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十四章 到底谁呀?
    陆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脸。

    年轻,毕竟才二十七岁,炯炯有神的眼睛,短平头,国字脸,刮了胡子之后,更显得精神了几分,实话说,他觉得自己虽然不算帅,但扔到人群里,绝不是泯然众人的那一种。

    人之所谓平庸或吸睛,小屁孩或许会以为自己只喜欢帅的,但心智成熟者知道,别管什么人,别管多大年龄,看人,首先看重的肯定是精气神。

    人一旦有了精气神,男的帅,女的靓。

    他抬手,蹭蹭下巴,特意提前到昨天刮的胡子,到今天,已长出短短的一截胡茬子,硬硬的,有点扎手,镜子里的形象,也是干净中透着那么一丝丝的狂放劲儿。

    就是这样了。

    他深吸一口气,很满意自己当下的形象——近些年来,甚至可以上溯到进入电影学院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看重自己的形象问题。

    纯棉的暖色衬衫,敞开最上面的一颗扣子。

    穿白色的太正式了,就是这种家居的颜色,再加上敞开一颗扣子这种貌似不起眼的动作,会很容易给坐在对面的人一种放松的、坦诚的、愿意亲近的感觉。

    他是电影导演,而且是一位在这个年纪来讲国内最成功的顶级电影导演,平常懒得用心归懒得用心,一旦重视起来,要玩意象、玩色彩,他自认几乎没有对手。

    对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笑容,他转身要走,但犹豫了一下,他又回头,想了想,把第二颗扣子也解开了——嗯,又好了很多。

    什么痴女怕缠郎,什么死缠烂打,所谓的追女招数,他自是不屑的,所以他采用的办法就是,先交朋友,等积累到了足够的好感,再一举出击,直接拿下。

    尽管那是心目中绝对的女神,但今日已非昔日可比了,女神虽然还是女神,但自己却已非当初那个初入校门的青涩年轻人。

    当然,今晚只是第一顿饭而已,说别的都还早。

    先让她把剧本拿出来,才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收拾完了临出门前接了个电话,对方嘻嘻哈哈地问:“听说你要去约会了?要不要哥们找几个人给你扮个劫匪什么的,让你大显身手,一举俘获美人心?”陆平却只是平静地回了一句,“滚!”

    约的是六点,五点四十分,陆平就到了餐厅。

    他本来是要开车去接人的,但对方笑着拒绝了,说是直接骑自行车来。

    这让他肃然起敬。

    女神之所以是女神,且从当年的女神,一直到现在,非但毫不褪色,反而越发令他沉迷不能自拔,自然是有道理的。

    光是这种平淡的静气,就让陆平欣赏不已了。

    在订好的位子坐下,要一杯水,他一边面色平静的等待,一边几乎控制不住心里那种轻飘飘的感觉——这是他从十年前就开始期盼的时刻。

    五点五十多分,耳中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第一时间抬起头来。

    脸上最初是有笑容的,但很快,笑容为之一滞。

    鹿灵犀已经看见了他,冲他招了招手,然后侧身跟身边的女孩子说了几句什么,两个人很快就面带微笑地并肩走过来。

    陆平认识她,最近两年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个新锐女演员,秦晶晶,据说也是电影学院出身。

    业界传闻,最近她好像是跟公司起了些龃龉。

    两人走过来,一样的笑容满面,一样的秀色可餐。

    鹿灵犀笑问:“等久了吧?先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秦晶晶,93级表演系的学妹,这是陆平,90级导演系?!?br />
    两人握手,秦晶晶一脸的歉意,“实在对不起啊陆师兄,我不知道鹿姐是跟你约了吃饭,以为是鹿姐谈男朋友了呢,就缠着要跟她一起来蹭饭,还想要顺便帮她把把关……不会打搅到你们吧?”

    想象中本来应该是很有情调的一次晚餐,结果忽来恶客,换了谁心里肯定不会太高兴,不过秦晶晶话说得漂亮,又有隐隐把陆平归类为鹿灵犀男朋友的意思,叫陆平纵然心中不悦,却也生不出什么反感的心思来,当下笑着道:“怎么会,坐!”

