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四章 相思杀人
    最锥心刻骨是相思。

    8月25日,周三,顺天府郊机场。

    按照事先规划好的行程,这个时候的廖辽,应该是已经离开日本飞抵新加坡的,新专辑在全球持续的热卖,不但让她一举坐稳了自己全球天后的地位,同时增加的,还有那几乎永远都不可能忙得过来的日程安排。

    专辑在五月上市发售,北美、欧洲,肯定是宣传的重点,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一直忙到八月底了,才抽出时间跑到亚洲来。

    《狮子王》在北美影市的上市和票房大爆,让她火上加火,一时之间,成为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的顶级巨星——据说她乘坐的飞机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时,日本方面居然有高达数万的歌迷自发前去机场接驾,以至成田机场当天的对内外交通近乎断绝,一直到地方警厅出动大量警力,廖辽自己也一再呼吁,这才终于把热情的歌迷给疏散开!

    而她在日本的歌迷见面会,也是应日本方面的请求,不得不在六天的时间内一连开了八场——离开当天,尽管廖辽一再呼吁,歌迷们也一再克制,但仍有大量的、据说超过万人的歌迷,自发前往京都机场送行!

    但是,她登上唱片公司租来的包机,在起飞之前,却临时起意,要求直飞顺天府——尽管再有二十来天的东南亚之行,她就可以回家了,但不行,就差这最后二三十天,她都忍不了了。

    因为……李谦刮了光头!

    多么不算一回事的事情,多么对国计民生毫无助益的一件小事,但偏偏,就这么一件小事,却在整个泛亚娱乐圈,尤其是在中国和东南亚,惹起了喧天的波浪,引得所有娱乐类报纸销量暴涨,引得整个网络上所有有关此事的帖子,都迎来了一大.波的点击量暴涨!

    也就是这么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一下子就触动了廖辽内心深处压抑许久的相思——所有的事情都顾不得了,她就是要回家!

    于是,如今最炙手可热的国际天后给东南亚方面的承办商和歌迷们发了一道后来被誉为最任性的公开道歉信,和最温情的情书,然后,经过和两边机场紧急的一番沟通,飞机直飞顺天府!

    这封道歉信,简单到只有短短十几个字:我想我男人了,要先回去看看他!

    然后,她回来了。

    于是,8月25日的顺天府机场,闻讯而来的各国媒体,和当时正在机场的准备来的以及准备走的歌迷们,瞬间形成了整个航空港的大拥堵!

    对于廖辽这次的全球专辑宣传,最后才会回到中国来的做法,尽管占上风的还是那种与生俱来的“自家人”思维:廖辽是自己人嘛,咱们早点晚点的,有什么!但是,国内的媒体和网络上的歌迷们,此前还是颇有微词的。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当廖辽的那封道歉信通过发达的网络,几乎只迟滞了十几分钟就传回国内的时候,甚至还没等她的飞机飞离日本国土,就已经引起了国内网络上的一片沸腾!

    那一瞬间,几乎所有国人、所有的歌迷都觉与有荣焉!

    这才是我们的大廖辽嘛!

    就是这么任性!

    就是这么真性情,就是这么可爱!

    尽管现在的网络,尤其是移动网络,还并没有做到特别发达,但即便只是单纯的有线网络,其在国内的发展和覆盖面,已经是相当之大,再加上最近“李谦剃光头”这件事正在红火的议论之中,于是,当廖辽那封短短的道歉信传来,瞬间就在网络上形成了病毒般地飞速传播。

    很多住在顺天府的歌迷当即就形成了自发的即时出发,而稍微一经号召,便很快就有更多的歌迷紧急出动了!

    廖辽去东京,还能闹出几万人的大动静,据说后来更是闹到了十几万人欢迎的大场面,现在回家了,咱们还能比外人都不如?

    接到消息之后的顺天府机场立马紧张起来——这尼玛,简直如临大敌!

