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一二章 一个严厉的导演
    开拍之前,何颖玉觉得自己准备的已经比较充分了。

    但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所谓的准备充分,是有多么的幼稚和可笑。

    夜,顺天府街道,某条不知名的小巷。

    周阿牛一脸苦逼地背着宋明熙,累得比狗都惨的样子,在胡同里踉跄着转悠,“啊……平常那么多小旅馆,怎么今天一个都找不到?”

    何颖玉趴在周阿牛的背上,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

    这是男女主角在剧中的第一次相遇,女主角宋明熙喝得大醉,先是差点儿被地铁撞到,随后又在车上吐到一塌糊涂,结果阿牛被误以为是她的男朋友,不得不对一系列事件负责,而且阿牛内心的善良,让他不得不背着烂醉如泥的女主角,去为她找一家小旅馆安置——开拍的第一天,导演李谦就决定要拍这场夜戏,因此在白天就为男女主角都留了精神,让他们安心准备,开拍之前,还特意让周智豫去跑了三千米,以求达到一出镜就是满头大汗的狼狈模样。

    本来就是七月末的暑热天气,周智豫又是扎扎实实的刚跑完三千米,何颖玉趴到他的后背上,能清楚感觉到周智豫浑身上下的燥热与潮湿,而且,她能够感觉到周智豫说这句台词时候的认真,心里还忍不住学着课堂上老师的口气,装模作样地称赞了一句,“呦,这家伙果然不愧是专业学过表演的,台词的功力不错哦!情绪带的很饱满嘛!”

    “咔!”

    周智豫慢慢地把何颖玉放下来,何颖玉也是一脸懵懂,站稳了,忍不住扭头看过去,却见导演李谦正在冲他俩招手。

    周智豫呼哧带喘,但还是快步跑过去,“对不起导演,对不起,我……”

    “其他人稍微休息一下,不要随意走动……”说话间,李谦压压手打断他的话,正好何颖玉也过来了,李谦竟是先扭头问她:“你喝过酒吗?”

    何颖玉摇头,又点头,有点不好意思,伸出一根手指头,“跟同学偷偷喝过一次,就喝了一点点?!?br />
    李谦点点头,指着周智豫,道:“你不需要体谅他,懂不懂?你现在喝醉了,烂醉如泥,你身上不但没有丝毫力气,甚至没有丝毫意识,明白吗?腿……给我伸直喽,怎么难背就怎么样,手臂不要那么用力地往他肩膀上搭,还是那句话,你已经醉得人事不知,那就不要想着替他省点力气,明白了吗?”

    何颖玉微微地张开着嘴,说不出话来,但片刻后,她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当李谦准备扭头跟周智豫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大小姐脾气发作,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至于嘛,就一个喝醉酒……”

    “你说什么?”

    李谦突然扭头看过来,神色严厉,语气不善。

    何颖玉吓了一跳。

    打从去年夏天进入学院报道到现在,她也见过李谦三五回了,尤其是从毕业学生作品展那时候在学校门口认识开始,跟李谦也打过几次交道,李谦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普普通通、有点帅的大男孩,除了他的确是名声远播之外,何颖玉还真是没觉得他跟学校里的其他师兄有什么不一样。

    但今天,自从剧组祭拜了天地正式开拍之后,她就敏锐地察觉到,李谦似乎是换了个人一样——而这次轮到她自己亲身体验,果然如此。

    实话说,即便不考虑他是导演,单纯只是他身上那种凌厉的气势,就足够吓何颖玉一跳了,她下意识地嗫喏一下,没敢反驳,只是低了头,道:“没什么?!?br />
    李谦看她一眼,语气稍稍放缓,道:“用心体会角色,镜头前面,没有小事?!彼低炅?,就再也不理她,扭头看向了周智豫。

    “智豫,你在剧中跟她是初次见面,此前毫无关系,对吧?”

    周智豫小心谨慎地点了点头,“是?!?br />
    “所以,你对她其实不必负任何责任,对吧?”

    周智豫想了想,又点头,“是?!?br />
    “那你为什么要背着她找旅馆?”

    “我……”周智豫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说这是剧本里这么写的啊,但想了想,他道:“因为周阿牛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他知道如果把这么一个喝到烂醉的女孩丢在地铁站或者地铁上,再不然大街上,后果不堪设想……”

    李谦点点头,问:“然后呢?”

