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二五章 他还真是挺帅的!
    陈可芳闻言眉头一挑,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半天,道:“拒绝了?”

    “拒绝了?!甭沽橄卮鸬?。

    陈可芳想了又想,还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鹿灵犀,然后,她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后就又抄起筷子,夹了一块冻豆腐,放到了自己碗里,蘸呀蘸,结果还没等她夹起来再往嘴里塞呢,鹿灵犀已经忍不住伸出筷子给她盖住了。

    “你说句话呀!”她道。

    陈可芳放下筷子,一脸无奈,“你都拒绝了,还要我说什么?”

    鹿灵犀又是张口结舌,片刻后才艰难地道:“比如,帮我分析分析什么的……”

    陈可芳立马鼻孔出气,“嘁”了一声,“还帮你分析?姐妹儿,咱俩之间多少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呀?就你,就这点事儿,还用我帮你分析?开玩笑呢吧你?”

    说话间,她伸手抄起筷子,抬头看见鹿灵犀脸上隐隐有哀求神色,无奈地一把把筷子拍到碟子上,道:“李谦找你给他做初剪,凭什么呀?那是他第一部电影,投资好歹也是千万级别的?他怎么可能不自己剪片子?要你来?”

    “所以,事情多简单啊,他想泡你,而你一听就明白了,拒绝被泡!完事儿!”

    鹿灵犀无语。

    陈可芳继续咔咔的开吃。

    吃着吃着,她嘴里还嘟囔,“其实吧,当初你答应给他做副导演,我就挺纳闷的,这事儿多简单呀,那是谁,那是李谦!他要拍电影,不用说外头有的是人可选,就他自己手底下那些人,他也是足足够用的呀!韩顺章,金汉,赵河,给他当个副导演那都是绰绰有余的材料!他为什么找你?”

    “还不就是想泡你嘛!”

    “要说起来,这跟当初陆平找你,又是想让你帮忙写剧本,又是表示愿意给你拉投资什么的,还不都是一个意思?我就不信,就你那聪明劲儿,你会看得穿陆平,偏偏就看不穿李谦?这种级别的小套路,不至于吧?我记得那时候李谦刚邀请你,你还找我说,我还劝你答应呢!不过那时候劝归劝,我可没觉得你真会答应!可奇怪的是呢,你居然答应了!老天爷,你知道我当初听说你真的答应给他做副导演了之后,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吗?”

    鹿灵犀怯怯地问:“什么?”

    陈可芳四下里看看,凑过去,几乎趴在了那鸳鸯锅上,顶着满头满脸的雾气,小声道:“我怀疑那时候你已经被他给上了!”

    鹿灵犀再次无语。

    陈可芳倒是没当回事,回身继续吃东西,同时道:“不过嘛,后来我看你们那意思,不大像,就觉得可能是我猜错了!但我还是一直都想问问你,为什么呢?”

    鹿灵犀没好气地瞥她一眼,“什么为什么?”

    陈可芳道:“为什么一样的套路,陆平瞎了,李谦就成了?”

    鹿灵犀闻言再次语结,一时间竟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的慌乱,捏着太阳穴想了一阵子,她微微蹙着眉,道:“我也……说不好……可能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觉得,反正是暑假嘛,去亲身体验一下拍摄也不错,然后就……”

    陈可芳闻言当即一脸嘲笑的表情,都不等她说完,当时就毫不留情地给她打断了,道:“拉倒吧!姐妹儿,咱俩之间还是少来这一套!你呀,你就是看人家长得帅!”

    鹿灵犀被她这一句话给戳得卡壳了,说不下去了。

    陈可芳又继续不留丝毫情面地道:“女人嘛,这点事儿谁还不知道!尤其是你!照我看,陆平是完完全全的判断失误了!笑话!以为有点才华,拿个最佳导演就了不起了?再不然,以为有点钱就牛.逼了?那都扯淡!能打动女人的,尤其是要想打动你这种万年老处.女,第一要素就是得长得帅!越帅越好!”

    顿了顿,她无比肯定地道:“最好是帅得让人合不拢腿!”

    连个犹豫都没打,鹿灵犀抓起筷子就敲了过去!

    “胡说八道!”

    陈可芳的反应慢了一下,躲开脑袋没躲开肩膀,这一筷子到底是挨上了。

    “哎,你还动手……你不信是吧?切!”

    说话间,他放下筷子,一脸正色,双手据案,道:“咱打个比方,秦渭,牛逼吧?是不你偶像?”

    鹿灵犀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心里自然异常谨慎,但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只不过特意加上一句,“不能说是偶像,只是比较钦佩他!”

    陈可芳道:“那就算钦佩!那我问你,要是他现在把老婆休了,孩子啊,还有他那俩小老婆什么的,统统分给一部分家产,撵跑了!然后丫过来找你,说小鹿啊,你长那么好看,又那么有才华,我爱死你了,我无比欣赏你!你来吧,我给你拉投资,你做导演,我给你做监制,你肯定会一片成名的!”

    “那OK,那我就问你了,你接受不接受?你愿不愿意被他泡?”

    听到这会子,鹿灵犀哪里还能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不由道:“这怎么可能是一码事,你别净胡扯!更不要这么随便的胡乱编排人家!”

