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十四章 宛转蛾眉
    梆梆两声敲门,然后李谦推门进去。

    程素瓶正在卸妆,从镜子里瞧见是李谦推门进来,她脸上还带着戏里勾的眉眼,瞥过来,一边忙着处理脸上一边道:“先坐吧,今天怎么想起跑过来听戏了?”

    镜子里是如此的宛转蛾眉。

    凤冠霞帔都早已卸下,但粉面桃花仍在。

    李谦过去坐下,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笑,“姐,你真漂亮?!?br />
    程素瓶正要擦脸,闻言愣了一下,眼睛看向镜子里李谦的眼睛,目光对视中,她似笑非笑,“今儿嘴那么甜?”又问:“戏里漂亮,还是戏外漂亮?”

    李谦笑,往沙发上一倒,再次放松地瘫在那里,双手抱头,仰头看着屋顶,道:“都漂亮,都俊,都好看!”一副无限感慨的样子。

    程素瓶抿嘴笑笑,手上动作娴熟地处理自己的妆,口中却道:“得,认识你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嘴那么甜,估计这十有八九是有事儿!你先别说,等我卸完了妆、稍微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你再说,不然我怕我扛不住?!?br />
    李谦闻言笑起来,“真没事儿,我真的就是过来听戏的?!?br />
    程素瓶笑笑,不理他,继续处理脸上的妆。

    李谦则瘫在那里,在程素瓶这间化妆室里到处打量。

    柜子敞开着,各种戏服整理的板板正正放在那里,旁边的一个小门里,挂的都是她私人的衣物,下面是一双平底鞋、一双旅游鞋和两双高跟鞋。

    他起身走过去,翻着那些戏服看,伸手拨弄那凤冠上不住晃动的花珠,脑子里跑马一般地胡思乱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程素瓶是青衣,她的戏服少见花哨与妖娆,反倒是很多古代女子的正装。

    所谓青衣,又称正旦,扮演的一般都是端庄、严肃、正派的人物,大多数是贤妻良母,或者是贞节烈女之类的人物。

    简而言之,戏里的女主角。

    在李谦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时空,当时社会上绝大部分人已经不怎么听戏了,对戏里角色的划分也都迷糊的很,就很笼统的把台上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叫花旦,上了年纪的就叫老旦。

    事实上,花旦跟青衣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套到《白蛇传》上来说,白娘子就是正旦,是青衣,小青则是花旦。

    女孩子们去唱戏,人人都想唱青衣,这就好比是演电影电视剧的女演员,人人都想演女主角一样,但是,青衣的角色,对唱功要求很高,显然不是谁都能来的。而在影视剧表演这个行当里,虽然表面上并不像戏里那样,对青衣和花旦区分得那么泾渭分明,但其实呢,在导演和制片人那里,一直都是有这个概念的。

    很多年轻漂亮的女演员,都努力地想要做青衣,殊不知,一个小花旦,要想从制片人和导演那里拿到青衣的概念和定位,绝非易事。

    就李谦最近接触的这些女演员来说,程素瓶往那里一站,大气,娴雅,一看就是青衣的底子,王靖露虽然年龄不大,经验也不多,但她的戏路和定位,都一直是在青衣和花旦中间,略偏花旦一点,钟灵就几乎是纯粹的花旦了。

    在影视剧而言,青衣不一定要演女主角,花旦也不一定就是女配角,但青衣的定位就是整部戏在女演员这一块儿上的演技担当,却是毫无疑问的。

    而青衣演员比花旦演员难找、难培养,也更值钱,地位更稳固,也是肯定的。

    像秦晶晶,在校期间一直很努力地刻苦学习,钻研表演,出了校门之后,也一直试图去挖掘一些有内涵、有深度的角色,也就是说,她在努力地想要做一个有演技的大青衣,但偏偏,几乎每个看过她的戏的人,给她的定位,都是花旦。

