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一四章 他是真的在走红
    周五,上午八点半。

    谭德章一如既往地早早就来到了电视台。

    跟别的企事业单位不一样,电视台这个地方,是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上班的,即便深夜,台里的高层之中,也必须得有人在办公室值班,以应付任何的突发情况。

    坐电梯上去的工夫,碰巧了跟谭德章坐同一班电梯上去的电视台工作人员,还是向往常那样大气不敢出的样子,说了声“谭台长早”之后,就没人敢说话了。

    面对他们的问候,谭德章也是点点头,说声“早”。

    这种情况,在过去的这大半年里,基本上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但今天,情况多多少少有一些异?!」苷б豢?,感觉不出什么来,但谭德章却分明能够感应到,大家看向自己的目光,跟以往似乎略微有些不同。

    等到了办公室,比他还要早来到办公室的秘书给他冲好一杯咖啡放到桌子上,临走,却又回头,笑道:“谭台,昨晚收视率过四的事儿,在台里都传遍了?!?br />
    谭德章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一个笑容。

    想了想,他很罕见地跟秘书闲聊:“传遍了?你们这嘴都挺快呀!”

    秘书知道,这是个拍马屁的最佳时机,闻言当时就道:“那可不,这都一年了,咱们的收视率终于又一次过四个点,而且是最高冲到了4.6,这当然是大喜讯啊,那还不得一夜传遍?我听见大家都说呢,说原来都以为您对电视台是外行,结果现在发现,原来您选电视剧都是内行的不得了!”

    谭德章闻言笑笑。

    秘书这话是真是假,无从判断,或许底下也的确有工作人员会这么感慨一句,但是在谭德章看来,这一大早上的,自己这位秘书就从外边“听”了这些话,十有八九是他自己编的。

    不过,管他真的假的,马屁人人爱听,尤其是他这一记马屁,选择的时机和方向,都让谭德章特别舒服、非常受用。所以,谭德章也就笑纳了。

    当然,以谭德章的智慧,自是很明白像这样的马屁,也就是听听、高兴一下就好,不可当真。

    于是顿了顿,他吩咐道:“等卫台长到了,跟我说一声?!?br />
    那秘书闻言点头应是,识趣地离开了。

    等到秘书出去了,装作正在看文件的谭德章抬起头来,想想电梯里和走廊里那些人的眼神,他不由得笑了笑,摇头,又笑了笑。只不过后面这一次,已经带了些自嘲的意思。

    他自以为自己不是普通人,且一直以远远高于普通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但事到临头,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挺享受那些敬中带畏的目光的。

    是的,他现在已经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那些目光有些异样了。

    在以前,因为自己初来乍到就掀起了雷霆万钧的改革,且无论他们使出什么招数,都根本挡不住自己,所以最终,台里的上上下下,都对自己惧怕几分,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不知不觉就呆了畏惧之意。但现在呢,在畏惧之外,似乎有多了那么一点点的……尊敬?

    或许吧!

    谭德章再次摇头笑笑,在心里把自己嘲笑了一番,但仍架不住有些喜上眉梢。

    毕竟,说到底,这部电视剧的确是自己抢来的,而且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以极大的魄力一力坚持才最终抢下来的,为此,台内台外,业界同行,各种各样各方各面的势力,都冲自己肆无忌惮的施压,而现在,它那高达4.6的收视点数,已经在证明当初自己的决断是英明的了,不是吗?

    …………

    九点多钟,秘书过来通知谭德章,台长卫明刚刚到,已经进了办公室。

    对于身为台长的卫明每每总是比普通员工还要晚到,谭德章心里是素来都很有意见的,且一向认为,这种散漫的作风,由上而下传递出去,是导致HUNAN卫视过去的业绩一再滑坡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他知道,当下还不是时候追究这样的事情,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估摸着卫明已经把气儿喘匀了,他起身,整理一下衣服,转身出了门。

    到卫明的房间门口,卫明那位看上去顶天了二十出头的漂亮女秘书帮他敲了敲门,等卫明喊了声“请进”,谭德章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

    今天再来,可是颇有些春风得意的感觉了。

    不过让谭德章略微有些意外的是,卫明也是一副春风得意、与有荣焉的模样!

    “德章,来来来,快坐,坐下!哈哈,我已经接到下面的报告了,4.6啊,没说的,你的眼光还是很好的!”顿了顿,他一边让谭德章坐下,一边自己也起身走过来,就在沙发上坐下,笑道:“我刚才接到消息,忍不住高兴啊,就给董事长打了个电话,哈哈,令尊也很是高兴??!”

