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二二章 哼!
    李谦和周嫫是溜溜达达走回来的。

    这还不算出奇的。

    俩人都是一身短打的装束,看去随便到简直就是路边随手抓一对小情侣那样。

    这也不算出奇的。

    问题是,周嫫一边走一边还拿着一根棉花糖!

    吃还就罢了,她还舔。

    吴妈打开门看见他俩,嘿嘿笑,特别高兴,屋子里等着的三个走出门来看见他们俩这个造型,都有一种特别懵逼的感觉。

    拜托,你俩是大明星有木有?就这身打扮,还舔棉花糖,这要万一被哪个狗仔给发现了,直接给你拍到,晓不晓得这是很影响形象的?

    李谦不怕呀,他本来就不是靠脸吃饭的,但周嫫的声音虽说独步天下,可女歌手,尤其是周嫫这么漂亮的女歌手,怎么敢说唱片大卖跟这张脸完全没关系?

    这绝对是作死!

    不过,好吧,这种小事儿,能忍就忍了,谁让是他俩呢!

    但有些事情,显然是不能忍的,必须说。

    邹文槐道:“我说你俩太不够意思了啊,你们倒好,跑出去玩,还打电子游戏去,我们在公司可是累成狗了知道吗?这倒好,过来找你汇报个工作,还得继续替你挡人!这下子好,还得罪了!”

    李谦今天估计是玩爽了,满脸笑容的,“辛苦辛苦!”

    邹文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齐洁倒是一本正经地道:“真的,刚才那几位电视台的副台长转身就走,我怎么觉得……真的好像是得罪人家了,咱们要不要想想办法补救补救?人家怎么说也是卫视台的副台长啊,这都亲自低声下气地跑到你家里来了,你还不见,真不太好!”

    她一行说着,大家已经前后脚都进了房间。

    等她说完了,李谦点点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比缓笞房聪蚪鸷?,“老金,你怎么那么稀罕,也累成狗了?”

    金汉大马金刀一坐,气势恢宏,“我要辞职!”

    李谦问金汉的时候,齐洁跟邹文槐就很默契地扭开头。

    李谦闻言愣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啊,但你得先告诉我为什么吧?”

    金汉一脸苦恼地道:“我原本以为我做这个影像还是影视的总监,就是负责拍片子,选剧本之类的,就像是影视这一块的艺术总监,可现在我发现,很不对呀!最近两天,我都被那些电话给弄疯了!全都是他.妈那些影视公司、投资公司什么的,我本来想把这些事情都推给小韩,他善于应付这个,可是不行,这帮人觉得我是明湖文化在影视这一块上的二把手,觉得小韩说话没分量,非要找我说,卧槽,老子哪有功夫搭理他们呀!”

    听他说了半天,李谦明白了。

    这时候吴妈提了热水进来,要给大家冲茶,周嫫无所谓,齐洁赶紧就起身接过来,说要自己负责冲,这才把吴妈给打发出去,然后放下茶壶,她拿起手里的报表,问:“各大电视台来人要购买第二轮播放权的,还有各大影视公司、包括投资公司、投资人等等,希望以后能彼此合作,联合投资影视制作的,再加上还有银行方面,一共三家银行和五家金融机构,主动表示如果咱们以后投资电视剧资金不够,他们可以考虑帮忙贷款或融资……你是自己看,还是我念给你听?”

    李谦举手投降,“行,行,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就给自己放了几天假嘛!”

    说话间,他接过文件夹来,道:“回头我自己看?!?br />
    说话之间,别看金汉要辞职,邹文槐有些担心,齐洁也是有些压抑着的不爽,但李谦却好像并没有受到影响,脸上仍是带着笑意的——他今天应该真的是玩嗨了,心情显得特别好。

    然后,他挨个儿开始处理事情,“电视台方面,我不准备去弥补什么,还是那句话,我就负责做好东西,怎么卖我当然会过问,但我不会整天跟那帮电视台搞关系,我没那个时间!”

    说完了,他看也不看,就把齐洁递过来的资料本放到茶几上,继续道:“其他的公司也好,银行也好,既然愿意参与咱们以后投拍的影视剧,可以考虑,你们可以先期接触一下,看看对方是不是有一定的诚意,有诚意了,再谈。但如果对方会要求这个、要求那个,那就算了,我可不想把剧本交给他们,让他们评议半天,到最后给投个三百万五百万的,太麻烦!不过……”

    说到这里,他认真地看着齐洁,道:“贷款可以要!这个要接触的用心一点?!?br />
    说完了,他扭头看向金汉,“你的理由让我没法接受你的辞职,老老实实把手机关了、电话线拔了,继续剪你的片子就行了,所有的事情,别管是谁,你都可以一概不理。觉得老韩那边能谈,那就谈,觉得老韩不够资格跟他们谈,那就别谈。就这么简单!”

    金汉闻言愣了一下,“不怕……得罪人?”

