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六章 寂寞无人说
    李谦坐在办公桌后,无奈地看着江依依。

    其实江依依的先天条件无比优秀,脸嘛,身材嘛,顶级的美人胚子,而且人又聪明伶俐,几乎是谁见了谁喜欢,对她的前途,所有人都很看好。

    论学戏,她拜的可是名师,论做演员,她才十七岁,就已经在《还珠公主》这样全国爆红的国民神剧中出演了重要的配角,虽然肯定不如女主角红,但在她这个年龄而言,这种先发的年龄优势,已经是很大了!

    更何况,她背后还依靠着李谦这么个通吃影视歌三届的师叔,几乎不需要她自己费心费力的去巴结谁,去搞好关系之类的,就能直接拿到好角色!

    这是多大的优势!

    但是呢,李谦是问过程素瓶的,身为名师出身的她,却绝对算不得高徒。她这个人是很聪明的,但偏偏学戏并不用心,经常气得她师傅了不得,这些年全仗着自己会哄师傅开心才混过来的。

    而演戏呢……唉!

    实话说,李谦最不怕一个演员起步低,像周宝山、钟元福,那都是基本上什么表演基础都没有的,只要他们愿意演、愿意学,李谦就敢用!事实上,现在《黄飞鸿》拍完了,回到顺天府,公司里给他们这一批此前没有什么表演基础的签约演员报了一个为期半年的表演特训班,他们马上就都无比认真的上学去了,据说在课堂上,他们都学得相当认真!

    但江依依同学就……这么说吧,她太聪明了,她很知道一件事情该用几分力气能够做好,于是,能用两份力气的,她就绝对不用三份!

    去看《还珠公主》,仔细观察她的表演,就能很清楚地看到,她每次的表演镜头,都是正好压着合格线过的——合格了,但说不上太好!

    当然,每当有机会展示自己的美丽与可爱的时候,她总是不遗余力的!

    但偏偏,她居然以此自傲!

    关于这一点,在片场的时候,韩顺章已经把她叫到一边,批过好几次了,每次狠狠地批她一次,她就能记那么几天,然后就又故态复萌了!

    韩顺章曾经要求李谦出面教训教训她,但李谦思之再三,拒绝了。从头到尾,他只是静静地旁观。

    观察江依依这个人,同时想起很多另外那个时空的有趣故事。

    金锁这个角色,貌似并不惊人,跟着《还珠公主》火了一把,但只是混个脸熟而已,其实算不上多火,但是呢……事在人为嘛!

    影视圈、娱乐圈这个地方,最难得的就是机遇!

    能在刚出道的第一部戏就赢得了全国观众的认可和喜爱,并且把自己的美丽名片给打出去了,这可是再好不过的开始了。

    五官惊艳,身材极佳,气质不俗,有着七八年的京剧底子,现如今又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嗯,一把好牌呀!

    李谦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直到看得她有些身上发毛,忍不住撒娇,“师叔儿……你说句话嘛!好不好?”

    李谦掏出手机来,翻了一下,拨出一个电话去。

    江依依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下意识地隔着办公桌就要伸手,满脸央求,“别呀师叔儿,我还没跟我师父说呢,你别……”

    “喂,姐,是我。依依那丫头在我这儿呢……”

    江依依一下子就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了,顿时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苦巴脸儿,双手合十,拜了又拜,嘴唇开阖,无声地央求着,“师叔儿……师叔儿……”

    李谦抬头瞥了她一眼,笑眯眯地道:“依依说她最近发财了,想请你吃饭。又怕你不赏脸,这不,非要拉上我!”

    李谦说完,也不知道那边说了句什么,随后就见李谦哈哈一笑,道:“好,那我把电话给她,你们俩自己约时间约地方吧!嗯,我就不去了,这两天就准备走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安排妥当。嗯,等我回来吧!”

    说话间,他笑着,看向江依依,把手机递了过来。

    江依依苦着一张脸,无奈地接过电话去,“喂,师叔儿,我,依依?!?br />
    电话那头,程素瓶轻笑一声,道:“说罢,你又戳什么事儿了?连你谦师叔儿都镇不住你了,还得找我?”

