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八章 涨价
    周静宜从头到尾旁观了这次会议。

    等到散了会走出门来,见孙玉婷、黄文娟她们两个都留在会议室跟明晓敬他们两口子商量着后续的事情,已经跟朱强混得很熟的周静宜忍不住扭头看着李谦,道:“你可真大方?!?br />
    李谦耸耸肩,“是啊,亲手把这个剧组给拆了!”

    说完了,他扭头看看朱强和周静宜,笑道:“你们不但要多拍很多镜头,估计要拿到最后一笔片酬,也得等到明年下半年去了!”

    周静宜耸耸肩,朱强笑笑,说:“没事儿,反正我最近也没接到什么好本子?!?br />
    说话间走到楼梯口,朱强突然又问:“那现在……就这么先散了?”

    李谦站住,无奈地叹口气,道:“不散能怎么办?伤筋动骨的大调整,剧本肯定要大动,两条线要从头细细的捋一遍,现在不散,一是镜头拍出来了将来未必用得上,二是待在这里人吃马嚼的,开支不小??!”

    朱强叹口气,“是??!”

    …………

    康小楼、明晓敬和黄文娟、孙玉婷关起门来讨论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大致敲定了接下来的拍摄计划。

    剧组在当天下午就宣布暂时解散,什么时候继续拍,大家回去等消息就好,预计开机时间,是明年的七八月份,最迟应该会不超过九月。

    话是明晓敬当着全剧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一起说的,同时为了避免各种负面的小道消息流传,会打击士气、影响未来的宣传,她还特意笑着强调,“注意,我没贪污钱,咱们也不是不拍了,是我跟李谦合计了一下,决定对剧本和故事做一定的改动,所以要细致的再捋一遍剧本,然后,等到再次开拍,李谦会成为咱们的男二号,邀请到他加盟,很不容易哦!”

    “所以,我必须把故事做到让他满意、让他心动,暂时停止拍摄,也是无奈之举!不过大家放心,该发的工资、片酬,一分都不会少了大家的,如果有谁不放心,我可以给大家一个话,我明晓敬可能会穷到没钱给大家发工资,但李谦有钱!大家都知道的,对吧?”

    “当然,要是你觉得这事儿我做的不靠谱,不想跟着我干了,也没关系,已经拍摄的部分、耽误的大家的时间,咱们都可以折算出来,要走的,回头就可以找康制片和黄制片结算自己的工资!总之,对不起大家啦!”

    …………

    当天晚上,李谦就带着自己的行政秘书秦诺一起,坐飞机回了顺天府。

    孙玉婷留下,陪着黄文娟一起做善后和收尾的工作,然后,等到剧组彻底解散了,她会和明晓敬他们两口子一起带着已经拍摄好的素材回顺天府,就在明湖文化的九楼影视部,也会由她和他们两口子一起,负责盘点已经拍出来的那些素材,到底有哪些是将来也会合用的,哪些是彻底没用了的。

    总之,因为明晓敬的任性,过去这几个月的工作,彻底变成了一本烂账,李谦必须派人跟他们两口子一起,先把这本烂账清一清,才好继续新版本的筹备。

    其实说白了,那已经基本上可以算是一部新电影了!

    而随着双方投资份额的改变,李谦已经决定从新版本的筹备期开始,就把孙玉婷也派过去,担任制片人。

    到那个时候,这部电影将会有三个制片人,其中两个是明湖文化派过去的。

    黄文娟负责卡钱袋子,孙玉婷负责把控明晓敬这个导演的拍摄和浪费幅度,而康小楼这个制片人,只好沦落为只负责居中调节双方的那一个了。

    没办法,谁让他们两口子一个鼻孔出气,只会把明晓敬的思路越惯越天马行空呢!

