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十五章 哭
    顺天机场,航站楼。

    足足二十多个机场的保安,和明湖文化派来的安保人员一起,勉力用手臂拦出了一条通道,被挡在外面的记者们,仍在一波又一波的往廖辽身前挤,一支支的话筒、录音笔纷纷努力地往廖辽身前递。

    廖辽面色疲惫,身前以孙美美为首的几个人,帮她开路,身后还有助理卫兰和一个保镖在帮她推着大大的行李箱。

    但记者实在太多了,而且除了记者之外,还有很多事先已经得到消息特意跑来迎接廖辽回国的歌迷。

    整个机场航站楼的接机大厅,早已挤到摩肩擦踵。

    一条条标语,一条条横幅,还有一个个的自制标牌被高高地举起来,上面写着“欢迎回家!”,或“大廖辽,我爱你!”,或“廖辽最美!”之类的口号。

    甚至还有不少人,似乎是有组织的,不时有人打着拍子,大家整齐划一地高喊着,“廖辽,我爱你!”

    以至于,甚至有很多家媒体都分出了人来,特意去拍那些歌迷。

    面对记者,廖辽可以低头无视,照直往前走,但面对这些热心的歌迷,她却根本就不可能无视,时不时的站住,冲四处皆在的他们挥手。而她每一挥手,甚或每次看向哪一片人群,都必会引来一阵声势震天的欢呼。

    现在的廖辽,是近乎无可争议的国内歌星第一人。

    说近乎,主要是还有一个李谦,还有一个让她心甘情愿只去做一个鼓手的四大美人乐队,而且四大美人乐队虽然谈不上走向国际,但这支乐队本身的成绩,比起如今已经晋级国际天后的廖辽来说,也并不差多少。

    但是呢,若说全球影响力,若论专辑销量,毫无疑问,四大美人乐队也比不上她——在国际上而言,提起中国歌坛、中国歌手,不知道、毫无了解的,也就罢了,只要稍微知道一点的,首先肯定要提起廖辽。

    她现在,基本上就是中国歌坛的门面。

    所以,在神通广大的媒体们事先得知了廖辽的行程,并予以披露之后,今天从一大早开始,顺天机场航站楼的接机大厅,就已经被瞬间挤爆。乃至于,整个机场出口的正常运转,都已经被这帮蜂拥而至的热情歌迷,给挤到了接近瘫痪的状态。

    事实上来说,相比起此前几张专辑在国内的大杀四方,几乎全无敌手,她今年的专辑《My-heart-will-go-on》因为只有四首华语歌,而且都是出于想要向全世界歌迷展现中国风情和中国美的考虑,所以流行性都有限,在金曲榜等榜单上,也没能形成如往年那般的完全制霸。就连在国内市场的销量,比起此前那些专辑的一上市就连连刷新纪录,也是有一些滑落的。

    但是一来,对于她代表中国歌坛走向国际的一举成功,国内歌迷大多都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觉得她这是在国际上为中国歌坛、为中国人挣脸面,所以绝大多数歌迷支持的力度丝毫不减,二来呢,虽然只有四首华语歌,且流行性不怎么足,但那四首歌的选择,在“国际化”的基础上,还是在国内赢得了包括行业内部在内几乎一致的认可和称赞的。

    大家都纷纷认为,李谦为廖辽打造的这四首华语作品,的确是水准够高,是既代表了国内音乐的高度,同时又满满的中国味道的,拿到国际上去,够水准,也不丢份儿!

