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七八章 雪夜长街
    大年二十九,夜,八点整。

    当千家万户吃过了晚饭,或在电视机前摆好了晚饭,当久别的亲人就坐在身边,当几乎每一间屋子里都飘出欢乐的笑声,当所有的杯子里都倒满了美酒,或那美酒已经被倒入腹中,几乎每一台电视机,都被调到了华夏电视台。

    整个中国,进入了春晚时间。

    华夏电视台大楼外。

    街灯明亮,但大街上罕见地少有车辆。

    傍晚时分开始下起雪,零零碎碎的,时有时无,却给这年节增添了难得的温馨气氛——今天实在是行人少,此时的路面上,竟是已经积了薄薄一层的雪。

    路灯照下来,把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雪还太薄,踩上去几乎没有什么声音,反倒有点滑滑的感觉。

    只是留下两行脚印,被随后而来的小雪覆盖。

    风小到几乎没有,雪花落得很温柔。

    两个人手拉着手,沉默地往前走。

    也不知道走出去多远,齐洁突然低头笑起来。

    李谦扭头看她,攥紧了她的手,问:“笑什么?”

    齐洁摇头,但是又忍不住继续笑,然后道:“今天我给我爸打电话,你猜我爸跟我说了什么?”

    李谦扭头看看她,问:“说什么?”

    齐洁又笑,抿着嘴儿扭头瞥了李谦一眼,然后才道:“他说,在肚子大起来之前,必须先领个证,哪怕是做小老婆,也必须得有个证!”

    说完了,扭头看李谦,似笑非笑。

    李谦顿觉好尴尬。

    这一刻,不由得又想起来当时去齐家拜访齐爸齐妈时候的情形了,尤其是藏在茶几底下齐爸踢齐妈的那一脚,实在是记忆深刻!

    说起来也是邪门,这天底下的老爸老妈,可能别的事情糊涂的很,就唯独在这件事情上,其嗅觉之灵敏,简直令人拍案惊奇!

    这个时候,齐洁已经又继续道:“我爸还说,尽量不要太声张,毕竟是学生老师,太丢人了!还有……”说到这里,她又笑,“他说,我要是敢不领证就大起肚子,就不许我进齐家的门!”

    李谦抬起另一只手,蹭了蹭鼻子。

    “李爸他……他是怎么可能知道的?”

    齐洁瞥他,“你问我?我可不会跟他说这个!”

    李谦叹口气,有点头大,只是握紧了齐洁的手。

    两手相触的地方,是温热的,但此时毕竟是冬天,李谦的手握不住的地方,还是不知不觉变凉了,李谦索性拉着她的手,揣进自己的羽绒服那宽大的口袋里。

    齐洁笑笑,扭头看着他,“还没问你,不在家闲着,跑过来干嘛?”

    李谦也笑,“按说是该陪嫫嫫的,但是一想想,不管陪谁,剩下那俩都是独守空房,心里怪不舒服的,也有点自责,就跟嫫嫫说,过来给几个新人打打气?!?br />
    “嫫嫫怎么说?没闹小脾气?”

    李谦摇头,“没有!”

    顿了顿,他笑,“她呀,耍小脾气归耍小脾气,但其实真的是冰雪聪明!她知道我为什么出来,所以什么都没说!”

    齐洁抿了抿嘴唇,缓缓点头。

    周嫫从出道那时候起,就以性格乖张另类而著称,不管到哪里,一张脸都是冷冰冰的,也只有跟少数几个挚友,才会言笑无忌,但是,她那样的性格都能一路混到现在,在遇到李谦和跳槽到明湖之前,已经是著名的歌坛天后,你说她隐藏在那样一副性格背后的情商,怎么可能低得了?

    而事实上,自从周嫫来到了明湖文化,双方开始打起交道,齐洁更是有了切身的感受,论智商、论情商,周嫫都绝对不在廖辽之下!

    扭头看着李谦,感受到他羽绒服口袋里的温暖,齐洁又笑起来,“你居然还知道不好意思,也是难得!早知道今天,当初撩拨那么多人干嘛?那以后逢年过节的,你还能都躲出去?谁都不陪,你心里就舒服了?”

    李谦仰头无声地笑笑,咧着嘴。

    过了一会儿,他叹口气,摇摇头,道:“等过几年的,再过几年,都有了孩子,就以让小兄弟姐妹们聚一聚的名义,大家聚在一起过节!”

    齐洁愣了一下,不由失笑,另一只手都忍不住攥起拳头捶了他一下,笑道:“美得你!想的真好!”

    李谦“嘿嘿”傻笑。

    又走出去几步,齐洁扭头看他,一直到他也扭头看过来,齐洁的脸带着些微微的红,也不知是冻得,还是羞得,她突然问:“哎,你是不是还打过把两三个人一块儿拉到自己床上的主意?”