    这时候反倒是鹿灵犀点了她一下,“别胡说啊,我跟陆平就是谈事情!”

    陆平笑笑,不以为意。

    只是偶尔瞥过去时,发现鹿灵犀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小包,看那小包的形制,似乎没有放下一份剧本的可能,他的眉头这才忍不住微微皱了一下。

    三人相对坐下,侍者过来,三人各自点了餐,陆平还特意要了一瓶酒。

    等餐的功夫,秦晶晶很客气、又带着那么一点点仰慕的跟陆平攀谈,陆平也一一回应。

    虽说是一个学校出来的,而且其实也差了没几年,陆平上大四的时候,秦晶晶就已经入校了,但当时大四时期的陆平,已经在忙活自己的毕业电影,对于大一新来的某位漂亮的学妹,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关注,所以一直到后来才逐渐听说有秦晶晶这么个女演员,知道她演过貂蝉,很漂亮,后来又知道她是电影学院出身的学妹,但也仅此而已,两者之间几乎没有过丝毫的交集。

    更何况,虽说也就差了三届而已,但两人现在的身份,已经相差巨大了。

    秦晶晶刚进学校那时候,陆平已经拍出了《老镇》这种让整个电影学院都为之震撼、号称是天才之作的电影,等到最近几年的两部电影一上映,现年还不到三十岁的他,已经基本坐稳了国内七零后一代导演中的头把交椅。

    而秦晶晶呢,不知情的观众或许会认为她最近两年也算小火一把了,借着《三国演义》里扮演貂蝉引来的巨大关注度,这两年很是接了几部电视剧,虽说都没怎么火起来,但脸还是一直在刷的,在普通人看来,这也就是了不得的明星了。

    但其实,在影视圈内部来说,她这几乎是咖位最低的一档!仅仅只比随时可以被任何人替换的某路人甲、某丫鬟乙略高一等而已!

    无论国内国外,电视剧的演员比电影演员的咖位,天然的就低了很大一个维度,而女演员的地位,又向来要比同级的男演员低一点,小生、小花旦的演员,又比同等级的实力派低一点,实力派又比票房咖低一点,票房咖又比同级的影帝咖低一点。当然,站在最巅峰的,肯定是有影帝加成又能单独扛票房的无敌咖!

    简单来说,谁的不可或缺性、不可替换程度越高,谁就越牛.逼!

    同理,导演之间的咖位划分,一边是票房,一边是奖杯和口碑,而真正牛叉的大咖,往往是两者都能站在巅峰的——现在的陆平距离顶峰当然还差了很多,但不得不承认,国内七零后一代的新生导演中,他是最准确的直接奔着德艺双馨那个路子去的。金汉、吴鹤什么的,太文艺了,吴涵之类那几个,又都太商业了。只有他陆平,口碑票房双飘红。

    而正如歌手之与制作人、词曲作者的关系一般无二,哪怕是同级别的,演员在导演面前,天然的就要矮了一个级别!

    如果说现在的陆平,虽然只是新锐导演,但在今年拿了长城奖的最佳导演奖之后,即便是寻常的影帝和票房咖们,在面对他的时候也必须要客客气气了,那么现在的秦晶晶,一个初露头角的电视剧女演员,基本上还处在食物链的最底层。

    陆平已经到了可以跟制片商、影视公司谈一谈条件,要求一些小权力的程度了,秦晶晶却连拍电影的机会都还捞不到,而且还处在随时有可能被公司要求去陪客、随时有可能被提出要求潜规则的那个阶段。

    所以,彼此咖位上的巨大悬殊,让秦晶晶在面对陆平这位仅仅高了三届的师兄时,不知不觉就带了些仰望,说话也是不知不觉就带上了敬语。

    某种程度上对于陆平来说,秦晶晶出现虽然难称愉快,倒也勉强算是一个不错的背景板。

    他态度矜持而谦和,秦晶晶仰慕中又带着三分希冀。

    简直完美。

    …………

    酒打开了,侍者给三个杯子各自倒了一个杯底,于是三个人就一边浅浅地喝着酒一边随口闲聊。当然,大多是秦晶晶在跟陆平聊。

    等到各自点的餐上来,三人停下话头,各自安静用餐。

    一直等到正餐吃完,甜点上来了,三人这才又重新端起酒杯,一边轻轻的碰杯小酌,一边重新聊了起来——这一次,没等聊几句,陆平就撇开秦晶晶,把注意力转向鹿灵犀,笑着问:“师姐,剧本选好了没?拿来了?”