    谭德章闻言愣了一下,旋即忍不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

    好吧,想想都知道,会做事的不如会请功的,这下子,父亲那边肯定认为这件事是卫明挑头,或者至少也会理解成是他力主的在做这件事了,而偏偏,自己还不好较真的去解释什么。

    一来他是台长,没有他的默许,自己的确也不可能在这么大的事情上如此的独断专行,二来么,自己脑海中一系列的改革计划还没开始,如果现在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跟卫明开始争功夺利,会不会导致卫明站到自己的对立面且不说,至少在父亲那里,肯定就要留下“小肚鸡肠,没有团队精神和领导意识”的印象了——这后面的一条,比前面还要命!

    谭德章抬起头来,见对面的卫明笑得莫测高深,似乎是在等着自己表态,他当时就笑了笑,一边心中暗骂,一边却是笑道:“我来电视台之前,父亲再三叮嘱,说卫台长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让我来了之后,做事情不要由着性子来,一定要惟卫台长您马首是瞻。现在这部电视剧开始有了点小成绩,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卫台长您的英明决断?要不是有了您的支持,借我个胆子,也不敢花那么大一笔钱买这部电视剧??!”

    卫明闻言满意地笑起来,很不客气地摆手道:“支持你,支持你对电视台的改革,那是我的分内之事啊,令尊也一直都是这么跟我交代的,要支持年轻人去做一些在我们看来略显激进的事情!他老人家还说,这个世界,说到底,是属于年轻人的!”

    谭德章闻言笑笑,态度诚恳地道:“是,父亲说的是啊,他老人家总是如此的睿见而洞察一切!”

    卫明闻言呵呵地笑了起来。

    谭德章知道,这次的谈判,或者说是利益交换,这就算是完成了。

    功劳分给卫明至少一半,甚至是一多半,而接下来,他会继续遵照父亲的吩咐,支持自己把改革推进下去——这操蛋的利益交换!

    不过,好吧,只要这老家伙能继续支持自己下一步的动作就好。

    于是想了想,谭德章笑道:“卫台,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跟您说说上次提到的那两个节目的事情?!奔烂髂柯睹悦?,他解释道:“就是我上次去顺天府了解到的,李谦的明湖文化正在筹备的两档综艺节目?!?br />
    “哦!我想起来了?!蔽烂饕桓被腥淮笪虻哪Q?。

    谭德章笑了笑,也不管他是装的还是真的,只是继续道:“周二的时候,明湖文化那边的齐洁齐总,给我打来电话通气,据说那档谈话节目,也就是脱口秀,已经确定会落户在华夏台的三套节目了。据我在圈内打听到的消息也显示,明湖文化和李谦那边,跟顺天卫视和华夏电视台的综艺部那一块儿的关系,的确很好。所以,这个消息不算出奇。但接下来,我觉得咱们有必要抓紧一下了,失去那档谈话节目,还好说,另外那一档选秀节目,咱们还是要争取拿下来的!”

    卫明始终面带微笑地听着,听谭德章滔滔不绝地从目前HUNAN卫视这边缺乏一个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全国性综艺节目,到他跟李谦聊到的一些有关于那档选秀节目的大致思路。

    等谭德章说完了,他才点着头,笑微微地道:“这个思路是很好的,很对头,我个人当然是支持的!但是……德章啊,你也要知道,咱们能走到这一步,台里的阻力,已经很大了!我听你形容就知道,这个节目一旦办起来,估计是个很大的工程,到时候要投入的人力、物力,那都是很大的一摊子呀!所以,你看咱们是不是再缓一缓呀?”

    谭德章闻言面色平静,缓慢却又坚定地道:“卫台,恕我直言,缓不得了!”

    顿了顿,他郑重地道:“一来,这档节目如果咱们不接,以李谦那边跟华夏电视台和顺天电视台的关系,顶多就是多一点功课,迟早是会落脚的,而即便是华夏电视台和顺天电视台不心动,我估计山东、东方、浙江那边,也会心动的,一旦等到这个事情闹到尽人皆知,需要咱们去跟大家一起抢的时候,结果就会和这部《新白娘子传奇》一样,如果咱们要拿下,就要拿出别人根本不舍得拿出的代价来,才能拿下,到那个时候,投入会更大!”

    卫明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弥勒佛一样的,然后还抬手抿了抿头顶上那稀疏的头发,然后才笑道:“不是我不支持你呀,德章,买回这部电视剧这件事,现在的收视率已经为你做了证明,事实证明了嘛,这部电视剧,是一部好戏,而且才第四集就已经4.6了,后面更值得期待。对此,台里上上下下对你的能力也都是很认可的,大家都在称赞!但不可避免的嘛,还是有些小话在传,你比如说,我就听人说,花了1500万哪,才买回来一个4.6,似乎也不是什么太赚的买卖?”

