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六章 让他放马过来!
    “陆导,您稍等一下好吗,周总他真的在……”

    年轻的秘书都快哭了,但陆平大步直闯,借她个胆子也不敢伸手拦,而且,就凭她那小肩膀,想拦也拦不住。

    但就在这时,还没等陆平冲到总经理室门口推门,那门却自己开了。

    四目相对,本来面带不悦的周正旸很快露出笑容来,房门随之大开,“平子,来,来,来,你可真是难得,片子筹备你都不愿意到公司来一趟,今天怎么那么给面子?快来快来,屋里来,小方,去把那包银针拿出来,沏一壶!”

    方秘书眼见脱咎,心态顿时放松,笑着回答道:“好的周总?!?br />
    这时候,周正旸搂着陆平的肩膀就往屋里拽,混若压根儿没看见他那满脸的怒气一般——高兰兰果然真的在屋子里呢。

    见陆平一脸怒气,高兰兰扭头瞥了一眼方秘书,笑着伸手拦下,道:“小方,你去忙吧,放下我来!”

    方秘书犹豫了一下,见周正旸什么话都没说,也没任何的表示,当下就赶紧道谢,“高姐,那麻烦你了??!”说完了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这边高兰兰见门一关上,扭头看陆平已经坐到了沙发上,但仍是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走过去,张嘴想要说话,周正旸却突然抬起头来,给了她一个眼色。

    高兰兰想了想,笑道:“我给你们冲茶!”

    周正旸呵呵一笑,道:“好!”

    然后扭头,拍拍陆平的肩膀,笑道:“我跟兰兰正商量你新片子的事儿呢,你说你也不愿意过来,怎么,老哥我得罪你了不成????”

    说到这个,陆平是心中有愧的,他连续两部片子,出头了,背后的投资人全部都是周正旸,这个自然要算知遇之恩,但最近一年多,甚至往前推,自从《马鸣风萧萧》上映大赚之后,背地里联系他的人就不少,尤其是在他拿到了长城奖最佳导演之后,身价大涨,不少公司都是愿意开高价挖他过去的,东方传媒那边,甚至直接许诺,过去拍一部片子,只要不赔,下一部,就给他终剪权!

    终剪权啊,那几乎是所有导演的终极梦想之一了,他怎么可能不心动!

    最近这一年多始终拖着没开新戏,一方面固然是因为鹿灵犀,让他有些困于情网了,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心里始终在纠结要不要跳槽。

    不管是为了自身的发展来看,还是为了赚钱的考虑,继续留在周正旸的这家天艺影视,都显得庙有点小了,但为了人情的考虑,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至少再帮周正旸拍一部让他大赚的电影,才好身无挂碍的离开。

    于是,这个时候闻言,想起自己过去一年多,的确是在能免则免地尽量避免来天艺影视这边,心里的火气顿时给压下去几分,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没有的事儿,我最近主要是心情不好!”

    周正旸闻言哈哈一笑,也不知道相信不相信这个解释,不过他并无深究之意,眨眼间已经又道:“你要多来呀,多来坐坐,咱哥俩好好聊聊!像刚才,我正跟兰兰说呢,你这也太保守了吧?想拍青春爱情片,没问题!但你计划找两个还没毕业的学生来演是怎么个意思?怕你周哥我不舍得砸钱?”

    说话间,他摆摆手,指向正在低头冲茶的高兰兰,豪气万丈地道:“你问问你的高姐,问问我刚才跟她说了什么?”

    高兰兰闻言抬头笑笑,但是没说话,把话语权继续留给周正旸,而周正旸显然也没打算让高兰兰开口说什么,不等任何人接口,他已经继续道:“我跟兰兰说,一千万不够,就一千五百万嘛,反正这一千五百万本来就是给你预备的!一千五百万还是不够,那咱就两千万,对不对?”

