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一三章 身材不错!
    冯少成果然就扎扎实实地给两个新人上了一课。

    或者说,不止一课。

    开拍之前,他在小旅馆里来回转了几圈,尤其是在老板自己的办公室兼卧室里呆了一阵子,然后就临时提议,希望能给自己加个头套,就几厘米那种,但是要微卷,李谦秒懂,马上安排人去买。

    东西买来了,不是微卷,但周围就有家还没关门的理发店,一听说拍戏要用,人家很热情地帮忙把假发给烫了,还借了几个简单的卷发器。

    于是,当剧组来来回回地拍了好多周阿牛背着女主角宋明熙在大街上走的镜头之后,轮到小旅馆的戏了,冯少成给两个新人上的第一课就是,当周阿牛无比狼狈地背着宋明熙进了旅馆,小窗户拉开,一头短卷发还带着满头卷发器的冯少成刷的一下探出脑袋来——目光审视,嗖嗖的如同匕首!

    就这一下子,直接把周智豫给震住了。

    “住店?”他问。

    镜头里的周阿牛满脸震惊。

    不过还好,别管他是因为什么而震惊,至少这都是符合要求的,尤其是他演惯了舞台话剧,表情下意识地就会多多少少带着一些过分的夸张,在这里,更容易形成一点喜剧风格,所以,李谦并没有叫停。

    “住店?!彼?。

    冯少成撇着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这对男女一阵子,脑袋一歪,凑近了,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奸笑,“身材不错!”

    这里,周阿牛应该愣一下,然后说台词,“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后,旅馆老板要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我都懂的!”

    但偏偏,这个时候,经过李谦的几番调.教之后今天晚上状态神勇、越演越好也越演越投入的周智豫,竟是突然一下子卡壳了!

    然后,他控制不住突然一下子笑起来。

    把何颖玉放下来,他笑得几乎控制不住,一屁股坐下之后,还一个劲儿的摆手,“对不起,对不起,冯老师真是……我不行了,笑死了?!?br />
    冯少成憨憨一笑,脑袋从窗口缩了回去。

    …………

    “住店?”老板问。

    “住店?!敝馨⑴F跤?。

    老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片刻后,半边身子探出窗口,露出一抹奸笑,“身材不错!”

    周阿牛愣,表情夸张,结合剧情来看,简直让人忍俊不禁。片刻后,他一脸认真的委屈,“不是你想的那样!”

    老板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飞媚眼儿一般,“我懂!”

    结合他那古怪的造型,尤其是满头的卷发器,这个眼神儿简直让人捧腹。

    周阿牛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一如既往的夸张,但夸张的恰到好处!

    “这家伙还真是有表演天赋??!”李谦忍不住在心里又夸了一句。

    虽然现在的他在冯少成这个级别的老怪物面前,还是有点嫩了,像冯少成这个级别的演员,那表演信手拈来,自然而夸张,既处处贴着剧本要求,又并不拘泥于某一句台词,实在是秒到毫巅,但周智豫限于经验,并不敢大胆地跟冯少成互动,就显得略略有些呆板了,还谈不上飙戏什么的。

    不过,第一次演电影,就能在冯少成这种老妖怪的强大压力下演得不走样,妥妥帖帖地把戏走下来,而且还保持着自己的表演风格,就已经不容易了!

    这天赋,是绝对很强的!

    …………

    因为夏天天黑得晚,所以剧组的夜戏拍摄是从八点多才开始,一口气拍到十点半,李谦就果断地决定休息了——因为是在顺天府就地取景,很多演员都是拍完戏回家休息,而且明天还要一大早开拍,太晚了不好。

    明天要拍的是旅馆内的戏份,而且要一连拍好几天——旅馆内的那个小房间,是这部电影很重要的一个场景。

    宣布今天的拍摄结束之后,工作人员忙着收拾东西,李谦叫过鹿灵犀来,问:“人没问题吧?明天不要耽误了拍戏!”

    李谦问的是明天要出场的几位客串演员,尤其重要的是旅馆老板报警之后赶过来抓捕周阿牛的两位女警察,到时候会过来客串出场的,是电影学院的两位老师,都是鹿灵犀负责联系的。

    鹿灵犀闻言,肯定地点点头,道:“都联系好了,约好了时间了,你放心,不会误事的!”

