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八十九章 毕业了!
    “……当你们走向社会,你们会面临很多困难,你们热爱电影,你们在?20??座中国电影的殿堂级学府学习了四年,你们一肚子的知识,满身的能耐,但社会是残酷的,竞争是残酷的,满腔的热爱,和过去四年的学习,并不能保证你们将来一定就可以从事你们最喜欢、并愿意为之奉献终身的电影事业,那么,怎么办?”

    “……当你们真的开始从事了一门与电影有关的事业,并以此获得收入来养活自己,你以为你就是电影人了吗?不是的,我的同学们!电影人这三个字,还不属于你,这个阶段的你,充其量只算是电影的一个学徒……”

    “……你们会面临很多诱惑的,相信我,很多很多,甚至是现在的你们还想象不到的诱惑,金钱,美女,权力、地位……等等等等。当你成功时,我并不认为你去获得这些东西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不是的!你成功了,你就应该得到你该得的,不然我们那么努力的做事情又是为了什么呢?但是,当你成功了,我希望你能够仍然记住我今天的这句话:是电影,给了你这一切!”

    “……”

    今天是6月24日,顺天电影学院应届毕业生毕业典礼,正在进行中。

    这一天,所有的应届毕业生,无一缺席。

    就连朱强、傅学隆、路斌等人,此前虽然都在南方,但此前还是提前一天赶了回来,就是为了参加这一次的毕业典礼。

    孔院长的毕业赠言,逻辑清晰而又饱含深情,或许此刻坐在大礼堂里的这一百多位顺天电影学院的应届毕业生中,能够真正理解孔院长这番赠言的人,并不多,更多的人,可能还需要到社会上去摸爬滚打上个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明白这番话的良苦用心,但唯独李谦,却肯定是明白的。

    前世,他已摸爬滚打过二十余年!

    不过,尽管还无法领悟个中深意,但孔院长的那一许深情,还是听得在座的同学们为之动情,当他下台时,尽管毕业典礼的现场只有不足两百人,甚至连这座规模不大的大礼堂的前面一半都坐不满,大家却已经用堪称雷鸣般的掌声,对孔院长的赠言,致以谢意。

    此前代表教授发言的,是导演系的老教授霍言之老先生,作为电影学院内现在仍在任课的最为德高望重的几位老教授之一,作为金汉、韩顺章、吴涵、鹿灵犀、陆平等人的恩师,老先生虽不免谆谆教导,但更多的还是从实用的方面,对面临毕业的同学们提出了很多初初工作时的敬告。

    而代表同学发言的导演系孙玉婷,则代表96级本科生全体同学,并代表97级研究生院的全体同学,对老师们、教授们在过去多年中的教导,表示了感谢。

    等到孔院长的赠言说完了,鞠躬下台,事实上,顺天电影学院这一届的毕业典礼,也就来到了最后的部分。

    由各个系的系主任先后登台,依次点名,同学们逐个登台,从孔院长手中领去自己的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证书。

    美术系排在第一个,导演系排在第二个,摄影系排在了第三个。

    鹿灵犀登台,面色庄重,打开手中的学生名单,开始依次点名:“以下摄影系96级同学,请依次登台,领取自己的毕业证书,路斌,薛长龙,周学云、傅学隆、李谦……”

    李谦排在傅学隆身后,缓步向前,同时不由得扭头看向主席台上仍在念名单的鹿灵犀。今天的她,一身肃穆的黑色西服套装,端庄而典雅,毓秀钟灵,有一种说不出的学院派气质。

    前面正在依次领取毕业证,每颁发一人,孔院长总要握住这人的手,叮嘱致意,“同学,努力!?;乩纯纯?!”

    旁边不但有人全程拍摄,还有足足三部照相机在抓拍每一个镜头。

    在未来,这不但是中国电影成长、发展和教育史的重要的编年资料,同时也将成为电影学院自身的光辉证明。

    轮到傅学隆,孔院长把两份证书都发到他手里,握住他的手,道:“傅同学,努力!你的天赋很好,好好做电影,有时间了,记得?;乩纯纯?!”

    傅学隆很用力的抿嘴,重重地点头,然后,他后退半步,冲孔院长深鞠一躬。

    在校期间,至少在96级来说,孙玉婷和傅学隆,绝对是孔院长最看重的两个学生,不但经常亲自关注和点评、指导他们的作业,自己还经常亲自为他们出题以锤炼,在这一点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李谦,都跟他们没法比。

    所以,傅学隆感恩之重,临近毕业,向孔院长鞠这一躬,也是应当应分。

    或许在别的时代、别的时空,甚至别的学校,尤其是在大学阶段,普通的本科生师生之间,已经很难谈得上什么师徒情深了,更多的都只是流水化教学而已,大学四年毕业了,教授们未必能记得几个学生的名字,但是在顺天电影学院,这种情况是基本上不存在的。

    一届只有一百来个不到两百的学生,整个学校加一起还不到千人的教学规模,光老师就有两百多人,加上客座教授,足足三四百人,这就使得在这座大学里,尽最大可能地在现代教育制度中保留了一定的点对点的师徒传艺式的教育方式。

    在这里,师生之间亦师亦友者,比比皆是,视恩师如父如母者,也不乏其人。因为在这里,那可真的是老教授们在手把手的传授学问和本事,给你的爱好一个强大的支撑点,同时也给你传授了以后这一辈子都受用不尽的吃饭的本事!

