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自己紧张,李谦都能理解,唯独孙若璇说自己紧张,会让李谦感觉有些怪异。

    实话说,孙若璇性子泼辣,行事果敢,向来都是那种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的人,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王靖雪和谢冰她们都郑重其事,唯独她,第一次见面就直接跟李谦开起了玩笑。

    但是,考虑到这是她第一次做主持人,而且还是独自一人挑起整个节目,尤其还是在华夏电视台这样的大平台播出,所以,她身上会有压力,倒也是情有可原。

    这个时候,谢冰拉着她的手,忙着安慰、鼓劲儿,李谦就笑着道:“你的台词都预备好了?”

    孙若璇一伸手,把自己的台词本递过来,满脸希冀的模样,“正好,你不说我也要找你给我看看呢,你帮我把把关,别说错话什么的?!?br />
    本来李谦曾打算过帮孙若璇操刀前几期的台词,但孙若璇自告奋勇,说这是自己的节目,要由自己来做才最好,李谦也就索性放心地交给她。只是那时候他可没想到,孙若璇也会有那么没自信的时候——事实上,这份台词李谦虽然没经手,但公司里邹文槐、刘梅,再包括曹霑等人,都是帮她把过关的,而且她还特意请教了华夏电视台和顺天卫视的几个主持人和制片人,可以说,目前形成的台词本,以李谦的水平,是不太可能会挑出什么错来的。

    但李谦依然看得很认真。

    开场白不算复杂,简简单单几句话,说了这档节目创立的初衷,透着孙若璇特有的那种俏皮和自嘲,很不错的风格,然后,后面就是跟白玉京、朱强和钟灵三位嘉宾之间的聊天提纲。

    孙若璇准备的绝大部分问题,都是不温不火,基本上是每个谈话聊天类的节目,都大致会涉及到的,不过其中还是有几个地方,她给白玉京她们各自挖了几个坑——这才是孙若璇的风格,貌似嘻嘻哈哈,但偶尔之间峥嵘毕露,出手还是极为辛辣的。

    谈话类的节目就是这样,身为主持人,你能准备的也只是一份大概的提纲,具体会聊到什么,需要看双方的临场发挥,实话说,那种临场的反应,才是真正考验主持人的。

    一共两页A4纸,李谦很认真地从头看到尾。

    他看提纲,孙若璇一边跟谢冰小声聊天,一边还时不时关切地扭头看过来。

    李谦很清楚自己当下应该起到的作用。

    看完了,他笑笑,把提纲递回去,笑道:“没问题,让我来也不一定能比你做的好,这个提纲已经很周全了,注意录节目的时候话题不要太辣,毕竟是第一期,做出风格很重要,但稳健一点也是没问题的。而且……”说到这里,他四下里扭头看了看,没看到白玉京,估计她已经闪人出去了,就小声道:“你别看老白文文静静的,其实可不好惹哦!”

    孙若璇闻言挑了挑眉毛,旋即道:“不好惹最好!”

    李谦哈哈地笑起来。

    眼见孙若璇似乎信心足了不少,一副斗志昂扬的模样,跟谢冰手拉着手跑到舞台上去了,邹文槐这才走过来,道:“这个价钱可不算好啊,等前十期做完了,能不能再往上要要价?”

    李谦抬手摩挲着下巴,在这个录影棚里来回打量着,叹了口气,“知足吧,这可是华夏台,能先把这条路子冲开,就算胜利,哪怕不挣钱也没什么?!?br />
    顿了顿,他道:“这是咱们的喉舌?!?br />
    邹文槐点点头,又点点头,然后道:“回头咱们还是得自己弄个录影棚,连节目都得在人家的楼里录,谈起价钱来,底气就不足?!?br />
    这一次李谦倒是点了点头,当时就道:“这个倒是真的要着手提前安排的,不过也不急,只要收视率不是太差,咱们就还是争取要跟华夏台至少合作上一年。大不了等一年之后,咱们再把节目彻底独立出去!”顿了顿,他道:“反正这个节目的内核是咱们自己的?!?br />
    邹文槐闻言点了点头,“是??!”

