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一七章 头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
    周日,上午,济南府。

    李妈买菜回来,在楼底下跟人打着招呼上了楼,打开门,习惯性地喊了一声,“我回来啦!”

    没动静。

    李妈一开始没在意,换了拖鞋放下菜,感觉有点不对劲,小心地过去推开书房的门。

    这门一开,好家伙,一个呛人的烟味儿扑面而来。

    云雾缥缈处,李爸正对着手稿,左右俩手各一根手指头,在电脑键盘上打字呢。

    李妈扇了扇,“你干嘛呢这是,哎呦我天哪,跟进了云彩似的!”

    李爸回头,一脸的激动,“别着急,别着急,马上就好了,你等我一会儿,还差两行,五分钟就好!”

    李妈皱皱眉头,默默地关上门要走,但想了想,她还是叹口气,又打开门,然后绕过李爸的书桌,过去把窗户打开了,自己又走到南边的卧室,把门、窗户都打开了。

    还别说,一阵风来,顿时那烟雾就给吹走了一大半。

    约莫十几分钟之后,李妈听到了书房里打印机开始响——自打李谦给买来,李爸就特别得意这个,每每写了东西,就要自己打印出来,先欣赏陶醉一番。

    没多大会儿,李爸的稿子打印完了,兴致勃勃地跑出来,眼镜还没摘呢,手里的稿子往李妈面前头一杵,“瞧瞧,你帮着给把把关?!?br />
    “给儿子写的?”

    “??!嗨,也不算是特意给儿子写的,这不嘛,泉城日报那老孙,老是催呀催的,要稿子,说我以前那几篇散文一发表出去,哎呀读者反响什么的,都特别好!这不正好嘛,我就写点东西,帮儿子打打广告,鼓吹鼓吹?!?br />
    李妈接过去,一看标题,《也说白蛇传》。

    别看自己不善于舞文弄墨,但这几年下来,家里内内外外的,环境啊氛围啊,都改变极大,李妈现在对这个,特别有研究,用李爸的话来说,这稿子要是不经李妈的眼给审一遍,都不敢往外发,怕丢丑——只看这个标题,李妈就直接道:“你这不行??!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从头到尾把那电视剧的故事来历给捋了一遍吧?”

    李爸讶然,“啊……是??!”

    李妈当时就皱眉,“那哪儿行啊,什么叫打广告?就是说我这个药药到病除,我说我这双鞋穿上除臭,那才叫打广告啊,怎么给电视剧打广告,你得说电视剧拍的有多好多好,你这个……”

    李爸眨巴眨巴眼睛,摘下眼镜,在李妈身边坐下来,道:“你以为我不想写那个呀,这不不会嘛,我压根儿也不懂怎么拍戏呀什么的,也没写过影评,我怕着急写写不好,丢人哪!所以我就寻思着,我这点一篇稿子呀,我就先扯扯这个!我最近正学着写影评呢,先把这个发出去,这叫张目,懂不懂?纲举则目张!下一篇,我再写篇电视剧的评论文章,哎,这才叫一脉相承,有铺有垫?!?br />
    李妈瞥他一眼,懒得跟老文青说什么,开始给他看稿子。

    李爸就焦急地在旁边坐着,等待评价。

    正好这时候,李爸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掏出来一看,赶紧冲李妈道:“你看,你看,老孙!你说这,估计又是催稿子呢!唉……”说话间,接了电话。

    李妈扭头瞥他一眼,能感觉到他那股子得意和自在的劲头儿,说真的,既想冲他翻个白眼儿,打击他一下,又真心觉得替他高兴。

    虽说他吭吭哧哧忙活好多天写出一篇稿子来,那稿费也就几十块钱,过一百的都少,但谁让他爱这个呢,有什么办法?

    “喂,老孙?!?br />
    “哎,李哥,在家呢吧?”

    “啊,在呢!在家呢!有事儿???”

