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九十九章 不好听才叫邪门了!
    “国风哥好!”

    “国风早上好!”

    “天王早安!”

    其实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但郑国风走进信达唱片的时候,仍是一大群人主动地抬头打招呼,问的都是早安。

    尽管一张《冬天的玫瑰》至今已经大卖800万张,第二张专辑《温度》上市半年,至今出货量也已经超过五百万张,使得他早已稳稳迈入一线歌手的行列。

    再加上他个人包办了自己两张专辑的绝大部分作曲和小部分填词,堪称是新一代创作型歌手的代表人物,在业界的地位隐隐要比同等销量的歌手还要略高一线,业界更是在《温度》大卖之后,赞他为新时代的“小天王”,但他个人倒是并没有什么高傲的姿态,哪怕是面对公司里普通职员的问好,也是笑着回应,不少时候还都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因此跟公司的上上下下关系极佳。

    一路过去,一路跟大家打着招呼,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却突然打开,信达总经理周钊的秘书郭小美探出头来,“国风,周总叫你来一下!”

    郑国风答应一声,走过去,一边往周钊办公室的里间走,一边没忘了给郭小美一个帅帅的微笑,“小美姐早安!”

    推门进去,周钊已经笑着站起来,手上拿着一盘CD,“就知道你得这个点儿来,呶,你要的专辑,上市了!”

    郑国风走过去,一边说着,“周总早上好!”一边接过来,一看,眼睛瞪大,“哇,周姐的新专辑都出来了?”

    周钊几乎要气笑,“写歌写疯了吧?今天已经二十七号了!”

    郑国风耸耸肩,“人情多嘛,你又要好多首,那当然要拼命拼命地写??!”

    周钊笑笑,见郑国风低头欣赏手中的CD封面,一脸的赞叹,笑笑,搂着他的肩膀,“来,坐,坐下,我问你点事儿?!?br />
    两人坐下,郑国风抬头看他,“什么事儿?”

    周钊筹措了一下用词,然后才小心地道:“我听说,你最近跟司马朵朵关系不错?好像还答应了给她写首歌?”

    郑国风看看他,“喂,说好了的啊周总,公司不管我私人的事情的!”

    周钊赶紧举起双手,“不管不管,当然不管,我这不就是问问嘛!”

    搁在《冬天的玫瑰》没上市之前,郑国风见了周钊,那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小歌手嘛,又是新人,能给你个机会发专辑就很好了,哪里敢提这个提那个的要求?但是连续两张专辑大卖,郑国风在当下国内的男歌手之中,已经是仅仅位列赵信夫、胡阳、黄玉清之下的歌手了。

    甚至,哪怕单纯只说销量,他也比同为一线的张畅、赵源、格日楞等人高出了半筹,再加上他是创作型歌手,在很多人心里,他这位“小天王”已经有资格把近两年都已经不发专辑的刘明亮给踢开,晋身歌坛男歌手的前四了,所谓“四大天王”是也。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身为信达唱片的老总,周钊对待自己的这位台柱子,也是礼敬有加的,各方面的拘束,也都给他放开到了最大。

    要知道,目前在信达旗下,郑国风两张专辑就已经卖了近一千四百万张了,MV销量都已经过两百万张,飞翔乐队的新专辑《红绿灯》比《温度》晚上市一个多月,到现在出货量才刚刚三百万张而已!实际的市面销量,估计也就两百万张出头——比起当红小生郑国风,已经是有了不小的差距了!

    而除了郑国风和飞翔乐队之外,信达唱片作为老牌的三大唱片公司之一,现在旗下的歌手已经没有人能卖过三百万张了!

    由此可知,郑国风对于信达唱片来说,到底是有多么的重要!

    更不用提郑国风还是个写歌很牛的人,凭借着他的创作,周钊可以拿来跟其他的唱片公司交换来不少有用的人情——基本上来说,业界除了明湖文化有李谦那么一个变.态的新歌机器之外,就连索尼唱片,都是想要拿到郑国风的创作的。

    听到周钊再次承认不管自己的私事,郑国风才道:“其实也没有太深的交情,就是三月份的时候甄贞姐办了一个小趴嘛,在那里认识的,然后又碰过两次面,前些天就约了一起吃饭,她向我约歌,我就顺嘴答应了?!?br />
    周钊闻言“哦”了一声,笑着,试试探探地问:“那你们聊天的时候有没有聊到,比如说……司马朵朵对索尼的感觉怎么样?”

    郑国风秒懂,却当时就道:“哎,哎……周总,你要挖谁我都没意见,但不要把我拉进去,我不参与这种事情哦!”