    一个好的演员,你演得再出格,导演都可以在后期剪辑的时候,把你的表演水准压制在一个跟整部戏里其他角色其他演员都保持大体在一个水准线上下的范畴内,不会导致一部戏在表演层面彻底失衡。

    而一个好的导演,就需要一个好的制片人随时站在背后,帮她在艺术和商业之间,在创作和开支之间,保持一个大体的均衡,不至于让整个剧组彻底失控——严重超支到一定程度,其实就已经是走火入魔了。

    电影,是艺术的。

    但拍每一秒钟的电影都需要开支,所以,电影也必须是商业的。

    而很显然,作为导演的老公,康小楼这个制片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是不太合格的,至少难言优秀。

    所以事实上,李谦需要一个像孙玉婷这样,既懂电影、懂艺术,也理解艺术创作,但同时又已经在明湖文化、在李谦身边磨练了一两年,也跟着做过不少制片工作、已经开始懂得一些把控的办法的人,站到明晓敬她们两口子这种纯粹的艺术创作派,和黄文娟这样的纯粹钱袋子中间去了。

    因为很可惜的是,黄文娟尽管很努力,这几年也极受重用,明湖文化和李谦的很多片子,都是她负责担任执行制片的,但她的学历、她的起步基础,还是让她作为制片人,在把控艺术创作这一块儿上,进步很小。

    作为制片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缺陷。

    所以,李谦心里已经有了定论:以后她还是跟着自己,负责帮自己亲自带的剧组管账吧,再不然,她顶天了也就是可以出去给韩顺章这样的克制派做一做执行制片,指望把她派出去从头到尾的全权去盯一部作品就……她真的是还不够优秀!因为她的不懂艺术创作这一点,使得她根本压不住导演!

    哪怕是明晓敬这样的新导演!

    所以一旦明晓敬超支了,她根本无法当场作出压制和反驳,只能找齐洁打电话,但不管是告诉齐洁也好,还是通知了自己也罢,她这个执行制片,岂不就只是一个传声筒了?

    而且,把问题往上一传递,难道自己还要以后每次一发现投资的戏超支了,就亲自下来盘账?跟导演开撕?

    …………

    李谦回到顺天府,把事情、把明晓敬的计划跟齐洁、跟曹霑、邹文槐、金汉、韩顺章他们一说,大家都是无语。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也是无奈。

    当然,去了一天就回来了的好处就是,李谦居然意料之外的可以陪自己的一双儿女一起度过他们的第一个新年元旦了。

    只不过在这期间,他还有几个活动要去出席。

    首先就是亲自代表明湖文化去开会,由文化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国家物价局和国家电影工业协会、中国导演协会发起召开的,由全国各大院线和院线联盟主办的电影票价讨论会。

    讨论结果,是大家一致同意提高票价。

    当下国内的电影票价,视乎银幕的大小、硬件条件配置的高低,以及城市的大小不同、消费水平不一,定价是大概维持在15元一张票到20元一张票之间。

    各大院线在具体出票的时候,除非是特别热映一票难求的场次,否则一般都会给到八折左右的优惠,在淡季、票不好卖的场次和一些弱势的院线那里,最高的甚至敢给到六折的优惠!

    所以事实上,看一部电影,大概也就是10块钱出头。

    到最后讨论结束,大部分意见都同意票价在原有基础上提升50%!

    就这还是国家相关部门担心民间会有很大的意见,所以一再压制的结果!

    也就是说,等到新票价开始执行,以后再想看电影,官方定价就要最低22.5块钱一张票了——当然,估计到了那个时候,因为随着票价的提升,院线方在成本之内可以掌控的价格浮动的幅度会随之变大,所以为了促销,他们可以给出的优惠幅度,也会随之增大的。

    考虑到这一点,就在这次会议上,大家又一致讨论通过了《电影票房市场自律公告》,像什么近两年开始有了些冒头趋势的虚报票房啊,特价票实在太猛,扰乱正常竞争之类的,都做出了严格的规定,也给出了具体的惩罚措施!

    具体到票价,各大院线商一致同意,为了保证竞争的公平,各大院线在优惠之后的最低单张电影票票价,不得低于12元!

