍是回到了西安府,继续地经营这家小小的花店。

    不得不说,戏瘾过了,生活真的是马上就又重新安定下来了。甚至,前段时间有个小伙子那么热烈的追求,她还真就兴致盎然地跟人家一起出去吃了顿饭,只是稍微接触的深了一点儿,她立马就发觉到了自己跟人家那种白领精英人士的格格不入,于是,就没有下一回了罢了。

    实话说,她还蛮期待什么时候能有下一个人来这么热烈的追求一下自己的,成不成的搁一边,生活如此平淡,人总是想要一点意外惊喜的不是吗?要万一真碰上能跟自己对上路子的了呢?

    然而,她知道,自己恐怕是等不到下一个人了。

    因为就在今天晚上,她去年拍的那部《新白娘子传奇》,就要正式开播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李谦本人之外,还有人是对这部电视剧信心十足的话,那么,或许除了周嫫之外,就是她白玉京了,连韩顺章、金汉等人,都要再往后排。

    甚至,考虑到周嫫只是出于对李谦本人的绝对信任的话,单纯只说对这部戏的信心,她都有可能是除李谦之外,排在第一名的。

    戏是她演的,而且她演的还是剧中的绝对主角,是吸引所有视线的焦点,所以,演完之后,甚至是在开拍了没几天之后,她就知道,这部戏,没问题了。

    别问为什么,这是一个演员演过无数部戏之后,在潜意识里给出的判断。

    所以,她知道李谦说的没错,只要这部戏开始播了,自己肯定就又会在一夜之间回归到那种大街小巷无人不知的状况了。

    所以,从昨晚来往了两条短信之后,她心里很明显地就有了些焦虑。

    眼看将近十点,珠帘响动,白玉京下意识地回过神来,以为有客人来了,不及抬头看,便先站起来,道:“您好,欢迎光临……”一句话没说完,才发现是每天来送货的小刘。

    小刘怀里还抱着个泡沫的大箱子,傻傻地看着白玉京,一脸的纳闷,“姐,你咋咧?额刚才在门外还喊你,你都么听见?”

    白玉京拍拍额头,也懒得跟他解释什么,直接道:“放下吧!姐给你拿钱?!?br />
    小刘放下箱子,把昨天的箱子打开,一看,“吔,姐,这还剩好多呢!那你昨天生意不好么?”

    白玉京“嗯?”了一声,然后才明白他问的什么,随口道:“是啊,生意不好?!?br />
    小刘扒拉扒拉那些剩下的花,一脸心疼。

    其实在此前,每逢小刘把新鲜的鲜花送来,白玉京总是会饶有兴趣地把它们边养边卖,偶尔哪一天省得多了,其实也不怕,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不知道是不是心思杂乱了,她开始懒得摆弄这些,鲜花送来,她还是会养起来,但到了傍晚,发现剩下了,也就懒得再打理,直接一拢,丢垃圾一样丢到小刘送货来留下的泡沫箱子里拉倒。

    小刘愁眉苦脸地抬起头来,道:“这多可惜呀!这些花得好几十块钱咧!”

    这一刻,白玉京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些加倍的烦躁,有一种冲动,恨不得现在就大声告诉给这个傻小子,自己去年出去拍了一部戏,虽然单集片酬不算高,甚至比很多配角都低,但架不住戏份多,一部电视剧拍下来,人家也是给了五十万的,自己压根儿就不稀罕这一点卖花的钱。

    但下一刻,小刘已经直起身来,很认真地道:“姐,你放心,额给你带回去,额有办法,这回的钱,那就少给额三十块吧!”

    白玉京愣了片刻,瞥了他一眼,斥责道:“你能有什么办法?回去加点水、加点营养养一下,明天给掺到别的店的货里,对吧?”

    小刘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有点儿尴尬。

    “嘿嘿!”白玉京学着他的声音干笑了两声,白他一眼,说他,“傻小子!”一边把钱递过去,一边道:“你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揽住了这些店,怎么,为了三十块钱,想把自己招牌砸了呀?说你傻你还老不承认!”

    小刘推,嘴笨,说的乱七八糟,“姐,你生意不好……你少给额三十块!”

    白玉京使劲儿把钱摁到他身侧的小挎包里,道:“行啦,你也知道的,姐这花店从来就没挣过钱,也不缺你这三十二十的,你还要挣钱娶媳妇,一分钱都不许少赚,记住没?”

    小刘咧嘴笑了笑,有点腼腆,弯腰抱起箱子,“那……那额走咧姐?!?br />
    白玉京点点头,但小刘才刚伸手拨开珠帘,她却又突然开口,“小刘?!?br />
    小刘回过头来,“咋咧姐?有事?”