    鹿灵犀浅浅地啜饮一口,笑着摇头,“陆平,我看你就别惦记我的本子啦!”说到这里,她摆摆手,道:“你先别说话我,听我说完!”

    “一开始我倒是挺心动的,后来选了好几天,瘸子里头选将军吧,也选了一个本子出来,但是,可能我就是那么个风格吧……我知道你的好意,也相信你能帮我拉到投资没问题,但是思来想去啊……嗨,我还找了个朋友帮忙看了看本子,人家清楚地告诉我,要投资,一准儿得赔钱,所以我一想啊,算了!明知道会赔钱的片子,还让你帮我拉投资,那不是坑你嘛!”

    陆平闻言张口想要说话,鹿灵犀却又已经笑着道:“你千万别拿那一套什么投资文艺片不怕赔钱的话来哄我,那帮影视公司和投资人是什么脾性的,我还能不知道?在我这里吃了亏,肯定盘算着从你身上找补呗!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做!”

    陆平闻言哑然。

    谈笑之间,鹿灵犀这几句话,几乎把他所有的说法都给堵住了。要是再说下去,可就要图穷匕见——我就是要你从我这里占便宜啊,我愿意为你赔钱的片子拉投资,然后用自己的片子去还人情债,是因为我想泡你??!——尽管他知道,以鹿灵犀的聪明,这一点她肯定眨眼的工夫就想明白了,但明白归明白,你我都心知肚明是可以的,却绝对不能说出来!

    这个意思要是说出来,彼此可就尴尬了!

    陆平怔了片刻,旋即就洒然一笑,“也成吧!既然鹿师姐你连这么点自信都没有……那就作罢!可是,帮我写个本子的事儿,你可别推??!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吧?”

    鹿灵犀闻言一笑,“我肯定是愿意帮忙,但我只能保证自己会努力写,不过我还是劝你,别指望我,还是尽快找别人也帮你写一写,因为我对自己都不太有信心!”

    陆平闻言先是笑笑,旋即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

    虽然,自从最近一段时间接触频繁以来,鹿灵犀就一贯都是这么个态度,说不上冷,但绝对不热乎,可今天的她,还是显得略微有些异常。

    于是,笑着又奉承了鹿灵犀几句之后,他话题轻轻一转,一下子就兜回来,“别的不说,对于你找的那个帮你看剧本的人,我倒是挺感兴趣的!那人能让你那么相信,他说会赔,就能让你连拿出来给我看一下都不敢……男的女的,咱们学校的老师?我认识吗?”

    鹿灵犀笑着一瞪眼,“怎么,你还想找人家算账去?害得你少赔了一笔钱是吗?”

    陆平闻言无奈地举手投降。

    …………

    等到出了餐厅,鹿灵犀推着自行车,秦晶晶跟她并排往外走。

    离了老远,她回头,还能看到陆平站在餐厅门口目送呢。

    夜风有些微冷,她下意识地缩缩肩膀,笑道:“鹿姐,陆大导演看来是真对你有意思??!那眼神儿……啧啧……”

    鹿灵犀笑,不言语。

    秦晶晶又扭头往回看了一眼。

    不得不说,陆平年纪轻轻,但最近几年自出道以来的业绩,实在是太过彪悍了,尤其是年仅二十七岁就拿了长城奖的最佳导演,让他整个人的咖位、逼格,都直线上扬,瞬间又拔高了一个层次,让秦晶晶这样还在电视剧圈子里打混的底层小花旦演员,只能仰望——如此年轻有为、又有票房又有逼格的导演,简直是所有混演艺圈的女演员心中最完美的好男人了。

    回过头来,看着鹿灵犀的侧脸,她忍不住又问:“姐,真不心动???”

