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十三章 信徒
    现在的何润卿,食量简直惊人。

    齐洁打了个电话说要过来吃饭,何润卿就让保姆收拾了一桌子的菜,最后还自己亲自下厨,煲了一道汤。

    等俩人坐上桌子,看着何润卿那副吃相,恨不得把头牛都吞下去,齐洁看得既是惊奇,又是羡慕。

    她自己的话,夹几筷子菜,小半碗米饭,就吃不下去了。于是干脆就放下筷子,看着她吃,一边看一边忍不住感慨,“怀孕真好!”

    何润卿不解,笑着抬头看她。

    齐洁笑道:“怀孕了呀,就有借口可以大吃特吃了,反正孕妇无所谓身材!”

    何润卿闻言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笑道:“你以为我想这么吃??!是我不吃不行,我不吃,肚子里的小家伙儿就饿啊,她一饿就闹!她一闹,我就饿得心慌,我跟你说,你看我现在吃得多,我现在一天吃五顿,就这还经常饿得不行!”

    齐洁笑起来,点点头,“我知道!”

    顿了顿,她道:“嫫嫫怀孩子几个月那时候,就是像你现在这样,每天疯吃!”

    何润卿闻言也笑,笑罢继续吃。

    齐洁忽然问:“确定是女孩了?”

    何润卿点头。然后下意识地就把手伸下去放到自己肚子上,笑道:“丫头好,我就特别想要个丫头!”

    齐洁问:“他知道是个女孩了吗?”

    何润卿点头,“知道了呀!他也很喜欢!嫫嫫已经给他生了个儿子了嘛!我怀的是个丫头,正正好好!他特别喜欢!”

    顿了顿,又道:“最近他爸妈隔几天就过来看我一次,也都特别喜欢?!?br />
    齐洁点了点头,又问:“你家里那边,还没说?”

    何润卿摇头,一边吃东西一边道:“没呢!跟他们说那么早干嘛,我这里也不需要人帮忙照顾,反正有保姆呢,隔一段时间去医院做一下产检就是了,反正也是他陪我去!现在就告诉家里……嗨,你不知道,他们都盼着我能嫁个亿万富翁呢,尤其我弟弟,这些年我给了他们也不知道多少东西多少钱了,唉……不说,说了平白的惹麻烦,我的麻烦,也是他的麻烦!”

    说罢笑道,“等孩子生完了,随他们怎么想去!”

    齐洁抿嘴,笑了笑。

    何润卿家里那边的事情,她还是知道不少的。

    最初公司草创那时候,她跟廖辽是同学兼死党,当然关系最见亲昵,但随着逐渐熟识,她跟何润卿的关系也特别的好——何润卿性格平和,为人大气,而且又是多年的歌坛天后,这些年风也好雨也罢,什么事情都见过经过了,心境自然不同,别管什么事情,人家从来都不跟人争,自然而然人缘儿最好!

    只不过呢,她家里那边也实在是一笔烂账!

    山窝窝里飞出了一个金凤凰,那自然就成了全家人的指望,但关键是,她的爸妈弟弟,毕竟都是小地方人,见识、眼界实在也是有限,这些年来,他们就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变着花样的管何润卿要钱!

    不过还好还好,何润卿自己本就是一个条理分明的性子,基本上没有过分宠信家人,至少是跟自己事业沾边的东西,从不让自己那两个弟弟沾手,顶多只是给点钱打发他们,多给他们置办点产业就是了。

    更何况,她还有一个特别善于处理这种事情的刘梅帮她打理着,这些年来在处理老家的事情上,让她省了不少的心。

    也正是因为何润卿和刘梅一再联手压制她那两个弟弟的野心,才把他们压制在老家那边的县城里,任凭他们霍霍去,也就是多糟蹋一点钱!

    相比起来,李谦身边的这些女人,就齐洁所知,王靖露的妈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何润卿的两个弟弟也有点不好缠,廖爸爸一直都对自己的女儿给人做妾耿耿于怀,尤其是知道周嫫怀孕了、生了个儿子之后,对李谦和廖辽俩人都没什么好脸色,反倒是谢冰那边,虽说也是小门小户的出身,但谢爸谢妈都是勤谨老实人,几个弟妹也都上进争气,实在是叫人省心!

