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一二章 心臆
    影视这个东西,说白了,无论影,还是视,都是一种声、光、电的艺术。

    无论大银幕还是小荧屏,每个观众都明白自己看到的这个故事、这个画面,其实是特意拍摄出来给人看的,谁都明白那是假的,但高明的电影人,会让这一切,无论是画面、故事、人物、台词,等等,看上去都如在眼前,让你明知是假,仍然信以为真。

    而真实感,产生代入感。

    无论是悲,是喜,无论你在看到这些画面之后所得到的是一种收获,还是一种发泄,它的源头,肯定都来源于代入感。

    所以,大船之所以是大船,之所以在2000年之前的时代,就在全球狂揽二十亿美元的票房,固然少不了那一段动人心弦的浪漫爱情,但如果少了那艘庞大的奢华的巨轮,如果缺少了那些无比真实的细节,它充其量也就只是一部爱情故事片而已。

    而再往后,《阿凡达》全球爆红,好莱坞各种特效大片占领全球的电影市场……归根到底,只是因为好莱坞电影人始终最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大家进到电影院里去,不惜购买价格昂贵的电影票,就是要去看到平??床坏降囊恍┒鞯?。

    那么,当时间倒退回十几年前,在1999年的这个时候,在千家万户的小荧屏上,当全国上下的电视观众们都还在日复一日地看着各种各样粗制滥造的武侠片、爱情片、商战片、战争片的时候,突然有这么一部电视剧,它把观众们需要买票进电影院才能在少数的国外大片上看到的真实的超强画面,第一次呈现在了小小的电视荧幕上。那么,它给当下国内的电视观众们所带来的观看感受,那种心灵的震撼,可想而知。

    所以,哪怕从头到尾这一段长达一分钟四十多秒的镜头,所围绕的主角其实只是一条蛇而已,却仍然足以让很多观众看得津津有味。

    当他们甚至会为这条他们原本丝毫都不熟悉、更是毫无代入感的蛇,最终战胜了雷劫和闪电而高兴、而长出一口气,而面带笑容的时候……可想而知,接下来的故事,他们已经不可能挪开眼睛了——因为,这条蛇变成了一个国色天香、艳丽无匹的绝色大美女。

    山狐化妖、龙女招婿、人鬼之恋……这是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最是喜闻乐见的故事桥段。

    这个时空虽然没有集大成的《聊斋志异》,但自《搜神记》起,至唐传奇,到宋人笔记,再到明朝、顺朝的各种志怪小说,以及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各种传说、故事,类似这样的人鬼恋情、人神恋情、人.妖恋情,简直层出不穷。

    所以,或许一个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人看到蛇妖化出人形这一幕,会感觉无比诧异,但对中国人来说,这一幕毫无违和感。

    而且,化为人形的白蛇、白娘子,实在是……太漂亮了!

    最开始,她还只有脑袋是人形,肩膀一下,仍是蛇神,但特效做的无比逼真,让观众看上去,简直人蛇难分,不过,光是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儿,已经足够迷人了。

    而当她最终褪去蛇形,彻底化为人身,那宛若美人出浴的一幕,尽管镜头只是给到肩膀以上,或者膝盖以下,但是要知道,想象力这个东西,脑补这个东西,向来都是无比强大的!

    对于所有看到这里的电视观众而言,在他们的脑海中,已经近乎下意识地就补足了这蛇妖那曼妙玲珑的窈窕身姿——然后,当白蛇一口气吹过去,把自己的蛇蜕变成一身素白的霞衣,并随后把衣服招来、穿在身上,果然,露出了全身模样的这个白娘子,完美地契合了观众们对她的想象。

    美艳不可方物!

    …………

    周玉海已经忘了要去洗澡了,看到这里,他也是不由得感慨一句,“玉京确实漂亮??!”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朱强主动地起身跑过去开了门,却是周玉海的助理已经把酒菜买回来了,见周玉海招呼朱强,他那位助理帮忙张罗好酒菜,然后就很识趣地说自己出去吃。这时,反倒是周玉海主动道:“那么多东西呢,坐下一起吃,正好一起看电视?!?br />
    …………

    HUNAN卫视最近一直在强力宣传这部电视剧,关于当年中国第一玉女的回归,更是宣传的重点之一,所以,看到白玉京如此完美地出现在屏幕上,不少当年就看过她作品、甚至迷恋过她的观众,自是忍不住要感慨一声,“白玉京还是那么漂亮??!比过去还漂亮的感觉!”