    所以这样一来,新专辑在国内的销量虽有小幅度的下滑,在金曲榜等音乐榜单上也不再称霸,但廖辽的歌迷们,乃至国内的媒体们对她的支持和喜爱,却是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

    于是,今天的顺天机场,近乎要被廖辽这两个字全部占领了。

    …………

    人实在太多,如果要这么凭二三十个人硬挤出去,不知道要挤到什么时候,而且那么多人聚在一起,潜在的踩踏危险实在也是不小,所以往外挤了没多大会儿,廖辽就觉得这样不行,跟孙美美一说,孙美美也意识到了其中的危险性,随后就赶紧通过身边的机场保安,紧急联系机场方面,借来了一个小型的扩音喇叭。

    孙美美先拿起喇叭,把扩音调到最大,对着人群,尤其是那帮记者,道:“诸位,诸位,安静一下,我知道大家都想跟廖辽近距离接触,想采访,但大家也知道,我们出去已经两个多月了,跑了几十个城市,我们这两个多月,有小一半的时间都是在飞机上度过的,然后还要开歌迷见面会,所以,廖辽很累,很疲惫,我们谢谢大家的热情和热心,但真的,廖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等过几天,我们会安排一场新闻发布会,来回答大家的问题……”

    她说,廖辽就在一边听着,但听着听着,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就干脆碰碰孙美美,伸手把扩音喇叭要了过去,然后,也不顾孙美美的眼色,抬起手,跟现场少说也有数千人的人群打招呼,“嗨,大家好?!?br />
    各种欢呼声,瞬间炸响。

    廖辽笑笑,手里拿着扩音喇叭,却并不出声,任他们喊,任他们叫。

    一直到四周的喊声稍微停下,她才再次开口,“我知道大家在欢迎我,我也谢谢大家,在外头跑了两个多月,重新看见那么多人冲我喊中国话,而且大家还都跟我长得差不多,我特高兴,觉得特亲切,真的?!?br />
    现场几乎不受控制的哄堂大笑。

    但很快,还没等大家笑完了再把口号喊起来,廖辽已经又继续道:“但是……但是现在这样,大家挤在这里,那么多人啊,实在是太不安全了,而且也已经影响到了机场很多乘客的出入,影响了人家机场的正常运营了,对不对?这不是咱们该有的素质,我知道大家都想多了解一些关于我这些天的感想啊什么的,这样,改天咱们找个地儿,比如我再办一场演唱会什么的,到时候你们都来,咱们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不影响别人的地方,慢慢地聊天,我给大家唱歌,好不好?”

    现场安静片刻,然后轰然应好。

    廖辽笑着点头,“那好,那现在大家听我的指挥啊,咱们不能挤,也不要大喊大叫,你们都是我的歌迷,咱们不但要去听最好的音乐,去欣赏最好的音乐,在做事情上,也要做头一份儿的,做拔尖儿的那个!现在呢,为了安全起见,咱们先分开,回头定了时间和地点,咱们演唱会见,那……这边,对,这边的歌迷朋友,请你们先往外走,好吧?大家不要着急,慢慢走,谢谢大家!”

    很多歌迷都是起大清早赶过来的,就是为了见廖辽一面,实话说,这个时候谁要做疏散,他们都不会乐意,但这个话是廖辽说出来的,尤其是廖辽一上来就态度亲和,而且不知不觉就把大帽子扣上了,所以,尽管一开始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愿意动弹,但随着有那么几个人开始领头一动,好大一片人群,随后都跟着廖辽的指挥动了起来。

    其实接机大厅的外面,还有很多人,甚至远比挤进大厅里的人要多得多,但廖辽手里的扩音喇叭还算给力,不少人都听清了她的话,随着里面的人往外挤,外面的人群也下意识地自动疏散,虽然还是没人走,但至少,一条通道算是打开了,接机大厅里,一下子就空了不少。

    而廖辽也并没有急着离开,疏散了这一边,紧接着又疏散另外一边,一直到大厅里人越来越少,她,和她身边的随身团队,还有那些多达数百人的记者团们,也都已经跟着走出了大厅,而来到大厅之外,廖辽还继续拿着手里的扩音喇叭,大声地喊,“现在,我不要大家看着我走,让我看着你们走,好吗?”

    顿了顿,等大家都乱纷纷地开始回应,她又再次提高音量,指挥道:“现在,自己开车来的朋友,请先一步离开,去提车,等这些朋友走了,做大巴车来的朋友再动,好不好?”