    李谦点点头,但还是叮嘱了一句,“一会儿你跟老朱朱明昱说一声,还有孙玉婷,让她俩做好思想准备,明天人要是来不了,她俩上!”说完了,又看看鹿灵犀,笑笑,道:“要不就你上!”

    鹿灵犀无奈地摇摇头,“知道了!”

    …………

    鹿灵犀开着她的小车载着何颖玉回家。

    本来何颖玉是准备住宿舍的,但因为这部电影会有很多的夜戏,等到拍摄结束之后再回学校的话,校门、宿舍门是肯定都关了的,考虑到她的情况,孙玉婷帮她向剧组申请了一份住宿补贴,不算多,但足够她找个不错的快捷酒店住的舒舒服服了,但鹿灵犀邀请她过去自己家里住,小丫头也就乐得把那份钱省下了。

    此时她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断地伸胳膊拧脖子的,鹿灵犀扭头看她,笑着问:“很累?”

    何颖玉的情绪还可以,摇摇头,“还行,不累?!?br />
    鹿灵犀又问:“第一天拍戏,感觉怎么样?”

    何颖玉仰头想了片刻,道:“我演了一天死尸啊,哪有什么感觉?”

    鹿灵犀闻言笑起来。

    今天一天,何颖玉的戏份基本上全部都是被周阿牛背着到处走,说真的,周智豫应该累得不轻,何颖玉虽说还不到一百斤,但要知道,他可是来来回回背着她走,加一起足足好几个小时??!

    想了想,鹿灵犀道:“演酒鬼就没戏了?酒鬼也有戏可演的!”

    何颖玉耸耸肩,撇嘴,然后身体夸张地往前一趴,两只手臂僵硬地垂下来,倒是像极了她趴在周智豫后背上时的姿势,“就这样!”

    鹿灵犀又笑,摇头。

    片刻后,何颖玉想了想,突然又道:“不过第一次拍戏,我倒真是挺有感触的!”

    鹿灵犀闻言讶异,“哦?说说看?”

    何颖玉回想片刻,道:“我觉得冯老师的戏真好,我跟老周我俩跑到监视器那边看他的镜头,天哪,既自然又、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反正厉害!”

    鹿灵犀笑,她不会说开拍之后先拍旅馆的戏份是她的建议,主要就是考虑何颖玉才刚读完大一,别说表演经验了,她连基本的表演理论都还没学完,实在是太嫩了,需要给她一点缓冲的时间,让她慢慢地领会表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了想,她问:“你就没觉得周智豫的戏也不错?”

    “他?”何颖玉想了想,还咬着嘴唇儿,似乎很用心地思考了,然后才缓缓地点头,“按照老师教的东西来说的话,老周的表演风格挺夸张的,我记得当时我问你,你说那是因为他演惯了话剧了,说是大舞台的要求,不过……我的感觉是,老周的那种夸张显得……显得……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是既夸张又不夸张,反正看监视器的回放,我觉得他演的还挺自然的?!?br />
    鹿灵犀笑笑,扭头看看她,意味深长地道:“那就叫天赋!”

    “天赋?”何颖玉扭头跟她对视一眼,若有所思。

    …………

    早上五点半,天已经胧明。

    李谦小心地翻身要起来,但还没等到他顺利起身,王靖露突然哼哼两声,他回身看看,正想伸手拍拍她,让她继续睡,一条滑腻温热的大腿却已经搭了上来,紧接着,一条雪腻滑润的胳膊搭在了他身上。

    “困……”她哼哼。

    李谦笑笑,拍拍她,“接着睡吧,才五点多,再睡一会儿!”

    王靖露哼哼两声,收回了手脚,“不睡了,陪你起床!”

    李谦起床,也不穿衣服,走到窗前撩开一点窗帘,看了眼外头的天色——虽然天才刚开始亮,但浮光透亮,一看就知道,又会是一个大晴天。

    再扭头时,王靖露也已经坐起来。

    …………

    俩人肩并肩洗漱,都是一嘴的白沫子。

    王靖露一身小吊带,下身只穿了一条****若在平常,这大早上的,不免要看得李谦兴致勃发,但最近几天不行,打从电影开拍,他似乎是连***都弱了不少,再性.感的画面,都跟看不见似的。

    盯着镜子里李谦看了片刻,王靖露突然伸手过来,在李谦下巴上蹭了蹭,满嘴沫子地嘟囔道:“胡子长得真快!怎么感觉你一开始拍戏胡子就疯长?”

