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三十九章 两束火苗
    人群之中,杨金叶抬头看着海报上的那张脸。

    周围的人群叽叽喳喳。

    “教主真是好帅??!”

    “霑叔也很帅??!最喜欢他的胡子,好性.感!”

    “为什么是女声啊,为什么不叫超级歌声什么的,多好,我也想报名??!”

    “李安同学,你还是省省吧,就你那嗓子……”

    “我嗓子怎么了,我唱歌很好听的好不好?指不定就选上了,然后教主亲自出马帮我做专辑,我就一炮而红了!”

    “去死去死!吹牛不嫌害臊!”

    嘻嘻哈哈中,同行的闺蜜韩翠翠碰碰杨金叶的胳膊,把她从出神之中叫醒,然后捂着嘴偷笑,“花痴病犯了?你都盯着看了好几分钟了!”

    杨金叶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轻轻推了韩翠翠一把,似乎很是不好意思。

    韩翠翠道:“叶子,你唱得那么好,你该去?!?br />
    杨金叶笑笑,又抬头看了一眼那海报,尤其是海报上的那张脸,不由得再次回想起几年前的事情,想起此时被放在宿舍衣柜里的那把吉他。但很快,她摇了摇头,道:“走吧,咱们还是赶紧面试去!”

    韩翠翠叹口气,“唉,是啊,还是面试要紧!谁让咱们考的只是一座破职业学院呢,到哪里人家都瞧不上!”

    杨金叶又笑笑,心里有些说不清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但扭头再看一眼宣传海报,她终于还是狠下心来,拉着闺蜜挤出了人群。

    她的成绩在当地的中学算是不错了,但放眼整个陕西地方来说,就肯定算不得好,尤其是数学等课程,更是相当的拖后腿,所以,能考上一座职业学院,她已经很满意了,用爸爸的话来说,只要毕了业能想办法留在长安府,那就可以做一个城里人了,不但每个月都有工资可拿,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还旱涝保收。

    只是,现如今就业压力不小,她所上的这种职业学院,其实毕业了最主要的就业方向,还是进工厂做工人,但是在这里上了几年学,同学们大都开阔了不少眼界,若非迫不得已,几乎没人愿意去工厂做工,大家都想去做个朝九晚五的白领——收入高,工作不累,还比较有社会地位。

    所以,从过完了年回来,这最后的半个学期,她们这批面临毕业的学生就开始各展神通,到处投递简历,开始忙着各种面试找工作了。

    当然,人才市场上跑一天,简历送出去好多份,大多数时候都是石沉大?!涫邓亲约盒睦镆睬宄?,她们所奢望的那些岗位,人家招工方却压根儿就瞧不上她们出身的这个院校。

    于是,下午从外面回来,在学校门口下了公交车,韩翠翠就忍不住道:“实在不行,咱们去超市应聘收银员、去那些销售公司应聘销售员,再不然干脆酒店饭馆做服务员总行了吧?我就不信了还,咱们就非得下车间当工人不成?”

    杨金叶的状态比她略好一些,但也不免有些意气消沉,这个时候有心安抚她一下,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些招人单位,一听说职业学院这几个字,立马脸色就冷淡下来了,她们又不傻,一次一次的,都看在眼里。

    回头宿舍,韩翠翠累得倒头躺下,连脸都不愿意去洗一把,杨金叶去洗了把脸,看看时间,离学校餐厅开饭还有一段时间,想起那张海报,今天一天都在心里翻滚不已的一点小小蠢动终于再也压制不住了。

    她打开自己的小衣柜,把那把吉他掏出来。

    那吉他上,写字留下的痕迹依然在。

    当年的时候,看到这样精美的吉他被那几道字迹给破坏掉,她一度心疼的了不得,后来四大美人乐队的专辑出来,当她看到那张脸,却又顿时对自己当年的想法颇觉哭笑不得——吉他本身值多少钱还是小事,据他当时说,不是什么值钱的货色,但如果自己不把他写的那些字擦掉的话,那该多好?

    这个好,并不是指这把吉他能卖多少钱,问题是,写在吉他上的几个字,总比写在笔记本上的几行字有意义吧?

    这可是歌坛教主李谦亲自签名送给自己的吉他??!