    “???”

    江依依闻言吓了一跳。

    她刚才可是亲耳听着李谦打电话的,确定他除了说自己要请程师叔吃饭之后,别的都是一句也没有提的!

    但是,似乎程师叔全都知道了?

    可问题是,这个事儿自己只跟谦师叔儿说了呀,连最好的姐妹都还没说!

    脑海中心念电转,一对漂亮的大眼睛也是咕噜噜的乱转,她匆促之间,只好道:“没呀?我能戳什么事儿?谦师叔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要请你吃饭呀!”

    电话那头,程素瓶又轻笑一声,直接道:“看来这事儿的确不小,是我也解决不了的了?要不,我给你师父打电话先说一声,免得到时候吓着她?”

    “别……师叔儿,亲师叔儿,别……”

    江依依再次吓了一跳。

    抬起头来看向李谦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在低头敲键盘了,噼里啪啦的,但脸上却分明挂着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得意微笑。

    江依依恨得在心里暗暗跺脚,心想:以后再不跟你那么近了!

    同时又暗自奇怪,到底怎么回事呢?谦师叔明明真的是什么都没说呀!

    收回视线,她无奈地道:“师叔儿,那我还是请你吃饭吧,吃饭的时候慢慢的跟你说,总行了吧?”

    电话那头,程素瓶又笑了一声,“下午有我的场,中午我在剧院这边的餐厅吃素,你过来吧,陪师叔吃顿素?!?br />
    “哎……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江依依噘着嘴儿把手机递回去,满脸幽怨。

    然而,这边江依依刚出门,李谦笑笑,还没等手机收起来,却又突然有个电话打了进来。

    …………

    顺天电影学院,后门街。

    李谦离得老远就熟练地找地方停了车,墨镜卡好,锁了车,往小吃一条街而去——等真的到了街上,墨镜反而摘了下来。

    到处都是熟人,而且都是吃了人家四年东西的老相识,装什么逼!

    果然,刚一进去,就有熟人打起了招呼,李谦笑着回应。

    然后,突然有一家里伸起一截雪白的手臂,“这儿,这儿!”

    李谦笑着走过去。

    周静宜居然没等她,自己已经点了盘毛豆花生拼盘,吃开了。

    她的面前,已经吃出了一小堆花生和毛豆的皮。

    李谦笑着坐下,头也不回,道:“李哥,来碗酸梅!”

    “得嘞!稍等??!”

    说话间,也就是一二十秒钟的工夫,老板已经端着一碗黑漆漆的酸梅汤过来。

    丝丝的,似乎在透射着凉气。

    放下碗,老板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还记得我这碗酸梅汤?”

    李谦哈哈一笑,“我都惦记你这一口好久了!每次只要一喝多了,一准儿想起你这碗汤来!”

    店主呵呵一笑,面露得意,“成!就冲你这句话,你这碗汤,我请了!”

    李谦端起碗来喝一口,嘶嘶哈哈的,“爽!”却又摆手,指一指对面的周静宜,笑道:“不用了,有人请客,记着,下回!”

    店主哈哈一笑,“那成,你们聊?!?br />
    等店主老李走了,周静宜犹自好奇地看着那老李的背影,然后才扭头看着李谦,满脸都是毫不遮掩的好奇,一双明亮的眼睛,婉转而妩媚。

    “我差点儿忘了,这里是你的地盘哈!”

    李谦哈哈一笑,没搭茬儿,反而问:“说罢,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周静宜拿起手边的啤酒瓶,举起来,李谦见状端起碗来,跟她碰了一下,周静宜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喝完了,一抹嘴,放下酒瓶,道:“第一个原因,我听你的建议,报了这边一个班,三个月的,结业了,我觉得,你没说错,学到了很多东西。第二个原因,我被一部戏选中了,而且是电影,还是女主角!”

    李谦挑了挑眉毛,心想不会是明晓敬那部片子吧?