    也因此,齐洁这个大总管每年安排采买、帮李谦送年货的时候,总是要额外给谢冰家里那边多送一点好东西!

    哦,对了,当然,其实周嫫更省心,因为她父母都不知所踪!

    …………

    等到何润卿终于吃饱了,保姆过来收拾桌子,她们两个就过去沙发上坐着聊天。

    闲扯几句之后,何润卿问:“你怎么想起跑过来找我吃饭了?”

    齐洁耸耸肩、又耸耸肩,道:“想你了呗!”

    何润卿笑笑,既不质疑,也无感激,只是平静地道:“是有什么事儿了吧?跟我说说?”说着说着,她笑起来,“心里有事儿的话,找个人念叨念叨,说不定就开解了。就有什么烦闷的地方,一说,也就散了大半!”

    齐洁摇头,半开玩笑半认真,“我能有什么事儿??!再说了,就算有事儿,我找谁说不行,还非得过来让你一个孕妇陪着我心烦?”

    何润卿闻言笑起来,“也对!”

    于是俩人都笑。

    过了片刻,齐洁看着何润卿脸上那油然而生的红光满面,那种根本就做不得伪、完全是从内心深处满溢出来的幸福感,忍不住道:“润卿姐,真羡慕你!”

    何润卿又笑,“羡慕我什么?羡慕我大胆?还是羡慕我大着肚子?”

    齐洁笑起来,想了想,笑得更厉害了些,“都有!”

    这一次,何润卿哈哈大笑,“那你上??!你俩那点事儿,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你可别当我也不知道!”

    齐洁闻言微羞,不过眼睛眨了眨,她却又突然问:“润卿姐,比如你现在这样,怀着孕,自己的男人却只能隔三差五的过来陪一天、看看你,其他的时候,很有可能现在,他怀里就搂着别的女人呢,你就……没有一点难受?”

    何润卿闻言想了想,笑道:“你今天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不会是李谦在公司里泡妞让你给抓了现行吧?”

    齐洁闻言吓了一跳,但何润卿看上去却好像只是随口一说,蒙对了而已,话说完,她很快就笑着继续道:“你要说心里完全不难受,那是蒙人的!女人嘛,尤其是在怀孕这个时候,谁不希望自家男人整天陪在身边,能让你撒个娇什么的?但是吧,我觉得事情得分两面说!”

    “你比方我现在,我自由了十几年了,他隔几天过了一趟,我特别稀罕他,我俩也能跟老夫老妻似的,一起吃饭,一起晒太阳,一起聊天,可你要是让他整天待在我身边,哪儿都不去,什么都不做,我又觉得我肯定受不了!”

    “倒不是说我不喜欢他待在我身边,主要是,我一个人呆惯了!而且,他一个男人嘛,又不是外面那些普通的男人,把他拴在自己身边,让他什么都干不成,那会少了多少好歌?少了多少好的电影电视剧?”

    “所以呢,跟把他拴在自己身边相比,我倒是更喜欢他出去做些事情,做些大事情,就像他过去几年做的那些一样!让我哪怕是给他做小老婆,都觉得与有荣焉,都觉得比嫁给一个别的什么亿万富翁做大老婆,还要更加的骄傲!”

    齐洁闻言,缓缓点头。

    这时候,心里忍不住的就会想:大概廖辽、谢冰,还有小露她们,都是类似的这种想法吧?或许只有周嫫会例外一点!

    这样一个人,是大家此前的人生经历,乃至大家此前所听说过的人物中,都从来不曾出现过的,他是个天才,他近乎无所不能!

    他就像是那团火,你下意识地就想靠近他,就想扑到他身上!

    因为他就是那样的发光发热,就是那样的无比吸引着你,也吸引着每一个人!

    跟他待在一起,尽管你已经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与一次又一次的惊喜,但你心里很清楚,接下来,你仍然能够持续地收到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与惊喜!

    他的思路,他的天才,从来都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到的!

    也正因此,他的吸引力,大到让人不可自制!大到让人甘愿忍受很多正常来说几乎无法忍受的东西!

    比如,你要忍受当你一个人独守空闺的时候,他很有可能正搂着另外一个漂亮的女人,在那里做嘿咻嘿咻的事情!

    古今之伟人,能人之所不能,想人之所不敢想,做人之所不敢做,所以他们的身边,总是会有无数忠诚的信徒死心塌地的追随!