    “李哥,是这么回事,这不嘛,我们总经理,祝总,特意让我给你打个电话问一声,看你在家没,这个,我们祝总,还是咱们SHANDONG卫视台的赵台长,都是对你老哥仰慕已久啊,这个,要是方便的话,祝总和赵台长,想到你家里去拜访一下,你看……”

    “呃……啊……哎呦,哎呦不敢当……这个……哦,方便,方便方便!那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是……祝总?怎么还电视台?”

    李妈早就停下了,扭头看着李爸。

    老两口交换一个眼神儿,都有点蒙圈。

    “是啊,是咱们卫视台的副台长,赵台长!嗨,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纯粹呀,过去拜访你一下,这不嘛,你现在也是咱们济南府文化圈子里的闻人嘛!赵台长和祝总他们,都对你是仰慕已久,所以,你看……”

    “哦,哦……哦那当然欢迎,呃,就是……哎呀,我住这个地方,你来过是知道的,这个,就怕是不好招待这么尊贵的客人你说!嗯,嗯,行行行,那你们就过来,那我搁家里等着你们,哎,哎,好嘞,好嘞,再见??!”

    挂了电话,两口子大眼瞪小眼。

    “电视台的副台长?省台的?”李妈问。

    “??!副台长,说是姓赵!还有泉城日报的副总经理,姓祝!你说,他们怎么……”

    李妈皱皱眉头,隐隐约约的,能猜到点儿什么,就道:“不会是跟小谦有关吧?”

    李爸也皱眉头,“按说只能是因为他呀,你就看就咱们俩,人家凭什么会主动来拜访咱们呀,一个穷教书匠,加一个小会计……可能嘛哪!”

    但说到这里,他看看手机,又忍不住道:“可问题是,早先小谦刚红那时候,他们要采访啊什么的,咱们都说过了呀,小谦说的,绝不接受任何采访,你忘啦?”

    李妈道:“那哪儿能忘呢!说是一旦接受了采访,就不肃静了,我知道儿子为咱们好!可这为什么……”

    李爸想了想,拿起手机,“我得先给小谦打个电话,别万一是有什么事儿,可不敢在咱们俩这里出了什么纰漏,坏了儿子的事儿!”

    李妈一边点头一边道:“那你打……可是,小谦跟咱们卫视台,也没听说有什么瓜葛呀,犯得上人家一个台长亲自跑咱们家里来?”

    李妈念叨的工夫,电话已经打通了。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接,李爸也适应了,知道李谦只要是去忙别的事儿,手机都是扔在助理那里,就耐心地等着。果然,过了大约半分钟,电话接通了。

    李谦呼哧带喘的,“爸,有事儿???”

    李爸皱皱眉头,见李妈也凑过来,就干脆按下免提键,问:“你这干嘛呢?怎么喘那么厉害?”

    李谦道:“我学跳舞呢,街舞!哎呦我天哪!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很累呀!”

    李爸李妈都有点蒙,李爸道:“哦……你还学跳舞?”

    “嗯,我后续有用!爸你打电话来肯定有事儿,说呗?!?br />
    “那个……刚才吧,我一个朋友,报社的,打电话来说,他们报社的总经理,姓祝,还有咱们SHANDONG卫视台的一个副台长,姓赵,说要过来拜访一下!你说,我跟你妈也没什么值得人家拜访的呀,我们就寻思着,估计是奔着你来的?”

    电话那头,李谦“哦”了一声。

    李爸就又接着道:“我给你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呢,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儿,不然的话,人家一个电视台的台长,没理由跑咱们家来拜访我跟你妈呀,对不对?这要是有什么事儿,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你先跟我们言语一声,免得到时候什么要是说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别错答应了什么,影响到你!”

