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八章 泡学妹
    夜,廖辽宅,卧室。

    一番激情之后,两人都心满意足地瘫在床上,不过歇了一阵子,廖辽去洗手间清理了一下,再回来之后,还是选择了侧身趴在李谦身上。

    “你怎么没精打采的?”廖辽问。

    李谦看她,“???有吗?很明显?”

    廖辽点点头,下巴磕在胸口,有点硌。

    “嗯,可能是……嗨,周晔跟魔怔了似的,今儿磨了我一下午,想要《流星花园》的主打歌,我都跟她再三说了,那首歌,还有那部电视剧,都跟他的路子不搭,他的声音那么清冽高亢,不适合这种小情小爱小格调的校园言情剧,可他不听,还以为是我非得要捧王南浩……唉……”

    廖辽笑笑,“她昨天还跑过来找我来着,让我给骂了一顿?!彼祷凹?,她抬头看看李谦,脸上露出溺爱的表情,摸摸他的脸,笑道:“别郁闷了,明天我把他叫出去吃饭,好好说说他?!?br />
    李谦“嗯”了一声,道:“他管你叫姐,你就狠训他!他这个人,我算是咂摸透了,你越是尊重他越不行,他觉得你跟他见外,你说他越狠,他越觉得你跟他近乎!你就跟他说,我忘不了他,而且也让他对自己多一点信心,给他那几首歌足够他把基础打扎实了,要大红大紫,不光要歌,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让他别急,给我安心等着!”

    廖辽“嗯”了一声,“放心吧,我说他?!?br />
    不过顿了顿,李谦却又道:“不过么……你告诉他,今年我会帮他争取一个春晚独唱,到时候我会帮他写一首新歌,一首主旋律的?!?br />
    廖辽抬头看看他,“主旋律?”

    李谦笑笑,“歌颂祖国的!”顿了顿,解释道:“他的嗓子,高亢激越,唱红一首这种主旋律的东西,能让他凭空比别人高出半头来,政府方面也会加大对他的宣传力度,然后,明年再好好做一张够分量的专辑,也就差不多了?!?br />
    廖辽笑笑,忍不住低头在他胸口亲了一口。

    和齐洁一样,她也特别喜欢这样的时刻。

    李谦很淡定地筹划着某些事情——在他口中,在他那里,的确是很淡定的,完全没当回事,而且形容笃定,口气平静,似乎只是在说着明天我要去超市里买瓶酱油一样随手可做的小事情一般,而且只要是看着他、听着他说话,你就会确定无疑地相信,他既然说了,就一定能做到,因为那对他来说,也的确只是随手可为的一桩小事罢了。

    但其实,就是这样的“小事”,之于某个人,甚至之于国内歌坛来说,却都绝非小事——就是这样的小事,决定了某个人的或起或落,决定了歌坛将又会出现某个强大的新力量!

    这个时候的李谦,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人可挡的强大魅力。

    就像一颗红通通的诱人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第一时间咬上一口!

    痴痴地盯着李谦看了片刻,廖辽重又低下头,缱绻的长发,和灼热的呼吸,在他的胸口缓缓地蹭着,心中有万缕情丝。

    这个时候,她随口地道:“不过周晔也没说错,你对王南浩还真是很看好??!”

    李谦笑笑,“他的确是有才华?!?br />
    廖辽“嗯”了一声,感觉到李谦的手在自己的后背上游走,带着一股温热与干爽,有着皮肤与皮肤摩擦时特有的舒适感。

    她又满足地叹了口气。

    手机突然吵起来。

    廖辽皱了皱眉头,懒得起来,李谦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李谦的胸口,翻身到自己的床头柜,拿起手机。

    “喂,干嘛?”

    “你俩完事儿了没?我无聊了,陪我聊天?!?br />
    “做梦!姑奶奶忙着陪我男人呢,没工夫搭理你!挂了??!”

    “喂,姓廖的……”

    挂了手机,她想要随手把手机丢回去,想了想,干脆直接关了机,才又丢回去,然后就又舒舒服服地趴到李谦身上。

    “齐洁?”李谦问。

    “嗯,骚扰电话,懒得理她!”