    这时候,周静宜笑眯眯地道:“这两件事加在一起,理由够充分吗?”

    李谦闻言耸耸肩,“那恭喜你了!”

    周静宜眼神一睇,笑问:“明姐那部戏,是你推荐的我,对吗?”

    李谦闻言一愣,旋即笑笑,问:“难道还有别的说法?”

    周静宜脸上闪过一抹神伤,但旋即又笑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是我听明姐无意间说了一句,怪不得能让谦儿都记住了。所以……我猜……嗯,呵呵,你也知道的,我们公司跟我说的时候,肯定不是这样喽!”

    这时,李谦安静地看着她,只见她抓起酒瓶,一仰头,又是咕咚咕咚两大口,雪白的一段脖子与颈下的锁骨,透着一股子性.感迷人。

    放下酒瓶,那眼神中,那脸上,满满的都是“欢乐无人分享”的寂寞。

    李谦叹了口气,抿起了嘴唇。

    …………

    其实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都很简单。

    在影视圈来说,也无比的常见。

    两人换了个安静点的饭店,也没要包间,就是一个独立的隔断,然后,简简单单几味小菜,却直接要了一瓶二锅头。

    三两酒下肚,周静宜说起这件事来,李谦稍加拼凑,就弄明白了整件事情的起承转合——

    明晓敬是个很有执行力的人,这边剧本和投资敲定,她第二天就已经开始着手拉班子了,而李谦说杜艺华的星语传媒有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子演技很好的事情,也不出意料的被明晓敬给记住了。

    电影嘛,本来就比电视剧逼格更高,虽说明晓敬作为导演是个十足的新人,但架不住人家做演员时名气大呀,她做导演的第一部戏,那也是肯定会备受关注的,于是,这边电话一打,那边杜艺华当即就给了满满的保证!

    我手底下的人,你随便挑!

    然后,大家约了个时间,嗯,按照周静宜的说法,大约就是昨天下午了,明晓敬去了星语传媒的办公地址,杜艺华也真的是把自己旗下目前三个势头最好的女演员都推荐给了她——当然,没有周静宜。

    但明晓敬挨个儿试了试戏,都不是太满意——她虽然做导演是第一次,但做演员可有大十几年了,谁的戏好、谁的戏不好,也就是一段台词一个眼神儿的工夫就瞧出来了。

    于是,就问:“还有合适的吗?”

    周静宜是最后一个被推荐过去的——其实整个星语传媒的签约女演员,加一起也就七个人而已,还有两个正在外地拍戏。

    然后,嗯,明晓敬简单一试,一下子就非常的满意,顿时就觉得,李谦的眼光果然还是很靠谱的。然后,当时就定下了。

    当然,话从杜艺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肯定会变一变说法就是了。

    这再正常不过了。

    然而,阴差阳错,周静宜在很巧合的情况下听到了正在等电梯的明晓敬说的几句电话——当然,仅此而已的话,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关键的是,对于她的入选,公司里另外几个女孩子,都是相当的羡慕嫉妒恨。

    而周静宜向来都是一个不太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女孩子,来到顺天府三四年了,从读影视学校那时候起,一直到现在,她居然愣是没有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一起庆贺一下,或者发发牢骚的朋友。

    闹明白了整件事,李谦摇头笑笑,举起酒杯,又跟她碰了一杯。

    放下酒杯,他道:“人际关系这种东西……尤其是你这种性格的,慢慢碰吧,好朋友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碰到一个算赚的?!?br />
    不过顿了顿,他却又笑了笑,道:“不过么……只要是我在顺天府的情况下,你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要请客,有什么不高兴的时候要请客,可以暂时把我当成朋友!当然,我经常不在顺天府,在顺天府的时候,也不保证肯定有空出来!”

    周静宜闻言翻个白眼儿,“等于没说!”

    李谦笑了笑,没说话。

    过了好半天,才喃喃地道:“其实有时候,我也需要一个能胡说八道的、知心但又不换命的酒友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