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四十五章 羊城电影节
    “教主你好,最近有媒体报道,说您准备拍摄《七仙女与董永》,请问是真的吗?是准备继续把古典神话拍下去吗?”

    “没有的事!”

    “教主教主,《新白娘子传奇》在东南亚各地热播,请问您对此有何感想?”

    “这很好?!?br />
    “谦少您好,《超级女声》初选即将开始,能说说您为什么想要跟电视台联手办这样一个综艺节目吗?据说您将会为决赛前十的选手写歌,是真的吗?”

    “是?!?br />
    “谦少,有媒体报道,说《超级女声》尚未开播,但其实比赛的前几名早已内定好了,您办这个节目主要是为了捧红自己公司的新人,对此您有何回应?”

    “你告诉我是谁,哪家媒体,我去告他!”

    “谦少,有记者拍到您上周四和周嫫小姐一起出现在医院,请问是嫫嫫怀孕了吗?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嫫嫫和廖辽谁是大房?”

    “你说的是去年的上周四吗?嫫嫫最近都在拍MV,我都见不着她!你们再看见她,让她给我回电话,说我快被记者的话筒戳死了,快来救我!”

    “谦少,我们都知道您马上要发新专辑了,请问四大美人乐队是已经解散了吗?不然您为什么会以自己的名义发专辑了呢?另外,对新专辑的成绩,有怎样的期待?”

    “乐队没解散,但是大家都没空,就我自己有空儿,我就自己做专辑呗。至于成绩嘛,大家觉得好听就好?!?br />
    “去年唱片市场销量开始下滑,大家都说您这张专辑是救市之作,请问您对此作何评价?您认为《爱的初体验》这张专辑是救市之作吗?”

    “去年的廖辽和玫瑰力量,今年的何润卿,都卖的很好,我没觉得市场需要救!也没那么大本事?!?br />
    “能具体说说《爱的初体验》这张专辑吗?它会是一种什么风格?摇滚为主吗?”

    “马上就上市了,你们可以自己去听?!?br />
    “教主……”

    “谦少……”

    …………

    4月19日,广州府郊外、珠江河畔。

    羊城国际电影节正在这里举办,而今天,是《在路上》的首映。

    有李谦的面子,也有金汉的面子,来的捧场嘉宾不少,只不过李谦此前跟电影圈接触有限,金汉自身的咖位也还不够高,所以来的嘉宾们,都不是特别的高端,根本就镇不住场子,李谦一来,顿时所有记者的注意力都被顷刻间拉走了。

    应付记者足足应付了十几分钟,李谦才无比生硬的把记者们的注意力拉回到《在路上》这部电影本身上来。

    无奈金汉实在不是什么大导演,话题性有限,《在路上》这部电影,看前期宣传,大家也都知道就是讲两个高三学生谈恋爱探索人生的故事,于是就被这帮见多识广的记者熟练地归类为小清新类的文艺电影了。

    李谦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就坚决不肯说话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把话题往导演和演员那里引,让这帮记者顿觉无趣。于是大家拿几个无比简单的问题一问,也就算是交代了公事,待会儿看完了电影红包一拿,套路完成。

    如果不出预料,看在红包的份上,这部电影将有可能会在今天的晚报和明天的报纸上占据豆腐块那么大一点篇幅的通讯。

    幸好的是,男女主角都够漂亮,能凑一张图上去。

    而占据重要版面的,是教主李谦出现在了羊城电影节上!

    重点一:教主跟《在路上》的女主角叫什么露的那个女演员,有过几次附耳低语,看样子挺熟的!这是个可以促进销量的好绯闻!

    重点二:那个女演员真的挺漂亮,而且两个人似乎有眼神互动,真应该是挺熟的——可以让留在顺天府的同事去分别采访一下廖辽和周嫫了!

