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六章 火坑
    齐洁抬起手,作势欲推。

    然而,李谦就停在了她的手掌之前。

    他低下头,看看她的手,再抬起头,看看她的脸。

    泪痕宛然,眼眶微红。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复杂的情绪。

    激动?忐忑?担心?无奈?苦恼?

    李谦似乎能读懂一些什么,但又无法全然了解。

    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善于去琢磨女孩子心事的人,前世今生,从来都是如此。

    齐洁的嘴巴动了动,似乎要说话,但最终,那条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

    李谦抬起手,将将要摸到她的脸,却又停住。

    这一次,齐洁全然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颤抖,“别!”她说。

    李谦笑笑,回头看了看门口,身体微微前倾,探过头去,看起来像是要说悄悄话一样。他的声音也的确压低了一些,“在办公室里呢,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齐洁刷的一下红了脸。

    李谦站直,抿了抿嘴唇,对于即将出口的话,似乎有些纠结,但他还是勉强道:“一个男人,要去做情圣,是很困难的一件事?!?br />
    说话间,他微微摆动手臂,似乎是想要表达某种情绪,又似乎只是单纯地下意识地在摆动,“他除了要英俊潇洒,多才多艺之外,还要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能够懂得女孩子的心事,在最恰当的时候给她们安慰或鼓励,要特别会讨女孩子的欢心,会说一些让女孩子听了怦然心动的情话,会时不时制造一些出人意料的浪漫情节,还要有一张厚厚的脸皮,被戳破谎话之后不羞不恼,多次被拒绝之后不折不挠,左拥右抱的时候还能内心坦然……”

    齐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神中有些迷惑,似乎是全然不懂李谦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些出人意料的话题。

    然而李谦并没有去看她的眼睛,似乎已经沉浸到了某种情绪里,摆动手臂的幅度,也渐渐大了一些,“很不幸,我没有那个本事。我不迟钝,我能看懂别人的眼神,也能读懂那些眼神背后的情意,但我却并不善于去说那些动人心的情话,不会制造什么浪漫,也没有那样的一张厚脸皮?!?br />
    他摇着头,“我不会说谎,我如果说谎,会很容易被人看穿,而左拥右抱的时候,我内心也并不坦然?!?br />
    “我有一些钱,但有钱,从来都不是做情圣的必要条件。我有一点点小才华,但或许你们不知道,对于你们给我的赞美和崇拜,我经?;岚底跃醯眯呃?,因为我并不觉得我的才华真有那么了不起,哦……对了,幸好,我的爸妈给了我一副好皮囊,这张脸,这个身体,还算好看。但也仅此而已?!?br />
    “会因为我的钱而对我心动的,我不稀罕,会因为我长得好看而对我投怀送抱的,也未必是我想要的女人,但偏偏,我只有这些?!?br />
    说到这里,他耸耸肩,“而更加不幸的是,我要去做情圣?!?br />
    齐洁呆呆地看着她,微微地张着嘴,有些失神。

    而此时的李谦,似乎是真的已经进入某种情绪了,“有些时候,我会特别得意,我让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跟着我做事情,我让廖辽、周嫫、小露、小冰她们这样绝代风华的女孩子那样的爱上我,每天都心心念念的围着我打转。但还有一些时候,比如当我怀里抱着嫫嫫,我会突然想到,另外的她们三个,此刻正在独守空床,她们或许在想我,或许没有想,但都会让我心生愧疚……”

    说到这里,他摊手,撅嘴,“怎么办?我真的做不了情圣!”

    齐洁低头片刻,重又抬起头来看着他。

    这一刻,她的眼睛亮得吓人。

    那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燃烧。

    炽烈的,燃烧。

    李谦耸肩,苦笑,“所以,你以为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是什么好事吗?不是!它非但不是,反而是个大火坑!”

    说到这里,他又苦笑,“如果你们找了别的男人,或许生活平淡,也或许充满激情,不过有很大几率,你能获得一份完整的爱情,一个完整的爱人。但跟了我,可能一年到头,我只有那么很有限的一段时间是去单独陪着你的!因为我不但要工作,不但要去做那些我挚爱的音乐,去拍那些我挚爱的电影,我还要分出很多的时间去陪另外的女人——而且,是在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情况下?!?br />
    “孤独,寂寞,甚至嫉妒……我不是女人,但是设身处地来讲,如果我是女人,我肯定受不了自己老公正在另外的一个房子的另外一个温暖的被窝里,搂着另外的一个女人……”

    没等他把话说完,齐洁突然一下子扑过来,一把抱住他!