    他挥斥方遒,“我知道你想跟李谦打对台,但打对台的意思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对标嘛!他找个大一的小女生,你也非得找个小女孩?他李谦虽然自己很出名,但在电影上,他还是个新人呢,他跟你怎么比?你一个顶他五个!”

    说话间,他夸张地伸出五根手指,道:“他一个新人导演,是,名气是大,又是小投资,别管找谁来演,都赔不了!但咱们的目标可不是不赔,咱们的目标是要大赚呀,对不对?所以,他找个小女孩来演,不丢人,稳妥考虑嘛,但你陆平,堂堂的长城奖最佳导演啊,你拍片子找个青瓜蛋子来演,不行,咱哥们,丢不起那个人,跌份儿??!”

    陆平张口欲辩,但周正旸没等他开口,已经又继续道:“而且你反过来想,作为导演的,是找俩青瓜蛋子来调.教比较简单,还是找几个大明星偶像派拉过来调.教比较简单?两者,哪个更能体现导演的功力?”

    陆平张口结舌,这个时候,高兰兰冲好了茶,先给周正旸奉上一杯,又把陆平的端过去,笑着捧哏,“当然是已经定型的演员更难调.教了!一张白纸反而好作画嘛!那些年轻点的偶像派演员,表演都已经模式化了!”

    周正旸一拍大腿,“对呀!”

    这下子,陆平还真是有些犹豫了。

    虽然他很明白周正旸要求用几个偶像派演员出演的用意,说白了,就是宁可花更高的片酬,也要请几个有人气的演员来演,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进场看电影,而且陆平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是请几个有人气的偶像演员来拍,的确是能够引来更大的关注,上映前宣传的时候,也会有更好的发力点。

    在此前,陆平本来是想要跟李谦一样,去找几个不名一文的小演员,甚至是那些还在上学的学生来拍自己的新电影的,既然要比嘛,那就比个彻底,不过嘛,现在想想,周正旸的说法也不无道理。

    拿一张白纸来作画,算什么本事!一团墨汁一不小心滴到了纸上,水平不够的人,也就是把这张纸废掉、丢掉作罢了,但高手却能因形就势的利用这一团洇开的墨汁,做出一副好画来!

    于是,他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也行!”

    周正旸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道:“这就对了嘛!”

    顿了顿,又对陆平和高兰兰两个人道:“别忘了,你可是陆平,你是国内驰名的大导演了,你是长城奖的最佳导演!比是可以比,但咱不能因为要跟什么人比一下,就自跌身价,你们说,对不对?”

    这个话,是相当吹捧的,不过大抵属实。

    陆平虽然只有两部电影,但的确已经可以被归类为成功导演的那一类,在国内国外,尤其是在影视公司和演员群体中,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说起在公众中的名气,固然跟李谦这种大明星不好比,但在电影上,李谦比他还要落后了少说几条街那么远的差距的!

    而且,好听的话,谁不爱听?

    这时候陆平闻言,也是不由得就咧开嘴,微微笑了一下。

    而他自己不曾察觉到的是,刚才来的时候、直闯办公室那时候他心中的万丈怒气,到现在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泄去了一大半了!

    至少他脸上已经是毫无怒色。

    这个时候,周正旸殷勤劝茶,等大家都喝了一杯茶放下,周正旸才又突然一句话把话题拽回来,“对了,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你拧眉瞪眼、怒气冲冲的,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陆平此时怒火差不多去了一大半,早已是再而衰三而竭的状态,被他这么一问,虽然还是不由得皱起眉头,语气却是柔和了不知道多少,“我刚才听说,李谦的剧本在广电那边被卡住了,还有人说是直接被毙掉了,这事儿……不会是你干的吧?”

    顿了顿,不等周正旸回答,他又正色道:“周哥,我是要跟李谦别别劲儿,但这种办法还是不用的好,我,不屑于用这种办法!而且,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将来传扬出去,对你我的名声都不好,这是行业大忌??!”