    会议的最后,经过讨论决定,本次会议制定的票面价格和各项规定,从2002年1月5日起,正式执行!

    考虑到这其实是一次定价会,基本上来说,各大院线商才是最有话语权的,各大电影公司、制片公司和导演们,其实也就是过去参与一下、提个意见和建议而已,还不一定会被采纳,说到底,这就是一个很纯粹的商业行为!

    到最后,既然这个新票价连国家物价局都通过了,算是代表政府审核了,一旦发布出去,就算是民众会有很大的反对声,却也是无计可施的。

    顶天了你可以表示抗议,可以选择从此不看电影!

    而事实上,虽然在会议上一句话都没说,但据说回去之后,赵美成简直是破口大骂——他的电影马上就要上映了,正正趟到刀口上!

    说实话,估计他宁可暂时不享受票价提升50%所带来的票房激增,也不愿意赶在这个档口,去承受万千观众的怒火——而院线商们之所以会那么迫不及待地要在会议结束之后就立刻执行新票价,说白了,新年档期,有赵美成在??!

    那可是必然会大卖的存在!

    通过他的一部电影,把新票价给确立起来,简直是再完美不过了!

    要是让赵美成来做选择,估计他更愿意把票价提升的日期给推到三四月份去,趁着票房市场低迷,悄没生息的就提价了,反对的声浪也会小一些。等到暑期档一到,大家回到影院,发现涨价了,但已经涨了几个月了呀,也就不会惹什么大乱子——但是很可惜,即便是强势如赵美成这等大腕,在牵涉到庞大的利益的时候,在院线商们那里,照样是个屁!

    就在这个当口,平常把他捧上天的院线商们突然集体翻脸,把他变成了一把握在手中的刀——赵美成的新电影,但是票价涨了,爱看不看!

    当然了,新年档,或者叫贺岁档,虽然是从前几年才因为赵美成主打这一段时间,才逐渐确立起来的,目前还不好跟暑期档相比,但毕竟已经有些了市场热度,票房规模也是一年比一年大,所以,这个档期固然是赵美成称霸天下,但想要跑过来分一杯羹的电影,也是在逐渐增多的。

    比如,《伤痕》!

    这是凭借着《新白娘子传奇》的热播而强势复出的白玉京近些年来的大银幕首秀——去年她也接了一部电影,定金都收到了,但剧组却拖延了足足半年没有开机,最终竟然因为三个投资方互相扯皮,导致项目最终黄了!

    当然,只是暂时黄了,那位导演直到现在还在拿着剧本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拉投资,据说最近已经说动了周阳华的东方文化,所以将来能不能开拍,还在两可之间,但因为拖延了那么久,白玉京当初签下的片约,却是已经失效了的。

    所以,嗯,正经的复出之后的大银幕首秀。

    导演袁大成的首部电影作品,男主角程一凡,松江戏剧学院表演系97级学生,周智豫正儿八经的师弟,2000年一月,凭借着《流氓》中精彩的表现,拿到了国内电影电视剧长城奖电影类最佳新人。

    嗯,当年跟他同期,拿到了电视剧类最佳新人的,是朱强。

    而接下来很快就要召开颁奖盛典的新一届长城奖,周智豫和何颖玉都是电影类奖项的大热门,至于电视剧类……今年还没结束,已经被誉为“还珠年”了,所以,你可想而知!

    12月29日,赵美成的新片《我叫吉祥》掐着点儿上映了。

    李谦带着廖辽盛装出席,为这位北派电影宗师捧场。

    转过年来,2002年的1月4日,周一,袁大成的《伤痕》上映了。

    虽然投资小,但有白玉京和程一凡这两个人担纲主演,并不缺乏宣传点,所以制片方还是掏了钱,在顺天府这边大小也办了一个首映式,李谦更是带着一大票明湖文化的艺人,集体过去为白玉京站台。

    虽然他对这部电影的票房,并不抱什么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