    怅惘片刻,吉他声响起来——她的吉他是自学的,谱子则是来自她特意花了好几块钱从二手书市买到的一本《李谦作品大全》。

    在那本书里,从1995年的廖辽和何润卿开始,一直到1999年一些作品,甚至连李谦在廖辽演唱会上唱的作品,和他写的那些电视剧主题歌什么的,都有收录,算是对李谦的作品收录相当齐全的一本书。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一个宿舍八个女孩子,此时有五个人都在宿舍,两个躺在床上,还有两个正在聊天,杨金叶的歌声一起,大家顿时就都转过身来,听她唱歌。

    她唱的,是李谦那首至今都没有正版,只存在于盗版磁带和廖辽演唱会上的《南山南》,并不是什么大红大紫的歌,但杨金叶很喜欢。

    当然,如果此时她身边有个内行,只听几句就会告诉她,你这个嗓子,唱这种民谣不是不行,只是太可惜啦!

    杨金叶从来没有接受过哪怕一天一个课时的音乐教育,她会的,就两样,一个是小时候在家乡学会的那些“酸曲儿”,还有一个就是弹吉他。

    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嗓音最适合去表现怎样的作品,只是大致的知道,自己唱“酸曲儿”被大家称赞,唱李谦写的那些民谣和流行歌,大家也都说唱的好听,但是唱摇滚就完全不行!

    哦,对了,唱《曾经的你》还行,大家都说不错。

    十八岁之前,她特别喜欢自己家乡的“酸曲儿”,但后来,当她来到长安府读书,随着眼界的渐渐开阔,她开始爱上了李谦写的那些民谣。

    一曲唱罢,宿舍的姐妹们都叫好,韩翠翠盘着腿在床上坐着,一副挥斥方遒的模样,道:“叫我说,叶子,你就该去参加那个什么超级女声,就你这嗓子,一准儿能进决赛,那海报上不是说,只要进了前十名,就有可能成签约歌手啦!到时候你可就是明星了,还用找个屁的工作??!”

    杨金叶放下吉他,有些羞羞地笑着,道:“不行,我不懂音乐,就只是会唱几首歌罢了,到时候要是人家问我一些专业知识,我还是不行?!?br />
    这一次,还没韩翠翠说话,另一个姐妹已经开口道:“你管她呢,反正又不要报名费,哪怕能混进去见一见那些大明星也好??!甄贞,何润卿,还有曹霑,都是大明星啊,你要是能混进决赛,估计还有希望见到教主呢!到时候哪怕让他给签个名,都算大收获啊,据说他很少给人签名的!”

    这话一说,几个人同声附和,“就是就是,反正报名又不要钱,叶子,你就去报个名吧,大不了就是被刷下来嘛!”

    杨金叶继续害羞地笑着,微微摇头,“还是算了,还是找工作要紧。咱们还有不到两个月就毕业了,要是到时候还找不到工作,我就只能回老家了!”

    一说起找工作,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叹了口气。

    韩翠翠也是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只是道:“反正我要是你,唱歌那么好听,那我就一定得去报个名试试,不行就拉倒,要是行的话,那可就赚大发了!”

    说着说着,她倒是突然来了兴致,道:“哎,你们听说了没有,据说周嫫已经进明湖了,江湖传言,今年她会发新专辑,据说还会是教主从头到尾一手打造的!……??!好期待??!比期待教主自己的专辑都更期待,那可是周嫫啊,她的嗓子,碰上教主的歌……哎,要是我也像叶子那么会唱歌,要是我能进前十名,让教主给我做一张专辑,那简直就是人生巅峰??!”

    她说周嫫的新专辑时,大家都很感兴趣的讨论,但说到后来,大家就是哈哈一笑了,“可惜你不是叶子,你唱歌……最好提前打招呼,我到时候出去躲一会儿!免遭杀身之祸呀!”

    宿舍里顿时就笑成一团,杨金叶怀里抱着吉他,也是不由得笑了起来。

    说着笑着闹着,今天在外奔波一天的疲累,和遭遇的那些冷脸,似乎也都不再重要了。

    恰在此时,有人突然推门进来,一眼看见杨金叶,“我靠,叶子,你果然在宿舍,我就知道会这样!你还在这里坐着干嘛,《超级女声》正在报名你知不知道?去报名了没有?”

    杨金叶笑笑,摇了摇头。

    于是韩翠翠她们七嘴八舌地道:“我们劝半天了,她不去!”

