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七章 就当它是你!
    重庆府,不知道什么地方。

    《生死门》剧组主动派车过来接的,车倒是还可以,但是当车子离了重庆机场,只跑了半个小时的平坦大道,随后就在这大山里东拐西拐的,然后,李谦很快就彻底晕了,孙玉婷看上去反倒要好一些。

    足足两个多小时之后,李谦早已饥肠辘辘,车子终于在一座大山前面停下了。

    下了车,一眼望去,那边是一片蔚然的竹海。

    跟在剧组的司机屁股后头,步行上坡走了大约六七分钟,就看到剧组了。

    那是好美的一片茂盛竹林。

    竹林下有几十个渺小的人类。

    有人注意到李谦的到来,当时就主动站起来,手指竖在嘴唇上,“嘘!”

    然后,方柏锦就看到了李谦。

    他主动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那名工作人员的肩膀,然后走向李谦,两人各自伸手,握手,轻轻拥抱一下,方柏锦又跟孙玉婷握了握手,然后搂着李谦的肩膀,两人缓步离开拍摄场地。

    等走出去足足两百米,他回头看一眼片场,才摇头,道:“不太顺,秦老爷发脾气了,片场连喘气儿都得小心着?!?br />
    李谦点点头,表示了然。但还是忍不住关心地问:“小玉她……”

    方柏锦摇摇头,“那丫头聪明着呢,没事儿!”

    顿了顿,道:“一开始只是郭玉龙跟秦老爷的思路有点不太一致,后来被迫听秦老爷的,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连着几条都是很低级的失误,瞎了,秦老爷就以为他是故意消极抵制,很生气!”

    李谦恍然大悟。

    别管什么圈子,能混到出人头地,尤其是混到像秦渭和郭玉龙这样在某个方面登高凌绝顶这个级别的,都是相当执拗的。

    他们对待什么事情,一旦有了自己的看法和主见,轻易的不会因任何人而改变——两个都很强势的人碰到一起,如果一个不能彻底压服另外一个,那么,出点小乱子,自然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

    更何况,听方柏锦说的意思,这似乎只是一个小误会。

    两人这边说着话,就听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咔!过了!全体休息十五分钟!”

    然后,隔了两百米的竹林,只一条羊肠小道相连,李谦却分明在这边听到无数人长吁一口气的声音——传到两百米外,几乎就是“呼”的一大声。

    李谦耸耸肩,跟方柏锦相识笑了笑。

    秦老爷在片场的无上威严,真不是盖的。

    等李谦他们走回去的时候,远远地能够看到,郭玉龙跟秦渭正勾肩搭背地站在路口,郭玉龙似乎在很努力地跟秦渭说着什么,秦渭的脸色似乎是缓和了不少,居然开始有了些笑模样,也转而拍了拍郭玉龙的肩膀。

    嗯,和好如初。

    瞧,这就是这帮人之所以能够在这个行业站到巅峰的原因之所在了。

    有自己的坚持,有些时候甚至会誓死捍卫自己的坚持,但也有些时候,从不在乎一些无谓的小脾气——说白了,都是聪明之极的人。

    看见李谦和方柏锦一起走过来,正好两人聊完了,远远地就看向这边,点头示意,秦渭一脸憨厚的笑,一笑就是一脸褶子,“来了?”

    郭玉龙更是早早地伸出手,“谦儿,小玉这几天就开始念叨了,说你要来探班,晚上喝点儿?”

    李谦跟他握手,笑道:“别,别,郭大哥,我喝不过你!您老人家的威名,声震四宇八荒,我自认不是对手,求放过!”

    郭玉龙哈哈大笑,抬手在李谦肩膀上拍一下,“又不是非得让你喝醉!”

    说话间,李谦又跟秦渭握握手,“秦导,小玉打电话跟我诉苦了,您这片子还剩多久才能杀青??!”

    秦渭这会子大概是拍顺了,又刚听郭玉龙亲口向自己澄清了误会,脾气不错,脸上也笑得慈祥,但就是不给准话儿,只是道:“快了,快了!”

    顿了顿,还道:“她要是实在呆腻了,你就带她到市区去玩一天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吃点好吃的,再回来嘛!”

    得!就这句话就知道,《生死门》离杀青,还早着呢!

    这部戏三月份开始筹备,五月初就开拍了,比《黄飞鸿》早了足足一个多月,结果《黄飞鸿》已经杀青了快半个月了,它还早着呢!