    在国内,学院派们向来比较抱团,对同门出身的师弟师妹们,往往愿意多加青眼,愿意在合适的时候提携一把,根子其实就在这里。

    …………

    傅学隆的这一躬,足足好几秒钟,才直起身来。

    摄影机全程记录着这一切,而周围的三部相机,也不断地响起咔咔的快门声,闪光灯亮成一片。

    孔院长满脸欣慰。

    等他离开了,李谦上前一步。

    孔院长扭头看到是他,笑了笑,转身从霍言之教授的手中接过两份证书,郑重地递过去,笑道:“李谦同学,恭喜你,毕业了,不用请假了!”

    李谦闻言颇觉羞赧。

    他得到的这句恭喜,不敢说空前绝后,但至少就他自己所知,应该是孔院长这些年说出的最特殊的一句了——以后不用请假了!

    李谦略显尴尬,但孔院长却始终微笑着,在两人都伸出手来之后,他的双手用力地握住李谦的手,身子向前探,靠近了些,叮嘱道:“路还长,慢些走,不要太心急,心急了容易跌跟头?!?br />
    当李谦点了点头,谦逊地表示受教的时候,他却又松开手,笑道:“以后你就毕业了,不用再受学校规矩的束缚了,闲了时,可以过来找我喝酒,你出酒,我出故事,怎么样?”

    不光李谦笑起来,负责传递毕业证书的几名老教授,包括霍言之教授,也都笑了起来。

    李谦笑着点点头,道:“那我可肯定要常来了!”

    孔国璋院长闻言“呵呵”地笑了起来。

    …………

    “毕业啦!毕业啦!老娘毕业啦!”

    孙玉婷放肆地大喊。

    拍照,拍照,拍照。然后,继续拍照。

    四年摄影系混下来,摄影系这边人手一部高端相机那是必须的。这是吃饭的家伙事儿,绝对不敢对付。

    于是,大家随手拍拍拍,几个人往一块儿一站,旁边就有人立刻拍拍拍。

    从五月份开始,大家就已经陆陆续续的你们几个一桌、咱们几个又凑一桌的喝过不知道多少次散伙酒了。

    但今天,才是最后的时刻。

    今天,仍然要一醉方休。

    没找什么高档的地方,就在学校后门外的小吃一条街,就是大家常去的饺子馆,小菜摆上一桌子,人人满杯,没有人再推说自己不会喝酒。

    明天酒醒之后,就要各奔东西。

    明天的明天之后,大家会各自拥有自己的事业、工作、爱情、家庭、子女,可能很多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了几次面了。

    酒酣耳热后,从此话不同。

    三张桌子拼起来,占了半个店面的空,摄影系这一级十八个学生,满满当当坐了一桌子,刘学义作为班长,又再次给鹿灵犀打过去电话,但鹿灵犀还是回绝了,让大家好好吃,她就不过来了。

    刘学义还是选择了回他的老家,家里人已经为他安排好了电视台的工作,以他顺天电影学院毕业的履历,家里又能提供一定的支持,想来就算在地方上,也应该是比较容易出头的。而且,他也是众多同学之中第一个结婚的,现如今女儿都已经快两岁了。

    分别在即,大家却早已约好了,他会找个时间,带着老婆孩子到顺天府来旅游,到那个时候,大家还可以再碰面。

    除他之外,傅学隆、路斌、宋玉品和薛长龙,再加上平常跟李谦关系不错,手上技术也相当不错的周学云,都是已经确定了会进入明湖文化的了,以后大家还要一起工作,一起“拼活儿”,此时倒也谈不上伤感,至少跟其他那些即将各奔东西的同学相比,是肯定谈不上什么离愁别绪了。

    李谦心里有事,喝酒不算快,倒也没人非要跟他拼,喝来喝去,大家就已经开始三两一对的开始互吐衷曲。

    不一会儿,孙玉婷从另外一家店跑过来敬酒,而这边也有几个人提着瓶子开始往别的店里跑,路斌比较敏感一点儿,隐隐约约地察觉到李谦的情绪略有些不对,趁着孙玉婷去找宋玉品拼酒了,他扭头碰碰李谦,问:“怎么了?看你好像心里有事儿?”

    李谦笑笑,“没事儿?!?br />
    没事儿?

    当然有事儿。

    ***

    今天的保底。

    多说一句:我已经毕业好多年了,但这一章,我一边写一边忍不住就想起当年毕业时的很多事情来,感触颇多。

    唉,青春哪,青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