    明湖文化跟华夏电视台联手创办《若璇来了》,因为华夏电视台方面占着渠道,所以在彼此的谈判中,自然是占据着绝对的主动——在当下这个年代,渠道,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大过于内容本身的。像《新白娘子传奇》这样,在HUNAN卫视这种频道突然热播,实话说,近十年来也没几个成例可供遵循。而且,《若璇来了》只是一档谈话节目而已,做好做差,现在李谦也并不是太有底,至少是绝不可能像对《新白娘子传奇》那样的信心十足。

    所以,最终的谈判结果,是由华夏电视台提供场地,明湖文化负责装修,内容方面,由明湖文化独自负责,节目时长暂定四十分钟,华夏电视台先期订购十期,总订购价只有可怜巴巴的二百五十万——如果真要计算成本和收益的话,这是肯定要赔惨了的一个价码。

    别的不说,像这开头的第一期,光是三位嘉宾,在他们最当红的现在,你要主动邀请人家来上一个新节目,每个人的出场费低于50万那是提都不要提的。甚至现在已经有不少综艺节目邀请白玉京和朱强他们去参加,出场费已经直接给报到200万了!

    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最红嘛!

    只要他们出现了,那么,正沉迷在《新白娘子传奇》里的观众们就是爱看!

    但是呢,因为有李谦的存在,所以把他们三位请来,就只是打个招呼的事情——也可以一分钱不花,但这里面消费的其实是人情。

    所以,朱强是压根儿没提钱的事儿,一听说找他来做节目,主持人是孙若璇,立马答应了,白玉京那边也是一句废话没有,约好了日期就自己杀过来了,唯独钟灵,毕竟关系要稍稍远了那么一点点,所以,明湖文化这边邹文槐把电话打过去的时候,主动跟她的经纪人提到了出场费,且报价八十万,钟灵一口否决,坚持不要钱,但最终,明湖文化还是把钱给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若璇来了》创立的这第一期的嘉宾,肯定是强大到让当下所有的综艺娱乐类节目都眼馋不已的,但它的单集投入成本,也就是八十万。

    实话说,以嘉宾团的成色来看,这个成本便宜死了,但即便如此,对比起一集25万的售价,这档节目仍然是肯定会期期赔钱的。

    而且,可以预想到的是,因为背后是明湖文化在做,所以,在歌坛,这个节目只要提出邀请,估计很少有人会不给面子,出场费估计也是多少给点儿意思意思就行的事情。

    比如甄贞,李谦前后给她写过两首歌了,而且在推出之后,都是反响不错的作品,但每次却都只是象征性地收她十万块的授权费而已。最近她还看中了一首王南浩的作品,李谦也是二话不说就给了,这些,就叫交情。

    有这份交情在,孙若璇要找甄贞过来录一期节目,估计甄贞肯定是二话不说就来了,出场费给不给都无所谓的事情——大不了回头再找李谦约一首歌,就都回来了。

    但这些人情归总到最后,其实也都是有成本的。

    总之,一期二十五万,是无论如何不可能请到那么多大咖来录节目的。

    所以,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上,华夏电视台除了答应等到前十期结束,会根据收视率提高订购的价格,还主动地放弃了这个节目的一半所有权。

    也就是说,这个节目别管卖的贵还是卖的便宜,它的品牌“若璇来了”,都是百分百属于明湖文化所有的。一旦合约结束,明湖文化随时可以选择别家电视台合作。

    而李谦最看重的,恰恰正是这个。

    别人或许不知道,也看不出来,但他心里却很明白,当国内的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综艺节目的创收能力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

    再说了,哪怕是为了打造一个更加强大、人气更高的孙若璇,这个节目也是一定要做的。

    在未来,一个能够横跨歌手和主持人的美女综艺咖,以及一档面向全民的成熟的综艺节目,将不但是明湖文化对外的一个喉舌,而且还可以更方便地把自己手中的各种明星资源转化成收视率,进而再转化为大量的广告费收入。

    孙若璇在舞台上兴致勃勃地拉着谢冰一一解说着录影棚里各种设施,李谦跟邹文槐则是到处地走走看看,李谦还不时地问几句,比如舞台下方需要大约一百人的观众,李谦就肯定要问,都联系好了没有,邹文槐当时就回答没问题,据说全都是从玫瑰力量的歌友会里选出来的,算作是一个对歌迷的回馈,很多拿到录制邀请函的歌迷,都特别高兴。

    等到场地看个差不多了,邹文槐扭头看看沉默地跟在李谦身后的韩顺章,然后才对李谦道:“白玉京这回带了一个叫刘忠鑫的小伙子来的事儿,你肯定知道了,再加上朱强,我觉得也很有冲咱们公司靠拢的意思,这个事儿,你是不是好好寻思寻思?”

