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五章 你真是姑奶奶!
    顾师道手中的摄影机稳到沉静。

    跟着秦渭拍了二十年的戏了,他的镜头前,站过、坐过、躺过、活过、死过整个中国几乎所有最优秀的演员。

    实话说,寻常的表演,他已经不怎么看得入眼了。

    此刻面对李谦的这段个人表演,他下意识地就屏住呼吸境(被迫错别字)准地把控住那张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把控住每一道光线、明暗、烟雾的流转。

    不得不说,一个人撑镜头的戏,是很难演的。

    尤其是在没有任何前置故事的情况下。

    但李谦就是那么抽着烟,打几下球,发着呆,却就是满满的忧郁感觉。

    目光空洞。

    偶尔回神间,那眸子里的一抹淡淡的伤感,浓到几乎化不开。

    周静宜是个餐馆服务生,每个月挣一百四十块钱,抽烟,打台球,喜欢大马力吼叫的机车,自己没有,就喜欢跑去那帮摩托车党们聚会的地方抽着烟看,去听那大马力发动机的吼叫。她说过,“我不跟陌生人打球?!?br />
    但是看见李谦的第一次,在旁边看他打了半局球,她就问:“来一局?”

    然而李谦说:“要走了?!?br />
    …………

    烟雾从李谦口中缓缓地喷出来,没等烟雾喷完,他就扔了烟屁股,口鼻中还冒着烟,他就突然俯身,不经犹豫、没有慢慢的瞄准……

    啪!

    球再次准确地落袋。

    嗯,应该说,这一下午的台球,可真不是白练的。

    一来李谦前后两辈子都喜欢打台球,在这上头算是浸淫多年了,再加上他身上毕竟多少有些工夫,对自己肢体的控制能力,比普通人要强了不少。

    再加上……这局球他似乎格外的走运。

    直起身来,他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似乎是在奖赏自己。

    然后,他掏烟。

    上一根烟刚扔,烟雾还没吐干净,新的一根已经点上了。

    正好周静宜走进来,看见他的烟盒。

    李谦抬头,两人都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然后,李谦嘴里叼着烟,眼睛被烟雾熏得眯起来,俯身击球。

    啪!

    再次入袋。

    …………

    “咔!完美!”

    明晓敬兴奋地差点儿要蹦起来,同时对接下来两个人的碰撞,越发的期待到几乎不克自制——刚才俩人眼神儿第一次相碰的那一下,躲在监视器后头的她,看得浑身满满的都是躁动,都是噼里啪啦的火花!

    此时起身走过去,她看了看桌面,扭头笑对李谦道:“球技不错嘛!杆杆入洞??!”说话间,她指着桌面,道:“选一个待会儿你比较有把握的,把剩下几个都拿掉吧!不可能拍你把这一桌球从头打到尾?!?br />
    李谦想了想,道:“都留着吧,还剩三个!你后期怎么剪,是你自己的事儿了,但我想这么演。比较顺?!?br />
    明晓敬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笑笑,“行!”

    说完了她回去,喊,“全体预备了啊,倒计时三秒,三,二,一,开始!”

    李谦抽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来。

    周静宜居然没走开,就这么靠在旁边的另一张台球桌上,看着这张桌子,和这个人。

    李谦想弯腰,但又直起腰来,抽了口烟。

    然后,他俯身,击球。

    啪!

    球没进!

    他直起身来,抿嘴,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很是不满,但神态间又有着细微的焦灼感觉。

    一切都浑然天成。

    明晓敬开始时愣了一下,但还没等那句“咔”喊出口,她就瞬间明白过来,忍不住在心底拍案叫绝。

    李谦又抽口烟,蹭蹭鼻子,吐出烟气。

    俯身,击球。

    啪!

    球进了。

    他面无表情,走到另外一边,俯身,瞄准,足足六七秒钟,一动不动,突然“啪”的一下击球,球顺利入袋。

    直起身来,他把烟叼回口中,享受了两口烟,再次俯身。

    啪的一声,球再次入洞。

    灯光下,是两个人惨白的脸。

    都是面无表情。

    除了各自手中的烟会不时地变幻出各种形状之外,他们在这一刻,颓废到似乎不存在。

    李谦又俯身,准确地击中了最后一个花色球。

    球顺利入袋。

    一切都很完美。

    桌面上剩了从一到八八个带号球,和一个白球。

    九个,都是纯色。

    最后一个球打完了,李谦是侧对着周静宜的。

    周静宜突然问:“来一局?”

    李谦正抽烟,闻言扭头、转身,口鼻中喷出烟雾,慢慢地露出一个笑容,很忧郁、但很帅,“要走了?!?br />
    说完了,他送烟入口,抽了一口,吐出来,烟屁股扔掉,踩灭,放下球杆,再次冲周静宜露出一个笑容,转身,一边摸钱夹一边走进堂屋——这台球室,是摆在搭了棚子的人家院子里的。

    周静宜靠在台球桌上,看着他的背影,后背突然向后弯出一个惊艳的弧度,半仰头,抽烟,对着灯管吐烟。

    低头瞥一眼,桌面上是九个球。

    过了一阵子,李谦结了账出来,她喊,“哎,你黑八没打?!?br />
    李谦站住,一如刚才那般,笑容缓缓地从脸上绽放开来,“我不打黑八的?!?br />
    然后转头走向院门口。

    镜头跟着他。

    走出棚子的范围,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他站住,半转身,向那明亮的棚子看了一眼——在另一台摄影机里,周静宜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对着灯管吐出细长而绵绵不绝的一道烟雾。

    李谦转身走入黑暗。

    一场如此淡然的萍水相逢。

    …………

    “咔!过了!一片过!”