    电话那头,李谦停了一会儿才带着点笑声的道:“没事儿,爸,他们去看你,去拜访你跟我妈,是给你们面子,给你们面子,就是给我面子。我现在虽然不在家里住,但你们在那儿呆了多少年了,多认识点儿人,多几条关系网,不是坏事儿。等他们来了,你们也别多余担心,正经的事儿,我估计他们也压根儿就不会提,顶多就是跟你们闲聊,拉拉关系,就算提,估计也就是稍微的点到即止!你们呢,该怎么招待怎么招待,人家说什么,你们都尽管答应下来。别管他给许诺什么好处,你照单全收,回头他们有什么要求来找我来,我全部补偿给他们就是了?!?br />
    李爸李妈都有点愣,彼此对视一眼,李爸道:“那要是,万一他们想找你,或者找小廖你们上节目啊什么的,怎么办?你不是都不上节目的吗?”

    这一次,李谦闻言是真的笑了起来,然后,他语态轻松地道:“不会的爸,我估计十有八九,他们是奔着我那部电视剧来的。估计是想拿下一个二轮的名额吧!那就给他们就是了,反正自己老家的电视台,人家又那么着跑去拜访你跟我妈,这个面子,无论如何得给!”

    “???电视剧?”

    俩人又愣。

    李爸这头还担心儿子这电视剧卖不好、没人看,正张罗着忙活了好久捣鼓稿子,想帮儿子鼓吹鼓吹呢,结果,SHANDONG卫视那边的副台长主动跑过来拜访自己老两口,竟是为了绕弯子拿到儿子那部电视剧的第二轮播放权?

    咽了口唾沫,李爸小心翼翼地问:“小谦,你那部电视剧,现在……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收视率?”

    “对,收视率!收视率怎么样了?看来……不错?”

    电话那头,李谦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没问,齐老师那里都是有每天的数据反馈,不过我事先就说了,等到二十集放完了,我再看数据,在此之前,我不让她告诉我!因为没意义!不过……已经放了六集了吧?估计也该有点动静了!”

    …………

    挂了电话,李爸李妈面面相觑。

    愣了好半天,李妈才突然一下子回过神来,“哎呀,这家里乱糟糟的,我得赶紧收拾收拾,不然让人家看见,那还不得笑话!”

    李爸也随之回过神来,“啊,对,收拾收拾!”

    …………

    说来就来。

    电话打完也就是半个小时的工夫,泉城日报那边的总编辑老孙,就带着人来了。

    省台那位赵副台长略矮、微胖,报社那位祝总经理个子高,器宇轩昂。而且,人家那模样、那架势,一看就是手里有权的人物,都是一副印堂发亮、满面红光的模样。

    不过见了李爸李妈,两个人都非常的客气。很主动地过来握手,满面带笑的,一口一个“老李哥”的叫着——实话说,人家那官位,手里那权力,可比李爸他们学校的校长大多了!

    俩人都是带着秘书和司机一块儿来的,当然,秘书不进屋,把大包小包的礼品帮忙拎上来就撤了,李妈偷偷觑了一眼,好像都是挺贵的玩意儿。

    李爸坚决不收礼,这是肯定的。

    但李爸一个书生,跟人家经常在官面上打交道的人那个嘴皮子没法比,几句话绕下来,人家咬死了初次登门,绝没有空手的道理,很快就说得李爸没话说了。

    东西放下,李妈给冲了茶,大家也就坐下闲聊了一阵子,什么教学工作啊,什么文学啊,什么拜读了您的几篇文章,写的真是好啊,之类的,总之,估计人家也是把李爸身上能找到的闪光点全都给扒拉出来了——好话人人爱听。

    不过,诡异的是,关于李谦,李爸李妈这里最显眼的闪光点,对方却是一句都没提。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我真就是奔着您这个人本身来的,跟您儿子是谁,没关系!

