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十四章 你就是这样不会追女孩子呀!
    三天之后,鹿灵犀敲开了李谦办公室的门。

    仍是一身标准的西服长裤工作装,虽端庄典雅,但挡不住眉眼里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风情万种——人常说美人多情,其实很多美人并不是多情,只是太好看了,谁都愿意跟她有点情,没情也得意.淫一点出来。

    站在李谦的办公桌前,她认真地道:“我考虑好了,我愿意演十三姨?!?br />
    顿了顿,她又道:“像你说的,人不必矫情,路子怎么顺怎么走?!?br />
    李谦点点头,道:“好!”

    等她走了,李谦放下手里的笔,歪在老板椅上胡思乱想了半天,想了想,把办公桌上一部蓝色的电话机拽过来,播出去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他用英语流畅地道:“嗨,我是李谦。美女,档期紧张吗?”

    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女声道:“哦,天哪,谦,你……你难道不是应该先问问我最近心情好不好吗?”

    李谦笑,“心情不好的话,你可以来中国散散心,心情好的话,抽时间到中国来帮我客串个角色怎么样?”

    对面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笑起来,“谦,这是你们中国人的智慧吗?”

    想了想,她道:“OK,接下来会有一部片约,一部让人牙酸的英国宫廷剧,预计六月结束,你的戏会在几月开始?我的角色戏份多吗?”

    李谦当即道:“几个镜头,会在一周内完结。你可以在那部戏结束之后过来,我们大概六月末开始拍摄?!?br />
    对面当即爽快地道:“OK,没有问题!”

    李谦说了声“谢谢”,又道:“那祝你拍摄顺利,我在中国等你!”

    那边听出来李谦似乎要挂电话,当即赶紧道:“嗨,嗨,不要着急挂电话,我可以知道是个什么故事吗?我会和什么样的演员搭戏?谦,你是做演员,还是做导演?”

    李谦笑道:“导演!我做导演,不过你放心,跟你对戏的……嗯,是一位风华绝代的东方美人!而我们要拍的,是有关于一个英雄的故事?!?br />
    “哦……太好了!”

    李谦笑着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拨出去另外一个号码。

    廖辽在专辑录制完之后,就已经动身去到了美国——她已经近两年没有发布新专辑、新作品了,别管当初多红,在发布这张专辑之前,都肯定还是需要预热一下的,至少也得提前过去办几场歌迷见面会、参加几个综艺节目之类的。

    洛杉矶时间,已经是晚饭后,听着那边有点热闹,等廖辽接过去电话,李谦一问才知道,廖辽正在自己的别墅里张罗一个小圈子的趴体。

    于是,简单聊了几分钟,问了问她到美国之后的情况,叮嘱她注意身体,并承诺自己会在五月份过去小住几天,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恰在这时,陆敏推门进来,道:“李总,九楼打过来电话,据说《浪漫满屋》的第二轮试镜马上就要开始了,金总的意思是问您要不要过去看看?!?br />
    李谦想了想,点点头,站起身来。

    但还没等走出房间,他就又站住,叹了口气,对陆敏道:“算了,你回个电话,就说我就不上去了,一切以金总的意见为准?!?br />
    陆敏觑见李谦的脸色不大正常,也没敢问为什么,只是答应了一声,然后退出了房间去。

    等陆敏走了,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其实,他的心情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甚至因为眼下整个公司在各个方面都已经走上正轨,他最近颇觉肩上轻松。像现在这种试镜,他可以去看一看,但也完全可以不去,反正男女主角是他圈定了的,其他的角色,他相信金汉心中有数,而且他的眼光在那里,也不会挑走眼。

    可他最近这些天,就是会时不时感觉一股莫名的心情烦躁。

    于是,他知道,肯定是有些事情、有些地方,有了一些自己已经能够感知或察觉到,但偏偏此前没有重视起来的问题。

    感情上的?

    嗯,或许会有,但是……似乎几个女人那边都不应该会给自己这样的焦躁感。

    这边孩子已经出生半个多月,那边已经怀了四个月,这些事情,是接下来再《黄飞鸿》开拍之前,肯定要料理出一个首尾来的。

    男人好色,可以,但至少要心怀坦荡,光明正大。

    她们最初爱上你,或许为的并不是你的财富地位,以及其他的等等,但两个人既然走到一起了,她成了你的女人,甚至怀了你们俩的孩子,那一个男人,就必须把这个责任接过来——你必须给自己的女人,也给外面那么多关心她的人,一个靠谱的、让人信任且理解的交待。