    …………

    “哦,卡木昂,谦,你还是那么帅气,而我更胖了!”大胖子约翰·戴斯一把抱住李谦,用力地来了个熊抱。

    这厮是二十世纪??怂怪破镜母呒吨破?,《泰坦尼克号》上署名第二位的制片人就是他,彼此打过不少交道,自然熟悉。这次他应邀来参加羊城电影节,《在路上》要办首映,李谦就顺势把他请了过来。

    当然,别看他也是上台拿过奥斯卡小金人的了,但对于国内媒体而言,他可没有他身后的那位大明星有新闻价值。

    “谦,这是我们的朋友,玛格丽·提利尔,我制片的新电影《女巫玛格丽》的女主角!”

    “你好,提利尔小姐,我看过你的《初恋一百天》,特别喜欢!”

    “请叫我玛格丽,谢谢,你的情人LIAO,是我现在最喜欢的歌手之一!哦,对了,我还听过你为她制作的此前的几张华语专辑,棒极了!”

    “谢谢!过奖了!真没想到,你还能喜欢听华语歌曲!”

    “哦,不要小瞧我,我是个音乐发烧友!我还收藏了你的两张摇滚专辑!”说到这里,玛格丽居然似模似样地开始唱:“我曾经问个不休……”

    虽然咬字吐词异常之别扭,不过就这一唱,至少证明了她是真的听过的。

    李谦笑着摇头表示感慨和感谢的时候,约翰·戴斯眼前突然一亮,见缝插针地道:“或许我们可以邀请谦为我们的《女巫玛格丽》写一首插曲,由玛格丽你来唱,怎么样?”

    玛格丽·提利尔顺坡就上,“哦,这个主意太棒了,不过我觉得应该邀请LIAO来唱,那能为我们增加一百万票房!”

    一通神聊之后,李谦受不了两人的夹攻,只好同意回头会为电影《女巫玛格丽》写一首插曲。

    不过聊到后来,约翰·戴斯眼睛里闪着精光,提议道:“谦,我知道你不但是一个伟大的音乐家,同时还是一个好导演和一位好演员,以后有机会,我希望你可以到我制片的电影里来客串一个角色,怎么样?”

    李谦笑着摇头,“请不要侮辱‘好演员’这个词!我的演技很烂!”

    这个中国式的笑话,让约翰·戴斯反应了一下,比玛格丽·提利尔晚了半秒钟才哈哈大笑起来。

    本就是顺口的一个邀请,对方显然也没当回事,说笑几句,那边电影快开场了,两个人就相伴去入座,准备欣赏又一场中国电影。

    …………

    金汉有些异常的兴奋。

    请的嘉宾是一个,玛格丽·提利尔这位近几年在好莱坞开始崛起的美国明星居然意外到来给捧场,也是一个,最关键的是,票居然卖光了!

    是的,这里除了部分赠票之外,大多数座位,还是采用对外售票的方式的。

    羊城国际电影节初创于1992年,是国内首个国际A级电影节,虽然创立时间不长,影响力、咖位,都跟欧洲三大电影节不好比,但近些年,随着国内的市场越来越大,羊城电影节引来的国际关注自然也就越来越多,到现在,已经不单单只是国内的媒体把羊城电影节和日本东京电影节、韩国釜山电影节并称为亚洲三大电影节了,就连欧洲、美国的媒体们,也都这样认为。

    而电影节嘛,最主要的就是搭建一个平台,让业界同行相互交流,让观众们可以大饱眼?!恳怀〔シ?,当然都是要卖票的!

    等到电影正式开场,金汉主动凑过来,小声跟李谦说:“满座了!”话语之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李谦笑笑,点点头,道:“好兆头!”

    的确是个好兆头。

    金汉此前就已经拍过两部电影了,每次都会申报羊城电影节,但是一直到这第三部,才终于第一次入选主竞赛单元,李谦又砸了一百万给他,不但租下了电影节主办地电影宫旁边最大的一号放映厅,还投放了一定的媒体和户外广告,为他的这部电影大造声势,现在那么大一个放映厅居然票卖光了,金汉当然高兴。

    但是李谦心里,却仍然并不乐观。

    …………

    晚上,香格里拉大酒店。

    李谦带着王靖露,悄悄地来拜访自家门派的掌门人——顺天电影学院院长孔国璋。

    孔院长作为当下国内电影学术界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历年要么是担任羊城电影节的轮值主席,要么也是受邀的嘉宾,今年也不例外。

    就在举办方为孔院长安排的套房里,大家坐下,随孔院长一起过来的他的女儿为几个人冲了茶,大家坐下说话。

    孔院长开口就道:“上午你们那个首映办的很热闹??!”

