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六二章 探班
    接下来的好几天,韩顺章都表现得异常兴奋!

    白玉京好像是一下子就开窍了!

    最开始,她有点时灵时不灵的感觉,有那么一下两下的,那表演能一下子扎到你眼睛里去拔不出来,但还有些时候,她就有些茫然,虽说应付电视剧这个级别、应付皇后这个邪恶大BOSS,是足够了,但看过了好的表演,对差的容忍度,就低不少——但是几天过后,她就彻底的脱胎换骨了。

    如果说拍摄《新白娘子传奇》那会子,她走的其实还照旧是当年的清纯玉女风,只不过是这个玉女嫁人了,成了熟.妇一枚而已的话,那么到了现在,作为剧组的执行导演,韩顺章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白玉京似乎一下子就从她过去那一套表演模式里跳了出来——从过去的不管什么角色,她都只是在演自己,到现在,她自己只是变成了一个躯壳,里面住的,却变成了另外一个魂灵。

    她似乎真的成了皇后娘娘!

    当然,代价就是最近几天,李谦老是有些无精打采的。

    而且,随着白玉京的进阶,剧组的另外一个问题,也再次尖锐、甚至是激化了起来——白玉京、赵明启、康小楼、刘静美,他们四个的组合,简直完虐那一帮年轻的演员。随着拍摄的推进,每次拍到两组演员有交锋和对手戏的时候,就会变成韩顺章特别头大的时候。

    但是,没办法,他只是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去教、一遍又一遍的拍。

    进度不快不慢,比原计划略拖延了几天。

    李谦不急不躁,耐心地看着韩顺章去掌控这一切。

    这是最近这些年来,他第一次把自己摘出去,仿佛站在岸边,看着这江河湖泊里的潮起潮落,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透彻与清醒。

    鹿灵犀开始主动参与进了一些此前她并不会去参与的事情,比如,当后宫组在拍戏的时候,她就会主动把徐梦山、蒋康和赵文乐这三个年轻的大男孩叫到一边,那边的表演出了纰漏,韩顺章过去给几个小姑娘讲戏的时候,鹿灵犀也就顺势给他们讲一些需要注意的点。而等到江依依和赵晴、刘燕她们没戏的时候,鹿灵犀也会找上她们,主动地传授一些她认为可以增强的地方。

    似乎在那一次的简短聊天之后,韩顺章照样是执行导演,而她这个导演助理,开始化身为执行副导演了。

    当然,李谦乐见其成。

    孙玉婷眼里看着这一切,倒是没有丝毫心动的意思,除了给李谦和韩顺章打下手之外,仍旧主要是跟着黄文娟,做剧组的后勤大管家和管账小能手。

    足足十几天的磨合过后,《还珠公主》剧组的拍摄,开始渐入佳境。

    强悍的依旧强悍,弱的虽有进步,但一时半会儿的,谁都没本事帮他们脱胎换骨,只能说,哪怕是现场临时教一下,只要她们拍出来的水准够用,也就是了。

    白玉京重又轻松起来,能跟康小楼和赵明启有说有笑,也能跟赵晴和刘燕那几个小丫头乐不可支——在她当下白娘子加身的这种咖位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够矜持、不够摆谱,不过这才是她的本性。

    十一月十一日,剧组已经开拍了半个多月,第一个探班的人来了。

    王靖雪。

    她过来之前也没通知一声,而且还是独自一人开车过来的,天色一大早起来就阴沉,结果她中午到,下午就下雪了。

    正好也已经连续拍了半个多月,其他人还好,那帮年轻演员一直都是紧绷着的,借这个机会,韩顺章就算是再不乐意打断目前拍摄的良好势头,最终还是点头,给剧组成员放了半天的假。一帮年轻人兴奋地了不得,下雪都挡不住他们,结伴跑承德府市里逛街吃饭去了。

    韩顺章还紧张兮兮的,悄悄叮嘱、安排了鹿灵犀、孙玉婷和路斌跟着他们一起,免得这帮年轻的男孩女孩们玩过头。

    至于他自己,当然是一如既往地把自己关在设备室里,翻来覆去的继续看过去这些天的拍摄成果。

    下午无事,天又冷,李谦也懒得出去,就呆在自己房间里,跟王靖雪聊天。

    说是聊天,王靖雪坐下的时候不多,一直在李谦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把他穿过的、脏了的衣服收起来,准备打包带走,再把这次带过来的替换衣服一一的给他挂到衣橱里——有些是王靖露打电话指挥着她从他们那边拿的,还有一些是她自己出去给李谦买的,还仔细地剪了标签,过了一遍水才给他拿过来。

    这些事情,她没有为别人做过,不过做起来倒也觉得顺手之极。

    讯飞集团那边,正在为是否要安排上市的事情争论不休,王靖露和齐洁作为李谦的指定代表,手里握着极大的股权比重,在这种事情上的发言权,仅次于集团目前的管理层。但越是如此,她们两个越是谨慎,轻易不敢发表看法,只是在那边不断地参加各种讨论和会议,看着管理方和其他那些股东们吵来吵去。

    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抽不出身来,又惦记李谦已经跑承德府拍戏半个多月了,就打电话让自己的姐姐替自己过来跑一趟,给李谦带些替换衣服。

    王靖雪本来计划这几天是有一个品牌秀要参加的,她代言的产品也有几个活动,反正就是跑出去做宣传、推广,但接到王靖露的电话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把所有的活动安排全部都推了,邹文槐气得打转,又拿她无可奈何。

    然后,她一个人逛街,买衣服,洗衣服,等衣服一干,也不带助理,也不要公司出车,觉得反正承德府也不算远,就自己开了几个小时的车过来了。

    换下来的衣服、好几双穿过的臭鞋,一堆臭袜子,好多条脏了的内裤……她都一一给收拾起来,有些估计带回去就扔了,但还有一些,肯定要洗出来,回头再交给王靖露。

    ***

    来,来,再来几张月票,咱争取升一名,到26名,行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