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 第一一一章 朝拜!
    偌大的体育场内,掌声如潮。

    跟一首摇滚乐结束之后的掌声、尖叫声、叫好声、呐喊声纷起不同,这一段长约七八分钟的京剧秀完了,现场观众近乎集体起立,为李谦和程素瓶刚才那一段华丽而惊艳的唱腔,送上了纯粹的掌声。

    一时间,现场形如一个扩大了无数倍的歌剧院。

    程素瓶脸上带着自然流露出的幸福笑容,手捧话筒,一再道谢,“谢谢,谢谢,谢谢大家……”

    但是掌声持续不停。

    她笑得越发灿烂,也不道谢了,扭头看看李谦,然后主动地张开了双臂。

    李谦看见她的动作,也张开双臂。

    两人就在舞台上,轻轻一抱。

    台下的掌声似乎更大了,但与此同时,口哨声终于响了起来。

    …………

    舞台下,靠近前往后台的通道处,谢冰一脸花痴的模样,“啊,素瓶姐太美了!长得美,扮相美,唱得也美……啊,好像也去学京剧??!”

    孙若璇本来也是无比兴奋地鼓着掌的,闻言却扭头瞥了她一眼,笑而不语。

    …………

    再三谢幕之后,程素瓶站上升降台,在数万名观众潮水般的掌声中,一边冲观众们挥着手,一边缓缓地降了下去——在她的身影正在缓缓下降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升降台已经悄然开启,等她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了,那盏追光灯熄灭,另外一边的追光灯却立刻点亮了。

    灯光之下,廖辽换了一身漂亮之极的刺绣长袍,就这么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观众们本来还沉浸在刚才那段惊艳的“叫小番”里,沉醉在程素瓶那一身惊艳华美的大青衣扮相里,还在下意识地鼓着掌,这个时候灯光一亮,很多人下意识地一愣,然后当时就有许多人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廖辽的这一身衣服,乃是提前让朱昱给设计,然后经由四名刺绣师手工工作了八天半,才终于完成的。

    大红的长裙,形似长袍,从脖颈直盖到脚踝,却偏生裸着肩膀,把两支白生生的藕臂露在外面,裙中束腰,腰带金色,裙边上也镶着滚云图案的金色纹饰,红袍上绣着大小不一的数十只凤凰,亦呈闪亮的金色,居中还有如果不是在阳光下凑近了看并不容易看出来的祥云舒卷的暗纹。

    用廖辽自己的话来说,这是她给自己预备的最奢华的一件衣服。

    本来是打算着或许有一天能跟李谦哪怕只是象征性地举办个小仪式什么的——就算人家是妾,也想要一个仪式嘛——再不然就是出席什么重要的场合,当然,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的演唱会,才会穿的。

    但在昨天走台之后,晚上李谦请程素瓶等人吃饭,回去之后,廖辽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当天晚上就打电话,让人把藏在家里的衣服给连夜送了过来。至于此前准备好的衣服,则是被她给直接丢开了。

    然后,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她就押在程素瓶的大青衣形象把所有人都给惊艳到之后,出场了。

    发髻高盘,婷婷而立。

    大气,华美,高贵。

    还没从刚才京剧所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的观众们,又瞬间就集体高.潮了!

    话说,其实李谦和曹霑、郁伯俊、王怀宇四个人,也都有换过衣服的,演唱会嘛,就算是几个老男人,还是玩摇滚的,似乎并不太在意这些,但还是让人提前给设计好了一人四套服装,但他们今天晚上别管怎么换,显然都不可能出彩了。

    要说秀衣服,秀身材,秀颜值,那显然不是他们四个男人的强项。

    先是程素瓶的一身惊艳大青衣,紧接着,廖辽也忍不住开始秀了!

    这一身华贵长裙,或者说叫长袍,穿在她身上,论精美,论惊艳,论气场,比之程素瓶做足了全套的大青衣扮相,也是毫不逊色!

    于是一时之间,灯光打在她身上,她不说也不动,只是站在那里,已经让全场的尖叫声、大喊声和口哨声嗨到停不下来了!

