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二章 后宫
    “你慢点、慢点……”

    李谦小心翼翼地扶着周嫫坐下,眼睛巴巴地盯着她那平坦的小腹。

    周嫫一脸的无奈,吴妈却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

    周嫫的助理曾晓静面带微笑,邹文槐则是似笑非笑。

    坐下之后,周嫫无奈地道:“不至于吧?这才刚怀上而已,算算日子也就两个月,你干嘛呀这是!”

    没等李谦开口,吴妈已经一脸正色地道:“话可不是那么说的,越是头三个月越是得小心呢!”

    李谦应声接道:“你看看,这叫经验,你给我小心点儿啊,别乱蹦跶了!”

    周嫫翻个白眼,无奈地被李谦摁在沙发上坐着,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拘得什么似的,浑身不自在,但偏偏,心里又有点小甜蜜。

    从两年前她就打算想要个小宝宝了,但一直都没能如愿,反倒是最近两年又是吃补药调理身体,又是跑步锻炼什么的,身体是越来越好了,结果,她脑子里都已经没怎么惦记这件事了,居然又突然怀上了!

    前几天,当她发现自己经常隐隐有一种想要恶心的感觉,回头一算,上次的月事一直没来,到现在已经足足四五十天了,就也没告诉人,自己跑出去买了一包验孕棒,回来一验,居然像是怀上了!

    她本来还有点将信将疑,当晚李谦喝了酒回来,被他身上的酒气一冲,顿时就又剧烈地干呕起来,结果李谦知道她可能是怀孕了,酒意顿时就不翼而飞,催着她赶紧撒尿,然后他一个大男人家的,端着一小杯子尿,在那里拿验孕棒戳……

    今天一大早,他丝毫没有宿醉的意思,一大早就爬起来,把周嫫也拽起来,小心翼翼地护送她去到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周嫫确实怀孕了。

    于是,她彻底升级为大熊猫!

    李谦那双眼睛,几乎是时时刻刻都在盯着她,她明明脚步轻快得很,李谦还非得要伸手扶着,让周嫫在些些的不自在之外,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

    不光李谦,她自己也的确是很高兴的。

    她是69年生人,按照中国人的算法计算虚岁的话,她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不用医生说,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算是大龄孕妇了——原本连续努力了两年都没能怀上,她还以为自己这辈子估计是要不上孩子了呢!

    此时老天爷突然又给送来一个,她心里比谁都兴奋!

    只是,略略叫她意外的是,她没想到李谦那么年轻,居然也那么喜欢小孩子——只要是女人,对这一点就会特别敏感,同意要孩子,和特别喜欢孩子之间的区别,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而看李谦的这副欣喜若狂的模样,显然,他属于后者——她当然无从知道,前后两辈子加在一起,李谦可已经四十大几了!

    …………

    “取消接下来两年她的所有安排!什么都不接了!”

    说这个话的时候,李谦显得特别的霸道。

    但无论是周嫫,还是邹文槐,都没有丝毫的异议,曾晓静一个小小的助理,就更是没有开口说话的资格。

    不过邹文槐还是问了一句,“那接下来的新专辑上市,要不要把她怀孕这件事放出风去?毕竟要一下子推掉那么多约好的节目,总得有个说法吧?”

    李谦犹豫了一下,眉头皱了皱,最终还是道:“还是别说了,让她安安生生的保胎吧!”说话间,她扭头看看周嫫,“你说呢?”

    周嫫特随性地回答,“我无所谓,随便你们怎么安排!”

    李谦当即换了肯定的语气,对邹文槐道:“那就这么办了!”

    然后,他的目光落到曾晓静身上,吓得曾晓静赶紧挺直了脊背——周嫫这一歇息,至少是两年了,而且生下小孩之后,她是不是会再度复出都是另一说,曾晓静跟了周嫫小两年了,深知她其实对于继续唱歌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热衷的。

    所以,周嫫已经都没什么安排了,她这个助理肯定就是失业了呗!

    这个时候,李谦道:“晓静,你要是愿意继续跟着嫫嫫,就继续给她做助理兼保姆,我不可能整天陪着她,一些跑腿的活儿就是你的,你要是觉得还是更想多做些事情,就回公司,我安排你学习,争取以后做经纪人,你看行吗?”