    “为什么不去?”那女孩子问杨金叶。

    杨金叶笑笑,道:“我都不懂音乐啊,只是会唱几首歌?!?br />
    那女孩子闻言一把抓住杨金叶的手,硬生生把她给拉起来,“不懂音乐怎么了?这又不是考音乐学院!你的心眼儿都跑哪儿去了?人家要的是超级女声,是声音的’声’,不是考音乐知识的,懂不懂?”

    还别说,原来大家每人往这方面去想,此时一听,顿时都觉得这个解释挺有道理的——韩翠翠愣了片刻,然后飞快地跳下床来,连鞋都没穿,就道:“莹莹说得对,叶子,走,我们陪你报名去!”

    “???”杨金叶仍旧有些迟疑。

    赵莹道:“啊什么??!刚才我们过来,看见人家那边的报名点还没撤呢,据说海选就在咱们长安府,到时候也就耽误一天的事儿,就算选不上也不费什么,走,赶紧报名去,趁早报了名,省得万一人家明天不来怎么办!”

    说话间,她一声招呼,颇有大姐风范地顿时把宿舍里几个姐妹都给吆喝起来了,然后也不容分说,架上杨金叶,就出了宿舍,直奔报名点。

    …………

    就在长安府的杨金叶硬着头皮去报名的时候,在顺天府,又一次面试失败的林羡君一脸丧气地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推门进去,先就砰砰两声把鞋踢掉了,然后直接把自己甩到了沙发上。

    秦绪林走在她后面,看见她的动作,不由得就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回身帮忙关好了门。

    这是一间很小的出租房,位置倒是不算太偏,只不过是早些年建的小区,房间极为狭**仄,那小客厅,大约只有几个平米,摆下一个两座沙发,就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就这,还是因为有了秦绪林的介绍,林羡君每天都有场子可以去做表演,虽说收入不高,但至少还能租得起这样的一室一厅小房子,总比那些只能住地下室的纯正的“地下”歌手要好多了。

    “什么狗.屎公司,说话不算话,我艹他大爷!”林羡君气愤不已地嘟囔着。

    秦绪林踢了踢她甩在地上的高跟鞋,勉强把它们踢到墙根去,然后也是不由得叹口气,在林羡君身边坐下了。

    “老胡这人……”

    “你不用跟我说他人多好,也不用说他多作难什么的,他再怎么样,好歹是一家公司吧?签了的合同都能反悔?”

    秦绪林闻言皱皱眉头,扭头无奈地看了林羡君一眼,不由得叹口气。

    最近半年来,别说林羡君心情不好,他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直到现在仍然觉得林羡君奇货可居,打从心底里认为以她的天赋,只要路子找对了,就肯定能起来,他早就已经压制不住内心对这个女孩子的不满了。

    脾气暴躁,且为人异常的高傲,自负才华盖世的她,傲得哪怕见了李谦那个级别的大神仙都能鼻孔朝天——有那么好几次,秦绪林都几乎想要放弃她了!

    不过,怎么说呢,她虽然性子傲,但人倒也不笨,她很明白自己一直都在辛辛苦苦地帮她找机会,所以过了那一阵儿,她倒也知道要回来拍拍自己的马屁什么的,叫人又总是不忍心就此丢开她不管。

    毕竟,自从遇见她开始,到现在就为了她,秦绪林已经奔波了小两年了。

    只可惜,迄今为止毫无成果。

    本来秦绪林是蛮有把握把这女孩给送到明湖文化的,对于对方提出的要求她必须经过系统学习培训什么的,也不觉得怎样,可这女孩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疯,愣是给人一种“姑奶奶签到你们公司是给你们面子”的架势,结果倒好,眼看李谦还蛮欣赏她的,到最后,黄了。

    明湖文化那边一黄,消息很快传出来,不少的唱片公司都感觉,既然明湖文化那边,以李谦的眼光,却看不上她这么一个明显的好苗子,那肯定是有李谦的道理,于是大家都觉得,大概是李谦判断出这个女孩红不了。

    这下好了,尽管很多人在听过她的嗓子之后,都是称赞不已,但等到谈签约的事情时,却又都犹犹豫豫的,再加上她说话得罪几回人什么的,一来二去,名声也有点臭了,顺天府近百家唱片公司,居然没一家愿意签下她!