    这很无奈,也很现实。

    你长的漂亮,而且是很漂亮的那种漂亮,那你就必须拿出远比普通演员多得多的实力,才扭转人们心中对你的那个“不利”的心理定位。

    像白玉京,还是在隐退多年之后,凭借着白娘子的角色复出,一下子把自己留给过去那些观众的印象给洗干净了,到现在,谁都得承认,她虽然漂亮之极,但绝对是一个能担纲大戏的青衣了。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鹿灵犀。

    她还没演过戏,再加上她又足够漂亮,或许会有不少外行下意识地认为,如果她演戏,那肯定得走花旦的路子。而事实,恰恰相反。

    她那身上中沉稳、淡雅的气质,一下子就能盖过她自身的美貌,以至于每个见过她、跟她打过交道的人,心里留下的对她的第一印象,绝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那令人过目难忘的气质。

    所以,别看不演戏,但只要演戏,她也是绝好的青衣的底子。

    …………

    “哎,哎……”

    “???”李谦恍然回神。

    程素瓶正扭头看着她,脸上的妆已经卸掉,此时正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看什么呢?那凤冠霞帔就那么吸引你?”

    李谦略有些不自然地松开手,笑笑,“没,我就是好奇,走神了?!?br />
    程素瓶一笑,指指旁边架子上的毛巾,“去,给我投把毛巾去,要热的啊,我敷脸?!?br />
    “好嘞!”李谦屁颠屁颠地跑去拿起毛巾打开水管,等水热起来,帮她湿了毛巾,拧了水,热腾腾地拿过去递给她。

    她接过毛巾,抖楞抖楞,一个对折,身体往椅子上一靠,抖手把毛巾盖在了脸上,同时道:“十分钟之后叫我?!?br />
    李谦抬手看看表,然后道:“好?!?br />
    话说完,人却没走开,只是扭头看着镜子里那个面盖毛巾的女子。

    脖颈白皙,皮肤润腻而富有光泽。

    而且她不愧是程老爷子培养出来的闺女,哪怕是这么随便往椅子背上一靠,都显得特别有架势——古人讲究所谓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没对比的时候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当她身架往那里一摆,差距立马特别明显。

    “哎,你干嘛呢?”她突然问。

    “没干嘛呀?”李谦道。

    她轻轻地嗤笑一声,“少来,我能感觉得到,你肯定看着我呢,别瞎看??!”

    李谦笑笑,看着镜子里的她,道:“姐,将来我给你拍部戏吧?我心里有个角色,特别适合你?!?br />
    “好啊,姐就等着你把我捧红呢!”

    李谦又笑,“那说好了啊,到时候你可别嫌我坑你!因为……那家伙其实算是个太监,也可以算是心理上的变.性.人?!?br />
    程素瓶的呼吸似乎稍微停了那么一小下,然后才道:“没事儿,只要你确信这戏拍出来让老爷子看了不气死就行?!?br />
    李谦“呵呵”地笑起来。

    想想吧,让程素瓶演这么个角色,再想想老爷子那张正气脸,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儿心虚,不过再想想另外那个时空林青霞那种英气勃勃、雌雄莫辩的味道,就李谦所知所见,当下国内这些女演员里,还真是只有程素瓶才有把握不落下风。

    他蹭蹭鼻子,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回到沙发上坐下。

    听到他的脚步声似乎是走开了,几不可察的,程素瓶突然松了口气,胸口也是连续两个剧烈起伏。

    李谦瘫倒,倒是没忘了抬起手腕看看表,然后才道:“姐,我最近很不对劲,没精打采的?!?br />
    程素瓶噗嗤一声笑出来,还顶着毛巾呢,笑声不像平常那么脆,“看出来了,你今天很异常?!?br />
    李谦叹了口气,“有人说我是太累了,让我歇一段时间,还有人说我是闲的,老金说我是发骚了。唉……”

    程素瓶又笑,“发骚了你就去找小姑娘去,哎,对了,小露不是在你身边呢吗?周嫫也在呀,还有一个廖辽不是也快回来了?就这你还能闲的下来?”

    李谦不说话,又叹了口气。

    程素瓶笑,“我可是你姐啊,不许打我主意。老爷子要是知道你敢勾搭我,十有八九要动家法,到时候看不揍死你!”