    虽九死而犹未悔!

    而现在,自己,何润卿,还有其他的许多许多人,离李谦越近,熟识的时间越长,就越是会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他的信徒!

    因为他做的那些事情,他的那些想法,真的就是会让你为之着迷、为之倾倒、为之臣服!

    “齐总?”

    “???”

    齐洁蓦然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刚才应该是走神了。

    何润卿问:“怎么突然叹起气来?”

    齐洁讶然,“我叹气了吗?”

    何润卿笑而不语。

    齐洁略有些尴尬地抬手掠了下头发,耸肩,笑笑。

    何润卿想了想,拉起齐洁的手,笑道:“你要想明白,你也好,我也好,你,我,廖辽,周嫫,咱们其实都不是他的同龄人!”

    齐洁闻言,悚然心惊。

    她讶然地看着她!

    何润卿却是一副看透世事的模样,脸上的幸福感看得令人心生羡慕,但这个时候,她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的叫人莫名心惊,“你要明白,再过十年,二十年,到那个时候四十岁的李谦,仍然会被一大群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给包围起来的!就像……最近几年的我们!”

    …………

    李谦一直不觉得哈根达斯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也或者说,这玩意儿偶尔吃一次,当个零食甜点,还可以,哪有当成正顿饭吃的?

    但是,不,江依依吃得特别开心。

    大盘的冰激凌,大份的草莓冰激凌蛋糕,吃得不亦乐乎。

    但是这东西冰凉冰凉的,李谦自己面前那份儿,他就拿小勺子吃了几勺,就停下了,就这都觉得肚子里有点抽抽。

    江依依还纳闷,催他,“你吃啊,那么好吃!”

    李谦只能说,“嗯,吃呢,吃呢!你吃你的!”

    看她吃得香甜,为了掩饰自己实在吃不下去这件事,李谦就干脆问她:“剧组那边的剩下一半片酬,拿到了吗?”

    江依依点头,“早就拿到了,回来就发了!韩导说,只要收视率好,到时候还会给我们发红包!嘻嘻,我们都知道,师叔你最大方了,所以大家都说,就等着你的红包过年了!”

    李谦笑笑,又问:“你的钱是怎么处理的?自己存着了,还是交给你爸妈,或者是你师父替你保管了?”

    江依依闻言耸耸肩,小声地凑过来,趴在桌子上,道:“我跟我爸妈说交给我师傅替我保管了,跟我师傅说交给我妈了,他们就都没再问!”

    这实在是一个聪明的丫头!而且够大胆!

    尽管……这样做漏洞实在是大得可笑!

    李谦愣了一下,哭笑不得,“胡闹!”

    顿了顿,他小声道:“你才多大,攥着那么大一笔钱,你想干嘛?回头我就给你师傅打电话!”见她噘着嘴儿,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就连劝加吓唬,“你才多大呀,你真不适合自己拿着这笔钱!”

    她小声地辩解,“我自己存起来了,我又不乱花!”

    然后又道:“人家信得过你,才告诉你!除了你之外,就只告诉给了程师叔,程师叔都没说我!”

    李谦无语。

    但是,江依依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还噘着嘴儿,可怜巴巴的。

    李谦皱皱眉头,问:“你确定自己不会乱花?”

    江依依道:“我就买了这身新衣服,才花了一千多,其它的都自己存着呢!”

    李谦只好无奈地叹口气。

    这种事儿,毕竟是私人的事情,江依依虽然年龄还小,但毕竟也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再说了,李谦虽说是师叔,但那只是从整个圈子里论,要说实际的,他跟江依依她师傅离得远着呢,这种事情,自然不好插手过甚。

    于是,只好叮嘱她几句千万别乱花之后,就此作罢。

    …………

    她吃的香甜,李谦却一个劲儿担心,劝她少吃点,“吃多了小心肚子冰着,要肚子疼的!”

    但她不管不顾,仍旧吃。

    李谦只好无奈地看着她吃。

    突然,恍惚之间有个人影擦肩而过,然后,那人又迅速回来。

    “李谦?”

    ***

    好久都没求月票了,求一下三月的保底月票吧,给自己鼓鼓劲儿,争取早日把欠的债给还上!只要一想到还欠了那么多的更新债,我就愁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