    然而,他们多少显得有些多虑了。

    从数百,到数千,到过万,整个机场似乎正在逐渐走向彻底大拥堵的那一步,但偏偏,不知道是不是经验丰富了,还是此前很多次的类似事件,让李谦和廖辽的歌迷们,都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惯例。

    总之,数千人涌入接机大厅,外面还有上万人,固然让整个交通环境一下子变得相当拥堵,但大家居然很自发地分散出几条通道,自发地维持着整个机场最基本的通行秩序!

    机场方面的管理人员面对这种情况,目瞪口呆。

    …………

    下午两点十二分,飞机落地。

    经过事先的沟通,李谦第一时间就接到了廖辽。

    那是长达三分钟的拥抱。

    分别那么久,不见时是刻骨的相思,但真的见了面,却没有眼泪要流。

    廖辽紧紧地抱着他,闭上眼睛,叹息中满满的都是知足,和幸福。

    李谦脸上带着笑,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一如当初那个下雪的夜晚,在济南府那间两人都是早已不记得名字的酒店门口,李谦就是这样,拍着她的后背。

    终于松开手,廖辽笑着踮起脚尖,李谦自觉地弯腰,廖辽抬手摸了一下那光溜溜的脑袋,笑:“舒服吗?”

    李谦想想,也笑,“一开始挺奇怪的,但很快就习惯了,很舒服?!?br />
    廖辽终于大笑起来。

    笑罢,亲,然后又抱,几乎抱不够。

    一大群人就在旁边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等两个人终于抱够了,机场方面的人过来小心地提出建议,先是介绍了一下现在机场方面的情况,然后希望两人从员工内部通道离开,以尽快解决拥挤问题,和潜在的踩踏风险。

    但廖辽应付这种事情,甚至已经远比机场的工作人员还要更加的纯熟了。此时闻言她想了想,笑着问:“我能用几分钟你们的广播室吗?”

    工作人员闻言愣了一下,旋即似乎是明白了一点什么,想了想,道:“我需要帮您申请一下,不过……问题不大?!?br />
    …………

    拥挤的接机大厅里,尽管大家已经很注意秩序,也已经很注意压低音量说话,但几千人聚集到一块儿,再加上外面还有上万人,再加上应该是还有更多的人正在赶过来的路上,所以可想而知,是很难真的安静下来的。

    每个人小声的说一句,汇集到一起,已经是人语喧哗了。

    认识的,不认识的,站在一起,说着李谦的光头新造型,说着廖辽的新歌,说着李谦的廖辽的周嫫的以及何润卿的八卦,当然,还要说说小燕子和紫薇……

    然后,大家看热闹一般地看着那些守在接机大厅门口等各处的摄影机和记者们——此时此刻,他们面对镜头,正操着各种语言进行现场播报!

    好吧,虽然廖辽很红,但她在国内,还真没红到会让哪家电视台进行实时追踪播报的程度——国内似乎从来都没有过这个惯例!

    但现在,当下身在机场的这批号称廖辽最铁杆的歌迷们却突然发现,原来说着念着、听着夸着,以前似乎只是个概念而已,但现在,当自己身临其境,亲眼看到这些人操着日语、朝鲜语、英语的主持人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巴拉巴拉激动地说着什么,大家才突然发现,卧槽,原来咱家大廖辽在国际上的地位,居然已经高到了这个程度!

    有些惊讶,又有些与有荣焉。

    就在这时,一直都在有序地播报着到港班机的播音系统,突然停了下来,足足能有半分多钟,然后,一个熟悉的女声突然响起来——

    “喂,嗨,大家好,我是廖辽!”