    周正旸闻言看了陆平一眼,突然哈哈大笑。

    笑罢,他又亲热地拍了拍陆平的肩膀,笑道:“平子,你也太小瞧你周哥了吧?你不屑,你以为我就愿意干这种下三滥的事儿?”

    陆平闻言一愣,“不是你做的?”

    周正旸一脸坦然地摇摇头,“事情我也是前几天听说的,跟你说,这事儿刚一出来,我也很吃惊,要说高兴吧,多少有点儿,毕竟你是要跟他比的嘛!但要说自己出手做这种事情,你周哥还不至于那么下贱!”

    陆平闻言深吸一口气,神色越发缓和,“这样??!”

    周正旸闻言又笑,“事实上,我听到消息之后,就算有点高兴,也就是那一会儿的事情,随后我就觉得,这他.妈不走运啊,好不容易有个人能把咱们陆大导演的斗志给激起来了,他要是直接中途夭折掉,我们的陆大导演也跟着撂挑子了,我该找谁哭去?”说罢哈哈大笑。

    他说的有趣,话里话外又尽是对陆平的吹捧,高兰兰和陆平闻言也不由得跟着笑起来。

    至此,陆平心中对他的疑惑已经尽数消散无踪,心中原本仅存的一点怒火,也是早就已经没了影子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问:“那,周哥,你在业界、在政府那边人脉都宽,你知道是谁做的么?”

    周正旸闻言神秘一笑,似乎早已知情,又似乎只是装腔作势而已,“这个嘛,我倒是听到了一点高层的风声,不过……不关咱们的事情啦!”

    顿了顿,他又笑道:“而且你也可以放心,李谦这个本子,据说真的就只是一部普通的青春爱情片,我在广电内部看过这个本子的朋友说了,没有一丁点儿踩线的地方,所以,估计也就是卡他一下,不会给他毙掉的!”

    说话间,他又拍拍陆平的肩膀,笑道:“你就放心吧!你这个对头,肯定不会出事儿的,他要是真被卡死了,我都愿意出面帮他捞出来,就为了你能好好的拍这部片子,你说对不对?”

    陆平闻言无奈地笑起来。

    周正旸这么说,还真是让他说不出话来。

    不过很快,他就主动转变了话题,问:“对了,他那部片子,叫什么名字应该是打听到了吧?”

    周正旸点点头,笑道:“刚才已经跟兰兰说了,李谦那部戏叫《我的野蛮女友》,不过只是暂定名,谁知道真到上映的时候会叫什么?!?br />
    陆平闻言皱眉,“我的……野蛮女友?”

    他蹙眉苦思片刻,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保持沉默的高兰兰却突然开口道:“从这个名字里,大约能猜到一点他的思路,联想到他这部戏此前流露出来的一些讯息,应该是走轻喜剧的风格?;蛐?,我想他应该是要拍那种嘻嘻哈哈的风格?”

    周正旸闻言扭头看向陆平。

    但这个时候陆平却只是笑了笑,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又或者分析出了什么,此时却尽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笑道:“猜别人,没用的!我不用去管他要拍什么,我只要把自己的东西拍好了就足够了!甚至,我巴不得他拍的好一点,只有那样,我才赢得有点意思,要不然,可就太无趣了!”

    周正旸闻言哈哈大笑,高兰兰也是不由得笑起来。

    “这才是你,这才是堂堂长城奖最佳导演该有的气度!”周正旸笑容未收,已经大声地道:“李谦是歌坛教主不假,在歌坛,没人够资格跟他掰手腕子,拍电视剧,水平也非同一般,但拍电影,可跟他写歌唱歌做唱片,甚至是拍电视剧,都是截然不同的!”

    话到此处,他意态昂扬地道:“投资是我的工作,你要多少钱,尽管开口,签人,是兰兰的工作,你想要谁,尽管让她去谈,拍好戏,是你的工作!咱们联手,就凭李谦,呵呵,让他放马过来就是!”

    ***

    今天的保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