    李谦耸耸肩,“从不主动得罪人!但要是别人老是觉得只要他们凑过来了,我就必须得给什么什么样的待遇,必须得陪他们把酒言欢,那我也从来不怕得罪人!”

    说到这里,他自嘲般地道:“再说了,我得罪人还少吗?”

    齐洁闻言面露苦笑,邹文槐倒是很认可地点点头,一副深得我心的表情,道:“那倒是,说起得罪人来,你还是很有一手的!”

    金汉咧咧嘴,“得嘞,那就这么办!”

    李谦笑笑,问:“那……你们留下吃饭?”

    邹文槐撇嘴,“当然??!不然你以为跑过来干嘛来了?”

    齐洁不理他们之间的插科打诨,仍是心心念念着刚才那几位副台长的负气离开,忍不住道:“你要是万一,像LIAONING卫视,SICHUAN卫视,人家都干脆掉头走了,怎么办?”

    这回没等到李谦回答,邹文槐已经忍不住道:“谦刚才不说了嘛,走就走呗,是财不散!”

    齐洁对李谦说话,始终都很注意,对邹文槐,还是敢不客气的,闻言当时就道:“你说得轻松,走掉的哪一家都是钱??!他们就算是不买第二轮,买第三轮,对咱们来说,也是好大一笔钱呢!你倒是挺大方,不当家就不心疼是吗?”

    邹文槐耸耸肩,不说话了。

    李谦扭头看看齐洁——其实从刚才在游戏厅接到她那个电话那时候起,他就已经开始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齐洁的心态,显得有些不大正常。到现在,她表现得越发明显了。

    对于这部电视剧能卖成什么样,她好像是显得特别在意。

    不过转念想想,其实李谦也能明白她在想什么。

    自己向来都是甩手掌柜一个,当初下定决心要拍这部电视剧,且当时的预算就高达2000万到3000万,记得在那个时候,齐洁就显得压力很大。不过那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到最后,她还是坚定的支持了,不管什么事情,都没给拍摄拖过后退。

    而事后证明,就算是不计算投资建设特效工作室的钱,这部电视剧的投资,还是没控制好,比最高的预算还超支了好几百万——身为公司的总经理,尤其还是一个无比负责、几乎是把这家公司当成自己的来管理的总经理,李谦能够感知到齐洁一直以来的那种焦虑。

    到现在,按说呢,电视剧热播,全国几十家卫视台主动找上门来,要抢购播放权,她本来自然是应该会松口气了,可她好像还是很焦虑。

    以她这几年历练出来的水平,常理来说,即便心里焦虑,也不会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的,现在之所以如此,李谦猜,一是可能因为在座的没有外人,让她会略显放松,二则可能是因为,积累到现在,她心里的焦虑,已经不是单纯靠智慧和理智,能够压制得住的了!

    李谦看着她,问:“怎么了?你好像……很焦虑?”

    齐洁耸耸肩,“有吗?我没有很焦虑??!”

    顿了顿,她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投资那么大,又是你的第一部电视剧,就像当年廖辽的那张专辑一样,我一定要帮你卖出更可能多的钱,让这部电视剧获得尽可能大的成功,才能让你真正的一炮而红??!……呃,我说的是做导演的一炮而红!”

    她解释的有点急,李谦有些诧异。

    在座的几个人,几乎个个都是人精,这个时候,都是不由得认真打量了齐洁一眼。

    邹文槐无声地嘿嘿一笑。

    齐洁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脸色微红,“我……其实……我……”

    李谦笑笑,道:“别担心,也别急躁,跟我做搭档,帮我管这一摊子,别的好处没有,唯一的好处就是,咱谁都不用求!你就踏踏实实稳坐钓鱼台,等着看好了?!?br />
    齐洁抬头看向他。

    李谦耸耸肩,“国内的电视台有的是,没有谁那里是不可替代的。而且,或许有人觉得这部电视剧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出色了,现象级了,但是对于我的期待值来说,它才刚刚开始渐入佳境而已,接下来,我相信,它还会继续让大家吃惊的!”

    顿了顿,他傲然道:“只要咱们手里的货够硬,就不怕他们不上门!”

    邹文槐闻言有点小激动,“你的意思是,这片子的收视率……还能涨?”

    李谦笑笑,“明天不就知道了吗?”

    …………

    吕奇真的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克制,才让自己没有太过失态。

    但那只是他身为一家电视台的台长,在外人面前所必须塑造出来的形象而已。

    一旦跟其他几位副台长分开,坐进自家的车子里,他脸上的表情很快就绷不住了——绝对的如罩寒霜。

    LIAONING卫视这边的随行人员大老远看见吕台长的脸色,一个个都噤若寒蝉,根本就没人敢主动开口问什么。不过大家多少能猜到:这大概是吃了闭门羹?

    回去的车上,许冠一思来想去,不由得就有些咋舌:四大卫视台的台长亲临拜访,李谦居然照样不给面子?看吕副台长那个表情,估摸着应该是连人都没见着?

    传言不虚呀!

    李谦果然就是传言中的那个脾气:低调,但是异常的高傲!