    周智豫想了想,回答道:“所以我就背着她找旅馆,想至少让她能安全点儿!”

    李谦插话道:“但你找不到!”

    顿了顿,他道:“如果说一开始你觉得是做好事,是顺手而行的善事,但当你发现你都快累死了,但还是找不到旅馆的时候,你会怎么想?注意,你只是一个小人物,你内心是善良的,但还不至于是那种舍身救人的程度!”

    周智豫眨了眨眼睛,“我会……纠结?累到想要干脆把她丢下不管算了,但心里有下不了狠心,毕竟内心还是善良的!所以,我很累,很不耐烦,又有一点纠结,但最终,我还是……还是觉得不能丢下她不管?”

    李谦笑了笑,“就这样去演!”

    然后大声道:“全体都有,做好准备,一分钟之后开拍?!?br />
    说完了,他先是看向何颖玉,随后又看向周智豫,道:“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戏,考虑一下该怎么来诠释剧情安排下自己的表演!去吧,做准备!”

    周智豫冲李谦微微弯腰点了下头,一脸感激,同时一脸兴奋。

    何颖玉就多少有点懵懂,见周智豫冲李谦点头,她也下意识地模仿,但又不愿意弯下腰去,就有点四不像。

    不过,李谦显然不会跟他们计较这个,甚至连看都没看,就已经起身冲傅学隆走过去,叮嘱道:“待会儿阿牛的表情,你给我抓好点?!?br />
    傅学隆是个闷声不吭的性子,闻言只是点点头,“哎!”

    …………

    这里纵横交错的,都是小巷子。

    其实除了小巷子走稍微远一点,外面的大路上不是没有酒店宾馆,但那里肯定贵,不管是掏不起那个钱,还是不舍得为一个陌生女孩掏那个钱,周阿牛都不会选择往那边走。

    此刻是深夜,街道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

    路灯昏黄。

    周阿牛的身体以一种极为夸张的幅度弯着,努力让自己的后背几乎与地面平行,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后背上的女孩子不至于掉下来。

    此刻,他满头大汗,走路已经有些跌跌撞撞。

    缕缕青丝,从他的肩膀上披垂下来,却看不清那女孩的面目。

    终于,他在一个小十字路口站住,嘴巴夸张地喘着气,一副累到快要哭了的样子,“啊……平常那么多小旅馆,怎么今天一个都找不到!”

    说话间,扭头看看身侧的长发,他的表情越发无奈而纠结,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话,但最终,他喘着粗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但仍是背着女孩奋力地继续往前走。

    三部摄影机紧紧地跟着他们。

    杜玉淳追背影,杨杰给侧面,傅学隆则是稳步地倒退着,始终紧紧地抓住周智豫那张大汗淋漓的生无可恋脸。

    他脚步踉跄,喘成了狗。

    “咔!”

    周智豫第一时间把何颖玉放下来。

    这一次跟刚才可不一样,刚才何颖玉的手臂虽说也是搭在他的肩膀上,但好歹还使点劲儿,何况她又不算重,背起来还算没那么沉,但这一次,她却整个人彻底塌在自己的后背上,使得自己背起来无比的吃力。

    但是放下她之后,周智豫仍然是第一时间冲李谦跑过去。

    见他跑过去,何颖玉也下意识地跟着跑过去。

    显然,这是又出问题了。

    其实上午正式开机之后,拍的第一条镜头就是她这个女主角的,镜头当然是很简单,拍的就是她在校园里随意走动而已,所以很轻松的就过了。

    接下来下午拍的,就是剧中男主角周阿牛的爸爸妈妈之间的一段戏,两位演员都是老戏骨的级别,饰演周爸爸的演员叫邬少军,据说也是顺天府话剧社的大牌演员,在《三国演义》里扮演过袁术,而饰演周妈妈的刘静美老师,此前据说也是顺天府话剧社的签约演员,现在已经辞职了,目前正在华夏戏剧学院表演系担任副教授,据说是老板娘的老师。

    两位老戏骨嘛,拍这种要求不算复杂的戏份,那当然是手到擒来,只是NG了几个镜头之后,就找到了导演需要的感觉,属于他们两个的戏份,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咔咔咔的结束了,看得一直都在一边旁观的何颖玉,下意识地就觉得,哇,原来拍戏也不难嘛!