    …………

    足足一个多小时,一场潜在的危险,终于渐渐消弭于无形。

    而本来就已经异常疲惫的廖辽,这时候嗓子都已经微微有些沙哑了。

    好不容易,在她的目送之下,有越来越多自动前来的歌迷开始自发地离开,接机大厅外的交通,终于又重新通畅起来,而那些已经在接机大厅里被堵了许久的下机乘客们,也又能够各自离开了,明湖文化派来的两辆接机的车子,停到了廖辽等人的身前,孙美美伸手为廖辽拉开车门,廖辽正要弯腰上车,但就在这个时候,现场不少的记者,以及尚未来得及离开的歌迷们,当然,还有很多从头到尾目睹了这次机场拥堵事件的乘客们,突然就自发地鼓起掌来。

    掌声不大,但掌声一起,逐渐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跟着也鼓起掌来。

    还别说,等人群被疏散个差不多了,大家心里那股子兴奋劲儿渐渐消退,这时候回想起刚才的情形,才开始纷纷后怕。

    接机大厅里涌入几千人,外头还有至少几千人在随时准备着挤进去,这种情形,一旦出现哪怕一点点意外,随时就有可能演变成一场事故!

    这个时候回头看,才发现廖辽的临危不乱和思路敏捷,还真不是盖的。别说女孩子,就是很多见惯了风浪的记者,在当时虽然也隐隐意识到了风险,却也全然没有往更深处去想。但偏偏,廖辽想到了,而且非常完美的解决了这件事。

    此时此刻,有熟悉、跟拍廖辽好几年的记者,忍不住就在心里感慨:怪不得大家都说廖辽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

    …………

    在大家的掌声中,廖辽回过头,笑着冲大家摆了摆手,然后才弯腰上车。

    …………

    车子顺利地驶离机场,进入了机场高速,廖辽才终于松了口气,“好悬哪!”

    孙美美从前排回过头来,略有些歉意地道:“姐妹儿,对不住哈,我当时……没反应过来,还好你的思路反映的比我快?!?br />
    廖辽笑笑,道:“没事儿,过去了就好?!?br />
    孙美美笑笑,扭头看见前边的高架桥,她才突然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拍了拍身边司机的胳膊,司机秒懂,给了个眼色。

    这时候,廖辽已经歪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车子很快驶下高架,四周已经全然没有了跟踪的车辆,司机也缓缓地把车子靠路边停了下来。

    廖辽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车子停了,有些诧异,一睁眼,问:“这就到了?那么快?”但看向外边,却又明明还没到家呢,眼中顿时有些迷茫。

    这个时候,孙美美却跳下车去,司机打开了后边的电动滑门,孙美美伸手就拉她,把她拉下去,自己却又回身上了车,电动滑门也随后又关上了。孙美美趴在前排副驾的窗户上,笑吟吟地道:“我们先走了??!”

    廖辽一脸懵逼。

    刚才的时候,面对那么些歌迷,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该怎么处理,但现在,被自家人直接丢半路上,她却迷迷糊糊的,压根儿反应不过来。

    然后,那两辆商务车居然真的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开走了。

    “我……”

    廖辽两手空空,目瞪口呆地地看到那两辆车的车屁股和尾气迅速跑远。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身后突然传来两声汽车鸣笛。

    她扭头看一眼,没在意,只是下意识地往路边又走了两步,但很快,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扭头看了过去。

    很普通的一辆小轿车,灰不拉几的。

    但前挡风里头那张脸,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却还是认出来了。

    “??!”

    她兴奋地突然尖叫一声,差点儿就原地蹦起来。

    三两步跑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带上车门,先就扑上去亲一口,然后松开,却还捧着他的脸,自己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却问:“你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

    李谦抓住她的手,拿开,握在手里,反伸出手去摸摸她的脸,笑道:“我来了你还不高兴???”

    廖辽笑笑,扭头打量这辆车,片刻后,嫌弃地道:“这车真破!”不过很快就回嗔作喜,“不过呢,用作伪装,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可是又过片刻,她脸上还带着笑,就又不讲道理地责问道:“这么好的办法,你以前为什么没想到?”