    鹿灵犀笑笑,然后又收起笑容,很认真地摇了摇头。

    秦晶晶挑挑眉毛、耸耸肩,一脸的无奈。

    她够不着的,人家却不稀罕,怎么破?

    要是自己背后站着一个像陆平这样的男朋友,又何至于会被那帮王.八.蛋逼着去陪酒?

    在演艺圈这个地方,自己的实力、人气、号召力,固然都是底气之所在,但一个好的依靠,也足以让人背靠大树好乘凉??!

    想了想,她又忍不住问:“哎,姐,能说说为什么吗?”

    鹿灵犀终于扭头看她,笑着问:“什么为什么?觉得不合适呗!”

    秦晶晶皱眉,“可是我觉得……是,我也知道,陆师兄前年纳了一房小妾,很多人都羡慕她嘛,虽说是小老婆,可人家随后就上了大银幕,配角也是好的呀!可是……男人嘛!这有什么可稀罕的!叫我说呀,在咱们演艺圈,喜欢一女的,把人家给睡了,然后还愿意娶回去,哪怕是娶回去做小老婆,这样的男人,都已经算是够有良心了!”

    说到这里,她略带些唏嘘地道:“你想想,大家谈男女朋友,人家睡完了就丢开了,你又能怎么样?姐你没在这个圈子里混过你不知道,这个圈子,是绝对的男人主宰一切的圈子!”

    “别看都是搞艺术的,嘴里喊着什么艺术高于一切,那口号,一个个震天响,但其实呢,那帮子老男人,骨子里头一个比一个保守,我听不少人说过了,他睡你的时候,什么好听说什么,睡完了,睡腻了,你就成了一块破布,随手就撕了扔了……而且你只要在一个男人面前脱过裤子,那后面你立马就不值钱了,很多老家伙甚至对你都没兴趣了,认为你是不值钱的烂货了……”

    她一边说,鹿灵犀一边忍不住扭头看她,等她说完了,正陷入无限感慨的时候,鹿灵犀忍不住道:“行啊你,演了两年戏,别的没学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倒是没少打听???”

    秦晶晶扭头看看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挎住她的胳膊,带着点撒娇的意思,道:“嗨,我这不是为了开解你嘛!人家陆师兄这样的,就算不错了,人家现在也是拿过最佳导演的大导演了,屋子里就一个小妾而已,而且在圈子里,从来都没有乱来的名声……不错啦!”

    鹿灵犀笑笑,低下头去。

    秦晶晶也不知道自己劝说的话是不是起了点作用,她只是下意识地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分析,认为陆平这个人,论才华、论能力、论未来的成长性,都是完全配得上鹿灵犀的,虽说长得不算多帅,而且也随行就市的,没能免俗,也纳了一房小妾,但男人嘛,这都不算什么缺点。

    于是想了想,她忍不住又道:“再说了,远了不说,近在身边也有例子啊,你比如说李谦,你学生,我学弟,这不,两大天后啊,而且据我听说,到现在只是说着,其实廖辽跟周嫫都没跟他领证,这就还是处于随时可以甩掉的范畴呢!叫我看,还不如陆师兄那样呢!”

    鹿灵犀扭头看看她,眼睛眨了眨。

    秦晶晶见状,还以为自己的说法生效了,忍不住就更紧地抱住她的胳膊,道:“而且啊,我觉得吧,咱们国内这些年,主要是被国外传过来的一些思想给影响到了,虽然哪怕是以前的古代,女孩子也没有喜欢给人家做小老婆的,但现在法律已经规定的很死了呀,是?;ば℃?!所以,如果机会合适,女孩子都想做正妻,那当然是没问题的,但是在合适的人不是那么好找的情况下,如果碰见了合适的,大不了做妾,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说到这里,她很认真地道:“对于国外传过来的那些思想,我觉得女人要有自己的事业这个说法,肯定是正确的,但鼓吹什么男女完全平等,我就觉得纯粹是瞎扯了,就是国外他们自己,男女也不平等??!以为不允许纳妾,可以自由离婚就算平等了?切!不平等是存在于方方面面的,不是你喊平等就可以平等了的!这两年下来,我算是看明白了……”

    鹿灵犀实在是受不了她这个巴拉巴拉了,没等她继续宏篇大论,就忍不住开口道:“你看过陆平的片子吗?”

