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七一章 琴声轻柔,歌声忧伤。
    多年以后,瑟琳娜·唐恩都记得那样一个上午。

    在一次接受电视采访的时候,她一脸的懊悔与感慨,说:“真的是太遗憾了,当时我们并没有一架摄像机,所以当时的情形,没有能够保存下来,不然的话,如果有人能够把当时的情形录下来,发到网络上,我想,无数人会为之疯狂的!”

    而就在她口中所说的,会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那个上午,当彼时已经是著名的全球人气偶像、著名R&B和灵魂乐歌手的米莉·菲儿重重地敲下最后一个音符,然后傲然起身,收获了所有人热情而由衷的掌声的时候,她也是热情鼓掌的那一个,且和其他人一起,带着些期待地看向了那个来自中国的大男孩。

    是的,一个大男孩。

    跟米莉·菲儿一样,才只有22岁!

    她们的好朋友廖的情人,一个被廖推崇备至的人。

    他也同样在鼓掌,笑着说:“很棒,非常棒!”

    米莉·菲儿自信地笑笑,也不客气,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于是他笑笑,眼睛在房间的那些乐器上一一掠过,扭头问廖辽,用英语,“想听首Soul,还是来首别的?”

    那一刻,瑟琳娜·唐恩清楚地捕捉到李谦眼眸中那毫无遮掩的爱与宠溺,当然,还有一些可以被称为自信,或者是骄傲的东西。

    他显得很平静,过分的平静。

    底气十足的样子。

    廖辽笑笑,扭头看向瑟琳娜·唐恩,又看向乔恩·布里奇斯,最后落到米莉·菲儿的脸上。米莉·菲儿有些吃惊,也有些微微的意外,却很快就反应过来,带着一丝挑衅地道:“谦,可以都听听吗?”

    李谦耸耸肩,没说话,走到了钢琴旁。

    想了想,他道:“这首歌,叫做《Yesterday-once-more》?!?br />
    说完了,他的手指放到琴键上,试了几个音,然后,钢琴声起,柔缓而抒情。

    所有人都看着他。

    “when-i-was-young-i\'d-listen-to-the–radio,

    waiting-for-my-favorite-songs,

    when-they–played-i\'d–sing-along,

    it––ago,

    how-i–wondered-where-they\'\'re-back–again-just-like–a-long-lost-friend,

    all-the–songs-i––every-wo\'wo

    still-shines.

    …………”

    不知道是不是一路旅途劳累的关系,他说话的时候还不太明显,但是当唱起歌来,却带着一抹轻轻的沙哑。

    当然,在这一刻,伴着那柔缓的钢琴声,这样声线里的那一抹疲惫的沙哑,非但无损其优美,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浅缓动人。

    他的钢琴弹奏娴熟,演唱技巧高超。

    那面庞年轻而充满朝气,但声音沧桑而温暖。

    演唱中间的那一下下轻轻地合起双眸,那片刻的睫毛眨动,那肩膀随着弹奏的自然地摇晃与起伏,都是那样的动人心扉。

    那一刻,瑟琳娜·唐恩已经没有心思去关注身边的挚友米莉·菲儿的反应,她只知道,自己应该是吃惊地咬住了下唇,浑身的肌肉都紧张地颤栗起来,有一种难以自抑的冲动塞满了满心满肺,那是一种让你下意识地想要屏住呼吸的感觉,那会让你下意识地想要让这样的一首歌、这样的一个声音,永远都不要停止。

    多年之后,面对摄像机,她动情地回忆道:“在那里,我就那么看着他,我的眼睛距离他,距离钢琴,只有两步的距离,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指落在琴键上,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体轻轻的摇摆,他的睫毛在眨动,然后,我听到了那样的一首歌……你知道,当时是上午,阳光穿过玻璃窗照进来,当时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在那一刻,喘息都是在犯罪!房间里非常明亮,而他的声音是那样的干净且忧伤,他的脸庞是那样的迷人,那里有一种让每个人心碎的力量,你知道的,在那一刻,我甚至爱上了他那件白衬衫……”

    …………

    时间最多也就是两分多钟,李谦的歌声停下了,随后钢琴声止。

    余韵悠远。

    阳光温柔。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近似的表情。

    感动,忧伤,震惊。

    米莉·菲儿紧紧地抿着嘴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李谦。

    李谦起身,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耸了耸肩,“SO……”

    乔恩·布里奇斯第一个鼓起掌来,满脸的认真与激动。

    “哦,天哪,我得有五十年没有听过这样的歌曲了!”

    米莉·菲儿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推了乔恩一把,“乔!你今年还不到四十岁!”

    乔恩继续一脸认真,“是的,没错!但我真的五十年没有听到这样的歌曲了!天哪,天哪!S.H.I.T!应该是一百年!”

    大家笑着,都鼓起掌来。

    李谦自信地一笑,冲着那掌声微微躬身,像一个绅士。

    瑟琳娜·唐恩微微地咬着嘴唇,眼睛看着李谦,用力地鼓掌,虽然慢,但每一下都似乎要把自己的手掌拍烂一般的用力!

    待掌声停下,没等别人开口,她突然道:“谦,能再演唱一遍刚才这首歌吗?”

    说话间,她带着一抹乞求地双手合十,“Please!”

    廖辽笑着打断,“不,不,不行!瑟琳娜,再听一遍你就会全部记过去的,我知道你的能力,而这首歌会是我新专辑的主打歌!”

    李谦失笑。

    瑟琳娜一脸的娇弱与可怜,转向廖辽,“哦,廖,亲爱的,帮帮我,我是真的想要再听一遍,我……我……天哪!”

    说着说着,她突然停下,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好吧,我的错,我……”话未说完,眸中已是泪光盈盈。

    “哦,宝贝儿!”廖辽一把搂住她。

    没有人知道,她在那一刻到底是怎么了。

    想到了什么过去的往事?或者是……某一段伤心的恋情?

    没人知道。

    廖辽抱着她,米莉也过去安慰她。

    扭头的功夫,廖辽冲李谦使了个眼色。

    李谦耸耸肩,只好又回到钢琴前坐下,深吸一口气,手指落到了钢琴上。

    这一刻,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地板上。

    阳光里,有些许尘埃轻轻舞动。

    琴声轻柔,歌声忧伤。

    ***

    一个作者,最可怕的是无法进入自己的情节,一个作者,更可怕的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求一下月票吧,再不求就掉下去看不见影子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