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十一章 拒绝“坐大腿”
    路灯下,两个那么漂亮的美女站在一起,本来应该是一副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面的,但现实却是,她们一个披头散发,另一个则狼狈不堪。

    李谦快步走过去,尽管他自己也喝了不少,但还是隔了好几步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就在两人身前,那明显是一堆呕吐物。

    实话说,有点恶心。

    但李谦还是走过去,问:“她没事儿吧?怎么喝那么多?”

    秦晶晶是真的喝了不少。

    此刻她背靠着李谦的车,一个劲儿的往下出溜,鹿灵犀拼命地架着她,眼看就快要撑不住了,看见李谦,赶紧招呼他,“快帮忙,我是真弄不动了?!?br />
    李谦过去,一把架住秦晶晶另外一边的胳膊。

    他一米八多的身高,体重一百四十多快一百五十斤,再加上平常又是习武又是锻炼的,像秦晶晶这么一个不到一百斤的女人,还真是不费什么劲儿。

    鹿灵犀缓过一口劲儿来,弯着腰用手撑着膝盖大喘气,“哎呦喂天哪,累死我了,这姑奶奶太沉了!”

    李谦低头看看秦晶晶。

    她迷迷糊糊的,还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然后还傻乎乎地笑笑,倒是有点憨态可掬,“你……知道吗?他们……全他.妈……王八蛋,我跟你说……”

    醉话连篇,几乎都串不成个句子。

    鹿灵犀喘上一阵子,似乎缓过点劲儿来,抬手拍着自己的胸口顺气。

    时当初秋,晚上已有凉意,但人们仍然习惯穿得单薄,她一拍胸口,站在李谦的角度,借着路灯,正好看见她胸口白花花的两团软肉在敞开的领口里猛地颤了一下。

    李谦赶紧挪开目光。

    可这边这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鹿灵犀松开了手,秦晶晶整个身体的重量,就都压到李谦身上了。

    喝醉了的人,身体软得就像没有骨头一样,碰哪儿都倒。此时她全身都歪栽到李谦身上,低胸小礼裙早已被鹿灵犀这一路给架得失了形状,这边肩膀全露着,那边已经勒到脖子了,胸口也是白花花一大片——好像比鹿灵犀小了不少,大约跟廖辽一个级别的。

    李谦略微有些尴尬,只好扭头看向远处。

    “鹿老师,你没开车?”

    鹿灵犀终于直起腰来,摆着手,“别提了!”

    顿了顿,她左右看看,信手往南边一指,“我接到电话赶过来,就把我那小车停那边了,我对这一块儿不熟啊,只能慢慢找,结果走了好几个路口,才找到了她说的地方,结果这丫头就在路边吐着呢,天哪……我也不能丢下她再回去开车??!幸好我记得你车牌,她刚才在这边又吐了,我越看你车牌就越觉得熟,幸好……要不然……呼……”

    李谦笑笑,旋即微微皱眉,又瞥了秦晶晶一眼,问:“她的助理呢?再不然还有经纪人?”

    鹿灵犀摇摇头,叹了口气,“别提了,唉……你先帮我把她扶过去,我回头再跟你说?!?br />
    李谦扭头往刚才鹿灵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你的车停的远不远?要是太远的话,就上我的车吧?不过鹿老师,你得开车,我也喝酒了?!?br />
    鹿灵犀扭头看看李谦这辆大越野车,顿时道:“也行!那就开你的车,我停的还挺远的?!?br />
    说话间,李谦打开车后门,轻轻巧巧地把秦晶晶整个人搭腿抱起来,放到了后座,关好门,然后把钥匙递给了鹿灵犀。

    但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秦晶晶的家在哪里,鹿灵犀只好开车把秦晶晶带回自己家里。

    这一路上,鹿灵犀一边开车一边说,李谦很快就弄清楚了一个大概。

    毫无疑问,秦晶晶有点倒霉。

    她本来路子还是蛮顺的,93年考上顺天电影学院的表演系,等到李谦他们96级入校的时候,她已经大四了。人长得漂亮,学习又认真,而且据说是很有天赋,再加上她又比较能耐得住寂寞,大学前三年,始终抗住诱惑,没有出去接什么戏,而是踏踏实实的学习表演,锤炼自己的能力,等到大四了,出去接的第一部戏就是《三国演义》,演得还是貂蝉!