    而或是年龄略小,或是此前并没有关注过她的人,看到这样惊艳的一幕,也是不由得瞬间就喜欢上了她这副古装的形象。

    然后,当白蛇幻化成了人形,这个故事,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当她畅快自在地在空中飞掠,伴随着她的视线,观众们再次看到了很多美轮美奂的镜头,那些镜头,都是剧组特意用电影级摄影机拍摄到的,有青城山,有张家界,也有峨眉山。

    再然后,初入人间的白素贞听闻观音菩萨降临峨眉山,便也随着大批信众一起徒步上山,参拜观音大士,而这个时候,这部电视剧的第二个特色,突然就出现了——唱段。

    如果只是插曲,没人会感觉到异常,但是,当观众们看到何润卿扮演的观音大士,正在新鲜着呢,却清楚地看到剧中人物白娘子自己开口唱了起来——这一段,自然就正是当初李谦在长安府拉着二胡唱给白玉京听的那一段。

    剧中人物,由白玉京扮演,但她只是对口型,这一段真正的唱,是何润卿。

    黄梅调的曲风,与剧情完美契合的歌词,最开始听,可能会有不少观众感觉略显突兀,但不得不说,《新白娘子传奇》采用剧中插.入唱段的方式来讲故事,宛若歌剧一样,虽然新异,尤其是在电视剧上,更是显得与众不同,但其实放到中国的国情来看的话,其实并不突兀。

    国人爱听戏,爱听了几百年,这个时空人们对戏的喜爱,甚至比李谦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还要更加的厉害,所以,连那个时空的观众,在度过了最初的一丝愕然之后,都能欣然接受这些唱腔优美的唱段,更何况是现在,是在这个时空?

    所以,尽管观音大士和白娘子之间一唱一和的方式,会让节奏略微显得有些慢,但是对于此时坐在电视机前的这些观众而已,几乎不存在任何的接受障碍。

    而随着观音大士的指点,镜头一转,白素贞很快就回想起了若干年之前的一段小故事:捕蛇人取蛇丹泡酒,而她自己不甚被捉到,却被一个小牧童用一筐桃子换得性命,并随后放生。尔后,她当时就曾经对小牧童做出了一定会报答的承诺。

    于是,想要修炼成仙的白素贞,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白蛇传的故事,至此正式开始。

    而这个时候,绝大多数观众已经完全沉浸其中了。

    接下来,许仙许汉文及其姐姐、姐夫一家出场,库银被盗一案,也开始埋下伏笔,许仙学医,小青和五鬼出场,再然后,白娘子大战青蛇并收为丫鬟,而观音大士提点的那一句“须往西湖高处寻”,则成为白娘子白素贞的行动指南。

    这一日,清明节,许汉文和姐姐姐夫一起出门扫墓、踏青,而白娘子和小青则在西湖到处转悠,每遇一人,只要感觉有点像,白素贞便做法,看清他的前世,结果却一次次的失望,但就在这时,她们碰到了跟姐姐姐夫分开之后独自踏青的许仙。

    绝大多数观众,这时候正看得津津有味,正在期待两人的相遇,但就在这个时候,电视剧戛然而止,第一集,结束了!

    当电视画面上,片尾曲都已经开始播放起来,很多人才突然意识到,已经快九点了,这部电视剧的第一集,居然长达五十多分钟近一个小时!

    不过,即便是时间那么长,大家却仍是没看够,关键是在最要紧的地方给断掉了啊有木有,断章狗不能忍啊有木有?

    因此,当片尾曲刚刚开始响起,在不知道多少家庭、多少台电视机前,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居然在这里结束了!心里真是各种痒痒、各种难受??!

    包括此刻在酒店房间里一起看这部电视剧的周玉海和朱强等人,看到本集结束,也是下意识地忍不住流露出一副不满的神情——大家都吃饱喝足了,甚至连聊天都早就已经停了,此刻的全副心神都在这部电视剧和这个故事里呢!

    此时,周玉海的助理忍不住吐槽道:“这也太会分集了吧?”

    周玉海和朱强倒是比较快的恢复过来,周玉海闻言更是哈哈一笑,“分的好!怪不得非得一个小时一集,讲究就在这里呢!电视剧嘛,不留点勾子还行?”

    朱强则笑道:“没事儿,反正今天还有第二集!”