    所以,周嫫不可能老是在那个小别墅住下去,她想要回羊圈胡同,而且应该是想了好久了,虽然她什么都没说。

    也所以,何润卿总不能就这么一直隐居下去……

    然后还有……嗯,没问题的,这些都不是问题,至少不会是让自己最近这几天时?;岣芯踅乖甑脑蛑?。

    尽管昨天晚上那顿饭,吃得实在有些尴尬。

    回到办公桌前,他依次写下很多个名字,然后又把那些名字一一划去,他知道,她们和他们,都不成其为问题。

    到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两个名字上。

    黄飞鸿,红高粱。

    中性笔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脑子里飞速地转动着。

    老家的高粱是肯定没问题的,老乡们一听说老李家那个明星要回来拍戏,而且只管种不用收,人家就按正常收成的双倍给钱,又有爷爷和叔叔在家盯着,这种事儿,绝对不会出岔子。

    目前两部戏的演员的话,十三姨已经定下来,秦晶晶的那个“我奶奶”,应该也算靠谱,实在她扶不起来的话,临时找人,也完全没问题,白玉京程素瓶明晓敬,都应该是问题不大的,虽然两部戏男主角到目前还没定,尤其是……还没确定好自己要不要演,但那个,问题不大。

    不管是自己演,还是找别人来演,现在距离《黄飞鸿》开拍还有两个月,距离《红高粱》开拍更是干脆还有小半年,肯定都是来得及的!

    至于配角……嗯,要不趁着现在《浪漫满屋》也在选角,先把这两部电影的试镜会也弄一下?会不会是在这方面有可能出问题?

    但是再想想,不会的。

    而且,这不符合既定的工作和日程安排。

    然后么……嗯,《红高粱》的取景地很简单,不必担心了,《黄飞鸿》计划要在四五处地方取景,尤其是要在海边临时搭一大片竹棚等场景,但那些事情,已经交待给赵河了,他这趟出去,就是为了这些事情而去的。

    所以……应该都不是。

    李谦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或许那个让自己有些焦虑的漏洞,会更加了不得。

    抄起电话,开始挨个儿打电话。

    赵河那边没问题,老家那边没问题,打给黄文娟,目前正在联系的几个武指,都没问题,会按照约定的日期过来,大家先一起探讨一下李谦要求在《黄飞鸿》中体现出来的打斗场面,然后,几位武指,或择其优秀,或几个人结合,反正李谦是只要最好的东西,并不心疼预算。

    然后,朱昱那边问题,她说甚至特意回到母校,请教了几位老教授,很是热烈地探讨了好几次,现在服装和美工的大思路已经定下来了,过几天就能拿出样品,供李谦褒贬和选择。

    一通电话打完,全部都很好,全部都没问题。

    李谦叹口气,来开抽屉,拿出剧本。

    想了想,他拿起剧本,抓起外套,想要出门,却又想了想,掏出手机来,拨出一个号码去。

    “喂,我记得今天没场吧?”

    “嗯?没呀!怎么着?”

    “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吧,我心里有点乱糟糟的,就想找个地儿坐坐,喝杯咖啡什么的,顺便,你帮我看看我下部戏的本子?!?br />
    对面传来一声轻柔的笑,“心里乱,回去看看大胖儿子就心静了?!?br />
    李谦也笑笑,过了片刻,他问:“怎么,你……不方便?”

    “嗯,也没什么不方便,就是,晚上跟人约了见面?!?br />
    李谦闻言一愣,道:“男的女的?”

    对面噗嗤一声笑出来,“当然男的呀!你姐我年龄一大把了,大家都给我介绍对象让我去相亲呢,总得见见吧,要不多给人面子呀?以后谁还给我介绍?”

    李谦心里咯噔一下。

    “哦……那就……嗯,那就……”

    “哎呀行啦,跟你闹着玩的,去哪儿?还是你过来接我?”

    李谦无声地咧开嘴笑了笑,“那你等着我,我去接你!”

    …………

    一个半小时之后。

    某咖啡厅。

    一杯浓咖啡下肚,眼看到晌午,俩人都开始饿得肚子有些咕咕叫的时候,程素瓶才终于把剧本看完了。

    抬起头来,她说:“先吃饭?”

    李谦点头,“先吃饭?!?br />
    于是,点餐,吃饭,饭罢,服务员把东西收拾了去,他们又要了一壶茶。

    中午,阳光很好。

    喝了杯茶之后,程素瓶再次打开剧本,又从头看了起来。

    李谦盯着她看了片刻,也打开剧本,迫使自己静下心来,从头看下去。

    这剧本到现在,已经是三易其稿。

    最开始那时候,李谦唯恐自己来到这时空的时间越久,就会越是淡忘了另外一个时空的记忆,所以,尽管粗枝大叶,但他还是基本按照原版的剧情,把整个剧本给记录了下来。但大前年的时候,决定要开始往影视这一块儿迈步子,于是他重读剧本,对于这部戏的原版剧情,便颇觉有些不合适了。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此一世也,彼一世也。

    原版的故事背景是清朝末年,这个时空自然只能是顺朝末年,大辫子没了还好说,问题是,刘永福是肯定没了的,而原剧情里的民团,李谦也是颇觉不合适。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另外那个时空八十年代的香港观众的审美和情趣,跟此时此刻国内2001年前后观众们的审美情趣,是有着很大不同的。