    曾晓静闻言只犹豫了那么片刻,当时就道:“我喜欢跟着周姐?!?br />
    李谦打个响指,“OK!那就这么办!”

    说完了,他看看邹文槐,挥挥手,“没你事儿了,你可以走了!赶紧!”

    邹文槐愣了一下,“嘿!你……”站起身来,要走,又回头,跟周嫫说:“等将来这小家伙生下来,得叫我干爹??!”说完了也不等周嫫回话,自己走了。

    …………

    吩咐给曾晓静,让她遴选一家好的医院、选一个好的妇产科医生,跟对方约好,以后要定期产检之类的,把她也打发出去了,李谦回头又瞥了一眼周嫫那平坦的小腹,自己嘿嘿地傻笑了两声。

    周嫫也笑笑,“那么高兴???”

    李谦点头,“嗯,高兴?!?br />
    说完了,他愣了一下,一拍脑门,赶紧掏出手机来,冲周嫫一晃,道:“忘了一件大事儿!”

    …………

    “嗯,是,我陪着她去的,医生亲口告诉我,肯定是怀孕了没错?!悄亩苤廊パ?,这才俩月!再说了,男孩女孩不都一样嘛!……别,妈,你可千万别来!……是,是,我知道,这不刚检查出来嘛,回头等她安安胎,好不好?你们现在来,她还得忙着招待你们,怎么安胎呀!……天哪,妈……这样行不行,回头我开车,我俩回去一趟,行不行?你们俩还没见过她呢,正好让你俩见见……”

    等到终于聊完了电话,李谦满脸疲惫,如同经历了一场大战役一般。

    他坐回去,瞥一眼周嫫的肚子,却又笑了笑。

    周嫫问:“干嘛不让他们来?”

    李谦不答反问:“你说,我要不要把开戏的事儿往后推一推?”

    周嫫闻言,犹豫了一下,摇头,“不用!”

    李谦扭头看看她,“不用?”

    “不用!”周嫫回答的很肯定。

    李谦伸手揉了把脸,却道:“我再想想,再想想?!?br />
    …………

    “恭喜你,要做爸爸了?!?br />
    “呵呵,谢谢谢谢!最近怎么样?你在长沙府住了两三个月了吧?挺好吗?”

    “挺好!不过,我原本觉得在这边住,应该是比在顺天府还要更舒服些的,毕竟这里是我老家嘛,结果回来之后我才发现,我居然已经不太适应这边的气候了,呵呵,到现在嘛,倒是又逐渐适应回来了?!?br />
    “嗯,听说你前几天感冒了,要多注意身体?!?br />
    “嗯,没事儿了已经!”

    一阵略显尴尬的沉默。

    何润卿道:“得了,不聊了,我给嫫嫫打电话,恭喜她!”

    “好!”

    …………

    “周嫫怀孕了?”

    “嗯?!?br />
    “恭喜你?!?br />
    “嗯?!?br />
    沉默。

    电话两头,两个人都不说话。

    足足七八秒钟,李谦才又突然开口,“干嘛要走那么着急?”

    片刻后,齐洁道:“没有??!这边每天都在录节目啊,这是我的工作!”

    随后又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然后李谦说:“在那边住得惯吗?我听说你住到润卿姐家里去了?”

    “嗯,还好,我本来是要住酒店的,但润卿姐在这边有栋别墅,坚持要请我跟甄贞姐过去住,我们就住进去了,让曹大哥一个人住酒店?!?br />
    “反正以后你要长往那边跑,我估计也要过去的,你有空的时候到处转转,有能相中的,买套房子吧,惠而不费的事儿,到时候住着还能舒服点?!?br />
    齐洁轻笑一声,“给你买?还是给我买?”

    李谦也笑,“都行?!?br />
    齐洁道:“你还真准备一个女人买套屋子???”