    顿了顿,她自己觉得好笑,也不等李谦回答,就又道:“跟你聊这个话题,我突然觉得好怪异??!”

    李谦也觉得有点怪异。

    实际上以他的心理年龄,是最初,他是很难在心里认同去管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叫姐的,而且还不是师姐什么的,是姐。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以他的心理年龄,给程素瓶做叔叔那都是绰绰有余,但当初那一声“姐”喊出来之后,他心里还真是多多少少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依靠感。

    像现在,跟她待在一起,其实也只是简单地闲聊,但他就是觉得自己的状态似乎放松了不少,以至于说着说着,连“发骚”这种话题都扯出来了。

    不过,的确,这种话题出现在两人之间,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尴尬。

    于是,李谦不接茬了。

    过了片刻,程素瓶主动开口,换了话题,“哎,你上次送给我那本书,就是你又刚出的那一本,《射雕英雄传》,第二本写完了吗?什么时候出?”

    李谦收回注意力,笑着问:“怎么,第一本你看完了?”

    “嗯?!泵聿?,程素瓶点了点头,道:“前几天就看完了,特别好看,比你第一本那个《碧血?!泛每??!?br />
    李谦笑笑,“全书都已经写完了,也早就交稿了,第二本估计下个月就能出版,你要是着急的话,回头我给你发电子版过去?!?br />
    程素瓶道:“那倒是不用了,我也没那么急,还是等着新书上市吧,到时候给你贡献一本销量去?!?br />
    李谦笑笑,没等回答,程素瓶已经又道:“对了,写书的稿费高吗?你又是做专辑又是拍电视剧的,那么忙,怎么还想着写书?”

    李谦耸耸肩,“这个解释起来就复杂了。嗯,这么说吧,我只是不想让这些故事烂在我脑子里,就跟我当初写歌和拍电视剧,都是一样的?!?br />
    程素瓶闻言“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子才笑道:“你脑容量真大?!?br />
    说完了,她还笑着解释,“你做的这几样……我不是说具体多高的成绩啊,我就是说这些事情,你看,写歌、唱歌,拍电视剧,现在又写书,一般人呢,一辈子能做一样就可以了,因为这都是创作啊,都是很费脑子的!这个还不像我们唱戏,有老师,有前辈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东西,你认认真真去学,去掌握,去理解,再加上有一点天赋,就可以了,你做的这些东西,都是从无到有?!?br />
    李谦笑笑,突然问:“哎,姐,你觉得我文笔还行吗?”

    程素瓶闻言想了想,“嗯,怎么说呢,文笔这个东西,我自己也不太擅长,实在是没什么资格给你评价,就我个人的阅读感受而言的话,你的书胜在整体的架构够出色,人物设定也很出彩,尤其是故事编排,很棒,单纯只说文采,哈,姐还真不怕打击你,真没觉得你有多出色?!?br />
    李谦闻言无奈地笑笑。

    是啊,虽然金庸古龙的小说看过很多,年轻时候闯荡摇滚圈,住在北京地下室的那段时间里,甚至有好几年的时光,平常闲了都是拿金庸的小说打发时间,电视剧、电影更是几乎一个不落都看过,但哪怕你把全部的故事,甚至细节都记得一点不差也没用,本事再大,你也记不住原文!

    金庸的行文,古朴大气,而且因为幼年接受了相当完整的私塾教育,古文功底异常扎实的缘故,他的行文里,带着一股子浓郁的古风古韵,这个东西,是李谦无论如何都模仿不出来的。

    所以在写书的时候,李谦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笔力不够,缺了金庸老爷子的功底,可千万别把那些精彩的人物描写给写疵了,而那些所谓精彩的故事架构,事实上也是靠很有耐心、但又不失阅读趣味、并不枯燥的铺垫,一步步铺到最后,才爆发出来的,他也怕自己做不好。

    因此,最近这几年,只要一有闲工夫,他除了写,就是回头自己一遍遍的读,一遍遍字斟句酌的修改,甚至经?;岽笃纳镜糁匦?。

    坦白说,来到这个时空四年有余了,于他而言,写歌、唱歌、拍戏,哪怕再苦,却也都是自有乐趣的,唯独写书,是耗费了极大精力、对他来说有些枯燥,但他却又一直都在咬牙写下去的。