    原版的剧情,主要是三条线。

    彼时彼刻,值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各种矛盾冲突之中,以中外的民族矛盾为最重要,外洋的入侵,外国兵船和外国人在中国地面上的骄横,对中国人的贱而视之,惹得黄飞鸿极为不满,并极力抗争,肯定是原版之中最大的主线。

    因为刘永福留下来的民团,使得清政府的本地衙门,即提督大人,对黄飞鸿颇多忌惮,对民团更是想要除之而后快,这是线索二。

    而本地的恶霸帮派沙河帮,先是为祸乡里,继而与洋人勾结,与黄飞鸿、民团之间,颇多龃龉,到最后,当沙河帮彻底投靠洋人,计划贩卖华人妇女去美国做妓.女,这第三条线,就彻底并到了第一条主线里。

    这三条线,最终被黄飞鸿、十三姨和梁宽三个角色,给串联到了一起。整部电影线索清晰,结构基本严谨,背景、设定虽有一些小瑕疵,但瑕不掩瑜。

    再加上精彩的打斗场面,李连杰在剧中所展现出的宗师气度,以及非常符合当时八十年代香港人民审美趣味的搞笑段子,这部戏在当时,自然是非常红,后来随盗版影碟传到内陆,也深得李谦他们那一代人的喜爱和推崇。

    但原版的很多剧情,拿到现在来,其实是不太合适的。

    比如最简单的一点就是,原版剧情中有不少因为黄飞鸿不通英文而引来的搞笑梗,在八十年代的香港,大家会觉得很好笑,在另外那个时空2000年之前的大陆,看盗版碟的观众也会觉得很好笑,但是在当下这个时空的2001年,却是绝对不行的——说不好,还会让人反感。

    因为当下这个时空的2001年,一是国家经济较另外那个时空要更发达一些,老百姓并不觉得英语是太过高端的东西,二是盗版没有那么猖獗,而真正会花钱走进电影院去看电影的观众,很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无论是知识水平构成,还是民族自尊心,都让他们很有可能接受不了这样的段子。

    所以,整部戏,从社会背景,到几条主线,再到很多细节的段落,李谦都在第二稿中做了极大的梳理、调整和变更。

    基本上来说,这部戏,有一半左右的东西,都是新的。

    去年冬天,他又着手重新修订了一遍,这才形成了现在的这份定稿,而现在拿在李谦和程素瓶手中的这份定稿,其对当年原版的改变程度,甚至已经超过六成——这不光是改头换面的问题了,绝对算得上是已经伤筋动骨!

    也因此,当李谦翻来覆去的考虑自己正在做和将要做的事情有无疏失的时候,把其它的问题一一排除,到最后,他觉得,这个到现在已经与脑海中那部原版的故事有了很大区别的剧本,很有可能是让自己有些焦躁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实话说,尽管到现在为止,不管做什么都获得了成功,外界更是满满的赞誉,一个一个的女孩子,也如飞蛾扑火一般地扑过来,全然不顾李谦已经妻妾成群这件事,但是,李谦自己始终不曾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才华横溢的人。

    当脑子里有原版可供参考的时候,他自然没有什么值得过多担心的,但现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原版光环的加持之后,他就不知不觉开始有些患得患失了——尽管,随着两部戏的拍摄,其实他对自己的信心正在越来越足。

    …………

    程素瓶终于第二次放下剧本,喝一口微凉的茶,她道:“我觉得没问题呀,很好的一个故事,很棒的一个剧本!它最大的问题是……”

    见李谦一脸期待,她笑笑,撇嘴,“女主角没找我!”

    李谦失笑。

    程素瓶也笑起来,问:“这本子,是你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吧?”

    李谦先是讶然,旋即笑着问:“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也练过几手功夫?”

    程素瓶笑笑,不语。

    李谦又继续问:“这个本子,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没有?”

    程素瓶摇头,“至少就我这个水平来看,没问题,很好!我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不足或者短板?!倍倭硕?,她道:“就是……我对你在剧本里写的几段打斗的形容,有点不知道你要怎么拍,像那个……你说‘男主角拿着一把雨伞,要打得飘逸潇洒,因地制宜’,我不太懂,估计你得找个好的武术指导,帮你设计一下动作。别的……就没什么了?!?br />
    李谦点点头,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

    他心想:对,武指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接下来一定要跟几位武指好好的结合一下,必须提前就把准备工作做足!

    心中觉得安稳,他抬头看着程素瓶,笑道:“这部戏没你也没关系,回头我肯定会找你的,有好戏,给你留着呢!”

    程素瓶笑,不置可否。

    片刻后,她笑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这部戏是为你自己量身打造的?”

    李谦讶然看她,“为什么?”

    程素瓶笑起来,先是抿着嘴,笑得神秘兮兮,见李谦一脸好奇,她才道:“因为你就是这样不会追女孩子呀!”

    ***

    老写这种大章,很多读者都埋怨我的书比别的书贵,唉!问题是,你们觉得这样的大章看着过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