    在这样的热潮之下,廖辽终于绷不住了,脸上不由得绽开一抹笑颜。

    大屏幕准确地把这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笑容,传递到了最后一排观众的眼睛里,让哪怕是最后一排的观众,在这一刻也是忍不住张着嘴叹气——

    曾有某不知道知名还是不知名的服装搭配专家在自己的杂志专栏里写过的,作为中国娱乐圈撕逼多年的最著名的一对好姐妹,周嫫其实最适合清汤挂面的家居打扮,比如最简单的牛仔裤白衬衫之类的。

    因为那会把她身上那抹纯粹、天真和孤独的气质凸显得令人怦然心动,也会让她本就异常出色的皮肤素质,显得格外出彩和迷人。

    而廖辽的身架、气质和气场,则更适合一身盛装地出现在某些盛大的场合中,甚至,场面越大,她的气场就会越大,她在那样盛大的舞台上所绽放出的身为巨星的魅力,足以笼罩所有人,也足以牢牢地把握和驾驭无论多么盛大的场面!

    现在,廖辽一身盛装,出现在了这里。

    无数的观众疯狂、尖叫、呐喊,和吹起口哨。

    这一刻,就连李谦面带笑容地扭头看着她,眸中都忍不住露出一抹迷醉的神色——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她始终那么美。

    …………

    终于,在观众们持续不断地制造的各种声浪之中,站在那里秀了足足二三十秒的廖辽缓步走了过来。

    李谦伸出手去,她把手交给了李谦。

    李谦抬起她的手臂,拿起话筒,问:“漂亮吗?”

    “漂亮!”

    这一次,大家倒是前所未有的一致!

    一声“漂亮”,喊得整齐划一,气势惊人。

    廖辽笑得异常的灿烂。

    这个时候,李谦也缓缓地笑着,却开始把话题拉回来,道:“那……嗯,谢谢大家,谢谢!那么,刚才说了,想把更多的好东西表现给大家看,唱给大家听,所以,在去年录《梦回唐朝》这张专辑的时候,我一时起意,写了一首歌,一首……有点不太一样的歌,没有放到专辑里,当时就想着,要留到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独一份儿的东西,在这个演唱会的舞台上,给大家呈现出来?!?br />
    顿了顿,他又道:“可能……曲风你们会觉得有点诧异哈!不过,尝试一下吧,目前国内还少有人尝试这种东西,咱们先尝尝味道!”

    说完了,他放开了廖辽的手。

    十几名身穿紧身服装的舞蹈演员此时迅速登台。

    “哇哦……”

    观众席上发出一阵惊叹。

    谁都没想到,四大美人乐队作为一只摇滚乐队,居然还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准备了舞蹈和伴舞团队——很多心思灵通的歌迷,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教主不会是要秀舞蹈吧?

    这可奇了!

    教主出道那么多年,四大美人也出道多年,可从来都没见、甚至都没听说过教主居然还会跳舞?

    舞蹈演员就位,李谦又一次拿起话筒,道:“这是一首融合了京剧和电音的作品,送给大家!”

    话说完,他放下话筒。

    灯光瞬间全灭。

    整个体育场,整个舞台,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三秒钟后,舞台主灯打开。

    一道孤独的光,笔直地打下来,正正照在低了头的李谦身上。

    李谦一动不动。

    三秒钟之后,第二道灯光亮起,舞台边缘位置,一个身穿传统表演服装的女子,一身白衣,手抱琵琶。

    “污……”

    就这一个亮相,瞬间就给人感觉,玩得好大!

    数万人,近乎同时惊讶出声。

    终于,第三道灯光打了下来。

    舞台的后方,一群舞蹈演员簇拥着廖辽,背对舞台而立。

    这一刻,全场三万七千多名观众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

    琵琶声起。

    大珠小珠落玉盘。

    两段音符过后,很多人都听了出来——是琵琶名曲,《十面埋伏》!

    “力拔山河气盖世!”

    李谦那说不上是京剧念白还是RAP的一声喊,电子音一下子就起来了!

    全场目瞪口呆。

    且不说目下在中国歌坛,就连RAP都还是相对少人去玩的,电音这种目前才刚刚在西方的月坛流行了没多久,甚至也还没有登上乐坛主流位置的小众音乐,在中国就更是无比的新奇和新鲜了。

    目前来说,国内也只有少数的高端夜店里,是有国外的电音歌曲打歌的!