    现场安静了片刻,旋即,所有人都激动地振臂高呼。

    足足半分多钟,声浪震天,喧闹不止。

    一直到广播系统里传来一声轻笑,然后,清脆的吉他声响了起来,硕大的接机大厅瞬间又安静下来。

    吉他声清越,廖辽的嗓音低沉中带着一抹特有的磁性。

    “红豆生南国,

    是很遥远的事情。

    相思算什么,

    早无人在意。

    醉卧不夜城,

    处处霓虹,

    酒杯中好一片滥滥风情。

    最肯忘却古人诗,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守着爱怕人笑,

    还怕人看清。

    春又来看红豆开,

    竟不见有情人去采,

    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

    全场安静到针落可闻。

    起头的吉他旋律刚一出来,大家就已经听出来了,这正是廖辽这张新专辑里的那首《相思》——一首刚一出现就被誉为“甚有古意”的、曲风并不那么流行、但偏偏自上市以来,在国内相当红的歌。

    廖辽的声音里有一丝丝的疲惫,不过吉他很稳。

    大家一边听歌一边在心里猜:这应该是教主在弹吉他。

    唱到第二遍,尤其是当进入副歌之后,廖辽有些动情,而接机大厅内,渐渐地开始有人跟着合唱起来,短短几句之后,就已经变成了数千人的大合唱!

    句句皆是不屑相思。

    句句皆是刻骨相思。

    一曲罢,广播系统安静了下来,接机大厅里很多没停过瘾的歌迷反而还在自己唱,然后,就听有个熟悉的男声突然响起来,“好了,谢谢大家,谢谢!散了吧,改天咱们演唱会见!”

    接机大厅内外,又是一阵针落可闻的寂静。

    然后,掌声自一个角落起,很快就蔓延全场。

    足足一分多钟,掌声终于渐次消歇,歌迷们开始自发地次第离场,脸上带着满足的神情,彼此间甚至说说笑笑。

    路过那些来自国内外的记者和摄影机时,则不免带着些玩味的表情看过去,能听懂英语的,更是现场见识了一把外国主持人爆英语时的语速……

    “哦,天哪,简直不敢相信,这里的歌迷是那么的文明,那么的礼貌,和那么的有秩序!廖虽然没有现身,但她却借用机场的广播系统,和她的东方恋人配合,现场为大家唱了一首她新专辑中的中国语歌曲,现在,看……歌迷们听过了歌,正在纷纷带着满足的表情,自发的离场,一切都有条不紊……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这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歌迷……”

    当然,还有很多国内的记者,在简短的播报之后,当时就现场采访了廖辽的歌迷,“你好,请问你是廖辽的歌迷吗?”

    “是!”

    “是正好在这里还是……”

    “特意赶过来的!永远支持教主和我家大廖辽!”

    …………

    手挽着手坐在商务车里,廖辽的肩膀侧过来,歪在李谦肩上。

    “就能待一天,明天上午就走?!?br />
    “嗯,忙完这一段儿吧。忙完这一段儿,回来好好歇歇。我手上这部戏,估计要到十一月前后才能结束,到时候闲下来了,好好陪陪你?!?br />
    “嗯,好。对了,老何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九月中旬,这就快了!我在尽力的往后拖,想赶在她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出门,但是,我能等,剧组也能等,高粱不等人??!好不容易种下的,要是耽误了,就只能等明年了?!?br />
    廖辽又“嗯”了一声,似有心似无意地道:“早都习惯了。我习惯了,老何肯定更已经习惯了?!?br />
    李谦“嗯”了一声,越发握紧了她的手。

    廖辽感应到他的掌心的热度和手掌的力度,闭着眼睛,笑了笑。

    “对了,《还珠公主》我看了,一集都没落下,很好看!我超喜欢小燕子!”

    李谦笑笑,“收视率还不错,看来大家都挺喜欢小燕子?!?br />
    廖辽点头,又“嗯”了一声。

    想了想,又道:“对了,玛格丽回去之后,我们见了一次,她说你是个神奇的导演,说东方的功夫很神奇,很厉害。她还说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跟你深度合作一次,她特别想演你的片子?!?br />
    李谦笑,“当初打电话不是说过了?”

    廖辽想了想,失笑,“对,说过了,我给忘了?!?br />
    抬眼看前面,应该是马上要到五环了,李谦伸手过去,拍拍她的肩膀,“累了吧?睡一会儿吧,睡一会儿就到家了!”

    “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