    明晓敬站起身来,直接奔李谦走过去,等走近了,她仰着脸,双手抱住李谦的脑袋,愣生生给他掰得弯下脖子来,自己蹦起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弟弟,我爱死你了,太牛逼了!”她说。

    李谦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放开他,明晓敬突然带着头鼓起掌来。

    一时间,片场顿时掌声一片。

    就连主摄影师顾师道,这个时候都特意放下摄影机,给李谦鼓掌。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刚才的这一段戏,李谦虽是初初上手,但从第一个表情开始,就把韵味给到了九分!

    正好,将满未满,似溢未溢。

    既劲道十足、充满张力,又留有余韵,不会过火。

    这种对于表演火候的把握,简直是顶级老戏骨的水准!

    就这么些年的拍摄经历来说,目前国内能达到这个表演水准的演员,满打满算也就是十来个人,而如果把年龄阶段限制一下,局限在三十岁以下的这批演员的话,到目前为止,在国内的演员圈子里,顾师道只发现了那么三两个人!

    李谦还是其中最好的那一个!

    扭头看看那一个,她也在面带笑容的为李谦鼓掌——嗯,刚才的那段戏,从一个人时候的孤独,到慢慢绽放的笑容,到眼眸深处的那一抹忧郁,甚至再到那一个又一个的小细节,想必就连自己这个摄影师,论其感受来,都应该是不如她这个演对手戏的人的。

    以前都没发现,真的是一个灵气逼人的女孩??!

    看看她,再扭头看看他,顾师道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而此时,李谦已经双手合十,向大家表示感谢。

    明晓敬抬起手腕看看表——结束的早了!此前尽管对李谦的表演能力很有信心,但她绝对没有料到这样的镜头李谦居然可以一遍过!而且那些细腻的表演细节处理得……让她觉得别管你怎么拍,再拍一遍都肯定没那么叼!

    怎么办?没预备别的戏呀!

    要是这个点儿就散场,是不是嫌早了点?

    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钱呀!

    想了想,他扭头看向李谦,“老弟,再来一遍?”

    李谦耸耸肩,“行??!”

    …………

    洗手间里哗啦啦水响,明晓敬倚在靠背上,目光茫然无焦距地盯着房间那白色的墙壁。过了一阵子,康小楼穿着浴袍出来,一路小跑的,“不行不行,开空调,娘的,怎么那么冷??!”

    “???”

    明晓敬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然后还没等她找到??仄?,那边康小楼就已经把空调打开了,然后穿着浴袍,湿漉漉的,就要扎被窝。

    明晓敬踹他,“不行!你让我睡湿被子呀!”

    康小楼都快打哆嗦了,“我冷??!”

    明晓敬看看他,怪可怜的,考虑到最近拍戏还是蛮辛苦的,康小楼同志帮自己跑前跑后的,这个大管家还是蛮称职的,“好吧好吧!你离我远点儿??!”

    哪里管得了那个,康小楼把浴袍一脱,直接扎被窝里去了。

    明晓敬继续发呆。

    还别说,打开空调之后,的确好多了,感觉那一丝丝的热风从旁边吹过身上,似乎整个身体都更加的放松了。

    不知不觉的,似乎连自己刚才还在考虑的事情都已经开始变远了……

    眼看她的眼睛都要闭上了,下一刻,明晓敬却突然激灵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康小楼的胳膊,“老康,我想了,我要改剧本!”

    康小楼正抖动取暖,闻言愣了一下,“???”

    话说出口,明晓敬一下子就精神了,刚才的困意此刻已不翼而飞。

    空调的风正在越来越热,她索性在被窝里盘腿坐起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康小楼,“今天晚上李谦的表演太神了!我当时就有想法,我想给他加戏!”

    “不是……你这……”

    不容康小楼多说,她兴奋地道:“你看哈,未了情,对吧?三辈子,对吧?此前的剧本走向,主要是聚焦在男一和女一身上,虽然剧本挺好,但我一直觉得有点单薄,我是说这个线,太单薄了。其他的角色,都是负责衬托一下就完事儿了,三个故事段落里的女二、男二什么的,也都显得有点不够分量!”

    “现在我考虑,把李谦这个角色加进去!把这部戏的线动一动!第一世,女一和男一有缘无份,女一嫁给了李谦,但男一为他孤苦终身,第二世,女一和李谦相恋,但最终李谦战死沙场,她成了望门寡,却毅然地捧着灵位跟李谦成了亲,侍奉他孤老的双亲,为他们送终!”