    说着,没等周钊开口,他已经又道:“不过嘛,我们倒是聊过她自己的问题,她跟索尼那边签的是三年两张专辑,到今年冬天应该是就到期了,计划的是今年春天发第二张的,结果她自己也写歌,也找人约歌,但一直都没有凑够一张专辑,所以就一拖再拖了,估计会自动延期吧,要到冬天或者明年春天才能发专辑了,发完专辑才算到期?!?br />
    周钊闻言点了点头。

    当年索尼的一通狠挖,除明湖文化之外,各大唱片公司的歌手资源都损失不小,华歌还算出手大方,反手把胡阳给挖过去了,这两年还算是虎死不倒架,信达这边则幸亏了郑国风的突然崛起,这才撑住了底子,而本来让周钊寄予厚望的飞翔乐队,却被李谦一张《曾经的你》给打得没了胆气,专辑一拖再拖,去年冬天终于发了,却是再也难有当年虎视天下的气势了。

    所以,觑准时机反手挖索尼两个人,是周钊一直都在筹备和计划的事情。

    司马朵朵作为前五行吾素的成员,签约索尼之后单飞,上张专辑销量虽然算不上出类拔萃,到现在估计也就是三百来万张,但作为类型歌手,她那股淡淡的文青气质,固然大红很难,但市场的受众却是相对稳定的,如果再加上郑国风给她写歌,期待一下五百万张,也不是不可能。

    简单来说,绝对值得挖!

    不过么,现在看来,时机还并没有太成熟。

    想到这里,周钊笑笑,拍拍郑国风的肩膀,笑道:“我明白了!国风,谢谢你了哈!行,你去听专辑吧,周嫫的新专辑啊,举国期待,呵呵!对了,你可以去试听室听,那套大音响,没人跟你抢!”

    “真的吗?谢了!”

    说话间,郑国风起身就要离开,但周钊却又突然开口叫住他,“对了,听完了记得回来跟我说说你的评价,记住哦,很重要!”

    郑国风笑笑,“都不用听,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评价!非常棒,超级棒,无比无比的棒,肯定又能掀起一股‘周嫫热’!这张专辑,可以让周嫫再往上提升一个层次,直接跟廖辽并列!”

    周钊有点愣,不由失笑,“真的假的呀你?都没听,就那么肯定?”

    郑国风笑起来,“因为她是周嫫??!别人是要靠好歌来走红的,但周嫫不是,她是唱哪首歌哪首歌就会红起来!”

    “别人是歌捧红人,她是可以人捧红歌!因为,她只靠她自己的声音,别管唱什么歌,都好听!”

    说到这里,他又晃了晃手里的专辑,笑道:“更何况,教主的全套包办哦!不好听才叫邪门了!卖不好才叫邪门了!”

    尽管此前已经听过郑国风不止一次的称赞李谦了,但周钊还是忍不住笑着问:“李谦的创作,就那么好?让你那么服气?”

    郑国风耸耸肩,倒还真是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才回答,“我只会写、也只能写好那么一两种类型的歌,但教主,是无所不能的!全类型,全方位,全曲风,全语言……改天他给廖辽做一张西班牙语专辑,然后大卖,我也一点都不觉得稀奇!所以,我当然佩服他呀!”

    顿了顿,他笑笑,“如果教主亲自打电话给我,说,‘国风,你过来明湖吧,咱们一起写歌,一起玩音乐!’我肯定心动,马上跳槽!”说完了,笑着就跑。

    “喂,你……”

    …………

    鼓声铿锵,电吉他异常销魂。

    一曲终了,肖爱国脸上带了些笑容,“不错不错,今儿大伙状态都不错呀!周儿,鼓打得很提气!”一扭头,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沙发上的经纪人郑默,他也是难得地笑笑,“怎么,老周又催了?”

    郑默笑笑,“哪儿能??!周总说了,《红绿灯》卖的不错,你们又是长线型的,新专辑,不着急!”

    吉他手马爱书笑笑,道:“少扯淡,谁问你这个了,老周是不是又催着接活儿了?你到底跟他说清楚没有???”

    郑默还是笑,“说清楚了,我肯定说清楚了,但周总说的也有道理啊,你想想,给你们开的出场费,可是一百万一场啊,就是两首歌的事儿,到那儿吼两嗓子,一百万到手啊诸位爷!何润卿赵信夫,他们也就这个价钱!”

    肖爱国笑了起来,干脆放下手里的吉他,招呼大家走过来,“敢情老周已经不催了,是你见不得钱是吧?”

    大家闻言都笑起来。

    但也就肖爱国和马爱书算是很淡然地打趣,贝斯手耿乐和键盘汪明运,以及去年夏天加入乐队的鼓手周海航的脸上,看起来还都挺心动的。

    毕竟,飞翔乐队再大牌,销售分成拿的点数再高,专辑卖一百万张,也就是个两百来万的收入,卖三百万张,到手也不过就是六七百万而已,公司还要抽点儿,经纪人还得分一点儿,落到他们五个人手里时,也就只有一人一百万块上下。肖爱国是主创,他还有词曲创作的分成,但也多不了几个钱!要知道,这一张专辑做下来,可是要耗时一年多的!

    一年挣一百万,少么?跟普通老百姓比,真心不少了!

    但一年挣一百万,多么?

    要搁在歌坛、搁在演艺圈来说,又真心不算高!尤其是以飞翔乐队多年的名气,和在江湖上的地位而言,一年就挣这么点儿,快赶上叫花子了都!