    谭德章闻言眉头皱起,但不等他反驳,卫明已经又笑道:“当然了,这个话很没有道理嘛,这个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一个4.6,就已经很难得啦!再说了,才刚第四集嘛,后续还是很值得期待一下的!所以,这个话如果有人敢在我面前说,我一定要严肃的批评他!胡闹嘛!”

    谭德章闻言欲言又止。

    好坏坏话,都让卫明这老家伙给说尽了,他只好保持沉默。

    顿了顿,卫明又道:“刚才你说的时候,我也仔细想了想,你说的,咱们台里应该有一档在全国范围内拥有一定影响力的节目,我觉得这个思路很对呀!所以,你说的这个事情,我觉得不是不可以做的嘛!比如说,咱们是不是可以把规模缩小一点?就按照你刚才说的那个办节目的思路,现在咱们湖南省这么一个地方的范围内,先办一下试试?看看效果如何再说?”

    谭德章闻言讶然地抬头看着他。

    而这个时候,卫明的眼睛微微地眯着,一副智深若海的模样,笑道:“再者说了,不就是办个节目嘛,咱们台自己不能办吗?为什么还要跟一家唱片公司合作?到最后,人力、物力,都是咱们在出,他们只是出几个明星来亮亮相、拍拍节目而已,最后却肯定要分走一大笔的利益,这种合作,真的值得吗?咱们为什么不可以自己办,需要明星撑场面,那就花钱找几个明星不就好了?……德章啊,考虑问题要全面呀!你说呢?”

    此时此刻,谭德章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办综艺节目当然好办,但要办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如果真的是那么简单,台里哪年没有新节目上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没什么收视率,最终都被迫停办?再说了,真以为把人家的创意给抄过来,你就能办好了?而且,真以为李谦,和明湖文化旗下的那些歌手和明星,尤其是李谦在音乐圈近乎天下无敌的创作才华和在圈内那如日中天的创作才子的名声,是随便找个歌星就能取代的?……

    可以说,现在的谭德章脑子里,有多到说不完的理由,而且他知道,这些理由,随便哪一条拿出来,都是面前这位在台长的位子上坐了十年,却把HUNAN卫视一步步带入深渊的台长大人所根本就无力反驳的。但是,此时此刻,看看卫明那副老谋深算的脸,他却只是笑了笑。

    “您说的有道理啊,看来是我欠考虑了?”

    说话间,他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点点头,似乎由衷地叹服老台长的英明和睿智,道:“那这样,我回去之后,再好好考虑考虑,您看好吗?”

    卫明很满意地点头微笑。

    …………

    昨晚的电视剧看完之后,朱强就一直都辗转反侧,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所以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都六点半了。

    顶着一双黑眼圈,他洗漱过后就飞快地出屋下楼,简单地吃了几口早餐,然后就赶过去,准备和往常一样,帮剧组的工作人员一起搬运那些服装和道具。

    但今天,当他赶到剧组临时租来的道具室,才刚一进门,就有人笑道:“呦,许仙来了!”

    朱强愣了一下,然后才意识到:昨晚终于有人看了自己的电视剧了?

    他笑笑,强自压下心里的兴奋,一边走过去帮忙往外头的车上搬东西,一边笑道:“你们也都看《新白娘子传奇》了?”

    一共十几个剧组的剧务和道具师、服装师等,闻言有人说看了,也有人说没看。

    说看了的那个道具师小周,跟朱强的关系算是不远不近,闻言笑道:“我本来是没看得,昨儿晚上跟家里打电话,我媳妇儿说那部戏特好看,推荐我看看,我就看了一下,第三集看了一半,第四集全看了,拍的挺好的。小朱,你演的也很好!”

    朱强不知道人家只是说好听话,还是真心实意的认可和赞同,但比起此前根本就没人知道这部戏在播而言,现在好歹总算是有人看了,而且评价也是好的,自然是让他忍不住就开心起来。

    这个时候,朱强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人家的观后感,那感觉就好像是追着要好评要夸奖似的,只是,年轻人嘛,心里藏不住事儿,他的眼角眉梢,不知不觉就带了喜意。

    搬东西的工夫,有人还跟他开玩笑,“小朱,这眼看你可就要红了!等你红了,可别忘了兄弟们哪!”这话一说,大家都嘻嘻哈哈地纷纷符合。

    朱强闻言,自然是腼腆地笑起来,“哪里??!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别说红了,下部戏还能继续有人找我演,我就很高兴啦!得是你们别忘了我才对,回头等下个剧组,有合适的机会,别忘了帮我美言几句哦,我请大家喝酒!”