    …………

    第一集刚结束,不少人无奈地叹息过后,正要起身去上洗手间,像周玉海,则准备趁这个功夫去洗洗澡,但随后,当片尾曲响起,却又很快把大家的注意力都给拉了回来!

    哪怕脱离开电视剧本身来说,《渡情》这首歌,也绝对是异常出色的一首对唱情歌,其朗朗上口却又蕴含着中国式爱情观的歌词,和一男一女各富特色的歌唱,都使它充满了一种独特的韵味。

    事实上,这是最近两年红遍整个华人世界的四大美人乐队的贝斯手曹霑的首度开嗓。

    而与他合唱的,则是国内顶级天后何润卿。

    当曹霑那极富特色的破锣嗓子响起来,不少人已经起身,却又忍不住站住,回头看向电视屏幕,而像周玉海,已经进了洗手间,还忍不住打开门缝,扒着门笑着问:“据说这是曹霑唱的?”

    朱强呵呵地笑着,点头,“据说是?!?br />
    …………

    第一集结束,中间有几分钟的广告时间。

    夜,九点钟。

    HUNAN卫视所在的金鹰大厦仍是一片灯火通明。

    当然,最顶层的几个楼层,倒是黑漆漆的,而在这几层办公区,只有极少数的几间办公室,是一直亮着灯的。

    其中有一间,就是谭德章的副台长办公室。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从头到尾把这部电视剧的第一集又看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是带着HUNAN卫视的台标的。

    这边连片尾曲都放完了,开始播放广告,他脑子里各种想法起伏连篇,时不时地就会下意识扭头看一眼桌面上的电话。

    足足两三分钟,那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他第一时间就伸过手去,都没等第一声铃声响完,手就已经搭到了话筒上,但犹豫了一下,他却还是先拿起??仄?,把电视机调成了静音,然后等那电话多响了几声,这才拿起电话来,满含威严地道:“我是谭德章?!?br />
    电话那头,有个声音道:“谭台,第一集的收视统计出来了,前半段最高2.4,到结束时,最高2.6,跟咱们上部戏的收视率基本持平?!?br />
    谭德章闻言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皱起,平静地道:“知道了。第二集结束之后,再给我汇报一下?!?br />
    电话那头答应一声,这边谭德章很快就挂了电话。

    起身在办公室里走动几步,他不由得揉揉眉头。

    最高2.6,这个数据,肯定不算高,甚至对于HUNAN卫视过去的收视率来说,也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不过还好,这才只是第一集。

    尽管此前的宣传,自己这边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了,但是……谁让HUNAN卫视已经没落了那么多年了呢!能在第一集就达到上部电视剧的收视水准,应该说,他是应该知足的。

    只是……1500万??!

    那可是他一意孤行力排众议拿下来的,天知道现在他身上的压力有多大!

    已经得罪了很多国内的兄弟卫视不说,华夏电视台那边也对HUNAN这边意见不小,而且关键的是,要改革HUNAN卫视,这是他在电视内容上所走的第一步!

    一旦这部戏失败了,虽然改革的方向并不会发生改变,事实上只要自己背后的家族还在支持自己,那么就凭台里这些人,也不可能改变什么,但毫无疑问,接下来自己将会遭受到更多地质疑和阻力,很多原本可以一口气硬顶着推行下去的政策,只怕就要作难了。

    想到这里,他一边回去坐下,下意识地抬头看看屏幕,等待着第二集的开播,一边不由得就在心里又下意识地想:那么大的一单生意,自己一口气拍到他桌子上1500万啊,结果呢,电视剧开播之前,最重要的就是宣传了,可那家伙愣是不愿意带队过来做个宣传什么的!

    “真是个奇葩!”他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

    第一集看完,李妈慌着上洗手间,李爸则是点上了一支烟,眼睛空盯着电视屏幕,脑子却已经陷入了某种沉思。

    李妈方便完了回来,碰碰他,“哎,想什么呢?我觉得儿子这电视剧拍的挺好看的!”

    李爸恍然回神,“???哦……嗯!好看,好看!就是……”

    李妈没等他“就是”出什么东西来,直接一句话甩他脸上了,“你别说就是剧本还不够好!或者……就是台词还差点儿工夫?”

    李爸果然被噎住了。

    李妈得意地翻了个白眼儿,指着电视机,说:“有能耐回头你也写个剧本,让你儿子给你拍出来,对了,你一定得写的比他好,要不然当爹的还不如儿子,多丢人??!”