    她扑的力道有些大,冲得李谦不得不后退半步才止住身子。

    嘴里的话,戛然而止。

    李谦的双手,还保持着刚才那摆动的姿势,僵在原地。

    她的手臂在这一刻力量极大,搂得极紧。

    且越来越紧。

    沉默片刻,李谦缓缓地开口,“我说的,都是认真的。我……”

    齐洁突然抬起一只手臂,摸索着捂住了李谦的嘴。

    然后,那手臂又很快缩回去,继续搂紧他。

    李谦一米八多,齐洁不到一米七,低下头,他突然注意到,原来她的头发已经重新留长了,虽未及腰,却也只差一个巴掌的长度而已。

    手臂缓缓地垂下来,他轻轻地抱了她一下。

    其实真的不是时候,而且还是很不是时候,但感知骗不了人,尽管隔了两层、甚至三层的布料,但李谦仍然清楚地感觉到,她比廖辽大了不少,比周嫫大了不少的不少,跟现在的小露在伯仲之间,大约……略小于谢冰。

    嗯,这个时候突然想到这些,实在是有些不对劲,李谦很快就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舔了舔嘴唇,想要开口说话。

    但这个时候,齐洁却突然问:“你打算怎么跟小露说?”

    她躲在李谦怀里,手臂勒得很紧,脸蛋儿也贴的很紧,所以声音有些微微的发闷。

    李谦又舔了舔嘴唇,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后背,很诚实地说:“我还没想好?!?br />
    齐洁突然松开手臂,直起身子来,微微仰头看着他。

    “小露如果知道了,会很难受,很痛苦?!彼?。

    李谦点点头,“我知道?!?br />
    “你一定要想出办法来,我不想伤害到她,哪怕一点点?!?br />
    李谦犹豫片刻,又点点头,“我尽力?!?br />
    “不能是尽力,是必须做到!”

    李谦又犹豫片刻,却还是道:“我……尽力?!?br />
    齐洁突然抽噎了一下,似乎刚才因为重重突发事故而被打断的哭泣,在这个时候又有些回光返照一样。

    但她不哭了。

    片刻之后,她抬起手来,轻轻地、却动情地抚摸着李谦的侧脸,同时与他对视着,喃喃地道:“你知道吗?其实做情圣,未必要会说谎的!”

    李谦抿抿嘴,不置可否。

    但很快,他伸出手去,捧起她的脸,然后缓缓地低下头。

    齐洁瞬间就紧张地浑身颤抖。

    眼睛在仓促之间闭上,睫毛却不停地眨动、眨动、眨动。

    鼻息温热,带了些动情的急促。

    她的嘴唇紧紧地抿着。

    没有唇彩,但应该是化了些淡妆,至少是涂了一层唇膏什么的。

    李谦的速度突然加快,直接亲了下去。

    但齐洁却突然推开他。

    那一瞬间,四片嘴唇似乎碰到了,又似乎亲到的只是空气。

    齐洁闪身逃开了去,躲到办公桌旁,她回头看着李谦,脸上表情似哭似笑,却又非哭非笑,只是不断地摇头,然后抬手捂住脸。

    “不行不行,我还是觉得不行。刚才听你那么说,我心动死了,我觉得死在你手里我都愿意,但你要亲我我就……我就又觉得好像是自己从小露手里抢了她最心爱的东西一样,而且、而且她还是我的学生……”

    李谦笑笑,走过去,一把抱住,低头亲了上去。

    “唔……唔……”

    她呜咽着,奋力挣脱,但很快就软弱下来。

    但很快,她就又从人生的第一次亲吻中回过神来……

    “嘶!”

    李谦像触电一样弹开,伸着舌头,一副疼到百爪挠心的样子,“你怎么……”

    齐洁想笑,却又赶紧过来,看了一眼,想笑,又控制着没敢笑,只是说:“没破……”

    李谦瞪眼,哈拉着舌头,收回去,却还是忍不住“嘶”、“嘶”连声。

    正亲的带劲儿的时候突然被咬一下舌头,很疼的!