    而这一点,也是来到这个时空四年多之后,他认为自己所做的最伟大的一件事情——事实上,如果不是内心那种想要把另外那个时空的精彩作品都呈现出来、不让它们就此湮灭在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在支撑着,人生得意如他,实在是很难能够拿出如此心力和坚持的。

    因为摆在他面前好玩的和有趣的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去做,太多的东西可以选择。而以他现如今的成就、地位和身家财富,他其实完全可以不去做这件劳心劳力,还未必能够换来多大成就的事情的。

    但是,他还是咬牙去做了。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他不会全部都写出来,但最精彩的那些,他肯定会去写,哪怕对他来说,这件事实在是有些艰苦卓绝。

    目前而言,电视剧剧本,他已经写好了六部,电影剧本也已经写出了《笑傲江湖》三部曲,而小说,却只写了四部而已,其中还有一部算是尚未定稿。

    这四部小说,是他从1995年的暑假就开始写的,最初没有电脑,甚至是写在稿纸上的,毫不客气的说,四年多以来,他最大、最为人所知和津津乐道的成就,是作为出色的创作者、制作人和乐队主唱,现在又加上了制片人和导演,但其实,让他耗费精力最多的,却是小说的创作。

    而偏偏,对于千辛万苦写出来的这些小说,他心里却并不是太有底气。只能在一遍遍的精心修改之后,觉得自己实在是再也改不动了、再也没办法做到更好了,才心中非常忐忑地把它们交付给出版商,让这些书,去接受市场、接受读者们的检验与批评。

    而且,在接下来的或许五年、或许十年、也或许二十年中,小说创作,仍将是他所有工作中最最耗费精力,但他却肯定会咬牙做下去的一种。

    只因为心中的那一份情节。

    …………

    化妆室里安静了好一阵子。

    程素瓶自己估计着十分钟肯定多了,因为毛巾都已经越变越凉,她终于拿手揉了揉,简单一擦,把毛巾扯下来,扭头看向这边。

    “哎,给我看时间的那个人呢?这都多少分钟了?”

    李谦再次恍然回神,一抬手腕,“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又走神了?!?br />
    程素瓶笑笑,摇头,然后站起身,到洗手盆那里洗脸,同时道:“等我一会儿啊,待会儿一块儿吃个饭去,你请客!”

    李谦笑笑,“好,我请客!”

    然后,两人都不说话了,李谦就这么看着她洗脸、擦脸、抹护肤品,等打理完了,她也不化妆,如平常一般的素面朝天,拿起包,从大衣柜拿一件外套出来,套在T恤外头,走过来。

    李谦站起身来,道:“这就完了?走吧?”

    程素瓶不答,只是站定,片刻后突然伸手,在他额头上慢慢地抹过去。

    松开手,她叹了口气,“才多大呀,老觉得你跟个老头子似的,今天就更明显!可别再过几年,才二十来岁,你脸上就出皱纹??!”

    李谦笑笑。

    不知道是情境的关系、心情的关系,还是当时当下她那种淡淡的撩动心绪的语气的关系,李谦突然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一个大男人,这会子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于是他吸吸鼻子,强自笑笑,故作潇洒地道:“不会的,我身体好着呢!”

    程素瓶笑笑,微微仰着头与他对视。

    片刻后,她踮起脚尖,凑过去,在他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

    两人分开,李谦微微有些愕然。

    程素瓶淡然地笑着,看着他,道:“老爷子常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我知道你很有才华,但是,收着点儿,你不用做的那么好的,而且,你也不必那么勤奋的,多给自己留一点儿放松的时间。你脑子里东西很多,但是咱们不急,慢慢的往外掏,好不好?”

    李谦抿抿嘴,片刻后,笑笑,“好?!?br />
    ***

    我最近写的很文青吗?很文青吗?很文青吗?

    还有朋友说我最近写的不像小说,像散文……真的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