    李谦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想过,没敢!”

    齐洁又捶他,却忍不住自己哈哈大笑。

    街头清冷,行人越来越少。

    回头望时,距离华夏电视台那标志性的大楼,已经有一段路了。

    李谦扭头道:“冷不冷,咱们走回去?”

    齐洁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说话。

    李谦看着她。

    四目相对。

    她的眼睛眨了几下,又眨几下,突然笑笑,说:“我想跟你就这么一直走下去?!?br />
    李谦笑笑,突然伸手捧起她的脸,亲了上去。

    灯光拉出的长长的影子,突然二合一。

    过了足足半分钟,齐洁喘不过气来,硬生生推开李谦,骂了声,“流氓!”却伸手挎了他的胳膊,拉着他转身往回走。

    笑吟吟的。

    脚步异常的轻快,甚至偶尔有些蹦蹦跳跳。

    李谦略有些担心地看向路面,还有她那双红色的高跟鞋。

    其实要说冷,全副武装的李谦是一点都不冷,反倒是齐洁,也就是出门前临时穿了件羽绒服,里面就是一身西装西裤,尤其那双高跟鞋,在有暖气的地方无所谓,到外面这冰天雪地的走一阵,估计也是够受。

    但看她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丝毫的不妥。

    两人顺着来时的路,缓缓地往回走。

    雪略大了些,但即便是落到人的手上、脸上、头发上,也并无多少寒意。

    齐洁伸出手去接了两片雪花,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掌心画成水滴,笑了笑,道:“对了,前天老邹跟我汇报的时候,说已经去跟你说过了,等到咱们的电影上映了,影评人那边,可能会多多少少有点小动作,不过,对方应该不是太舍得砸钱的主儿,所以,范围不会太大?!?br />
    李谦点点头,道:“随他们去吧!只要咱们这边的宣传发行做好了,我对片子本身的质量,还是有信心的?!?br />
    齐洁点点头,却又忍不住扭头看他,“就一点都不担心?”

    李谦想了想,摇头,“担心当然也担心,毕竟是第一次嘛,万事开头难!而且,去年老金那部片子,在院线那边最后落下的口碑不算好,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影响了院线方对咱们的信心吧!压力就更大了一点?!?br />
    齐洁点点头,却又笑道:“开画1038块幕布,不算少了!要不是看在导演写着你的名字,咱们又说了会砸钱做宣传的份上,就凭这一千万的投资,都市青春喜剧片,男女主角又全是新人,能给500块画布就谢天谢地了!”

    李谦闻言笑笑,扭头看着齐洁,道:“我最近发现,你特别喜欢不提自己的功劳,怎么,光是我的面子、我的名字,就值一千块画布了?”

    齐洁笑起来,“主要是你嘛!这些年,我就是给你跑腿的!”

    李谦笑笑,摇头,没说话。

    走着走着,他说:“昨天鹿老师给我打电话,说陆平约她吃饭,但最后不欢而散,陆平托她给我带话,要跟我在电影上比个高低?!?br />
    齐洁点点头,神色有些郑重,道:“陆平这部电影,来的有些突然,突然就开拍了,很快就拍完了——虽然没你快,但相比起他以前的速度,已经是很快了,片子只拍了两个来月——然后,又飞快地宣布将会在2月初上映!要知道,在他的电影宣布上映时间之前,我才刚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咱们的电影会在2月10号全线上映!这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

    李谦点点头,没说话。

    齐洁回忆了一下,道:“他那部片子投资应该是2000多万,来势不小,而且选在2月4号大年初四上映,也算魄力不??!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还在串亲戚呢!而且,他有过去几部电影的名声在,男女主角也比咱们的男女主角名气大多了,虽然也是都市爱情片,不过开画就是一千八百多块画布??!来势汹汹!”

    李谦笑笑,“反正是淡季嘛,春节期间,的确是跟暑期档没法比,来抢饭碗的比较少!今年赵美成赵导的片子又是赶在元旦前上映的,春节这段时间,他算是名气最大的一个了,拿到这个数量,理所当然?!?br />
    顿了顿,他叹息,“在电影界,我还是小学生??!”

    齐洁笑笑,脑袋贴过去,靠着他的肩膀,自豪地道:“很快就会变成大师的!就跟你当初写歌唱歌一样!”

    李谦闻言,仰天哈哈一笑。

    “这个话咱俩在一块儿说说还罢,反正吹牛呗,对外可不许讲啊,会丢人的!我距离大师,还有十万八千里!”

    齐洁笑起来,“可是在我心里,你就是大师!”

    李谦笑,扭头看看她,凑过去,在她头顶上亲了一下。

    那头发,柔软顺滑,带着一抹清香。

    ***

    两更完毕,继续求月票!

    小预告:明天三更!

    诸位,我要逆袭,请助我一臂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