    李谦笑笑,漱口,吐掉,收拾干净了,笑道:“闲人长指甲,忙人长头发!”

    王靖露笑笑。

    …………

    每天早上的打拳、吊嗓子,是再忙都不会省掉的。

    最近因为新戏开拍,李谦要比平常早起一个多小时,只要他过来这边住,包括王靖露,还有家里请的保姆,就都要跟着早起,等他打完拳开了嗓,回到房间里冲了个澡换了衣服再下楼时,早餐已经做好了。

    居然是新鲜出锅的炸油条。

    李谦有点惊讶。

    王靖雪一边给他端豆浆,一边笑道:“跟岚姐签约之前我就问清楚了,她擅长炸油条,这可是要半夜起来和面的,来,尝尝!”

    李谦笑着坐下,夹起一根咬一口,外焦里嫩,口感真是爆棚的好!

    “嗯,不错!”

    这下子王靖露笑起来,“就知道你爱这个!”

    岚姐又端着几根油条出来,笑道:“活儿好做,就是太浪费了,一小锅油,就炸那么几根油条,太太就要求我必须倒掉,不许再用!”

    李谦闻言笑起来。

    为了给这边的大别墅找一个合适的保姆,从王靖露到王靖雪,再到她们的妈妈陶慧珍,再加上玫瑰力量的经纪人,还有王靖雪自己的助理,可是费了不少心思的,最终才选中了这位岚姐。

    人老实、本分,会做很多北方的餐点就不必说了,连淮扬菜都多少会一点,签了合约之后,陶慧君还特意把她叫过去,手把手教了好多天,王靖雪还特意请邹文槐帮忙,把她安排到一家淮扬菜馆去学习了小半个月,这才正式上岗。

    说白了,就是为了满足李谦的这张嘴。

    吃完了早饭,李谦想了想,道:“以后还是少炸油条吧!哪天想吃了,咱们出去吃就是了!”顿了顿,他道:“我爸妈要是知道咱们这么个过法儿,非得气得拿棍子追着我打……太败家了!”

    王靖雪闻言笑起来,片刻后,她抿着嘴,犹豫了一下才道:“炸油条的油不能重复用,还是咱妈特意跟我说的!”

    李谦愣,“是吗?”

    王靖露点头。

    老妈什么时候过日子过得那么大气了?

    还是说……因为有钱了,所以也就过得讲究了?

    顿了顿,他撇撇嘴,道:“我爸肯定特不满,肯定会嫌她败家!”

    王靖雪笑,“就炸油条这点事儿,你就别操心了,这么点事情,我也好,咱妈也好,还做得了主!”

    李谦耸耸肩。

    …………

    换好了衣服,陈可芳也站到李谦面前。

    警服当然是没问题,挺合身的,但是,李谦扭头看了一眼,又看一眼,盯着她那披垂而下的波浪卷儿看了半天,扭头对鹿灵犀道:“找个头绳儿,把陈老师这头发给她扎起来!”又看旁边表演系的副教授尤玉笙老师,皱皱眉头,尊敬地道:“尤老师,女警察……您给点表情?”

    尤玉笙收起笑脸,一脸严肃。

    还别说,还真是无比符合所有人心目中女警察的形象!

    虽然她看上去还是显得太过慈祥了一点。

    不过呢,就客串这么一个镜头,只有一点象征性的所谓片酬,不但要求人家一大早上来,还要挑三拣四,未免有点太不尊师重道了,李谦也就不再挑剔了,顶多待会儿把她安排在第二个进门的就是了,镜头一扫而过,也看不清什么。

    不过……吸取教训啊,早知道就这么两个角色,直接让鹿灵犀和孙玉婷换衣服顶上去就完了,不该大张旗鼓再另外找人的!

    陈可芳扎起马尾,倒是显得干练了点儿,不过波浪卷儿就是波浪卷儿,就算扎起来了,头皮上那里还是打卷儿的。这要是客串个知性女性,她都不用演,但客串警察就有点不够味道了……尤其演的还是专门负责对付色狼的女警察!