    略显尴尬的沉默。

    片刻之后,李谦道:“我没那个意思?!?br />
    齐洁笑了笑,“哎呀行了,知道你没那个意思。那天润卿姐还说来着,等你过来,让你也不要住酒店,就住到她家里就行?!?br />
    李谦笑笑,“你们几个女孩子一起住,我去凑什么热闹。买吧,转转看有没有合适的。对了,你可以问问老谭,他是那边的地头蛇,据说家里本身也有地产的业务,他肯定门儿清?!?br />
    “嗯,好,那回头我问问?!?br />
    又是一阵沉默。

    李谦问:“80进20结束之后,你回来吗?”

    齐洁深吸一口气,道:“再说,结束之后这边也要培训??!80进20了,也还有一百二十个人呢,按照流程,要对她们进行一个月的集中培训嘛!到时候等在长沙府这边做完了,我肯定要带她们一起去顺天府的。参观一下咱们公司,然后再把她们送到华夏音乐学院去集训十天?!?br />
    李谦“嗯”了一声。

    沉默片刻,齐洁道:“行了,挂了吧,我给嫫嫫打个电话,恭喜她一下?!?br />
    李谦抿着嘴,半天后才点点头,“好?!?br />
    …………

    “恭喜你,马上要堕入苦海了!”

    “哈哈,我乐意!对了,你家小家伙怎么样了?”

    郁伯俊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家伙挺好的!倒是不用我管,有奶妈她们呢,但我现在是真头大呀!爷爷他老人家特别喜欢这个小家伙,就是……你知道的,联姻嘛,人家还没过门呢,我这边长子都有了,那边的脾气不小……”

    李谦讶异,“这都俩月了吧?怎么,还没安抚下去?这可不像是你的水平呀!你平常泡妞那些本事呢?拿出来呀!”

    郁伯俊道:“泡个屁!这能是普通的泡妞吗?情情爱爱的那点事儿,能跟长子长孙的重要性比吗?我就算能把她哄好了,她爸妈也不同意呀!”

    顿了顿,他无奈地道:“卧槽,老子泡妞泡了二十年了,没想到临近收手了,居然栽了一回!我现在只要想起来就恨得牙痒痒!她到底是怎么怀上的呢?麻痹的,太有心机了!可问题是,那小家伙的确是我的!”

    李谦笑笑,“卧槽,你还真去做亲子鉴定了?”

    郁伯俊当时就道:“废话!那当然得做呀!我平常都很注意的,泡妞这么多年,睡了少说几十个,就没一个整怀孕的,对她我也很小心,实在是想不懂她到底怎么怀上的,你说,我能不疑心吗?”

    李谦撇撇嘴,“生了个儿子,你就一点都不高兴?”

    沉默片刻,郁伯俊叹口气,“说不高兴那是撒谎,我跟你说,没人的时候,我自己进他那屋子里,看那小家伙儿在那里睡着,我就在旁边看着他,越看越想看,那种……怎么说,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真的是……死结!我跟你说,我开始理解我爹当年的感受了,老子跟儿子之间,绝对他.妈的死结!这辈子解不开!”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可是我烦他.妈呀!”

    李谦笑笑,道:“嗨,不就是麻烦了点儿嘛,你白落一个儿子,也行啦!”

    郁伯俊当时就道:“你知道个屁!你当然觉得没事儿,但是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长子非嫡子,就是这一辈子的大麻烦!尤其是,那女人还他妈那么精!对头,我觉得我这辈子算是遇上对头了!”

    李谦又笑了笑,想起此前郁伯俊还在顺天府时大家一起喝酒,自己见到的那个女人的样子,不由得就点了点头,在心里认可了郁伯俊的判断。

    那个女人,的确不是个简单人物。

    不过,还好,这种情况在自己这里应该是不存在的。

    虽然是周嫫会生第一个,但自己的女人,不止是周嫫,还有廖辽、谢冰,都不是那种会去拼死拼活争家产的人。

    而且,她们几个人,即便是谢冰,现在也已经是小富婆了,廖辽和周嫫更不必说,国际巨星和那么多年的天后,可不是白给的。

    所以,像郁伯俊那样泡妞结果被人算计,最后泡出一个儿子来,就是为了他的家产的情况,也应该是不存在的。

    只不过么……周嫫第一个怀孕了,这件事对于其她的她们几个来说,还是需要那么一点点时间去消化的就是了。

    而接下来,自己可有的忙了!

    ***

    12-7。

    今日三更完毕!

    再次恳请大家把月票留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