    大家闻言乱糟糟地答应着。

    这个时候,说“朱强要红了”的人,其实真的只是调侃而已,说的人没当回事,而听的人,也压根儿就不敢当回事,就连朱强自己也觉得,自己距离走红,还远着呢!现在他只是希望这部电视剧不要扑的太厉害就好了。

    但其实,说的人,和听的人,大家都还不知道,当一部电视剧在HUNAN卫视这样影响力和覆盖范围都很有限的平台上播放,却能从第一夜的最高收视2.7,第二夜就直接蹦到最高收视4.6,而且自始至终几乎都保持着零差评的口碑,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这个时候,说的人,和听的人,都还没有意识到,朱强,这个目前还没有大学毕业的表演系学生,是真的正在走红!

    …………

    谭德章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关了足足一整天。

    连午饭和晚饭,都是秘书买好了送进去的。

    等到他在办公室里简单地吃了几口饭,打发秘书把餐具都收走,并命令他直接下班就好,然后他才自己冲了一壶茶,打开电视,静静地等待今晚的电视剧开播。

    也或者说,他是在等待着今晚的收视数据。

    晚上八点零二分,第五集准时开播。

    考虑到明天就是周六了,各大电视台的惯例,周六和周日的晚上黄金时间,那肯定是要安排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的,所以,电视剧肯定要停播。

    也就是,看完今天这两集,观众们将要承受接下来近三天的等剧的煎熬了。

    第五集紧接上一集,故事依旧很精彩。

    其实故事发展到现在,尤其是对于一开始从第一集就开始追看的那部分观众来说,已经是完全入了瓮了,这讲故事的水平,这精彩的情节和无比吸引人的剧中人物,早已让观众们欲罢不能。而即便是从昨晚才开始看的那部分观众,因为此前的铺垫其实并不难理解,所以,直接从第三或第四集的全剧第一个高.潮开始看的他们,此刻也已经深深地沉迷在这部电视剧的故事之中了。

    一个小时之后,当第五集播放结束了,没让谭德章等太久,工作人员就把电话打了进来,谭德章接起电话,就听那边工作人员无比惊喜地道:“谭台,第五集最高6.6,比上一集的最高数据,又涨了两个点,涨了45%??!”

    谭德章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说了一句,“知道了。待会儿再看看下一集的收视数据如何吧!”等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是,等下一集的数据统计出来,我会立刻向您汇报!”,谭德章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坐回去,冲茶,看电视剧,喝茶。

    很快,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新白娘子传奇》的第六集,连片尾曲都已经结束了。

    几分钟之后,当电话铃声如期响起,谭德章起身,走过去,拿起了电话。

    “谭台,第六集最高7.2!那可是7.2??!这部电视剧真是疯了!咱们台得有多少年没拿到过超过七个点的收视数据了?他居然第六集就破了纪录了!”

    或许是压抑的时间太长了,也或许是这一次的惊喜来的实在是太猛烈、也太震撼了,所以,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显得有些激动到难以自制。

    但谭德章闻言,却只是微微地笑了笑。

    想了想,他突然问:“华夏台一套节目那边正在播的电视剧叫什么来着?我记得叫《爱情不是诗》?他们的收视率是多少?”

    电话那头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道:“这个……谭台,我们这里暂时只有他们昨天晚上的收视数据,今晚的数据,估计要到明天一早才能知道了,毕竟咱们也没监控那个,要等上边的数据。呃,昨天我记得那部电视剧好像是最高……7.4个点?”

    顿了顿,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明显情绪又是一下高涨,“对呀,您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昨晚《爱情不是诗》肯定是收视第一,但今天咱们一下子涨了很多啊,他们那边肯定会多多少少受点影响的,说不定会因为咱们的热播就被拉下来个零点几,要是那样的话……谭台,咱们台不会是要拿下收视率第一了吧?”

    谭德章闻言眉毛一挑,露出一个笑容,但旋即,他平静地道:“等数据出来再说吧!你们那边,不要太早张扬,等数据出来再说!”

    又叮嘱两句,谭德章挂了电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几步,他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想了想,他拿起电话,拨通了自己秘书的号码,等那头接通,他吩咐道:“下周一上班之后,帮我写个请假条给卫台长送过去,就说我感觉不大舒服,准备休息一段时间。时间就先写一个月好了?!?br />
    说完了,他也不管秘书那边反应过来还是没反应过来,直接就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掏出手机,打给了自己的家里,当电话那头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来,他平静地道:“安排人订机票,囡囡不是早就说想去澳大利亚看袋鼠吗?咱们明天就去悉尼!”

    等到安排好家里那边,他想了想,又回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把此前从论坛上翻到的那篇帖子又找出来,再次确认了一下,然后才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他没有记错,根据明湖文化所公布的日程安排,廖辽在悉尼的歌迷见面会,就是定在了后天。

    ***

    实话说,我要是读者,我都觉得老刀那么勤奋,我一定要投票给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