    李谦犹豫片刻,实在不愿意将就,只要满脸歉意地对陈可芳道:“陈老师,实在对不住,您的形象……跟我要求的警察……有点不一样!”

    陈可芳秒懂。

    脸上闪过那么一抹失望,但她很快就笑道:“我就说我不行!”

    李谦赶紧解释,“不是您演戏不行,是您的头发,还有您整个的气势,都不够狠,没有那股子‘我瞧你就像个犯人’那个味道!”

    陈可芳闻言这才释然,“得,那我把衣服给你换下来去!”

    李谦点头哈腰地送走了陈可芳,一扭头,招手把孙玉婷喊过来,吩咐道:“陈老师不合适,你去换上她那身衣服去!”

    孙玉婷倒是不扭捏,在电影学院的时候,她人缘最好,还没出学校呢,就已经不知道在多少人的摄影作品和短片里出过场了,去年的学生毕业作品展上,她还是一位师姐的女主角的!客串个女警察,小意思!

    衣服换好,连鹿灵犀都眼前一亮。

    还别说,英姿飒爽,一看就精神!再加上孙玉婷本身就有那么股子傲气的范儿,果然就像李谦说的,警服一换上,马上就有那种“我看你就像犯人”的架势!

    陈可芳这下子越发没话说,“小孙果然合适!”

    那就妥了!

    李谦挥挥手,“全体预备,周智豫,做好准备,三分钟之后开拍!”

    …………

    时间是上午十点半。

    此前光是拍摄周智豫洗澡的镜头,就拍了足足四个半小时,周智豫就穿着一条内裤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而且一遍遍的搓澡、洗澡,他从很害羞、比较害羞,到现在,已经比较坦然了。

    但这一次的镜头,要求他必须是光着屁股的!

    何颖玉继续演“死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窗帘紧紧地拉好,外面还用一大块帆布遮上窗户,一点外头的光都透不进来,看去与黑夜无异,只是……尽管开了空调,却还是嫌闷热了点儿!

    剧组内几个女性——其实就一个鹿灵犀,退出了房间。

    周智豫这才脱了内裤,做好了准备,在洗手间里隔着玻璃窗,冲韩顺章比了个手势,韩顺章看向李谦,李谦点头,韩顺章打个手势,“全体预备……”

    场记的板子一打,几台摄影机同时转动起来。

    周阿牛洗完了澡,想吹干头发,却找不到吹风机,打开洗手间的门往外瞥了一眼,在电视机下面的柜子上看见了吹风机,警惕地往床头瞥了一眼,发现那个酒鬼宋明熙还睡着、没动静,只片刻犹豫,他就打开洗手间的门,手里的毛巾捂着下体,小心翼翼地走出来。

    塑料拖鞋呱嗒呱嗒。

    镜头对准了他的光屁股。

    “咔!过了!”

    路斌拿起床上的内裤递过去,周智豫道了谢,背过身去快手快脚地穿上,然后又重新拿起毛巾遮住下体。

    拍摄继续。

    啪的一声!

    房间门被硬生生踹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察率先冲进来,双手持枪,第一时间对准了周阿牛!

    “不许动,举起手来!”

    周阿牛一脸惊呆,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举起双手。

    毛巾马上落地。

    他微微咧着嘴,一脸苦逼加尴尬,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捂住。

    “你在干嘛!举起手来!”

    孙玉婷这一声喊,英气逼人!而且在她身后,又有一男一女两位警察冲了进来,且同时拿枪对准了周阿牛!

    周阿牛只好苦逼地再次举起手来!

    “我……”

    他委屈之极,想说话,但瞥了一眼自己的下身,忍不住又伸手去挡。

    第二位女警手中的喷雾一下子就喷了过来!

    “啊……”

    周阿牛大喊一声,紧紧地闭上眼睛,一下子昏了过去。

    “咔!过了!”

    房间内安静片刻,但随后,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起头,大家近乎同时地哈哈大笑起来,连此时躺在地上的周智豫都忍不住笑起来!

    孙玉婷收了枪,笑道:“身材不错嘛!”

    这下周智豫笑不出来了,又是害羞又是尴尬。

    ***

    五千多字大章,再求几张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