    以她的美貌和演技,可想而知,貂蝉这个角色几乎是一炮而红!那个时候,曾有一段时间,媒体还炒作过她跟李谦的所谓绯闻呢!

    到现在算,她毕业应该已经有两年多了,虽说没听说她又演了什么出名的角色,但据说也是片约不断,各种娱乐类的新闻和版面上,也经常能看到她的消息。

    实话讲,就像当年的白玉京一样,漂亮到一定级别的美女,即便是拿到美女如云的演艺圈里,那也是稀罕的,到了这个级别,就算是演技差点儿,单纯拿去做花瓶,都是会受到各个剧组的欢迎的,所以,秦晶晶肯定不会缺片约。

    只不过,演艺圈是个名利圈,从来都不是多么干净的地方,更何况秦晶晶那么漂亮,也实在是太过容易惹人惦记。

    演完貂蝉之后,她没有立刻就签经纪公司,一直等到去年《三国演义》热播了,她这才在高位上签了一家影视公司,可以想象,她拿到的条件应该不错。但签约之后,她一直都没有再拿出什么过人的表演或角色,过去的这一年多,借着大火的势头,拍了不少戏,但都泯然路人,于是,她签约的那家影视公司开始提出要求,希望她能多去参加一些公司组织的公关活动!

    一个女明星,被公司要求参加公关活动,那几乎想都不用想,就是所谓“坐大腿”的活儿了。

    她长得漂亮啊,又演过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蝉,在公司看来,你拍的戏又不火,尤其是还专门喜欢挑一些不容易出成绩的戏去接,像公司给安排的那些偶像剧啊、言情剧啊、花瓶角色之类的,就是能推的就推,那当然要想办法让你在别的事情上为公司多做点贡献。

    秦晶晶当然不同意。

    结果公司把合同拿出来一摆:当年的合同上明文规定过的,你有配合公司进行一些公关活动的义务,如果不配合,就视同违约!

    秦晶晶的性子,虽然说不上性如烈火,但也向来不是什么软柿子。当初被忽悠着签合同的时候,公司方面可不是这么说的,于是她当即大怒,直接决定要跟对方解约。至于她那个帮着公司想尽办法劝她的经纪人,也被她直接开除了。

    于是,她拿出砸锅卖铁的劲头来,又东挪西借,好不容易才凑了一部分钱,再加上打了一张欠条,约定一年之后还款,这才总算是恢复自由了。

    但是,她辛苦两三年的所有收获,一夜之间清零,不但清零,她甚至一夜之间负债累累了。

    实话说,李谦的性子,其实偏于保守一些,不管因为什么缘故,对于深夜出来买醉的女孩子,他向来都没有什么好感——你是女人啊,又是个长得那么漂亮的女人,出来买醉,在李谦看来,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放纵和不负责!

    秦晶晶还在电影学院读书那时候,李谦跟她不熟,但电影学院毕竟学生总数不多,再加上他们两个都进了三国的剧组,所以一来二去,点头之交还是有的,至少是彼此都听说过对方。

    而那个时候,对于这么一位各方面条件都如此优异,却又能耐得住寂寞、苦苦钻研演技的漂亮学姐,李谦心里还是颇有好感的,并且发自内心的很看好她的未来。

    结果……如此。

    借着后视镜偶尔看向昏暗的后排,隐约看见她那副披头散发的狼狈模样,李谦下意识地就皱皱眉头,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

    鹿灵犀开着车子七拐八拐,总算是到了她住的小区。

    李谦对顺天府的道路还算熟悉,按照她这一路开过来的路标估算,大约应该是在离电影学院不远的地方——小区应该是十几年前建的,跟近几年新建的一匹小区比,显得有些老旧,都是五层六层的普通楼房,而且楼与楼之间的间隔距离比较小。