    好不容易秦绪林利用自己多年攒下的一点人脉七绕八绕的,总算找到家小唱片公司愿意给她出一首单曲试试水了,合约也签下了,结果倒好,还没等找到合适的歌呢,对方的老总直接告诉秦绪林,单曲做不了了。

    他们公司去年推出的三张唱片,几乎全部都没怎么卖动,公司小,资金有限,三张专辑卖不动,公司的资金就已经接近到底了,他已经不可能把钱再浪费到给一个纯新人做单曲试水上去了,只能尝试着为公司里此前最红的那个小歌手再做一张转型的专辑,做最后一把的尝试,如果再不卖出去,公司就该倒闭啦!

    就这样,最后一个机会也没了。

    而且偏偏当初几乎是秦绪林求着人家签的约,合同里自然也就不可能有对方赔付违约金一说,反倒是林羡君这边,如果提出违约的是她的话,倒是需要配给唱片公司违约金的。

    于是,对方轻飘飘一句话,合同当场就撕了。

    白忙活一??!

    秦绪林抬手捂住额头,犹豫片刻,道:“要不……老胡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包补你也去报名参加一下那个《超级女声》试试?”

    “不去!”

    林羡君冷哼一声,道:“人家都瞧不上我,我去上他做的节目干嘛?讨没趣?”

    秦绪林又皱皱眉头,却还是耐心地道:“人家从头到尾都没说看不上你,只是提出要求你必须接受一段时间公司安排的培训,另外要求你改改你这个脾气,这有什么的?你看看庄美月,现在多火?她去年那张专辑里,李谦才只给了五首歌而已,照样红遍大江南北啊,新人出道第一年,春晚都上了!可是当初呢,当初刚进明湖文化那时候,她也是接受了很长一段时间培训的,还有那个格日楞、赵源,不都是?我听说周晔这样已经成名的,跳槽过去,也都有培训课程……”

    “行了行了行了,别说了,我不去!打死都不去!”

    秦绪林再次皱眉,片刻之后,他强自压下心中的恼火,整个人反倒开始冷静了下来,想了片刻,平静地开口道:“小君,咱俩认识也快两年了,你应该是比较了解我了,这两年我带着你到处跑,你也都是看见的。现在呢,我很清楚地告诉你,这是你的最后一条路了……”

    林羡君本来是气哼哼的,尽管两人一直在对话,但她却基本上都没有扭头看过秦绪林,但此时,秦绪林用这么平静的口气跟她说话,反倒吓得她很快转过头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秦绪林缓缓地道:“现在……嗨,其实我早就该明白明湖文化为什么不签你了,你这个性子,即便是已经成名了,估计路都会越走越窄,更何况你现在不名一文?你看看那些成名的明星,越是大红大紫的,越是脾气好,咱别管人家背后如何,但至少在跟别人打交道的时候,有哪个是像你这样傲气冲天的?就算是李谦,够牛了吧?歌坛教主!第一次拍电视剧也那么牛!但你也见过他,还跟他一张桌子吃过饭,聊过天,你觉得他傲吗?或者说,有你傲吗?”

    林羡君的眼睛眨了又眨,但没说话,只是直直地看着他。

    秦绪林又继续道:“你是有天赋的,你当然有骄傲的本钱,但骄傲也是有限度的,有些脾气,也是要看场合的!不然你以为你是谁?就因为你嗓子不错,就得所有人捧着你?就得人家听你一亮嗓子就赶紧对你奉若天人?”

    “你仔细想想,可能吗?当年何润卿多红?十年天后啊那可是!但她想要转型,怎么办?她直接自己掏钱买断了跟索尼的合同,然后跑去明湖文化坐着,李谦不愿意得罪索尼呀,就晾着她,那么大一个歌星,主动投靠,但李谦就这么晾着她!人家生气了吗?人家没有,到底还是打动了李谦!”

    “结果,李谦亲自出马给她做专辑,人家成功的转型了,甜歌皇后的路子越走越窄,但这一转型,那可就是游龙入海了!想当年跟她差不多一起红起来的那些人,甄贞,刘明亮,冯飞飞,一个个都在走下坡路,唯独她没有,最近几年反而越来越红!那你看,到现在,有人会嘲笑她当初低三下四的主动上门去求着李谦吗?没有,到现在,大家提起来,那可是歌坛的一段佳话!说不定甄贞和刘明亮那些人,背地里都羡慕成什么样子了呢!”

    “这不,李谦跟HUNAN台联手做节目,甄贞可是索尼的股东啊,但李谦一邀请,她立马就点头答应了,要过去帮忙!据传言说,她都没要出场费什么的,只是问李谦要了几首歌来做新专辑!”