    而且要知道,何颖玉是从四月中旬就开始进了郑中原的《B计划》剧组了,在《B计划》那边拍了大半个月,又赶紧转到《生死门》,在《生死门》这边顶着秦老爷的强大威压赶一个月的戏,又赶紧再回到《B计划》,到现在,八月底了,《生死门》还没有要拍完的意思,而《B计划》那边还等着她去合拍最后一段重要的镜头段落——给李谦打电话的时候,小丫头压抑的都快哭了!

    要知道,她就算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少年老成,再怎么性格外放、抗压性强,但是呢,她今年才只有二十岁,开了学才读大三而已!

    这么连续几个月的超高压力下的奔波,连续硬抗秦渭、郭玉龙、郑中原等这一批当今国内最顶级的电影人的压力,连口喘气的功夫都不给,换了心智更成熟的李谦,都未必扛得下来,更何况她一个小姑娘!

    实话说,她能硬撑到现在没崩溃,已经很让李谦都肃然起敬了。

    这边正说着,那边何颖玉似乎是得到消息了,穿着戏服就跑过来了,离得老远就大声喊,“谦儿哥!”

    李谦笑向她。

    然后就迎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等她松开了,李谦笑着退开半步,仔细打量,笑道:“还不错,很精神,这个扮相也很漂亮嘛!”

    何颖玉当场一撸袖子,指着自己雪白的一截胳膊,一脸委屈,“我都给咬坏了,这边特别多蚊子,而且个头儿都特别大,你看看,你看看……”

    李谦笑,扭头看秦渭,秦渭这会子居然笑得憨厚。

    好吧,小姑娘嘛,好久没见亲人了,你就是得允许她撒撒娇嘛!

    于是李谦笑道:“走,咱待会儿就走,不给他拍了!这什么剧组嘛这是,虐待人啊,不给他干了!让他换人!”

    秦渭继续憨憨一笑,老神在在。

    郭玉龙哈哈大笑,何颖玉也笑了,脆生生地答了一句,“好!”

    这个时候,不少剧组的重要成员和还留在剧组的几个主要演员,都看到这边来探班的李谦,纷纷聚拢了过来。

    《生死门》这部电影,汇聚了国内最顶级的一帮幕后人员,和最大牌的一帮演员,但开拍到现在,一些戏份比较少的演员,已经是提前杀青了。

    现如今剧组里除了郭玉龙和何颖玉这对男女主角之外,还剩下张雷、谢子微、程一凡等人在,据说九月初的时候,明晓敬还需要回归剧组再拍几个镜头,除此之外,像傅红雪,像朱强,都在八月初就已经离组了。

    跟大家握握手,闲聊一阵,眼看着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早就过了,秦渭招呼李谦一声,道:“今天还有两个镜头是小玉的,拍完这个镜头,她就可以走了,明天给你们一天假,好吧?现在……开工开工!都别聊了!”

    众人闻言,纷纷跟秦渭前后脚一起往回走,这边何颖玉却是撅起了嘴儿,扭头、悄声跟李谦说:“就这两个镜头,他能拍三个小时!”

    李谦没告诉她,自己已经六七个小时没吃东西,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只是给她一个笑脸,拍拍她的肩膀,“再忍忍,多用点心,争取一遍过!”

    …………

    三十分钟之后,李谦站在一帮幕后工作人员身边,亲眼见到镜头里的郭玉龙和何颖玉非常完美地完成了一个镜头。

    秦老爷满面红光。

    但是,他说:“咔!过了!略调整三分钟,待会儿再来一遍!咱们争取做得更好一点!三分钟啊,调整一下!”

    …………

    一个小时以后。

    秦渭说:“刚才这一遍不错,全体注意,休息五分钟,玉龙,小玉,待会儿咱们再尝试一遍另外一种方式……我想换个角度来诠释这个镜头!”

    …………

    两个小时之后,孙玉婷终于扛不住了,找剧组那边要了一包方便面,拿热水泡了,趁着拍摄中间不禁声响的工夫,哧溜哧溜地吃起来。

    李谦则站在场边,手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

    三个小时之后,秦渭道:“咔!过了,全体休息十分钟,预备下一个镜头!”

    还特意亲切地道:“小玉,还有你这一个镜头,再坚持一会儿!”