    结果,等轮到她的戏份了,她却一上来就发现,似乎,拍戏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俩人跑过去,周智豫一脸歉意,“导演?!?br />
    但这次李谦脸上居然带了点笑,甚至还亲热地拍拍他的肩膀,只不过说着说着,他的表情和语气,就又不知不觉严肃起来,“这一次的情绪出来的不错,但是眼神呢?你的眼神呢?光是四下里打量就够了?”

    周智豫想了想,点头,“我明白了导演!”

    说完了,见李谦似乎没有其它要交代的,就扭头往回走。

    何颖玉像个小傻子一样,又跟着他跑回去。

    等一切就绪,她要往周智豫后背上趴之前,忍不住小声跟他说:“导演好严厉??!”周智豫憨憨地笑了笑,“好事儿!”

    何颖玉翻了个白眼。

    …………

    等他俩回到了镜头前,赵河笑眯眯地道:“人选的不错!这个周智豫,很有灵性??!”顿了顿,笑道:“拍戏的人,最喜欢这样的演员了,一点就透!”

    李谦笑笑,道:“平??隙ㄊ窍鹿喙Ψ蜃暄泄?!”

    赵河点点头,“嗯?!?br />
    鹿灵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脸上微微带着一抹笑意,但内心却是不由得去想:如果换了我是导演,换了我坐在李谦的那把导演椅上,不知道我能不能像他那样去调动演员?去掌控每一个镜头?

    真正的剧组拍摄,跟此前在学院里的教学,果然是不太一样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李谦却突然转过身来,道:“鹿姐,给你个任务?!?br />
    鹿灵犀挑挑眉毛,“嗯?你说?!?br />
    李谦伸手一指那边正往周智豫身上趴的周智豫,道:“明天上午不安排她的戏,今天晚上,你负责去帮我把她灌醉一回?!?br />
    鹿灵犀讶然。

    赵河倒是“呵呵”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

    鹿灵犀当然知道酒在这部电影中是很重要的道具和剧情触发点,闻言心中想到接下来几天很快就会拍到的女主角宋明熙的几个酩酊大醉的片段,犹豫了一下,道:“不先试试吗?直接先给灌醉一回,是不是太……太……”

    一直沉默不语的金汉笑起来,“太粗暴了点?”

    鹿灵犀也笑起来。

    李谦想了想,叹口气,道:“那就肯定要浪费至少一天工夫了!”

    …………

    “啊……平常那么多小旅馆,怎么今天一个都找不到!”

    周阿牛背着宋明熙,身体夸张地在原地转了半个圈,脑袋以一种很别扭的姿势抬起来,侧着眼睛去看四周,在寻找着想象中这一片应该会有的小旅馆。

    这一刻,李谦紧紧地盯着监视器里他的眼神。

    焦灼,不耐烦,后悔,无奈,甚至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点说不出来的愤怒!

    他不由就下意识地抬手蹭蹭下巴上的胡茬,心里感慨道:“真是好演员呀!你的搭档浪费的那一天的时间,看来可以从你身上省出来了!”

    片刻之后,他站起身来,大声道:“咔!过了!”

    周智豫闻言又是第一时间把何颖玉放下来,然后整个人蹲在原地,大口地喘起气来,然后,他扭头看着何颖玉,“你真的只有九十七斤吗?”

    何颖玉眉毛扬起来,“喂,你什么意思?”

    “不是,我……”

    “告诉你啊,我就是九十七斤,就是!”

    周智豫摊手。

    李谦笑笑,摘下监听耳机,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冯少成,走过去,笑道:“冯老师……”

    冯少成笑眯眯的,却佯作不悦,“还叫冯老师,叫哥!”

    李谦笑笑,指着那边年轻的男孩女孩,笑道:“待会儿可就看你的了,给她们俩好好上一课!”

    冯少成一如既往的笑眯眯,“得嘞!”

    ***

    医生说我胆囊炎没那么严重,反倒是腰肌劳损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了,这才是晚上疼痛的主因……昨天挂了一下午吊瓶,略轻松,但今早还是疼醒了。起来写了三千字,中午吃过饭忙着再写一千字,待会儿去去继续打针……

    对了,再宣传一下我的个人威信.公.众.号,每天都会跟大家分享点有趣的东西,如果回头我辞职了的话,说不定会抽时间写一点番外,以及一些早就想写的小故事。期待大家的关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