    这个话题突然甩出来,让秦晶晶愣了一下,然后才道:“看过??!《老镇》是在咱们学校毕业作品展上看的,当年我大一,《老镇》一出来,把整个电影学院都给震了呀,我们那一批学生里,不少人都膜拜陆师兄膜拜的不得了呢!后面两部也都在电影院看了,怎么了?”

    鹿灵犀笑笑,瞥她,“看过了,还这么看好他?我记得听说过,你上大学那几年,很努力很刻苦啊,光琢磨表演了吧?美学学的怎么样?对他的电影,有什么深入的思考没有?”

    要说表演,秦晶晶虽然不敢说自己现在有多么出色,但不管是在学校期间,还是后来毕业了开始接角色,她那可是真的下过苦功夫的,但说到什么电影审美啊电影美学啊之类的,她瞬间就有点懵了——这个东西,向来被认为是电影中最高级的学问了,实话说,她不怎么懂。

    于是,她看向鹿灵犀,等她给自己解释。

    鹿灵犀推着自行车,她徒步,两个人一起缓步走在路灯昏黄的道路上。

    高跟鞋哒哒作响。

    片刻之后,鹿灵犀低着头,缓缓地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他们聪明绝顶,但越是聪明人,就越是自负聪明,在他们心里,甚至敢于去藐视这世间的一切!道德、伦理、法律,等等。这些东西,无所谓对错,所谓天才,他们的思维远超常人,本就是行走在疯狂的边缘的。区别只在于,有些聪明人,能够自己为自己设下篱笆,约束自己,哪怕已经站立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却依然有一颗平淡的心!但是呢,还有一些聪明人,他们就会不耐烦于任何的束缚和约束,他们更喜欢疯狂的去做一切!只不过以他们的聪明,往往很善于在最初的时候,通过各种方式方法,来掩饰自己的疯狂而已!只有当他们一步步从成功,走向更大的成功,他们才会逐渐的、一点点的失控,开始慢慢把自己内心疯狂的那一面给暴露出来,而且,越成功,就越多!”

    说到这里,她站住,扭头,面带笑容地看着已经一脸懵逼的秦晶晶,笑着,但很认真地道:“而我,不喜欢这种疯狂的人,懂了吗?”

    秦晶晶当然不懂,而且莫名感觉高大上!

    在她站在那里愣神的功夫,鹿灵犀已经推着车子又走出去了,她几步追上去,忍不住好奇地问:“姐,你是说,陆师兄是那种疯狂的天才?你怎么看出来的?”

    鹿灵犀笑笑,“你在学校的时候,老师肯定教过你们,说电影是一门光和影的艺术,对吧?”

    秦晶晶懵然点头。

    于是鹿灵犀又继续道:“陆平的电影,才华横溢,而且是让你感觉很锐利的那种才华横溢!他对电影的光、影、人物、矛盾的设置和处理,处处都透露出一种无比锋利的感觉……天才,的确是天才!但是,是一个偏执的天才!”

    秦晶晶眨了眨眼睛,继续似懂非懂,继续感觉莫名高大上。

    犹豫了半天,她忍不住问:“那……姐,就你认识的知道的这些人,咱们国内的演艺圈,我是说年轻一代里面的,有那种既才华横溢,又能给自己扎篱笆那种吗?”

    鹿灵犀闻言再次停下脚步,想了想,笑着点头,无比肯定地道:“有!”

    秦晶晶眼前一亮,“谁?”

