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二十七章 倔强的我们,固执的我们
    一直到下了楼坐进车里,李谦的脑海里还清楚地记得刘承章那倔强的眼神!

    忽然,他忍不住想:“或许刘承章自己其实很清楚自己这部终剪版的问题之所在?只是……只是他根本就狠不下心来做最终的割舍?”

    再想想,未必没有可能。

    当然,或许并不是真的无法割舍,只是内心深处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信和坚持,在做着最后的支撑——从一开始,你们就说我这里错了,那里不对,你们一直说,说,说,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我没错,是你们都错了!

    抬手揉揉额头,李谦不由得叹了口气。

    就在两天之前,何颖玉拿着秦渭新电影《生死门》的故事梗概和分角色剧本过来,想让李谦先给说说戏,免得进了剧组被秦渭训,丢人不说,还委屈。结果李谦看完故事梗概,很是无语,半天愣是没说出什么东西来。

    那剧本……讲了一个在李谦看来莫名其妙的都不知道算不算故事的故事!

    于是,李谦只好告诉她,你自己怎么理解的,到时候就怎么去表现吧,因为秦渭很有指导演员的爱好,你只要虚心求教,一开始入不了戏,他并不会生气。

    然后,等她走了,李谦自己沉思了许久。

    为什么?这简直无解!

    电影当然是一个各门类综合的艺术,按照木桶理论的原理,你只要有一块短板,那么其它的木板再长,也不会影响木桶的最高储水量,决定木桶储水量的,永远都是最短的那一块木板。

    在曾经他经历过的那个时空,剧本就是中国电影行业最显眼的一个短板,结果来到这个时空,似乎仍是如此!

    堂堂殿堂级的电影大师,号称要投资八千万去拍商业大片,但拿出来的剧本,却居然连一个完整的、成熟的故事都没有!

    是中国的电影人真的就不会编故事,或者说是中国人没有编故事的天赋吗?

    当然不是!

    在另外的那个时空,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诞生了无数的经典电影和经典故事,也捧红了一位又一位在全亚洲都有着相当影响力的顶级巨星!

    周润发,成龙,李连杰,周星驰,这每一个星光灿烂的名字的身上,都带着好多个经典角色的印记,让影迷们过了好多年还念念不忘,而每一个经典的角色,显然都是来自于一个精彩的故事,来自一部经典的电影!

    说句不客气话,即便是貌似最不在意电影故事的王家卫,那个号称拍戏之前从来都没有剧本的王家卫,号称卖得是情绪、卖得是氛围、卖得是心境的王家卫,其实都是很重视故事的,他的电影,固然在渲染情绪和氛围上,简直堪称逼王之王,但隐藏在那些光影变幻背后的,隐藏在幽约隐秘的人物情绪背后的,其实正是没有完全浮出水面的人生和故事。

    而事实上,说到这个时空,说到秦渭,你能说他不会拍电影、不会讲故事吗?显然不能!《红灯区》虽然是文艺电影,但故事讲得相当感人——事实上,也只有故事先把人打动了,导演想要传递出来的那种人文关怀,那种对社会阴暗面、对人性阴暗面的挖掘,才能真的传递给观众,并震撼到观众!

    再比如刘承章,就凭《??陀牒蜕小氛庵炙牢那嗟牡缬懊?,居然能卖出两亿七千万的票房,你能说他刘承章不会讲故事?

    显然不可能!

    曾经的他,不但会讲故事,能把故事讲得很棒,甚至还特别会给故事套上一层迷人的外包装!这才有了《??陀牒蜕小返钠萍吐即舐?!

    只是……现在的他们都已经太强大了!

    强大到已经失去了制约的力量!

    也或者说,中国人,只要是中国人,骨子里天生就有讲故事的欲望!

    但很可惜,故事,或者说是电影里的故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讲好的,哪怕你是一个电影大师,一个誉满全球的大导演,你也未必是最擅长讲故事的那个人!

    但走到秦渭和刘承章这一步,他们的欲望和野心,已经膨胀到他们认为自己可以在离开编剧的情况下,去讲好自己心里那个呼之欲出的故事了!

    也或者说,他们认为自己的想法,已经可以凌驾于编剧的剧本之上了!

    只可惜,在李谦看来,他们都没讲好!

    离开了编剧,他们或许仍是一位优秀的导演,但他们这种优秀的导演,却很难拍好一部故事片!

    一如李谦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的张国师。

    当然,这又是老话题了,为什么香港的那一批八九十年代涌现出来的导演们,都能在成功后还不膨胀呢?

    事实上,他们也膨胀了,包括周星驰!

    但问题是,香港地狭人少,使得在那里的电影电视圈子成长起来的导演和演员们,往往都是身兼数职成长起来的!

