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三章 这是你的梦想吗?(上)
    就李谦个人来评判的话,他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石奎勇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天才,而像自己这种带着三四十年人生阅历、知识,和领先这个时代近二十年的眼界而形成的“伪天才”,其实本质上只是中人之资而已。

    天才,是令人心怀敬意的,是令人向往的,但也是让人很无奈的。

    走对了方向,天才可以把任何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但走错了方向,哪怕头破血流,天才们也很少愿意停下脚步,回顾和反思自己所选择的道路。

    一切都源自于天才的偏执。

    偏执是好的,偏执也是不好的。

    因为拥有着领先这个时空近二十年的眼界,所以李谦清楚地知道,当下这个社会会向怎样的方向去发展,会知道音乐、唱片、电影、电视剧,乃至于整个娱乐工业,最正确的发展方向会是什么。

    凭借着这种近乎于先知,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了先知的巨大优势,对于明湖文化未来要走一条怎样的道路,李谦心里有着无比清晰的规划。

    这个时候,鹿灵犀和陈可芳都是面露不解之色,鹿灵犀还好一些,陈可芳就直接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道:“你是想说,文艺电影已死?”

    鹿灵犀抿嘴一笑,扭头看看陈可芳,然后又迅速收回视线,落到了李谦脸上——她是真的很好奇李谦会怎么回答。

    她不是第一次,甚至单纯从李谦这里,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了。

    文艺电影,正在,或者说已经变成了小众的代名词。

    想当年,楚源老先生拍摄的《独臂刀》,以其鲜明的影像风格和极富古典美的人物刻画,再配合上清晰而简洁的叙事手法,在六十年代末大红于影市,一时之间,江湖人送绰号“楚一刀”。

    这部电影和楚源先生本人,虽然在当时受到了一些影坛大人物的抨击,认为这样的电影是背离了艺术的,是娱乐于大众的东西,粗鄙而浅薄,毫无内涵可言。但在当时,这部电影席卷大江南北,且受此影响,武侠小说、武侠电影和武侠电视剧,在此后三十年间,成为国产文学和影视作品中极端重要的一个分支。

    而等到三十年后,当年批评他的那些影坛大腕们的作品,已经乏人问津,只能束之高阁,但楚源却在1981年受聘成为顺天电影学院的客座教授,后转为专职教授,1988年到1992年期间三年,曾亲自担任顺天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1992年退休的他,被授予终身教授,次年,更受邀担任顺天电影学院名誉院长。

    现如今号称国内电影三驾马车之一的大导演杜维运,是他的私淑弟子,在《独臂刀》拍摄期间,是剧组的剧务之一,杜维运的导演风格,也极大程度上继承了乃师的优点。大导演秦渭,在第一次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的时候发表感言,一再声称自己是楚源先生的“门外弟子”。

    而且不止他们,在楚源执教顺天电影学院和担任导演系主任的这些年,电影学院这边涌现出了相当多的相关人才,目前有很多都已经崭露头角,成为国内影坛的中坚力量——就近几年来说,87级导演系的鹿灵犀,89级导演系的吴涵,90级导演系的陆平,都是老爷子正宗的门下弟子。

    至于《独臂刀》这部电影本身,更是从七十年代末开始,就成为国内各大影视艺术类院校必讲的典范和教材之一。

    即便是拿到现在来看,这部电影本身的质量,也依然是异常出色的。

    甚至于,略显荒诞的是,时至今日,这部当初被无数文艺电影大咖们一再批判的电影,已经被归类为“国产文艺电影的瑰宝”了。

    孰是?孰非?

    结论或许只剩下一条:更文艺的那些,已经被时代所淘汰掉了。于是,略文艺,但属性上却更大众化的,却存活了下来,成为了艺术的旗帜。

    这个时候,李谦却有些答非所问,只是缓缓地道:“六七十年代,是欧洲艺术电影风靡全球的时代,因为在那个时候,电影这门艺术,还处在探索期,不管是电影人,还是电影观众——当然,咱们现在回头看,应该承认,因为经济发达,当年能看得起电影的人,绝对数量并不算太多——他们这些人,都对电影抱有极大的兴趣,从从业人员,到受众,对于电影的艺术探索,哪怕是再稀奇古怪的,都是抱有一种支持和肯定的态度的。但是等到八十年代,这种探索,已经基本结束了?!?br />
    说到这里,李谦习惯性地摊手,抿嘴,然后才继续道:“经过二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和积极探索,电影的边界是什么,仍然模糊,它仍然具备极强的可探索性,但电影作为一种表达的工具,它常用的一些技巧,从工业角度,和艺术角度,都已经基本上被摸索出来,且基本成熟了。那个时代,欧洲三大电影节享誉世界,因为它们代表着欧洲电影,也代表着整个世界电影行业的最尖端!”