    到酒店下了车回到房间,吕奇淡定地吩咐道:“待会儿你们自己去吃晚饭吧,不用等我,吃完晚饭都早点休息,也累了一天了。明天,老许啊,这个事儿你们两个继续跟进,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尽力做。另外,小张,订两张机票,明天咱们俩就回去吧!”

    许冠一哑然。

    “吕台,这要是没有您坐镇的话,我们心里可就……”

    没等他说完,吕奇就已经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然后面露冷笑,“这个话就不必说了,我留下也照样没底气!这不,四个台长一块儿去,人也没见着,连杯茶水都没捞着……”

    说话间,他用力地拉了拉,扯下领带来,一把丢到沙发上。

    片刻后,他的秘书小张小声道:“吕台,飞沈阳府的机票,我记得上午好像只有十一点半有一班,您看咱们……”

    吕奇直接道:“那就定了吧!”

    小张答应一声,抹过身去开始打电话订机票。

    许冠一的神情变了几变,突然道:“这也太不给面子了!他们也太傲了吧?真以为咱们都非得拿下这部戏不可是怎么着?吕台长您亲自登门,都没见到人?不肯见您?这……吕台,要不这样,这部戏,干脆咱们就不参与了,反正国内影视公司那么多,好戏也多得是!接下来,我多跑几家,争取能帮咱们台也选出一部好戏来,您看怎么样?”

    吕奇抬头看看他,起色稍微舒缓了些,捏了捏眉头,道:“那倒不必,置气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办法!咱们该参与还是参与,明知道是部好剧,就为了一点面子就不去抢,把好处让给别的同行?那可不是聪明的做法!”

    顿了顿,他道:“你们还是继续跟进吧!还是要争取拿下的,二轮拿不下,也要尽力争取到第三轮!只不过么……”说到这里,他面露冷笑,怒气在脸上一闪而过,然后才淡淡地道:“我就不信他李谦每部戏都能拿到这个收视率,我就不信他没有求到咱们的时候!只要他以后还继续拍电视剧,或者是他的公司还一直拍电视剧,那么总有一天……哼!”

    …………

    销售为王?还是产品为王?

    这是一个永远都扯不清,也很难会有绝对正确的一方的一种比拼。

    国内的影视公司多如牛毛,每年都会拍摄制作出多达几十万集的电视剧,这些电视剧,除了制作成录像带和VCD、DVD销售之外,主要的发行渠道,其实还是各大电视台。

    但反过来看,国内的电视台也多如牛毛,光是一个华夏卫视,就有多达十一个频道,各省级卫视也多有好几个频道,再加上各市级电视台,全国电视台绝不比影视公司少。很多地方,甚至连区县一级,只要稍微不是那么贫困,就也有自己的电视台。加上这个级别的,那就更多!

    但问题是,每年拍摄制作的那么多电视剧,真正能抓住观众,能拿到爆棚的收视率的电视剧,从来都是不多的,而反过来说,那么多电视台,真正够资格覆盖全国观众的,也就是上了卫星的,以及进入了有线电视渠道的,却也就是那么几十家。

    好剧,被追逐着,大家抢购,大电视台,也同样被追逐着,无数的影视公司都要积极踊跃的拍马屁,甚至为了讨电视台领导欢心,几乎每家影视公司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专门负责“坐大腿”的女明星存在——说白了,整个的电视剧市场,始终都处在这种复杂的博弈之中。

    《新白娘子传奇》很牛,电视剧本身很牛,收视率也很牛,所以使得全国各大电视台闻风而来,近乎要抢破头,但对于电视台方面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常态。

    尤其是,当电视台方面甚至已经出动了自己的副台长的级别亲自去角逐此事,在他们自己看来,这个重量级,已经够高,给这部电视剧的重视,也已经足够!

    但偏偏,明湖文化的态度,不冷不热。

    在今天一天,当大家排着队跟明湖文化的两位高层见了面之后,这些向来都已经习惯了被各大影视公司给捧着敬着的人,可想而知,心情并不太美丽。

    而亲自赶赴羊圈胡同的那些人,在离开之后,便更是几乎个个都愤怒不已——他们感觉自己身为堂堂的副台长,在李谦、在明湖文化这里,受到了轻视!

    所以,和吕奇一样,不堪此辱的领导们,纷纷定下了回程。

    而即便是没有像他们那样去热脸贴了冷屁股的,回去之后跟领导汇报的时候,也往往把“高傲”、“估计是想待价而沽”、“这家公司估计是想逼着大家比价格”等各种不太好的印象,反馈给了各自电视台的高层。

    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新白娘子传奇》那高达16.8个点收视率的惊人成绩,也已经显得不再那么诱人了。

    ***

    你们都以为我今天一定会萎掉是吗?

    哼!

    我才不是那种不持久的人咧!

    昨天那么拼、那么累,今天照样五千字!……我可是绰号“刀三更”的男银!

    最后,让我们一起大声喊出那句藏在心底很久的话吧:我要给刀三更投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