    “这一世,男一上一世的苦恋,得到了回报,虽然两人没能结成连理,但一辈子毗邻而居!各种流言蜚语,男一的老婆有埋怨,对女一恶语相向,女一的公婆都苦着求她,既然嫁给了李谦,就不要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就算要做,也等他们老两口走了,听不见也看不到了,因为他们实在是受不了那些流言蜚语。但其实,他们两个人一辈子都干干净净的。男一偶尔会偷偷关照女一,帮个小忙,过不下去了偷偷的给几升米之类的。只有当两人目光对视的刹那,才能感觉到男一对女一的爱慕,和女一的逃避?!?br />
    “然后,到了第三世……喂,你干嘛那种眼神看着我?”

    康小楼满脸无奈,“你要是这么改,别的我就不说了,前面拍的那些镜头,可就全瞎了,你知道那是多少钱花进去了吗?”

    顿了顿,他又道:“你这已经不是改了,你这是重起炉灶,一部新电影了!”

    明晓敬抿抿嘴,却还是忍不住道:“你先听我说完!到了第三世,女一和李谦的缘分,终于走到了尽头,只在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两人才有了今晚拍的那一段擦肩而过,加一起两个人的对话就四句!而女一和男一,终于成了男朋友,但最终,女一还是嫁给了别人。你想想,这样一改,是不是很吊?”

    康小楼蹙眉苦思。

    明晓敬亢奋地继续说:“这么一改,主线就是两条了,一条是渐入的,女一和男一,从有缘无份,到毗邻而居,再到至少牵过手,成了男女朋友,另外一条线,女一和男二,从厮守一生的相敬如冰,有生活,没感情,到第二世就退化,只做了一对空头夫妻,再到第三世,擦肩而过!吊不吊?”

    “你再想想,站在观众的视角,大家会不会期待第四世?第四次轮回?到了那一世,男一和女一,是不是就该修成夫妻了?男二是不是就根本不会在女一的生活中出现,哪怕只是连一个擦肩而过都没有了?但是,咱们就是不拍!咱们只拍前三世!哎……有没有感觉余味悠长?”

    康小楼看着她,“你要是这么一改……那李谦跟朱强可就是并列男主角了!你这……想法倒是、倒是不错,嘶,我想想,我想想……”

    明晓敬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过了足足一分多钟,康小楼抬头看她,“咱没钱了呀姑奶奶!”

    明晓敬默然。

    康小楼道:“你想想,咱就不说李谦是多大的腕儿了,你找人家来客串个角色,三天两天的,完事儿了,那没得说,姐弟嘛,捧个场,很正常,但你要是找人家演男二,不,应该算男一了其实,并列男一,这片酬,得多少?再说了,你就算出得起钱,人家也没工夫给你拍呀!要不然,你以为秦渭呀刘承章还有杜维运他们,就不想请他呀?人家可是出得起钱的,但李谦全推了,一个都没接!”

    说到这里,康小楼索性也盘腿坐起来,“还有,计划中还有十几天就要杀青了呀姑奶奶,咱们的钱,都是算得刚刚好的,按照计划去拍,能不超支就算不错!你这么一改,好家伙,咱得从头开始,此前那些钱,就全部打水漂了!”

    明晓敬的肩膀终于塌了下去。

    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但忽然的,她又挺起胸来,目光炯炯,“不行,我就要改!”

    顿了顿,她道:“没钱咱们就去找钱,拉投资,实在不行咱自己投,李谦没工夫,咱就等,我去磨他,磨到他给我抽出时间来拍为止!”

    康小楼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摇头,“你真是姑奶奶!”

    明晓敬定定地看着他,忽而一跃而起,神情亢奋,“我现在就找我弟弟去,我就不信我这么好的构思打动不了他!我争取让他既出钱又出人,实在不行,至少也得给我出人!”说完了,穿着睡衣转身就跳下床。

    康小楼紧赶慢赶没抓住她的胳膊,“别呀我说你!”

    他敲敲手腕,“你看看几点了姑奶奶!就算要说,咱们再好好考虑考虑,等明天,考虑好了再找他说不行吗?你现在去,谁知道他是睡着呢,还是……还是睡着人呢!你一敲门,万一里面还有第二个人,尴尬不尴尬!”

    明晓敬拖鞋都穿好了,脖子一梗,“我才不管他那个,那有什么好尴尬的,他的女人又不是一个两个,睡个秘书还不正常!他把周静宜给拉被窝里我都不吃惊!要是没有你,要是我早认识他几年,我早主动扎他被窝里去了!”

    说到这里,她见康小楼要瞪眼,就赶紧摆摆手,“反正我不能等,我怕这一夜过去,我就让你给说服了!要理智嘛!你那一套……对吧?”

    说到这里,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回着身,拿手指戳戳自己太阳穴,“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最可珍贵的,知道吗?艺术的火花!是艺术家的冲动所形成的创作灵感,是非理性的!一旦你让我理智下来,这部戏就毁了!”

    说话间,赶着下床的康小楼都没能拉住她,她就直接开门出去了。

    ***

    五千字,老规矩,不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