    顿了顿,又急不可耐地道:“他现在出名不出名,我可不可以去抄底?”

    “抄底?”鹿灵犀闻言笑了笑,但旋即,她摇头,“晚了!”

    “晚了?”秦晶晶一脸失望,但很快又问:“哎,到底谁呀?我认识不认识?就算是抄底不可能了,如果他现在还不是太出头,我主动送过去做小老婆总行了吧?”

    鹿灵犀闻言诧异地扭头看着她,“你真的这么不介意给人做小老婆呀?”

    秦晶晶耸耸肩,“你看看我现在嘛!我想演电影,可那些电影从来都不找我!哪怕是那种小成本,也没人找我!而且,我本来以为自己在电视圈混得还不错呢,结果现在,原形毕露了,我现在不但跑单帮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哎我跟你说啊,姐,你是不知道,真的,我现在才意识到,在演艺圈,如果能够背后有个人跟你戳在哪儿,得是有多爽!”

    鹿灵犀撇撇嘴,“或许吧!我还真没体验过!”然后继续往前走。

    秦晶晶追上去,“姐,说说嘛,到底谁呀!”

    鹿灵犀一再摇头。

    到最后,实在是被她缠得没办法了,她只好无奈地道:“我说了,还有什么意思?你得靠自己的眼睛去发现,对不对?”

    秦晶晶微微撅起嘴,问:“那你就告诉我,我认识不认识,总行了吧?”

    鹿灵犀叹口气,站住,道:“我知道,那个刘玉龙,就是借给你一百万的那个,最近老缠着你,对吧?想甩开他?”

    秦晶晶一下子站住,沉默片刻,低下了头去。

    鹿灵犀叹口气,手掌在自行车把上拍了拍,叹口气,道:“这样吧,回头我找朋友借借,先帮你把他的钱还上。至于你说的抄底的事情……晶晶,那是自己的一辈子,别那么功利,好吗?”

    秦晶晶抿起嘴唇,抬头看着鹿灵犀,缓缓地点了点头。

    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你帮我借钱?姐,那可是一百二十万呢!你找谁借去?陆师兄?可是你不是都说了不喜欢他吗?你可别为了我……”

    “哎呀,我怎么借你就别管了!总之我帮你把钱借到就是了!”

    说到这里,她想了想,又扭头看着秦晶晶,道:“对了,你一个女孩子,背后没有影视公司撑腰的确是不方便,会受欺负的,要不这样,回头我帮你打听打听,选个靠谱点的公司挂过去?”

    秦晶晶摇头,惊弓之鸟般地道:“不要!”

    鹿灵犀闻言眼眸一转,道:“对了,李谦的那家明湖文化,我看最近很有些往影视方面发展的意思,他拍的《新白娘子传奇》也是大红大紫,要不,他那边……你们毕竟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嘛,点头之交总有,他又是我学生,这个肯定要放心不少的对不对?你看……”

    她的话说到一半,秦晶晶的脑袋已经摇得拨浪鼓一般了。

    面对鹿灵犀不解的目光,她略带些不屑地道:“李谦的名声……你知道吗,我们当初都去拍三国,其实根本不一个组,我是汉魏组,他是东吴组,从进组到离开,我俩一面都没见过,就那,媒体都能传我跟他的绯闻,我要是进了明湖文化,以他那个风流的名声和风流的性子,那还了得!”

    顿了顿,她又道:“再说了,下次我要么不签,要签,就一定要签那种可以让我拍电影的公司!所以,我宁可待价而沽,也不能在胡乱将就了!”

    鹿灵犀讶然地微微张着嘴,片刻之后,她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觉得再多说什么好像都没什么意义了,忍不住就叹了口气,道:“行吧,这是你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好了!”

    …………

    昏暗的小路上,两道美丽的倩影且行且聊。

    那个声音还在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追问着:“姐,你就多少透露一点呗,你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呀!求你了,你是我亲姐!”

    回答她的,不是沉默,就是苦笑。

    ***

    八千字大章,不拆了,大家意会就好,这就算是补上一更了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