    陈可芳闻言不屑地“嘁”了一声,“什么编排!男人嘛!拍电影,我承认秦渭的确是了不起,但电影之外……嗨,饮食男女,人之所大欲存焉!先贤这话,说给谁听的?好色而已,很正常的欲望!哎你知道吗?你之所以会一听这个话题,就立刻板起脸来教训我,就证明了别管秦渭有多大才华,别管你有多佩服他,但你仍然对他没有丝毫的xing欲?!?br />
    这简直是越聊越离谱了,鹿灵犀瞪她一眼,干脆都不想说话了。

    陈可芳倒是满心的不在乎,“你还别不屑我告诉你,比如说,换个人,假设不是秦渭了,是李谦!李谦把什么廖辽啊什么周嫫呀,还有他那个小青梅竹马,都给甩了,跑到你跟前,说鹿老师……哦,不对,你这人假道学,我还得帮你把老师这个身份给去掉……就假设你没教过他,他不是你学生,你也不是他老师。然后,他跑过来,跟你说,鹿姐,我喜欢你,嫁给我吧!我就问你,哎,你就说你看着那张脸,你就说你心动不心动吧!”

    鹿灵犀听得心里噗通一跳。

    然后,她终于忍不住了,“闭上你的嘴,吃你的饭!”说完了,随手抓起自己的小包,转身就走。

    “哎,我还没吃完呢!”

    她起身的片刻,陈可芳眼见她一脸薄怒,有点愣。

    等鹿灵犀都往外走了,她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也抓起自己的包,掏出两张大钞来追过去,却见鹿灵犀已经跑去收银台结账,就追过去,小声道:“你这叫恼羞成怒你知道吗?”

    鹿灵犀瞥她一眼,“不愿意跟你说话了,离我远点!”

    陈可芳又“嘁”一声,小声嘟囔道:“看来是戳中心窝子是吧?”

    鹿灵犀只觉自己忍无可忍,结完了账,劈手抓住她的胳膊,拉拉扯扯出了门,就站在门口,鹿灵犀正色道:“第一,你说的那些假设,都不成立,也不可能成立,第二,我可能有点清高,但还不至于假道学,第三,我是人,一个普通女人,我承认,我跟每一个女人一样,喜欢看帅哥,我甚至可以承认,我拒绝了陆平的邀请,反过来却接受了李谦的邀请,就是因为我觉得他长得比陆平帅!怎么了?有问题吗?但是,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帅到让我合不拢腿的人!”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她喘了几口粗气,才又继续道:“还有,第四,我是李谦的老师,你哪怕是稍微尊重我一点,以后都不要再提你那一套破理论了,你可以不看重这个,但我很尊敬我的职业!我跟他之间,没有丝毫的八卦,没有丝毫的暧昧,也没有丝毫除师生感情之外的其它情感,更不用说什么男女之情!”

    顿了顿,她斩钉截铁地道:“一点都没有!也不可能有!”

    这一刻的鹿灵犀,气势慑人。

    陈可芳站在原地听她说完,双手举起来,“OK,OK!全部收到!”

    …………

    夜,鹿宅。

    SHANDONG卫视正在做华夏电视台年度历史大戏《武则天》的第二轮播放,鹿灵犀回到家的时候,第一集已经快播完了。而且最近她没注意,就连这第二轮播放,好像都已经放了十几集,此时看来,没头没尾。

    她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定定地盯着屏幕,眼珠一动都不动地看完了这一集剩下的十几分钟,等片尾曲都已经结束了,广告声开始响起来,这才蓦然回神。

    ??仄饕惶?,关了电视,自己长长地叹口气,瘫在了沙发上。

    心里简直一团乱麻。

    “他真的想泡我?”她忍不住蹙着眉头自己嘟囔。

    而很快,她心里就有一个无比清晰地声音在回答她:“是的,他肯定就是想泡你!”

    她揉揉太阳穴,又叹口气。

    电视打开,广告继续。

    关掉。

    房间内外,无比的安静。

    楼上似乎在洗澡,洗手间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不知道哪里,似乎有人在吵架,有乒乒乓乓的声音,似乎是锅碗瓢盆,女人的声音很大、很尖利。

    “我会是那种因为一个人长得帅我喜欢他的人吗?”她又问自己。

    而且很快,她就自问自答,“笑话!当然不是!”

    起身,走动。

    下意识地站住,回身坐下,然后从茶几底下翻出那份剧本,和一本相册出来。

    手指在剧本上摩挲片刻,放下,拿起相册,准确地一把翻到最后。

    电影学院摄影系96级这批学生,因为一个李谦的缘故,毕业后不少人都进了明湖文化工作,天赋强大技术好的比如傅学隆,都已经是主要摄影师了,但是其他的几个,都还在做跑腿的工作,其中宋玉品和薛长龙他们两个,做的就是场记,同时负责拍照,留作影片上映前后的宣传使用,还有可能会有一部分作品被收录到电影下线之后会出版发行的DVD珍藏版的花絮里。

    此刻在鹿灵犀的相册里,就有几十张照片,都是她的学生们在剧组的拍摄现场拍下来的。

    有她自己,或是正站在李谦身后、弯着腰看向监视器,或是正伸手指画着什么,似乎是在指挥大家搭建场景,再或者,还有两张是她正在给何颖玉讲戏。当然,还有一些是大家正围坐在一起吃西瓜,或围坐闲谈。

    这都是她从宋玉品他们拍摄的无数张照片中选出来,自己拷贝了找地方给冲洗出来的。

    当然,更多的是李谦的照片。

    或满脸严肃,或怒气勃发,或哈哈大笑,或低头浅笑。

    看着看着,她不知不觉笑起来,似乎是回想起了不久之前刚结束的那段拍摄的日子里的无数的美好片段。

    不过,不得不说,他还真是挺帅的!

    看着看着,她渐渐地抿起嘴唇,“啪”的一声合上了相册。

    “唉……”

    ***

    本月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