    “那你想想,咱们放开甄贞这回事不说,单说当年,何润卿当年可是天后,李谦那时候虽说也出名了,可也就是一个幕后写歌高手而已,当时明湖文化都还不叫明湖文化呢,叫李谦工作室!你说,何润卿那样的天后,她就不骄傲吗?跟她相比,你有什么可骄傲的?”

    听到这里,林羡君撇了撇嘴,似乎心有不满,但还是没说话。

    其实高傲归高傲,她的心思却是敏感而细腻,从秦绪林刚才一张嘴开始,她就立刻听到了一抹异样——她也明白,自己的面前,的确已经没路可走了。

    说完这样一番长篇大论,秦绪林停顿片刻,就又道:“所以,事到如今,咱们,或者说你,面临的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你也心里有数了!如果你能听话,收起你的那些骄傲,去报名参赛,你就只需要好好唱歌就行,别的事情,一改都不用你去操心,评委那里也好,电视台方面也好,我帮你去走路子!”

    “你要是觉得你的骄傲,比你的前途更重要,那我也没什么好说好劝的了,咱们的合同也就到今天为止了,待会儿我请客,咱们好好吃一顿,就算散伙饭了,你看,行吗?”

    林羡君久久地盯着他。

    毕竟相处近两年了,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秦绪林心里也很不好受,毕竟从一开始,他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觉得林羡君是个好苗子的,且直到现在都还认为,只要她能改掉那些破毛病,只要李谦能看上她,愿意栽培她、捧她,那她就绝对拥有着一炮走红的能力!

    所以这时候,面对林羡君的目光,他不由得就叹了口气,“小君,我累了!”

    这一刻,林羡君突然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但很快,她还是吸了下鼻子,生硬地别过脸去,强自抑制了鼻酸的感觉,微微仰着头,口气中仍带着那种一如既往的骄傲,道:“不就是个破节目嘛,去就去,你要是觉得我不行,趁早闪人,散伙饭都不用,咱们只当不认识!”

    但随后,她就又一副不屑的口气,道:“切,还什么超级女声……只要把话筒交给我,我连廖辽都不怕,何润卿敢上台,我照样比她唱得好,还怕参加个这样的比赛?”

    秦绪林闻言,片刻之后突然缓缓地笑起来。

    然后,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一边笑、一边无奈地摇头,“你这张嘴呀,就是不能吃一点亏,就是不愿意说一句服软的话!”

    说话间,他站起身来,道:“那就这么说好了!明天我就陪你去报名!”

    …………

    同一天,在顺天府,在沈阳府,在长安府,在长沙府,在松江府,在成都府,在广州府,由明湖文化和HUNAN卫视共同出资成立的超级女声文化传播公司派出在各地的工作人员,以及公司在各地事先联系好、签好了合约的文化公司、演出公司和当地的小型唱片公司们,纷纷出动。

    除了在报纸和电视台、电台上发广告之外,各种户外的宣传海报、宣传栏,也在同一天纷纷出现,尤其是各大重要的商场和城内的大中专院校,更是成为宣传的重点辐射区域。报名点就更是遍地开花。

    因为相关的电视宣传是提前一周多就已经开始在HUNAN卫视滚动播放了,再加上现在这种近乎铺天盖地的实体宣传,仅仅只是一天过去,设在六大城市的报名点,就收到了高达四万多份的报名表!

    而接近着,工作人员除了在六大赛区的主要城市保留核心报名点之外,还将陆续开赴各地的各大重要城市。

    这把火,已经顺利地烧起来了。

    接下来,只要你身处这个国家,只要你对外界、尤其是娱乐的动向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关注,都必将被这样一把必将熊熊燃起的大火搅入其中!成为其中的一块柴,成为其中的一束火苗!

    因为,全民娱乐时代,即将到来!

    ***

    七千多字大章,一顶二,这就算是还上一章欠债了。

    实话说,在我状态好的时候,别说七千字,就是八千一万字一章,我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一拆二的话,但是没办法,最近状态不好,大多数朋友都是理解的,但总有少部分读者不太理解,老是追债。

    嗯,还欠六章,我继续努力,就算这个月还不完,肯定也会争取多还几章!

    小刀码字水平有限,但信誉还算及格,欠债就认,绝不赖账!债没还清之前,不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