    说话间又转头看向王靖露,“你叫小露是吧?小谦的正牌女朋友?哈哈,我看过申报的片子,上个月就看了,你的表演还是很好的,自然,不做作,演得很好,小谦是个有福气的人哪!”

    王靖露害羞地笑,“孔老您过奖了,我才刚开始学表演,不太懂?!?br />
    孔国璋一摆手,“这个话骗不了我!别看我是搞教学的,但表演这个东西,四分天才三分悟,两分的机缘,最后那一分,才是学习!”

    李谦跟孔院长之间,多少算是有些交情的,也知道这位老爷子性格豁达,且为人睿智,自己跟他之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师徒相得的感觉,甚至是远甚于前后教了他足足两个学期、后来还担任了系主任的鹿灵犀的。

    于是这个时候,李谦就笑,转头对王靖露道:“我们孔院长说的是百分制,剩下那九十分,主要看脸!”

    孔国璋哈哈大笑。

    王靖露忍不住笑着伸手轻轻推了李谦一下,“别瞎说?!?br />
    孔国璋笑罢,问:“你来了几天了?看过几部电影了?有什么感想没有?”

    李谦坦白承认,“昨天刚来,就今天下午出去看了一部,是伊朗的那部片子,叫《红色石头的山》?!?br />
    孔国璋就笑着点头,“那个片子很不错,最近几年,伊朗出了两个不错的导演,很会讲故事,也能讲出新意?!?br />
    顿了顿,他笑道:“你来了,你不要着急走,这一届电影节,好电影不少,我给你布置个作业,你要到处多看一看,多看几部片子,这是有好处的!”

    说到这里,他似乎是烟瘾犯了,从口袋里掏出大烟斗来开始装烟,一边装一边道:“你拍电视剧,是很好的。你的天赋,也是大家都看见的。但电视剧和电影,不是一码事。在学校里,老师们教了你们很多东西,电影节,能教给你另外的一些东西,学校里不教的。你要好好去体会,将来去拍出一些好作品来?!?br />
    老爷子都这么说了,李谦能怎么回答,只能点头称是。

    孔院长装好了烟,拿出打火机点上,噗噗的抽烟,他女儿见状无奈地摇头,只好去打开了窗户。

    凉风入室,带着珠江水的腥甜。

    老爷子噗噗的抽几口,似乎突然来了些感慨,也不搭理自家女儿对王靖露的道歉,只是开口道:“电视剧,只是讲故事,但电影,却可以讲人生,甚至讲人性?!逗焐返纳健放牡暮芎?,比咱们国内很多著名导演拍的都好,可那个导演,才刚刚三十一岁!评委会内部大家都很看好这部片子!”

    李谦点头,“是?!?br />
    电影节,向来是新人的出头之地。电影节,别管是欧洲三大电影节,还是亚洲三大电影节,都是文艺电影爱好者的天堂。

    当着孔老爷子,李谦当然不至于傻到去大谈特谈《红色石头的山》注定了只能是小众文艺电影死忠党们的大爱,却会让绝大多数的电影观众看得昏昏欲睡——看看电影节上的上座率就知道了!

    事实上,即便是抛却了国情不同、民情不同、语言文化不同的观影障碍之后再看,《红色石头的山》在其通俗性上,甚至是不如《在路上》的。

    《在路上》的故事虽然简单,但只要看进去了,故事还是很不错的。当然,看完电影之后,观影者会给以怎样的解读,解读出或这样或那样的所谓内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一部电影,首先得能吸引大家卖票去看,不是么?

    ***

    首先祝大家国庆愉快!出去玩的话,注意安全哈!

    然后,通告一下假期的更新安排——一号、二号、四号,三场婚礼要参加,而且我的两位姐姐要从外地回来住几天,这个国庆假,估计我是一点都闲不下来,但我会尽量保证稳定更新,只是提前打个招呼,万一哪天来不及更新,还请诸位勿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