    李谦闻言点点头,道:“我待会儿就去跟老白聊聊,已经约好了,至于朱强……不着急,我明天得回学校继续请假去,到时候见了面跟他聊吧!”

    …………

    华夏电视台这边,算是人家的地面,李谦并不太喜欢在这边跟人谈事情,所以最终跟白玉京约了就在她住的酒店内部的一家咖啡厅里见面。

    跟孙若璇这边说完了事情,正好谢冰说要跟孙若璇一起吃晚饭,还约了王靖雪一起,李谦也就果断自己闪人,让司机开车把自己送到了白玉京所住的酒店。

    等到在咖啡厅见了面,坐下来,一人点上一杯咖啡,数月不见,白玉京就认真地把李谦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笑道:“你现在越来越有老板的范儿了?!?br />
    李谦耸耸肩,“我还以为你会说,’李导你好’!”

    白玉京闻言笑起来。

    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特殊。

    白玉京固然是被他死缠烂打给拉进《新白娘子传奇》剧组的,但实话说,扮演白素贞这个角色,让白玉京很享受,而且,李谦做导演虽说是新手,但姿态放得够低,牵涉到演员表演的层面,他很愿意放下架子来跟演员一起探讨、分析、琢磨,所以,一部戏拍下来,他固然也有非常严厉的时候,但绝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跟剧组的演员们相处的比较融洽。

    尤其是白玉京。

    所谓知遇之恩神马的,我把你捧红了之类的,那都是后话,而且实话说,李谦把白玉京捧红了,其实白玉京那边倒未必感恩,因为她心里并没那么在意红不红这件事情。两个人之间的交情,更多的还是在拍戏的过程中通过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交流,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一个眼神的推敲,一点点的积累出来的。

    等到戏拍完了,李谦已经可以直接叫她“老白”,而白玉京也可以很随意地叫他“谦”,当然,是顺天府这边的口音,带着儿化音的,谦儿。

    基本上来说,跟哥们差不多。

    所以,哪怕时隔多日不见,但彼此之间并无陌生感,反而是那种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可以直接乱开玩笑那种。

    说话间,咖啡端上来,李谦抿了一口,问:“上完了这档节目,准备哪儿去?还回长安府?”

    白玉京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模样,“啊,不回去我干嘛?”

    李谦皱皱眉,道:“你那个弟弟,跟我可结过梁子啊,你不盯着点儿,甩手就走,能放心?”

    白玉京瞥李谦一眼,“少来,有话直说?!?br />
    坦白讲,漂亮到白玉京这个层次,一举手一投足皆是满满的风情,哪怕是翻个白眼儿,看上去都显得特别撩人。

    还好,现如今的李谦,也勉强可以称得上是“万花丛中过”的人物了。

    顿了顿,他道:“你回长安府也是屁事儿没有,店也开不成了,回去干吗?在这边买套房子住下吧!有功夫了,咱们还能凑一起喝喝茶聊聊天,你一个人回长安府有什么意思!”

    白玉京抬眼看他,没言语。

    于是李谦又继续道:“对了,还有,你也别一个人单干了,不怕别的,主要是你自己打理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太烦心了!把经纪约签到我公司里,别的我也保证不了,至少能让你素素净净的,没那么多破事儿这个那个的!”

    不知道白玉京是被李谦这简简单单的几句安排给打动了,还是根本就等着李谦这句话呢,总之,李谦话说完了,她自己略想了想,就点点头,说:“也行?!?br />
    那口气轻快的,一点都不像是正在跟人讨论自己的经纪约,也似乎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已经是当下国内最火的演员了,很有跟人谈谈条件的必要。

    简简单单几句话,一个说你过来吧,一个说也行。

    一杯咖啡没喝完的工夫,事情就这么定了。

    ***

    斗胆求几张票,但暂时没法承诺爆发什么的,只能等我回去之后了。

    另外,求一下订阅吧。以前从没求过,但这本书到现在,也两百多万字了,能追到现在的,应该是真的比较喜欢了。所以,希望条件允许的朋友,能支持一个全订。对于你们来说,全订可能只需要几十块钱,几盒烟而已,但对我来说,在接下来,就很有可能让我敢于咬咬牙辞了工作,专职去写书了。

    在外奔波,太累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