    李谦摊摊手。

    片刻后……“咚咚咚咚!”他竟是突然伸手,从后座的地板上拿起一束玫瑰花,一下子递到了廖辽面前。

    廖辽愣了一下,然后刷的一下,眼泪就下来了。

    伸手接过去,她脸上又是哭又是笑,“居然学会耍浪漫了,你说,老实交代,我不在家这段时间,是不是出去泡妞了?跟谁学的这是?”

    说话间,她低头闻闻那花香,眼泪越发止不住,李谦一脸怜惜地伸手要帮她擦眼泪,被她一把挡开,继续又哭又笑的,自己擦泪,抽抽噎噎的,继续问:“你等多久了?我们在机场那边被堵住了,我好不容易才疏散开……”

    李谦笑着,不说话。

    等她说完了那好大的一段,他才笑着,轻声问:“想我了没有?”

    廖辽撅嘴,滚烫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想?!?br />
    李谦伸手夺过花,丢到一边,把她整个人搂过来,在后背上轻轻地拍着,“不哭了啊,不哭了,怎么突然变得跟个小孩子似的,你平常都不哭的,我都没见你哭过……不哭了??!”

    廖辽也紧紧地抱着他,抽噎着,说话有些断断续续,声音倒是不小,“我凭什么不能哭啊,我是一女的,我就要哭!我想哭就哭!”

    “好,好,哭,哭,想怎么怎么哭??!”

    廖辽握起拳头,在他后背上狠狠地敲了一下,“两个多月,你一次都不去看看我,两个多月,两个多月,两个多月!”

    “我忙嘛,再说了,一直都在通电话呀!”

    “可我是你女人!”

    “是,是,你是我女人,是我的错,我的错!不哭了哦,不哭了……”

    “说,你是不是又在家里勾搭小姑娘了?”

    李谦哭笑不得,一边搂着她,一边道:“没有,真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虽然不在家,家里还有三个人帮你看着我呢!”

    “哼!就凭她们?小露就不说了,最宠你,什么都任着你,至于那家伙,她就是个属云彩的,整天飘着,觉得找到你算是找到真爱了,更宠你,你放火把她院子烧了她都觉得你是在玩行为艺术,都觉得你特牛逼,至于小冰……有她我只当没有,还指望她帮我盯着你?”

    李谦苦笑。

    片刻后,廖辽一把推开李谦,盯着他看,片刻后就看得李谦头皮发麻,后背起凉风。

    这时候,虽还抽噎,但她突然就不哭了,一副精神抖擞的侦探架势,眼神嗖嗖的,跟小刀子一样,犀利无比。

    “不对,的确不对!就冲今天这花,我就能感觉得出来,你肯定又出去招惹小姑娘了,就算是还没下手,肯定也不知道对哪个动了心了!你老实说,是不是?我猜的对不对?”

    “我……”

    ***

    写完这章,暗自担心,李谦会不会从此被归类为花心人渣?

    很多读者会质疑设定中的纳妾制度,以及不理解在这种制度延续下来之后,在那样的社会背景和氛围下,女孩子们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爱情观、择偶观。这是我在动笔开写第一章之前,就在构思的一些东西,并尽量在写作过程中,在对书中每一个人的言行举止的描写上,把基于本书设定产生的一些人物的观念,和这种背景下当时整个社会对此的普遍观念和看法,都传递出来。

    时至今日,已经两百三十多万字,我不知道我做的是否成功,也不知道大家是否认可我的这种努力,但在我这个作者而言,我认为我已经在尽力做好设定和人物的逻辑自洽。

    以上,是我的解释,希望大家不要用当下的社会观念,去套书里人物的行为逻辑。我要做的,和希望能做到的,是在保证符合书中社会背景设定的基础上,绝不能让人物们背离人性的基本逻辑,比如自私,比如爱情的独占性,等等。

    最后,求一下月票,排名有点惨淡。

    再最后,上个月欠的章节,我会尽快补上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