    白玉京犹豫、犹豫、犹豫,心里有着一抹说不出的不舍,但最终还是道:“明天开始,你不用给我送货了?!?br />
    小刘愣了一下,“咋咧?”随后又有些怯怯的,“额……做的哪里不对,你告诉额,额……”

    白玉京摆摆手,“跟你无关?!?br />
    小刘还是忍不住解释,“姐,额刚才要把花拿走,额回去也是扔了,额不会坏良心地,这种不好了的花,额不会给任何人送!给你的货,那更是每一朵都是额亲手挑的!……”

    “小刘!”白玉京大声喊住他,然后才平静地道:“姐不准备接着开这家花店了?!?br />
    小刘愣了一下,“为啥?”

    顿了顿,他见白玉京抿了抿嘴,似乎是唯恐会听她说出什么自己不想听的话,就又赶紧道:“你开花店,额给你送花,这不是……不是挺好的么?你要……你咋能……”说着说着,他的声音都有点变了。

    白玉京笑笑,回身扯了张纸巾递给他。

    他低着头,一摆手把纸巾打开,“额么哭!”

    白玉京又笑,“呦,行啊,脾气大了,都敢跟姐耍脾气了!”

    过了一会儿,小刘抬起头来,嗫喏片刻,突然问:“姐,你是不是要嫁人咧?”

    白玉京闻言愣了一下,旋即失笑。

    若在平常,其实她不是什么轻薄的性子,但这时候看着面前这傻小子认真的模样,她不知怎么,下意识地就抛了个媚眼儿过去,“偷偷的暗恋姐呢,是不是?”

    刷的一下,小刘满脸通红,赶紧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白玉京笑笑,随后笑容渐淡,口气说不出是无奈还是欣喜地道:“姐不是要嫁人了,是……姐认识了一个大老板,很有本事,姐准备给他打工,跟着他挣大钱去了!”

    小刘闻言抬头看看她,愣了愣,问:“那……你打工……干啥活?去哪里上班?离这里远不?”

    白玉京看看他,回身找到纸和笔,写上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走回来,递给他,“姐要上班的地方,离这里很远,以后你可能不太容易见到姐本人了,想姐了,或者是遇到什么难处了,一定要记得给姐打电话。哦,还有,等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记得通知姐一声,姐给你包个大红包!”

    小刘接过纸条,紧紧地攥住。

    顿了顿,他犹犹豫豫地问:“姐,那你……你要是发财了,能给额安排个活儿不,额也想跟着你,跟着大老板挣大钱去!”

    白玉京笑笑,抬手拍拍他的肩膀,“要是有合适的机会的话……算了,你不知道,小刘,干我们这一行,是很苦的,尤其是你,如果从头开始做,更是会特别的苦。在姐看来,还不如像你现在这样,种花,卖花,来的更舒坦?!?br />
    小刘听不太懂她话里的深意,只是墨迹着,不太想离开。

    白玉京一眼就看明白他的意思,直接赶人,道:“行了,傻小子,赶紧送花去吧,外边天那么热,那些花可不能老在太阳底下晒着,有冰块儿也不行。去吧!”

    小刘这才无奈,一步三回头地抱着箱子往外走。

    这时候,身后的白玉京又说了一句,“据说今天晚上湖南台会有一部电视剧,应该不错,记得看看!”

    …………

    等到小刘终于走了,白玉京起身,一如此前那样,把那些花都收视起来。

    这一天,她没有再看书。除了中午回家吃饭之外,她从头到尾都在自己的小店里转悠、转悠、转悠,一直到日落西山。

    这一天,她一共做了七单生意,一共卖掉了204块。

    傍晚七点,她关好了屋里所有的电器,拿上那一套《碧血?!?,想了想,又把招财猫抱起来,一眼瞥见那下面镇着的一张名片,想了想,夹到书里,然后转身出了店门。

    锁门,拉下卷帘门,锁好,她伫立在门口,久久地看着那扇卷帘门。

    然后,她转身,蹬上车子,顺着那条已经走了七八年的路,不紧不慢地往家里走。

    此时,太阳堪堪落山,西天灿霞满天。

    西安府,某不知名的街道上,有这样的一家花店,在今天,正式关门歇业了。

    因为,店主人知道,她要红了。

    就在今晚。

    ***

    知道大家都等着看大高.潮呢,但总得容我把该铺该垫的都讲述明白了啊,对不对?

    月末了,拼搏了一个月,临到最后了,我实在是不甘心落于人后,大家再给几张月票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