    “你……你……”

    面对李妈得意的笑,李爸张口结舌。

    半天之后,他才终于憋出一句来,“他写的剧本再好,还不是我教出来的?”

    李妈又白他一眼,“你就吹吧!”

    李爸终于急了,“哎……我吹什么了?那是我儿子!我打小手把手教的!怎么着,他出息了,我还没点功劳了?”

    李妈笑,“行行行,你功劳大,行了吧?都是你指点的!……这些话呀,你留着赶明儿给那些邻居吹去??!少跟我这儿显摆!”

    李爸闻言想说话,此时恰好广告停了,第二集序幕开始了。

    李妈赶紧摆手,“哎行了行了,别说了,又开始了!”

    李爸一肚子话都憋回去了。

    但想了想,他忽然又觉得李妈提醒了自己:对呀,估计明天得有不少邻居问这个事儿,等开学之后,那帮同事估计也会问,李家出了个大才子嘛,这事儿恨不得全济南府的人都知道了,现在电视剧一播,尤其是感觉还挺不错的,那回头还不得都围着自己问?

    这事儿……很重要!

    那边电视里序幕播着,主题歌唱得动情,这边李爸忍不住自己嘟囔起来,“对了,上次那小子说这部戏好像是脱胎于《警世通言》和顺朝的《雷峰塔传奇》?待会儿看完了,我得把《警世通言》先找出来,再看一遍,免得被人问住。只是……《雷峰塔传奇》?没听说过呀,也不知道那小子从哪儿看到的呢!”

    …………

    周玉海匆匆地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第二集的序幕刚好放完。

    第二集的故事,很快开始了。

    白娘子很快认出了许仙,然后掐指一算,确认那就是一千年前救了自己的小牧童,但千年轮回,他不知道现在这个许仙,还是不是像当年那一世的小牧童一样善良,于是这个时候,调皮捣蛋的小青出手相试,而且一试再试。

    事实证明,千年之后,历经多次轮回,这个许仙,仍是当年那个善良的小牧童。

    于是,两人开始设法勾搭这个纯洁善良的小伙子。

    西湖遇雨,电视上,那画面简直美不胜收,而随后,当那樵夫和小青一唱一和地唱起在上一集片尾大家已经听到的《渡情》,更添诗情画意。

    一段又一段优美的唱段,在这个时候,已经让观众不但完全适应了,且因为曲调的通俗简单,让不少观众在听过几段之后,熟悉了这个旋律,开始一边听一边跟着哼哼了起来。

    然后,剧情飞速地向前发展。

    在白素贞和小青坑蒙拐骗各种招数都使出来之后,已经深深沉迷在白娘子那迷人风情之中的许仙,很快就无法自拔了,然后,双方成亲了。

    两人在洞房花烛之夜彼此互诉衷肠的唱段,真正让两个人的心灵贴紧了。

    但随后,当许仙牛逼哄哄地回家向自己的姐姐姐夫报喜,还带着小青偷盗而来的库银回去的时候,却被身为县衙捕快的姐夫李公甫一眼认出。

    至此,前面两集铺垫的两条线,在此突然交汇,电视机前,每一个观众的心,突然就提了起来。

    然后……第二集结束了。

    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跟着电视剧看到了十点多的人忍不住唉声叹气,满腔愤懑!

    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当然很重要,但问题是,这电视剧断集断的也太气人了吧?怎么可以每次都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断掉呢!

    想看第三集,可就要等明天了呀!

    当然,这一刻还很少有人意识到,其实电视剧嘛,为了保证接下来的剧集的收视率,肯定要注意讲故事的节奏,断集断在关键的地方,那是必备的剪辑技巧,但为什么,此前他们也看电视剧,而且看过很多电视剧,为什么那个时候被断集,他们并没有那么愤怒呢?

    那只是因为,这部电视剧,无论是故事的核心,情节的精彩程度,还是演员的颜值和表演,都已经准确地切入了国人几千年来的心臆,而别的电视剧,没有做到。

    …………

    办公室里,当电视剧已经结束了好一阵子,谭德章终于接到了第二集的收视数据——最高2.7,比第一集略高,但这只是一个很正常的起伏,丝毫都没有要骤起爬坡的意思。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至少证明,这部电视剧的前两集对于已经开始收看的观众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至少大家没有纷纷地转台。

    只是,谭德章忍不住想:“光是这样,显然是不够的?!?br />
    ***

    六千字大章,求几张票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