    李谦犹豫了一下,想起齐洁的叮嘱,没敢多说,也没敢多问。

    但是忽然之间,廖辽却翻身坐起来,习惯性地两腿一盘,似乎是突然来了兴致,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哎,我跟你说,我怀疑齐洁这丫头谈恋爱了!”

    李谦的心差点儿要漏跳一拍。

    “哈?”

    聊起八卦来,尤其还是好闺蜜的八卦,廖辽兴致勃勃地道:“你不知道,她上次不是回来了一天吗?就是回来处理了一下公司的事情,随后就又走了!那天晚上我俩一块儿吃的饭,还喝了点酒,晚上也一块儿睡的,我跟你说,她一直都在走神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有时候还傻笑,而且你知道吗?我居然还看见她脸上出现过一点点害羞的样子——害羞??!她居然还害羞了!”

    她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的,“老齐是什么人哪!先不说她本来就不是那种会害羞的小女孩,这几年下来,你也亲眼见的,公司里多少人,见了她连大气儿都不敢出的,你想想,有什么人,能让她害羞?”

    说到这里,她两手一拍,一副笃定的口气,道:“所以,我判定,这丫头肯定是谈恋爱了!就是……就是我还不知道男的是谁,是干嘛的?!?br />
    李谦眨眨眼,问:“你没问她?”

    廖辽当即道:“问了!当然问了!可她打死都不承认,坚持说没有的事儿!嘁,信她才怪了!就凭我这观察力,看过去还能有错?”

    顿了顿,她露出一抹不解的神色,道:“不过呢……”说话间,她还抬头看着李谦,“不过其实我知道,她可是暗恋了你好几年的!打从公司刚开始成立那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我还劝过她,我不介意跟她一个槽子里吃料的,可当时她也是说什么都不肯承认,再加上我看你也一直没这个意思,所以也就没再说什么,但她暗恋你这事儿是肯定没跑的!就是不知道这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让她移情别恋了!”

    说到这里,她习惯性地模仿着李谦的动作,抬手摩挲着自己光洁的下巴,好像那里也有点胡茬一样,“嗯,居然能打动她……这个男人,我挺好奇的!”

    说到这里,她带着点坏笑,手伸到下边,握住那东西,问:“哎,后悔了没?本来可是你的,现在跑了!是不是觉得该早下手的?”

    李谦笑笑,没回应。

    他实在不愿意说谎话,不止是对廖辽,即便是对陌生人,他也不愿意说谎,所以,不愿意说谎的时候,他干脆就什么都不说。

    但廖辽接着撩他,“我跟你说,她身材可比我还好哦!尤其是咪咪,比我大多了……要不要……”

    李谦打断她,“好了!你又来!那可是你姐妹儿,不带这么背后卖人家的!”

    廖辽“嘁”了一声,不屑地道:“有贼心没贼胆儿,我摸着呢!刚才我说到她身材好咪咪大的时候,它抬头来着!”

    说话间,她松开手里的物件,回身趴好,调整一下,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再说了,我是当小老婆的嘛,几千年来,咱们中国的小老婆们不都在延续这么一个传统么?帮自家老爷划拉女人,固宠……”说话间,她又打了个哈欠,“困了,今天我跑了一万多米,还练了好久的瑜伽……”

    李谦探身拉过被子,搭在两人身上,伸手轻轻地摩挲着她光洁的后背,像哄小孩一样轻轻地拍两下,柔声道:“睡吧,乖!”