    他们的导演,十个里头至少有七八个是从编剧起家的!

    事情就是那么奇怪,专业的、结构清晰的、分门别类的专业教育,能够培养出世界级的大师,能够培养出各个方面的顶级专业人才,但几乎没有什么正规培训,基本都是靠野蛮生长起来的电影人们,尽管缺乏了殿堂级的厚重底蕴,但却往往更加的全面,至少是没有特别明显的短板!

    而且,国内很大,大到哪怕是文艺电影,也有足够的人口和观众基数做支撑,因此大家很容易就倒向文艺片的方向,而香港地狭人少,票房就是生命线,却反而让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电影,自始至终都会有着对观众的最起码的尊重!

    也或者说,是对市场,对票房的尊重!

    所以,他们再怎么膨胀,也会老老实实的去先把一个故事讲好!

    …………

    足足五六分钟,李谦不说话也不动,一直到商务车的司机主动问了一句,“李总,咱们走吗?”许是以为李谦在等卢明,他还又特意解释了一句,“卢经理是自己开车来的?!崩钋呕毓窭?,又叹口气,整个人瘫在座椅上,摆手,道:“走吧,回去!”

    结果在半路上,又接到了胡斐打来的电话。

    他的语气倒是蛮轻快的,毕竟,虽然不是没人唱反调,但对他来说,刘承章的能力,还是很值得信赖的,而且不管是他们公司的两位制片人,还是院线方的代表——尤其重要的是院线方看片专家的意见——对《剑仙》都还是一致看好的。

    更何况,以胡斐的城府和智慧,显然不会因为有人对他们公司的电影唱衰了几句,就立马摆脸色——他是商人,不是艺术家。

    电话刚一接通,他就笑道:“就说不让你走,中午咱们一块儿喝点儿??!结果你刚走,辛老弟,就是你们俩意见相近那位辛教授,就找我问你在哪里,说想跟你聊聊呢,结果你提前跑了!”

    李谦笑笑,“我手头上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留下也不敢喝酒?;赝钒?,回头咱们找个时间再聚聚。对了,你可以把我的号码留给那位辛教授,我跟他,这也得算是观点一致了,同道中人。我也想跟他聊聊?!?br />
    胡斐哈哈大笑,应了声“好”。

    但片刻之后,他却又问:“你真的不太看好老刘这部片子?”

    想了想,李谦道:“也不是不看好,只是投资太大了。不过以你们公司的实力,再加上的确这个特效是可以的,把宣传做好了,应该是可以收回成本的吧?”

    李谦的口气,是带着疑问的!

    考虑到这部电影的制片投入和宣发费用,预计将会超过一亿三千万,近一亿四千万了,基本上来说,这部电影要想收回投资,就必须至少也要打破《??陀牒蜕小返募吐疾判辛恕率瞪?,李谦自己觉得,自己这应该不算是唱衰了吧?

    但是电话那头,胡斐沉默片刻,笑了笑,道:“可能是王婆卖瓜?我看了好几遍,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看了好几遍了,我倒觉得问题不大!我也不懂电影,也不懂什么艺术之类的,我就是个商人,是个普通观众,我觉得,这部片子,应该还是值得花个十几块钱看一下的吧?”

    李谦想了想,道:“我当然希望片子大卖!只有片子大卖,才能帮我把我们公司特效部的名声给打出去??!票房越高越好!”

    胡斐闻言哈哈大笑。

    …………

    挂了电话,李谦摇头笑笑。

    他能听得出来,些微两三个人的一点质疑,是丝毫没有动摇胡斐对这部电影的信心的,听他的口气,他对这部电影的心理期待值,也绝不仅仅只是保本而已!

    “那就只能祝你们好运了!”李谦心想。

    车子眼看要到公司楼下,手机声又响起来,这一次居然是方柏锦打来的。

    李谦接通了电话,就听方柏锦直接道:“你刚才不该说那些话的,老刘挺生气!”顿了顿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干嘛当着那么多人落他面子?”

    李谦失笑,片刻后,问:“他不会是把我跟秦大爷并列为最不欢迎的人了吧?”

    方柏锦闻言也笑起来,“你们呀……唉!”

    李谦笑道:“等回头电影上映了,要是大卖,那你就帮我约个局,我给刘哥端酒赔罪,承认是我说错了!”

    方柏锦闻言,又叹了口气,然后,他突然道:“你呀,跟老刘,跟秦渭,你们真是……跟你说实话,要是你不是那么走运的正好找到一个齐总帮你做大管家,你现在呀……嗨,不说了,再说我也成你们了!”

    李谦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地叹口气,道:“是??!”

    “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固执,甚至偏执!”

    ***

    今天争取搞出第二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