    坐下聊了能有半个小时,对方告辞而去,留下足足六箱东西。

    李爸李妈都送到楼下,泉城日报李爸的那个朋友老孙晚走了几步,特意等两辆车都走了,才扭头跟李爸说:“你们家李谦那部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火啦!哎呦,才刚第六集,全国收视第一名??!老李哥,看见没,咱们省台的副台长都得赶过来给您老人家上礼啦!”

    李爸很是有些无措的样子。

    脸膛泛红,带着红光的那种红。

    但又有些吃了一惊的模样,有些风雨突来的惶惑不安。

    似乎是知道现在,他还无法接受面前的这个现实——他的文章才刚写好,而且这才是第一篇,还没入正题呢,没来得及帮儿子吆喝吆喝呢,结果,儿子拍的那部电视剧,就大红大紫啦?而且大红大紫到连省电视台的副台长都得赶着来给自己送礼?

    实话说,一时半会儿,都有点回过神来。

    但这个时候,那位老孙估计也是受了命,这个时候自然要负责把话点明,于是就给李爸递了一根烟,俩人都就着他手里的打火机点上火,然后他道:“老李哥,我就是替人传个话!是这样,亲不亲故乡人嘛,你回头呢,给李谦打个电话,怎么着自家人不得多少给点面子?赵台长说了,该出多少钱,别的台给什么价钱,咱们省台这边绝无二话,他那部电视剧的二轮播放权,千万给咱们省台这边留一个名额!……就这么点事儿,得借你个面子啦!”

    …………

    老孙的车子发动起来,还特意摇下车窗玻璃来冲李爸李妈又挥了挥手,然后才开走了。

    等他走了,李爸手里就剩下个烟头,却死命地嘬着,一口接一口的抽。

    李妈碰碰他,“哎,咱回去吧?人都走干净了!”

    “???哦……”李爸又抽一口,扔了烟屁股,跟李妈并肩上楼。

    回到家里,李爸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又点上了一根烟。

    你妈则是开始扒拉着清点那好几大箱的礼品。这几年李妈手里有钱了,好东西也见过不少,这时候再看,人家拎来这几箱东西,倒也都不是特别贵。

    东西都是双份的,两提小磨香油,特级的,两提盒的铁观音,两提盒的正山小种,两箱子真空包装的驴肉,两箱子人参,还有两大箱阿胶——李妈问:“你说,是人参贵,还是阿胶贵?”

    李爸正走神呢,闻言扭头看了一眼,下意识地道:“人家这个级别的人送礼,礼轻情意重吧!呃……叫我说,我估计茶叶可能更贵!比人参阿胶都贵!”

    李妈诧异,又回头拎起一盒正山小种,反复打量,很有一种收礼的喜悦感,道:“待会儿就拆开,咱们冲一壶,你尝尝?!?br />
    李爸嘬烟,扑哧扑哧的抽。

    一根烟抽到头,他摁灭了烟屁股,回头看李妈还在那里美滋滋地翻看东西,不由得就叹了口气。

    李妈回头看他,“你叹什么气呀!”

    李爸摸摸眉头,“以前吧,小谦也够红了,可咱们也就是觉得,周围人哪什么的,都看咱更客气了点儿,然后,咱也更有钱了,儿子动不动就给一大笔,这几年光他给的钱,够咱在济南府买三五个大别墅了都??杀鸬?,也没觉得什么,好像没怎么样似的!可这一回……”

    说到这里,他又叹口气,整个人瘫到了沙发上,悠然地抬头看着天花板。

    李妈这时候似乎也回过味来了,不由得也是有些感触,就笑着过去到李爸身边坐下,拉过他的手,拍了拍,笑道:“前两年你不是经常念叨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李爸笑笑,那笑容里,说不出是何等的复杂况味。

    骄傲,自豪,得意,欣慰,却又有一些说不出的释然。

    然后,他说:“头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

    李妈拍拍他的手,笑道:“对!就是这个话!”

    ***

    我要月票!我要月票!我要月票!

    过了一千票,明天就更两章!豁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