    李谦无奈地双手抱肩。

    偶尔何颖玉看过来,撅撅嘴,一脸的幽怨神色,李谦也只好耸耸肩。

    好吧,这就是传说中的秦老爷的剧组。

    一下子让李谦想起了张国师,想起了墨镜王。

    …………

    晚上,一行四人,却坐了两张桌子。

    孙玉婷跟何颖玉的助理坐在那边,自己点自己的,而这边,李谦跟何颖玉对面坐,看她动作极快地切开牛排,往嘴里满满地塞一大口,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还嚼着,就呜呜咽咽地说:“我都快一个月没吃过牛排了!”

    李谦笑笑,一脸宠溺。

    然后,他伸过刀叉去,动作熟练地帮她分割牛排,何颖玉初时愣了一下,旋即眼睛眨了眨,然后就低了头,拿叉子狠狠地叉上牛排,大口往嘴里塞。

    李谦的动作又快又稳,切的牛排大小适中,而且居然完全跟得上何颖玉吃的速度——等她那块吃完了,李谦已经把自己的也切了一半,主动把盘子推给她。

    何颖玉继续低了头,大口吃。

    李谦耐心地帮她把那一块都切完了,这才招手叫了侍者,又点了一份,眼看着她越吃越慢,不由得笑了,“吃点别的,薯条,小蛋糕,不用非得吃干净!”

    何颖玉抬头,咀嚼着,冲他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十几分钟的功夫,李谦的牛排也到了。

    他低头切牛排、吃牛排的工夫,何颖玉又吃了点薯条,然后就拿着根薯条在番茄酱里瞎戳,不时地偷偷打量着慢条斯理吃牛排的李谦。

    “哎,谦儿哥,你当初是不是就这么泡上廖大天后和我家嫫嫫的?”

    李谦闻言笑笑,“要那么容易就好了!”

    他这么一说,何颖玉顿时来了兴头,问:“说说?我特别感兴趣!”

    李谦又笑,吃一口,咽下去,才道:“我泡妞,凭的是综合实力!”

    “嘁!”何颖玉做出一副极度鄙视的模样,斜着眼儿乜了李谦一眼,但是等李谦低下头去切牛排了,她又忍不住拿着根薯条在番茄酱里戳啊戳的,时不时就抬头,偷偷地看李谦一眼。

    即便是吃东西时,他脸上也满是认真。

    “哎,”她又叫他,“那时候拍野蛮女友的时候,你可不是现在这样,那时候你很凶,现在很温柔的样子。百变啊你,这就是所谓综合实力吗?”

    李谦笑,认真地切开一块牛排,放进嘴里,咀嚼片刻,咽下去了,还饶有兴致地端起酒杯,喝了口酒,然后才回答道:“我不泡你,放心!”

    “嘁!”

    何颖玉一脸鄙夷。

    …………

    “我以后再也不拍他秦渭的片子了!”

    “嗯,不拍了,回去我就跟老邹说一声,从此之后,所有秦渭的邀请,我让他帮你直接挡了!他挡不住,我来!”

    “当真啊你,我说着玩的!”

    …………

    “我胳膊上、腿上,到处都是蚊子咬的疙瘩,特别大、特别痒……”

    “我给你带药了,一共带了七八种,总有一种是管用的!”

    “你就这么关心人吗?带药了就算完了?喂,我是你的员工啊老板,我在外面那么累死累活的,也是在帮你赚钱??!”

    …………

    两天后,上午,八点半。

    重庆机场。

    把李谦和孙玉婷放下之后,剧组的司机很快就开着车子转出了机场的高架桥,但刚下了桥,何颖玉却突然道:“师傅,找个可以停的地方,靠路边停一会儿?!?br />
    司机闻言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问为什么,只是答应了一声,然后依言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何颖玉下车,站在路边。

    回首望,机场就在不远处。

    何颖玉的助理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就也下车,站在一边看着她。

    她带着墨镜,仰头看天。

    几分钟之后,一架飞机从很低很低的地方飞起来,就在头顶掠了过去。

    何颖玉继续仰着头。

    又过七八分钟,又有一架飞机起飞,从头顶掠过。

    近得甚至能叫人看清它机翼上趴着的苍蝇。

    然后,它在重庆头上打了个转儿,往东去了,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何颖玉吸吸鼻子,拧了拧有些酸痛的脖子,喃喃地道:“就当这一架就是你了!”说完了,她收回视线,转身上车,“走吧!”

    司机很快发动了车子,她的助理赶紧也上了车,下意识地从后视镜里窥了一眼被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的何颖玉,又扭头看看东边那架已经快要看不见了的飞机,一脸茫然与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