    陈可芳听着听着,就抱起了肩膀。

    嘴角微微翘起。

    在电影学院这种地方,听到这一类的讨论或论述,真的一点都不稀罕,但稀罕的是,这一次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在他的两位老师面前侃侃而谈。

    而且问题是,李谦说的这些,虽然还没有彻底成为定论,但在电影学院这种地方,却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腔调了。

    学院里的某些教授,甚至持论比李谦还要更加偏激,某些人干脆认为:当威尼斯电影节诞生,就意味着,欧洲艺术电影的探索,已经宣告结束。这正如秋天了,收获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节日来庆祝一下是一样的。

    如果从这个立论角度来看,威尼斯电影节创立于1957年,那么干脆连六七十年代都算是欧洲文艺电影的“回光返照”了。

    所以,对于李谦突然开始长篇大论,似乎要给自己和鹿灵犀上课一样,偏偏说出口的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陈可芳一开始感觉有些好笑,继而心里隐隐有些不悦——这些东西,还用你来跟我说?别的不好说,电影的发展史,我懂的还能比你少不成?你现在来给我上课来了?

    但接下来,她抱着肩膀的手臂,却是不知不觉就松了下来,整个人突然就觉得耸然一惊,然后挺胸抬头,面色肃然——

    “文艺电影永远不死,但文艺电影的市场,已经没了?!?br />
    “欧洲的电影人,为电影的发展,进行了非常多的探索,但欧洲支离破碎的国家分界,和他们至今都很难形成一个全门类的工业体系的状况,使得他们很难让电影继续向下发展了,于是,美国电影人接了棒?!?br />
    “他们经济发达,市场大需求旺盛,工业基础雄厚。所以,从八十年代开始,欧洲艺术电影,开始打不过好莱坞,到现在,好莱坞的各大制片公司,已经形成了完备的电影工业体系,到最近那一部我参与了配乐的《泰坦尼克号》,事实上已经证明,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所有的电影人,都已经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br />
    “据我所知道的,这部电影在全球超过一百个国家放映,拿下了几乎全部市场的历史票房第一名!”

    “电影拍出来,是给人看的,而不是用于孤芳自赏。所以,票房不是绝对的,但却绝对是不可或缺的?!?br />
    “欧洲人多年在艺术电影上的骄傲,使得他们很难放下身段去走商业的路线,就算想走,还是那个道理,他们的工业基础、市场基础,都不算太够。但咱们国内却大可不必有那么大的包袱,虽然从早年开始,咱们国内就特别流行去学习欧洲文艺电影,一直到现在,国内还有很多很多的导演、编剧、演员,都特别推崇文艺电影,但真的,我没那么痴迷,而且我也觉得,我不可以那么痴迷?!?br />
    “现在,好莱坞的几大制片集团已经兵精粮足了,他们每年都可以批量生产很多的商业电影。这些电影,谈不上什么艺术性,但是制作精良,特技、特效,非常好看,故事通俗易懂,紧张刺激,爆米花电影嘛!足够让全球各地的观众都掏腰包了!欧洲已经彻底沦陷,日本也差不多,成了好莱坞的大票仓,咱们国内要不是有?;ご胧?,说沦陷,也就是一两年的功夫?!?br />
    “咱们国家算硬气,敢跟美国硬顶着不放开这一块的市场,只给他们每年二十部限额,可看看数据呢,人家每年就进来二十部电影而已,就杀得国内那么多电影丢盔弃甲,根本无力反抗了!”

    “再说了,就算好莱坞电影一部都不放进来,咱们国家这些年经济发展那么快,国产电影的进步,也根本就追不上大家的消费胃口了?!?br />
    “再往长远了看,咱们总不能老是守着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呀!美国市场大,考虑到英语的全球性,它的市场的确超级大,但咱们华语电影的市场也不小??!国内那么多人口,一旦经济再上一个量,十亿人口呢,这个市场彻底发展起来,得有多大?再加上东亚的日韩,和东南亚呢?我认为,这些地方天然就该是华语电影的后花园,好莱坞还没来得及彻底拿下的,咱们应该去拿下来,好莱坞已经攻陷了的,咱们也要去把它们抢回来!”

    ***

    我的威信公.众.号“刀一耕”,求关注!

    具体关注的办法:进威信,选“添加朋友”,最下面有一个“公.众.号”,点击进入,输入“刀一耕”,即可搜到,点击关注即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