    看着他那副皱着眉头的样子,似乎是突然之间,齐洁的智商又全部都回来了——一道门之隔的办公室外面,可应该是有那么一阵子没什么动静了。

    那些文件,陆敏应该是分发的差不多了,屋里的这一壶茶,按说也早该喝完了!

    齐洁突然就有了些慌乱。

    “哎,哎,你没那么疼吧?”

    “什么叫没……”

    “嘘!你小点声!”

    “什么叫没那么疼,回头我咬你一回让你试试?”

    齐洁腾的一下子红了脸,“鬼才让你咬!”

    顿了顿,她瞥了一眼办公室门,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抬手摸摸脸,心想自己脸上肯定都快花成地图了,眼睛估计也是红的,对了,还有……还好,今天只是涂了润唇膏,他的嘴唇没有更红!

    “哎……”突然之间,她对李谦的称呼变成了这个字,“哎,你赶紧出去,你已经在我办公室里呆了很久了,赶紧出去?!?br />
    李谦讶然,“我以前也在你办公室呆很久啊,比这时间长的时候不多的是?”

    “那不一样!”此时齐洁似乎已经找回了七魂六魄,重又恢复了霸道女总裁的斩钉截铁,“反正你赶紧出去!”

    说话间,她居然伸手开始往外推李谦,“你出去的时候别这么捂着嘴??!自然点儿!”说得好像李谦真的做了什么小偷小摸的亏心事一样。

    但她的话还没完,“哦,对了……待会儿你出去了,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你帮我把陆敏支开,至少一个小时!”

    “我……”

    “出去!”

    两人目光对视,齐洁隐带哀求。

    李谦抿抿嘴,“今天晚上……”

    “晚上我去跟廖辽一起吃饭,约好了的,你最好别来,否则我肯定露馅,廖辽一知道,其他人很快就会知道,然后要不了多久,小露就会知道?!彼悸访艚?,反应极快,“对了,我们俩好久没见了,晚上一起睡?!?br />
    李谦轻舒一口气,缓解舌尖的痛感,“那明天……”

    “我明天上午的飞机,回长沙府,待会儿就让陆敏订票?!?br />
    “嘶!你……”

    “对了,你刚才那段话,长篇大论那一段,是事先编好的,还是现想的?……我告诉你,当你说那段话的时候,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忍住不扑到你怀里!所以,这件事,不怪我!”

    …………

    “李总!”

    “???……哦!”

    “您喝完茶了?不再坐一会儿?”

    “呃,不了,我还有事儿!哎……对了……”

    陆敏点头间,已经站起身来,看样子是这就要往办公室去,李谦赶紧叫住,但叫住之后,又顿时抓耳挠腮,一时之间却愣是想不到有什么事情是可以把她支开一个小时以上的!

    “李总,您有事儿?”

    “呃……哦,对了……我跟人约了一个电话,对方会打我办公室的座机,你这样,我现在有事儿,得出门,你去我办公室帮我盯着点儿,等他来了电话,你就把我随身带的这个手机号告诉他,让他打我手机,好吧?”

    陆敏有些讶异,从黄文娟开始,就形成了那么一个惯例,只要是齐洁的助理,就肯定会兼任李谦的助理,所以,陆敏对李谦的办公室一点都不陌生,更是很知道他办公室的那个电话,不但几乎从来都没人打进去过,就连李谦自己都不用。现如今整个明湖文化,恐怕也就只有她自己能随口说出那个座机的号码来!

    李总居然会跟人说了座机号码?

    对此,她心里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李谦肯定都不知道自己办公室的座机号码是什么!

    不过,既然李谦吩咐了,她还是很快就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收拾一下,这就过去!”

    李谦又道:“别,你也别收拾了,你先去帮我听着电话去,回头再过来收视!”

    “哦……好!”

    虽然有些迟疑,但陆敏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李谦走过去了,听见身后自己的办公室房门关上了,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但回想起来,我今天有收获吗?

    似乎是有的!

    但又似乎……只是被咬了一下舌头尖而已?

    反正,很疼!

    …………

    “喂?陆敏,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你人呢?跑哪儿去了?”

    “齐总……”陆敏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我就在李总办公室呢,您快派个人来替替我吧,李总说他跟人约了个电话,让我在他办公室替他等着,可这都两个小时了,也没人来电话呀,我又不敢离开,我都……我都得四个多小时没上洗手间了,我……我憋不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