    别人不知道,就现在那些年轻的小女孩,也谈不上多大本事,就是长得漂亮点儿、可爱点儿,会跳舞,会抛媚眼儿,公司培训培训,说不定汉语还说不利索呢,就敢发专辑,照样红!人家一年都是奔着大几百万的挣!

    至于名气跟飞翔乐队差不多,当年甚至还稍逊一些的那些歌手,像什么何润卿啊赵信夫啊,发专辑、上节目、跑商演、开个唱、接代言,各种挣钱的路子都走,那可都是奔着一年少说两三千万去挣的!

    但是呢,飞翔乐队不接任何的广告和代言,不参加任何的综艺节目和商演,眼下是属于退出歌坛多年之后又复出,专辑销量却还是当年退出之前的那个基数,这日子,感觉上就苦了点儿。

    看着周围那些狗屁不是的人大把搂钱,不知不觉的,有些人就有些坐不住了,开始着急了——一场商演就他.妈一百万,两三首歌而已,来回包机票,包五星级酒店,虽说公司要拿走一部分,经纪人也分走点儿,落手里还剩一个人小二十万呢!一个月不用多,跑上四五场商演,赶上一年的收入了都!

    这谁能不心动?

    据说何润卿在南边接着综艺节目呢,每周都要录好几天节目,时间本来就已经很紧张,但人家还是不愿意闲着,抽时间就全国到处飞,跑商演!人家一个人也是拿这个价码,甚至还要稍高,那飞一趟可就是一百多万啊,谁不眼馋?

    尤其是像耿乐,他现在还欠着不少外债呢!

    大家伙儿都坐下,气氛却多多少少有一些沉闷。

    肖爱国是乐队的灵魂和首脑,对于乐队成员们的那些心思,他也或多或少是了解的,其实这个时候他很想说一句,“你们要去接商演,我不反对,但我不去!”可他又知道,乐队嘛,自己这个主唱不去,人家要他们几个贝斯手鼓手去干嘛?

    但问题是,他不是不想挣钱,可就是打心眼儿里不喜欢那些个作秀的综艺节目,和那些走到哪里都是那几句话、那几首歌去捞钱的做法。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想站着把钱挣了,可一旦要是开始接商演上节目什么的,那就得任凭人家节目组和演出商摆弄,在他心里,那就是属于跪着挣钱了!

    所以,他心中极为抵触。

    此时郑默的眼睛在乐队几个人脸上转了一圈,似乎是感觉到事情有门,忍不住再加一把火,“我知道,飞翔乐队是国内摇滚乐的宗师级乐队,咱们玩的就是范儿,一旦出去接商演啊,上节目什么的,你们可能会觉得有点掉身价!”

    “但咱们不能跟李谦比呀,他可以不接商演不上节目,但他自己可是开着公司呢,而且他自己办节目!这个怎么比?我听说德国那个大众汽车,给他开了一年两千万的代言费,让他做大众的形象代言人,他都给推了!你想想,人家这是什么底气?但对于咱们来说,跑一场就一百万,咱哪怕少接几次行不行?一年就接十个单子,那也是一千万呢!”

    顿了顿,又道:“再说了,商演是什么?不就是跟歌迷面对面的互动吗?摇滚乐讲究什么?在西方,欧美,摇滚可是有路演的习惯的!讲究的不就是跟歌迷们的现场互动?讲究不就是那个现场的范儿?”

    听到这里,连一向最支持肖爱国的马爱书,都有点心动了,忍不住扭头看向肖爱国,道:“老郑说的这……也有点道理?”

    马爱书都心动了,耿乐、汪明运和周海航又是一直都表示心动的,这下子,肖爱国觉得自己彻底被孤立了。

    正心中纠结的时候,一扭头看到茶几上的郑默带过来的小袋子,他伸手拿过来,打开,看见那盒还没破封的CD,顿时眼前一亮。

    “变漂亮了!”他说。

    郑默扭头往他手上看了一眼,抿抿嘴,道:“据说是李谦亲自掌镜给拍的!大才子哦,写歌唱歌一把手,电视剧拍的牛,最近据说又要拍电影,他是学摄影系的嘛,拍个封面照片,小事一桩!再说了,自己的女人,整天看,当然知道她什么样子最漂亮!”

    肖爱国笑笑,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个刚出道时候的小丫头。

    青涩里透着一股子倔强。

    当然,那个时候,飞翔乐队如日中天,而周嫫才只发行了一张戏剧风的专辑而已,据说基本上不怎么卖得动!

    晃了晃手里的CD,他道:“老郑,谢了!”

    郑默笑道:“嗨,您一句话的事儿,打那天你说了,我就一直都留意着呢,今儿第一天上市,据说不少地方都卖没货了,我这是提前给你订好的!”

    肖爱国点点头,突然站起身来,道:“走了,不练了,回家听歌去!”

    大家都愣。

    肖爱国起身之后要走还没走,又道:“老郑说的事儿,我考虑考虑?!彼低炅?,起身绕过旁边几个人,什么都没带,直接走出了飞翔乐队的工作室。

    ***

    大家剁手节快乐哈!

    小预告:明天爆发,至少两更,争取三更!

    求月票火线支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