    廖辽舒服地抿起嘴,在李谦怀里拱了拱,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逐渐放缓了呼吸——闲了大半年接近一年,前段时间她的体重都飙到一百一十多斤了,不得不开始锻炼,这几天的确是累得不轻。

    只用了几分钟,她就酣然入睡了,然而,李谦却瞪大了眼睛,依然毫无困意。

    …………

    六月十三日,周一,上午。

    顺天电影学院。

    还不到七点半,李谦就已经开车到了校门口,找地方停好了自己那辆毫不起眼的大众牌小轿车,锁了车,抬手压压帽沿,往学院的门口而去。

    大学生活向来都是懒散的,电影学院这边上午第一节课是八点十分,但校园小,通勤距离短,所以,七点三十分左右,才是学生们起床的高峰期。甚至,如果你是男生,如果你可以接受不吃早餐,或者有人帮你带早餐的话,那么,你可以在其他人起床之后再睡个回笼觉——那二三十分钟的回笼觉,是最美最舒服的!

    往常的时候,七点半左右,校门外总会有几个摆摊儿卖豆浆包子鸡蛋饼的,尤其是韭菜鸡蛋饼,那股子香气,大早上能传遍一条街。

    但李谦走到学校门口附近才发现,今天门口居然一个摆摊儿的都没有!

    他想了想才明白:毕业作品展的第一天嘛,很多领导要来,估计校方提前就已经派人跟那些摊贩打过招呼了!

    只不过,门口没了早餐摊了,倒是多出了好几个带着袖箍年轻人。

    李谦没当回事,闷头走过去。但刚到门口,就有人叫住他,“学长,请出示学生证或者邀请函!”

    说话的是个女孩,李谦虽然最近一两年在电影学院待的时间没那么长了,可还是觉得对方有些眼花面熟的,只是具体叫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女孩儿个子不矮,长得说不上绝顶漂亮,但眉眼俊秀灵动,此时又似笑非笑的一张脸,一看就是个有点古灵精怪的。

    “呃……”李谦下意识地伸手一摸。

    居然没带。

    入学四年,除了最开始大一入学那时候,需要拿着学生证去办餐卡、借书卡之类的,其它时候学生证对李谦几乎没什么用,当然没有随身携带的习惯,再加上最近心神多少有些恍惚,今天早上起来出门,也就完全没想起这回事来。

    “我……没带,对不起??!不过我确实是这儿的学生……”

    没等李谦说完,那女孩身边的同学已经忍不住笑起来,推了问李谦要学生证那女孩一把,笑道:“行了你,别胡闹了!”

    但那女孩兀自得意,“我哪里胡闹了?廖老师说的嘛,要么有学生证,要么有邀请函,否则的话,不许进门!廖老师可没说可以看脸放人!”

    李谦闻言也笑起来,“一张签名CD行不行?”

    那女孩闻言高傲地仰着脸儿,“呦呵,还想贿赂我!”

    这回她身后的两个女孩终于忍不住都笑起来,一个拉她,另外一个说:“谢了学长,不过我们要三份,都要签名!”

    李谦刚笑着回了一句,“好!”,旁边三个男生也已经过来,笑道:“六份!我们三个你也得贿赂一下!”李谦笑着点头,陪他们开玩笑,“那我就要破产了!”

    这时,三个女孩笑闹着,也不知道她们偷偷说了句什么,刚才说话要三份的那个女孩突然又补上一句,“其中一份记得写上,‘何颖玉我爱你!’”说完大笑抛开。

    看最开始拦路那个女孩一脸羞恼的模样,李谦顿时就明白了——她应该就是99级表演系的所谓系花,叫何颖玉。

    仔细再看,她第一眼看上去,或许只是有些明艳,但你稍微多看几眼就会发现,她身上有那么一股子很独特的味道,清纯中透着一股子傲娇的劲儿,尤其当她斜着眼睛瞪人、发脾气的时候,还真的是相当漂亮。

    “我无所谓,反正早就是‘花花公子’了,就怕咱们孔院长会追着我打的!”说话间还模仿着孔院长的样子,单手往身后一背,另一只手晃晃点点的,一看就是在批评谁,“说好了兔子不吃窝边草,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学妹下手!”

    这下所有人都控制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连躲在门卫室里的老贺都跟着呵呵地笑起来。

    只有何颖玉,一下子羞红了脸。

    就在这时,只听叮铃铃,一声自行车车铃响,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道:“大早上的不干正事儿,待在门口泡学妹,李谦,你想干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