    但是很显然,会去夜店、也正好听过这种电音歌曲的,别说十分之一了,怕是二十分之一都不会有!

    更何况,这还是结合了京剧?

    力拔山河气盖世……这可是楚霸王!

    电音节奏之中,李谦抬头,目视观众,继续那说不上是京剧念白还是RAP的新奇唱腔,却是跟着节奏,道:“Ladies -and –gentlemen,here -we -go!”

    电音节奏的一个瞬间转折,他原地搓步,同时念白起——

    “枪挑了汉营的数员上将,

    虽英勇怎能抵挡这十面埋伏,

    传一令休兵全部归营帐,

    此一番连累你还得苦战提防,

    多受惊慌!”

    电音丢转,廖辽突然转身,手执话筒开唱,嗓音低沉——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

    受风霜,劳累疲惫却年复年年,

    也只怪,恨秦把生灵涂炭,

    害百姓一直都困苦艰难,

    一直都备受苦楚何其颠连!”

    李谦接,“今日里,败阵归心神不定!”

    廖辽边走过来边唱,“劝大王,休愁闷且放宽心!”

    李谦半转身看向身后,“怎奈他,十面敌何能取胜!”

    廖辽款步走来,“且忍耐,守阵地,等候救兵!”

    李谦走向舞台一侧,把主舞台让给廖辽。

    舞蹈演员伴随着廖辽走过来,逐渐占据了大舞台——事实上到这个时候,这段新颖之极、但又无比刺激的电音编曲,配上偏偏还是文绉绉的京剧念白一样的歌词,和两人极富动感的半白半唱,已经让体育场内的数万名观众激动且兴奋地简直无法自制了!

    尤其是在刚刚结束了一段极富古典美的京剧唱段之后,突然就来这么一段极其颠覆的电音歌曲,简直是刺激得人寒毛耸立!

    此时此刻,面对这样一段新潮的、新异的、新奇的音乐和舞台呈现,他们只是微微地张开嘴巴,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或大屏幕,同时支楞起耳朵——几乎每一个人,都不舍得错过任何一个画面,和任何一句唱词!

    此时,廖辽已经来到了舞台中央,伴着古怪而富有节奏的电音编曲,也伴着周围舞蹈演员卖力的舞蹈,她边走边歌边舞——

    “看大王,在帐中合衣睡稳,

    我在这儿,出帐外且散愁情,

    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

    猛抬头,见碧落,

    月色清明,有一丝担心!

    听众兵,在帐外纷纷议论,

    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情,

    我一人,在此独自很忧虑,

    我自思自付猛然听,

    敌营内有楚国歌声

    ……

    YEAH!”

    电音那相对当下的国内歌迷来说显得有些古怪但极富节奏感和动感的编曲,廖辽的边走边唱,以及与周围舞蹈演员的配合,再配以李谦站在舞台一侧,掐准了节奏给出的那一声声卡到正好的“喔”的古怪发音,台下的近四万名观众,在这一刻简直被刺激到灵魂脱壳,简直爽到飞起!

    尤其是这一段唱的最后,经过前面那么长半文半白、半白半唱的铺垫之后,那一声“敌营内有楚国歌声”,一下子就把整首歌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

    而片刻之后,廖辽那一声高亢的“YEAH!”,则形如划破长空的一道刺目闪电,整首歌的气氛,现场观众们中间的气氛,一下子就白热化了!

    在那一瞬间,无数歌迷被刺激得自发离开了座椅,站起来,举起了双臂!

    如同朝拜!

    一首歌走到这里,高.潮已至。

    无数已经站起身来的歌迷,疯狂地摇摆着自己的身体,此时若有灯光向着观众席打下去,看到得必是一副“群魔乱舞”的模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电音狂乱之中,李谦已经迈步走到了舞台中央。

    两人四目相对,舞蹈演员们把两个人围了起来。

    形如屏障。

    电音一转,节奏拉起。

    屏障打开,舞蹈起!

    ***

    再来一章,求点月票!

    还是那句话,我不争什么排名,好久之前就不争了,要月票,纯粹就是想督促自己好好码字!

    月票越多,我码字的激情就越多,动力就越足!

    求支持!