    在一栋楼前好不容易找到车位停下车,李谦又主动帮忙打开后门,把早已睡着的秦晶晶给架下来,抱起,一口气送到楼上鹿灵犀的家里。

    这是一座不大的房子,二室一厅,但格局很小,看着大概也就六七十平,不过鹿灵犀自己独居,这么大的一个小房子,倒也足足够用,而且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装修的也很是用心,让人一进去,就感觉挺舒服的——这倒是鹿灵犀一贯的风格。

    李谦按照鹿灵犀的要求,把秦晶晶放到床上,本来就准备回去了,但鹿灵犀却指了指客厅,道:“你先去客厅的沙发上坐会儿,我先给她处理处理,待会儿有话跟你说?!崩钋匀痪筒缓弥苯幼呷肆?,只能先出去坐下,看着鹿灵犀去接了一盆热水,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卧室门。

    足足一二十分钟,她才终于打开卧室门走出来。

    李谦抬头看向她,她面露苦笑,“这丫头在学校里上学那时候,我们关系就还不错,我担过她们一年的课,最近她身上出了这事儿,大家都帮她凑钱,我也给她凑了十万,全部的积蓄,呵呵……没想到她会喝成这样,还好她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要不然……唉!你再坐一下,我去洗把脸!”

    几分钟之后,鹿灵犀把自己也收拾得齐整了不少,这才又出来,却还没来得及坐下呢,就又道:“嗨,你瞧我,连水都没烧,你等一下??!”

    李谦张张嘴想说话,但犹豫了一下,没说。

    鹿灵犀摆明了是找自己有事儿,如果自己说不用烧水了,就显得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别的不好说,就算两人之间的关系没那么好,至少人家还是自己的系主任呢!

    于是,李谦只好继续打量她这个小房子。

    等到鹿灵犀烧好了水,拿着杯子出来,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水,见李谦在打量这房子,就笑道:“跟你们家的大豪宅肯定没法比哈!小了点,不过够我住了?!?br />
    李谦笑笑,接过水杯,放到面前的茶几上,这才开口道:“其实,您要是想挣钱,可是一点儿都不难?!?br />
    鹿灵犀闻言一笑,摇摇头,叹了口气。

    她明白李谦话里的意思。

    顺天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高材生,还是摄影系的研究生毕业,绝对是高学历的专业人才,现在更是电影学院乃至全国最年轻的大学系主任。电影学院历届的师兄师弟甚至她本人这些年教出来的学生弟子们,再加上她自己的老师们,使得她拥有着少人能及的人脉优势,而且她本人能写、能导、能演,还是一位异常出色的摄影师,再加上她本人还长得那么漂亮,这样的人要真是把心放到挣钱上,别的不好说,肯定是不会穷到所有积蓄加起来只有十万块这个级别的!

    但她却笑着道:“嗨,钱嘛,够用就行了,我要那么多钱也没用。就像我那辆小车,买下来才不到两万块钱,好多人劝我换辆车开,但是你看看,我平常去学校都是骑自行车去,只有去远一点的地方,才会开车,一年加一起也就是开个三四千公里,我要那么好的车干嘛?”

    李谦闻言笑笑。

    这么说,也对。

    所谓安贫乐道,大概说的就是鹿灵犀这种人了。

    她内心对于当下这个社会普遍看重的一些东西,其实并不怎么在意,有吃有喝有住,就已经可以了,并不追求与整个社会都在推崇和追求的物质享受平齐,反倒是对另外一些不怎么为人看重的东西,更加的看重一些。比如,教书育人?

    当然,站在李谦的角度去理解,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安贫乐道的人。所谓安贫乐道,只是因为经过考量,当一个人认为自己为了获得某些东西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已经超过了自己内心愿意接受的极限,那么他们就会直接选择了放弃而已。

    说白了,安贫乐道的人,只是比普通人更清醒,也更有决断力而已。

    ***

    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